《維摩詰所說經》第七講

cover- _resize

菩薩的直心 深心 大乘心

<蓮慈金剛上師2000年12月28日《維摩詰所說經》第七講講經開示>

我們上一堂講到寶積長者子問釋迦牟尼佛,關於菩薩淨土的問題。佛告訴寶積跟五百長者子,菩薩的佛土是如何形成的。菩薩已經證悟了空性,已經離相、離戲,照理應該沒有甚麼所依止的,應該是住在虛空當中。但是經典裡處處有提到佛菩薩的佛土、淨土。所以寶積才會發問。

  很多菩薩依照祂們的修行法門,而成就不同的國土。跟祂們有緣的眾生,跟隨祂們修法,也就會到那個國土。譬如在這本經典裡提到的眾香國,那個國家的人都是聞香的,整個國都是香味。所以香積國就是以「香」這個法門,來入佛智慧的。

IMG_0199

  也有用「色」來修的,也有用「味」,也有修「觸」。所以佛陀才會說,每一個眾生依照他的根性,而取這個佛土。在虛空當中蓋國土宮殿,是造不成的,先有空性也度不了眾生,所以祂不得不有一方佛土,來讓眾生有所歸依。

  接下來佛陀還要告訴寶積,祂說:「寶積當知。直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不諂眾生來生其國。」寶積你應該知道,菩薩的淨土,是因為直心而成的。你的心要直的,而不是彎彎曲曲的,心一定要直,才能成就菩薩的淨土。一個菩薩因為直心成就佛果時,祂所攝召的眾生,也就是直心的眾生。直心也就是不逢迎奉承去取得別人的歡喜。你的心不是很正直,心裡想的跟做出來的就不一樣。所以說直心是道場,心一定要直,一根腸子通到底。轉來轉去,可以說反而增加你的業障。矇騙他人,欺騙他人的感情,都不是菩薩的行為,當然你就不會進入菩薩的淨土。

  直心還包括沒有惱恨的心,你的心整天在鬥爭,整天想不好的事,心眼多,這些都跟直心相反。古古怪怪,詭計多端,鬼靈精怪,這些也不叫直心。

  師尊在早期的書中就講過,修行就是一條路直直走,認定了目標直直的走,不想太多,不要顧慮很多,見異思遷也不是直心,心神不寧,想東想西都不是直心。

  我們知道古代的人心都很直,電影、故事書、小說都有講古代的故事。古代的人對他的主人都一絲不茍,從年輕到老,心都是很忠實,不作其他的妄想。做工都是由年輕做到老,甚麼事都能逆來順受,任勞任怨的做他的苦工,這也是直心。然後為了主人,他可以犧牲他自己,保護家宅,忠心耿耿。

  現在要找這樣的人已經很少了,現在都是把主人賣出去。現在的人心已經黑暗很多了,所以很少聽到有人成菩薩的,更別說是成佛了。現在講成佛的,都被人罵扁了,還被控告,因為大家認定現在不可能有這樣的好人,不可能有聖人。學佛的人,不管怎麼困難,你就是要修你的心還是直的,雖然世間的人可能不受用,不喜歡,但是你還是要修你的心是直的。所以你就要選擇,要世間的,還是要淨土的?

  佛陀要你心是直的,你不能說謊,不要諂媚,不要假裝,不要那些黑暗的,你要成就聖人。因為這樣,到最後一定是能夠接受這種行為標準的人,才會留在那個地方,標準不同的,絕對會離開。

  像我們的道場也是,我們攝召了很多人來皈依,同樣修法,同樣開示給大家聽,有的人覺得很好,他留下來了,有的人就走了,而且走的人是佔絕大部分。你知道上師從開道場到現在,接引的眾生也有千跟萬,但是留下來的人數,差不多就是這樣子。從五年前到現在,臉孔已經換了很多批了。現在大概換了五、六批了。如果從最早到現在留下來的,是碩果僅存,很難得的。

  修行是長期的賽跑,直直走到生命最後一天才能蓋棺論定,看誰跑得久,也就是說淨土是要直心去成就的。

  一個人的心要直,真的是很難得,所以不要隨便學諂媚的功夫,即使你的前半生在外頭混江湖,學了很多江湖的招術跟行話。但是你一旦來到佛門,一定要把過去的這些放掉,不要來佛門裡再應用這套,否則你沒有辦法成就。

  再來,「深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具足功德眾生來生其國。」深心跟前頭的直心是有關聯的,同樣是由心來下功夫。你心一直,功夫再深,你這個心就會深,而這個深的心,就會讓你的信、解、行、證的基礎功夫打得很深,所以深心是菩薩的淨土。

