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師尊講授大圓滿九次第法第13講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7月27日西雅圖雷藏寺蓮花童子本尊法同修「大圓滿九次第法」第十三講開示

佛性本有 業消清淨自然放光

如雲遮日 撥雲可見大日光芒

 

  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同修本尊「蓮花童子」。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講「大圓滿法」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講「大圓滿法」

  今天晚上我們修「蓮花童子本尊法」。本人謹代表蓮花童子向所有的貴賓,還有所有的同修,網路上的同修問好,大家吉祥如意,健康長壽;男的越來越瀟灑,女的越來越美麗,每個人青春永駐,每天都很開心、很快樂。其實,我們不能將蓮花童子看成小孩子,童子是代表著菩薩的意思,所以是蓮花菩薩。為什麼童子代表著菩薩呢?因為,童子本身是很純真、很無邪。「童子」這兩個字在經典裡面都有提到,所謂童子,所謂大士,其實,都是菩薩的意思。菩薩的心性,除了要自覺,還要覺他,自己覺悟了,還要覺悟他人;菩薩是專門幫助所有的眾生,犧牲自己,是捨無量。然而「喜無量」、「慈無量」、「悲無量」和「捨無量」都是發菩提心的,包括「行菩提」跟「願菩提」,只要能夠做到的,都應該去幫助眾生;只有給予,沒有想到要甚麼回報。那才是童子的心性。大人看畫,會融入畫裡面。但是,童子去參觀畫展,他沒有心看畫,他只是走過去,看一看,不會有甚麼覺受,他的心完全是無心的。所以有一個比喻:童子看畫,意思就是他將世界的事情無心的瀏覽過,然後不放在心上;這世界上的事情不放在心上,這是童子的心。小孩子大部分都是這樣的。在經典裡面講的童子,並不是真正的小孩子,而是祂有赤子之心,是赤子之心的菩薩,就叫作童子。所以,經典裡面講的童子也叫作菩薩。佛陀以前也當過很多世的童子啊!在《本生經》裡面,佛陀曾經是善慧童子,也曾經叫作雪山童子,祂有好幾世都叫作童子。因此,蓮花童子不是所謂一般的童子/小孩子,你們將蓮花童子雕成baby的相,很像小孩子的,讓人家一看,心裡就很歡喜,這也是好的。師尊每一次看到小孩子,心裡都是很歡喜的,看到大人,心裡還是很歡喜。因為,師尊以自己的心去看小孩子,覺得小孩子非常的可愛;看到大人,自己就是以童子的心看大人,每一個大人都是很可愛。今天告訴大家,蓮花童子並不是很小的小孩子,但是將祂雕刻成像小孩子一樣,也是讓人會心一笑,非常好。

  今天要講「大圓滿法」裡面的妙吉祥友,祂將「大圓滿法」分成三個部,第一個部叫作「心部」,第二個部叫作「界部」,第三個部叫作「口部」,就是「口訣部」。今天我們就講「心部」。本來,講「大圓滿法」都是非常祕密的,因為很多東西都是不傳的。先講一個笑話吧!有一個村莊鬧旱災,農村找到一個法師求雨。農夫問:「甚麼時候才有雨?」法師給農夫一個錦囊,說:「本來天機不可洩漏,但是這錦囊裡面是有天機,只有在下雨那一天才可以打開來看。」過了不久,果然下雨了,農夫連忙很快地打開錦囊,只見上面寫著:「今天會下雨。」農夫就非常的感嘆:「法師算得非常準。」「大圓滿法」本來是很祕密的東西,是不可以講的,應該裝在錦囊裡的,有一天你們突然之間開悟了,你們打開錦囊,上面寫著:「你今天開悟。」你們會講:「師尊講的好準。」同樣的道理,其實,「心部」根本是沒有辦法講的,是無法講的。但是,妙吉祥友將它歸類,然後講出來。

