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竺萬里行系列》彩色繽紛一濕婆

A15-01-佛陀涅槃遺址師尊開示-05_w_r

‧蓮慈金剛上師‧

        新濕婆廟內,印度導遊哥巴帝捲著舌頭操著國語結巴:

        「好吧!大家這邊來,這尊是印度教三大神祗之一的破壞神濕婆,呃,濕婆的老婆,……」真佛觀光嬌客的眼睛希奇的盯著那黑臉老婆,亮而又大。

        「呃,那個,旁邊的象鼻神,呃,是祂老婆的,呃,兒子,……」眼珠子撐得更大了。

        「呃,是,是祂老婆貼身侍者啦!……」聽半天,眾人總算弄明白。原來,有一天,老婆要洗澡,濕婆不知情誤闖,侍者擋駕,濕婆大怒,當場將之腦袋砍下。老婆不依大鬧,無計可施,只得著人砍來個象頭,將就補上,侍者就成了眼前這副人身象鼻異相。

      A15-00-印度之旅花絮-02_w_r  導遊又指著另尊烏漆抹黑的神像道:「這尊保護神,呃,在吸了毒之後,呃,會跳舞,……發揮力量。……」哇!這下,連耳朵也聽腫起來啦。

        事實上,也不能儘怪哥巴帝越描越黑,亂了章法。印度神祗就像祂的億萬子民,蒙塵焦黑,原始粗糙,土根十足,一無遮攔。也一樣的,抹朱擦綠,點紅戴黃,濃烈煙嗆。

        卡里女神廟,攜老扶幼,不絕於途,舉家上供,殺五牲,灑鮮血,現場活祭拜,血腥遍地,畜毛盈河。

        水神廟,黑色毗濕奴保護神,黑漆漆,赤裸裸,直挺挺,躺在一池血紅污水上,任人跪爬,任人親吻,任人撒花膜拜,人們趨之若鶩,香火鼎盛。

        真佛行者這一路參觀下來,眼底抹過,一撮撮濃得化不開的朱粉顏料;耳底響過,瞎眼老者,參差黃齒間擠出的悲歎小調;心底渴盼的清淨潔白的佛,在這佛的發源地,不期然地亦悄悄披上了五色花衣,冉冉昇起虛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eighteen − se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