IMG_0123

  這個「深」不是城府深,城府深是不直的心,那是不好的。如果你是用正直的心運用下去,這個深心就是好的。好像打地樁,你這個很直的心,對準了佛法把它鑽研下去,你的信仰信心就會很深。你的功夫打下去,你的理解力也會深下去。你也信也解,這些都加深了,那麼你發揮出來的行動的力量,就會很穩固。你去實踐這個法的力量至此才會堅固,堅固才能夠開悟。

  所以由深心打基礎下去,你才能證得所有的修行功德,功德才具足。理上、佛法上運用很深的心去鑽研,你才能成就菩薩的淨土,才能到達佛地。

  再來,「大乘心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大乘眾生來生其國。」你心很直,用這個直心來研究佛法,讓你達到很深的智慧。智慧有了以後,再把慈悲這方面的心發揮出來,這個就是菩提心。也就是慈心跟覺悟的心綜合,一面覺悟、一面慈悲,這個才能成就大乘菩薩的果位。

  菩薩依這個法門去修,成佛的時候,所有發大心的大乘行者,都會紛紛來到祂的國度。像師尊祂就是大乘的行者,金剛乘就是大乘的發揮。祂成佛以後攝召了四百萬的眾生,好的弟子每一個都懂得發菩提心,就會來到祂的國土。

  記得我剛皈依時,師尊出來轉法輪沒有幾年,我們算是第二批早期的弟子,那時溫哥華只有菩提雷藏寺,去那裡一皈依,我們這個菩提心就發出來了。記得我那時候的發心很熱,好像人家在談戀愛一樣,都不用人家講,自己就一直黏上去,願意修法,願意出錢,也願意出力。每次佛堂要義賣,我的手都舉得好高,一個人做好幾樣工作,每天都往佛堂鑽,有甚麼事就一直搶著做。我本來不知道我會寫文章的,我去廟裡,想他們要做法會要度眾生,為甚麼不在報上登?我自己寫文章,花了很多工夫。我寫移民應該怎麼樣做,佛法有多好,你們應該找精神寄託,投到《世界日報》竟也登出來。

  有一天去慈德佛具店,那時候菩提堂在慈德後面,差不多一個小房間大。我想,好可憐喔!天底下怎麼有這麼小的佛堂?沒多久師尊來了,他們說要找一個舊教堂改建,那時候我是房地產經紀人,我好認真幫忙找到一家,師尊去看居然就說:「買了!」再來我又想錢從哪裡來?回家我就快點寫宣傳要出雜誌,本來是五百份,董事會議的時候,我這文宣小組就說要五千份,他們問為甚麼?我講了很多道理,他們也全數通過。

  那期本來是黑白的封面,這樣比較省錢,可是我說要有顏色的,我只用一個顏色,因為一個顏色比較便宜,我用粉紅色。弄好後拿去給師尊看,在問事的時候,我說:「師尊這本送你!」師尊看了很喜歡,祂要給我獎勵,祂說:「很好啊!很好啊!」我一聽很好,勇氣就來了,趁機求說:「師尊,我可不可以把你問事的信,登在雜誌上給大家看?因為這樣可以幫助人。」師尊說:「你去找常智上師。」我拿到這個「蓮生活佛問事」專欄,到現在登了七、八年,人家很喜歡看的。所以那個發心是這樣發的,心完全是為眾生的。一個新的皈依弟子,人家買佛堂沒有錢也是我的事,好管閒事,熱心到這個地步。

  菩薩淨土是要靠菩提心啊!這個發到現在還在發,這個心是不死的。所以我常常跟法師講,怎麼我們現在道場的眾生都如如不動?我們怎麼動來動去?真的,我們的心發得很利害,發到現在都是熱的紅的,發到現在,連身口意全部獻給菩薩,是這樣發心的,我們都是這樣發心,才有福分出家,不發心就不能出家!發心發到最後,菩薩說我要你,你就是祂的了,祂把你攝召去了,這個還是修來的福分喔!

  所以要成菩薩,你一定要發菩提心的,因為菩薩就是行願的人,行大願才叫作菩薩。你不發心你只是小乘的人,你沒有辦法成為菩薩。所以就像釋迦牟尼佛度祂的阿羅漢弟子,叫祂們去跟菩薩學習,整天躲在山洞裡修,而且修的法還祕密的不讓人家知道,開悟了以後,頂多他一個人有好處,沒有造福眾生。所以佛陀叫祂們去向維摩詰居士探病,就是讓他們去受教。

  你現在沒有行願菩提心,只有智慧,你是阿羅漢,沒有辦法成佛。發心是很舒服的一件事,真的是天下最快樂的一件事,你有能力有力量能夠幫助別人,為公眾做事,這真是很快樂的事。那我們大家慢慢的學習,慢慢的品嚐菩提心法味。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5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