蓮生法王為讀者簽書賜福

蓮生法王為讀者簽書賜福

  我們人,大部分在研究佛法上面都是沒有辦法更深入,只是在表面上。心呢?本來是無法講的,非常湛深的一樣東西。以前,我們不是講過達摩祖師,祂到了東土,有一位神光就是二祖,祂去求法,求達摩祖師傳祂法。神光在雪地上跪求,神光為了表示自己的虔誠,斷臂求法,將自己的手臂斷臂。哇!這實在是太辛苦,現代的人不可能這樣,那叫作自殘,毀壞自己的佛身。你自己本身就是佛,你斷臂不就斷了佛的手嗎?所以是不可以的。古代是有像這樣的,峨嵋山有「捨身崖」,捨身的懸崖,就是看到佛光,佛在光裡面,然後就從上面跳下去;捨身,將身體捨給了佛。這也不好,這是不行的。

  還有,在中國大陸天同寺,有燃指供佛。天同寺是律宗最高的寺廟,那裡是守戒律的,因為發誓不讓自己的手染了汙垢,乾脆將自己的手燒斷。以前的人,燃指供佛是將一個手指用布包起來,沾上汽油,點了火,火就一直燒,肉都燒光了,剩下一個骨頭,再用剪子「啪!」剪掉!這就是燃指供佛。這是以前在天同寺有的,現在也是不可以燃指供佛。

蓮生法王做總加持

蓮生法王做總加持

  有的是燃疤供佛,就是燒戒疤,燒在頭頂上。師尊這裡有三個戒疤,受菩薩戒的時候,有燃三個疤在這裡。這是我受菩薩戒的時候所燃的三個疤,大概從二十幾歲時就燃了這三個疤,到現在都沒有退掉,都還是好好的。我聽說宣化上人,他的背後全部都是戒疤,胸前也全是戒疤。為什麼燃這麼多呢?大家也沒有問,他也沒有講,大概是犯一個戒就燃一個吧?我也搞不清楚他的全身為什麼這麼多的戒疤。有的人是這樣燒戒疤,都是在半夜的時候燒戒疤的,用香插在這個上面,再用強力膠黏上,點了香,燒燒燒,燒到肉裡面,要忍住痛,還會發炎,就要塗消炎藥。像常智上師的頭上不是燃了三個嗎?但是有兩個是接起來的,為什麼?因為發炎,然後就一直感染過去。聽常智講,有的法師頭上發炎,還長出蟲,而且不能殺生,還要將白白的蟲夾起來放在草地上。燒戒疤是梁武帝的時候才有的,以前在佛陀時代是沒有燒戒疤的,那時候是不准的。但是,有些出家人為了戒律的問題,覺得要非常的誠懇,非常的虔誠,所以才燒了戒疤,也有燃指供佛,這都是傷佛身體的,都是不好的。所以,現在沒有這樣的,現在出家不一定要燒戒疤,因為有時候燒了,皮膚感染發炎後,很難治好。師尊燒的這三個戒疤,很漂亮的,有一次我去體格檢查,護士看到這三個,嚇了一跳:「你是哪一個幫會的?」我說:「不是,這是佛教徒的一個儀式,我不是幫派的。」所謂的「心部」,真的是很神祕的,而且是不可說的,它有最深的,最深的就是不可說的,也就是「本初」。佛教徒認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佛性,在本初的時候,無始無終,以前我們就是帶著佛性的。佛性不是你修出來的,是原本就有的。比喻為太陽好了,太陽底下有雲遮住,太陽本來就在的,並不是你去製造一個太陽出來。你將雲移開,太陽就顯現出來,意思就是這樣,不是你去修出來的。你修行也就是修掉你的業障,將業障全部清除乾淨後,你的佛性自然放光出來。佛性就是「本初」,佛性也叫作「心」,一個名詞嘛!

  神光見達摩,斷臂求法,最後達摩也有見祂。本來達摩是不見祂的,神光斷臂求法以後,達摩看祂這麼虔誠就見祂了。一見祂之後,神光就講:「我心裡很煩惱。如何將煩惱去掉?」你們現在在座的人,如果沒有煩惱,他就已經不得了了,就是菩薩,就是佛。達摩就跟祂講:「你心中有煩惱,把你的心拿給我。」這句話問得神光無言以對。祂找了半天,找不到心,祂就跟達摩祖師講:「我找不到心。」達摩就回答一句很微妙的話,你們要記住這句話:「你的心,我已經幫你安了。」也就是「你已經安心了」。找不到心,就是安心;找得到心,就是煩惱。本來是沒有煩惱,是你自己去找煩惱;明明大千世界,根本就沒有煩惱,是你自找的煩惱。神光對達摩講:「我心不安。」達摩對祂講:「你把心拿來,我幫你安。」神光講:「找不到心。」達摩講:「我已經幫你安心了。」這就是佛性。原本你本身是沒有煩惱的,因為你有身體才產生煩惱;原本你本身就是佛,有了這個身體以後,種種煩惱就開始出來了。沒有了這個身體,當你回到「本初」,你自己本身就是佛。「心部」所講的第一個,講的就是這個。

  我再做一個比喻給大家聽,有一個畫家畫了一幅畫,他說他已經畫好了。他開始展覽這幅畫,畫家就將這幅畫貼在牆上,眾人一看,只是一張白紙,「哪裡有畫?」畫的底下,標題寫著:「放牛」。眾人看了以後就問畫家:「放牛吃草,草呢?」畫家講:「草已經被牛吃光。」「牛呢?」「牛吃完就走了。」所以,只是一張白紙而已,所以那幅畫叫作「牛吃草」。心也就是這樣,一張白紙,底下是寫「心」,就是這樣。我們講「心部」,怎麼解釋呢?看看這個笑話吧!在飛機上,有一個叫作明光的,正在跟空中小姐抱怨,他向空中小姐抗議:「我每一次坐飛機都坐在同一個位子,也沒有電影看,也沒有窗簾,害我都不能睡覺。」

  空中小姐講:「機長,拜託你別再鬧了,好不好?」那位乘客是機長,這樣你就明白,開飛機的沒有窗簾,也沒有電影看,坐在同樣的位子上。所以,意思就是你要了解原因,他本身是機長,心的根源也就是這樣,原本就在那個位子上。再一個比喻,我們每一個人本體都是佛性,如果用哲學分析就是「體」、「相、「用」,「體」就是佛性,「相」是甚麼呢?我們人就是「相」,「相」就出來了。佛性的「相」是甚麼?按照「大圓滿法」講的,佛性的「相」就是光明,就是光。師尊有講過「淨光祕密佛」,我們唸《高王經》,第一個佛就是「淨光祕密佛」,清淨的光,是非常祕密的佛,這就是佛性。蓮花童子本身就是佛,祂就是非常清淨的,非常祕密的一個佛,這就是祂的「相」,「體」是佛性,「相」就是祕密的淨光,再來就是「作用」。「用」是甚麼?就是法力。以前,我常講一個法──「金井法」,「一畫成江,二畫成河,三畫四畫成金井。此筆非凡筆,乃是盧山秀才筆,指天天清,指地地靈,指人長生,指鬼滅亡。」也可以這樣唸:「一畫成江,二畫成河,三畫四畫成金井。此筆非凡筆,乃是盧山秀才筆,指天天清,指地地靈,指人長生,指病滅亡。」就是治病的。你的臉上長青春痘,師尊就這樣一畫:「一畫成江,二畫成河,三畫四畫成金井。此筆非凡筆,乃是盧山秀才筆,」盧山是我們的山,中國大陸的盧山,「指天天清,指地地靈,指人長生,指青春痘滅亡。」青春痘就消掉,這是一個治病的方法,是一個法力,所謂「用」,就是法力。

善信書迷手拿蓮生法王新書排隊等候簽名

善信書迷手拿蓮生法王新書排隊等候簽名

  蓮萬法師會詠春拳,他可以打第一套詠春、第二套詠春、第三套詠春,他會打三套詠春拳。第一套是簡單的,然後就越來越深,第三套就更深了。就像講「心部」一樣,最高的是「心」,就是佛性,中間的就是光明,後來的是「作用」。我學了他的一招半式,像這樣砍過來、砍過去(師尊比劃招式),一招半式走江湖。拳要打到手臂非常的有力,這就不簡單,那要靠恆心去練。「心部」也講三套,就是「體」、「相」、「用」,最深的是從來不表現的。師尊這幾套都是看蓮萬法師打,我學過來的。蓮萬的是真詠春,師尊的是假詠春,花拳繡腿而已,不過,這就是作用,你真學會了一套東西,就是產生作用。當你到作用的時候,就是佛性的「作用」,佛性的「相」就是光明,本來就是佛性。所以,「心部」就是這樣講的,「心」原來就是「佛性」,當它產生「相」的時候,就是「淨光祕密佛」;當它產生作用的時候,就是法力,由「心」所產生的法力。這就是「心部」本身的解釋。我們拿一個金剛鈴,它的「體」是甚麼?是銅,是銅做的。它的「相」呢?雕成這樣是它的「相」,這叫作金剛鈴。它的「作用」就是出現聲音,,你們聽到的聲音就是它的作用。它的「本初」是甚麼?就是銅。「心部」就是像這樣的。

  一個旅客坐的輪船已經碰到暗礁,船正要下沉,他若無其事地吃著麵包。船長就問:「先生,船就要沉了,你怎麼還在吃東西呢?」旅客講:「醫生有告訴過我,千萬不要空腹喝水。」船都要沉了,「體」都要沒有了,都快要死了,都要歸入佛性了,還吃著麵包,說是聽醫生的話叫他不要空腹喝水。我們人常做出很多笑話的事情,真正的源頭不去找,而被一切世俗的俗事牽纏。真正要緊的,是必須要去尋覓你的佛性,要將自己身上的業障消除掉,將身體分解掉,那時候佛性才會出來。所以密教的修行要修通中脈,然後看住你的心輪,要打開你的心輪,心輪打開了,這時候用明點和拙火去燃,就會產生光明。那個光明就是你原來的佛性本身的「相」。師尊講過所謂的見到佛性,是因為你的心輪打開了,心輪的中心有日月輪,在日月輪之上有藍色的光,那就是象徵著你的佛性,這藍色的光一出現,就是佛性本身所產生的「相」。

  明天中午要講的是「界」,就是「心部」、「界部」、「口訣部」中的「界」。所謂的「界部」就是在講光明。其實每個人身上都有光,真的有慧眼的、有天眼的,看到你這個人走過來,就會看到身上的那個光。看到你的光都是灰濛濛的,就像北京的沙塵暴一樣,表示你的業障是很重的。你如果能夠顯現淨光,很清淨的白光,那就不得了了,你就是修行中的高人。有福分的光是大紅光。像平兒看師尊,戴琳師姐問平兒:「你看師尊身上有甚麼光?」平兒偷偷跟戴琳講:「師尊身上有大紅大紅的光。」是平兒講的,不是師尊講的,不然你去問平兒。真的,她三歲,她是師尊從天河勝景處帶下來的空行母。

 

蓮生法王慈悲賜授皈依灌頂

蓮生法王慈悲賜授皈依灌頂

  他們原先不知道她有天眼,有一個同門講她身上經常有蟲,我就跟平兒講:「妳看,這師姐身上有甚麼?」她一看:「這師姐身上有很多蟲蟲。」她跟媽媽講。欸?我們又沒有跟平兒講這師姐身上有蟲蟲,結果,平兒看出她身上真的有很多的蟲蟲。這就發現她本身有天眼。當然,她是空行母,三歲的時候,頂竅還沒有關,當然有天眼可以看,等她長大可能就看不到了。戴琳又問平兒:「妳看師尊身上有甚麼光?」「師尊身上有紅色的光,像火焰一樣,像火一樣紅色的光。」平兒跟戴琳講:「不要太靠近師尊。」為什麼不要太靠近?會被火燒了。其實那個火是紅色清涼火的光,本身是不會燒的,但是她看成火,有很多火在燃燒。平兒她可以看光的。你真的修成了,中脈只要通了,作用就出來了,就開始顯現神通的力量出來。中脈沒有通的,甚麼神通都不會有,只有一種通,香的吃進去,臭的從下面出來,也是神通啦!真正中脈通了,你會有覺受,會有感應,都會出現的。

  中脈通要怎麼通?那就是在「界」部裡面會提到。在「心部」裡面講的是「本初」的世界都是佛性,一切無有,全部都是空的,非常寂靜的,無有一切的,煩惱是不存在的。所以,真正的心,是沒有煩惱的,沒有妄念的,沒有七情六欲那就是佛性。因此,叫作不見而見,沒有看見佛性。但是本身的佛性是存在的。這叫作不見而見;你看不到,但是它本身是存在的。但是,它所顯現的相,就在你的心輪中間,打開心輪,心輪中間的日月輪上,有著豎起來的藍色的光,就是象徵你本身的佛性。當你修行到有這個光顯現在你身上的時候,將來你吸收所有外界的光,再和你身上的光融和在一起,就變成虹光化身。「大圓滿法」最高的境界,就是虹光化身,像彩虹一樣的光一條,直接昇上虛空之中,那是最高的境界──虹光化身。你的「相」就是虹光,當蓮華生大士化為虹光的時候,有虹光的圖,唐卡裡面有虹光的相出來,那就是「相」,顯現佛性的第二階段,就是顯現虹光跟心輪的光。只要你的中脈通了,你就會產生覺受,就能夠看見所有的光,所有的人身上的光,像是這個人有沒有業障,這個人的業障怎麼樣,這個人是甚麼來歷,都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不過,最重要的是,中脈一定要通。蓮華生大士講過:「一切的功德來自於寶瓶氣。」所以,我們要修瓶氣,就是這個道理。師尊每一天都修瓶氣,主要就是讓中脈能夠通,只要你能夠閉住呼吸,氣總會進到中脈裡,慢慢的增長,到最後,中脈就通了。當中脈一通,就會產生一種光亮出來,那時候,就會有一種神通的覺受出來。

  小明夫妻要幫剛出生的小孩子取名,小明講:「我希望小孩以後要有品格,就取一個『品』字。」老婆講:「我希望小孩以後要健康,就取一個『康』字。」小明就講:「可是我們姓『歐』,這樣好嗎?」姓「歐」,取一個「品」字,取一個「康」字,就叫作「歐品康」。(台語諧音:挖鼻孔)這也是三個字,「本體」、「相」跟「用」,其實都是佛性,「本體」是沒有的,看不見的佛性,是空的佛性,因為空,所以是淨光祕密;顯現出來了,成為光,是第二個;第三個,就是「作用」。有人用鏡子做解釋,本來是沒有的,最後顯現光,鏡子有光,由光射照,會產生光明出來。用鏡子照眾生,山河大地都在鏡子裡面,都可以用鏡子照出來,這就是作用。妙吉祥友的「心部」,主要就是在解釋這些東西。

  我們不要被世間的事情所牽纏,如果事事牽纏,要看到光,要覺受光,是很不容易的。有一個精神病院的院長跟精神病患講:「你表現得很英勇,救了一個落水的人。」精神病人得意地說:「區區小事,何足掛齒。」他還會講成語。精神病院院長繼續說:「可惜的是,你救的這個人又上吊自殺。」精神病人很驚訝的問:「不會吧!我當時看他身體都濕透了,就將他掛起來晾乾。」我們修行,不要走回頭路,記得我們要清淨我們的業障,而不是你將業障清淨了然後再將業障搬進來。你的煩惱已經清除了,你知道煩惱是不好的,你將煩惱當垃圾掃掉,然後你又把垃圾裝回來,裝新的垃圾進來,倒了垃圾又裝新的垃圾,不是很矛盾嗎?其實,就是要將你的全身變成淨光祕密,如果你能得到淨光祕密,就非常清淨了。何必又將汙穢的東西、髒水往自己的身上、腦海裡面倒進來?所以修行人,活一天,快樂一天。為什麼?因為他沒有煩惱,他將垃圾全部倒光,因此,他會快樂,他不會苦。然而眾生是苦,沒有錯,沒有辦法將苦拿掉。但是,我們已將苦拿掉了,何必又將苦加到自己的腦海裡面來?自尋煩惱啊!今天的「心部」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5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