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竺萬里行系列》 悲情都市

A20-佛的慈悲-02_w_r

《慈悲在彼邦》

悲情都市

‧蓮慈金剛上師‧

        當一行人隨著黧黑細長,瘦骨嶙峋的印度導遊魚貫進入城堡,        一路上被師尊將其特異外型笑喻為阿羅漢的麥克斯,很嚴肅的為大家作蒙兀兒帝國第五世王與王妃的悲壯愛史介紹:西元一千六百年蒙兀兒帝國沙迦罕王愛上十四歲珠寶女泰姬瑪哈,待十八歲,納為妃。妃美豔聰慧無倫,助王成就一方霸業。三十七歲懷第十四胎時妃難產而歿。 王驟失愛侶,痛不欲生,朝暮思念,無以為慰。後得妃托夢,囑王築巨陵墓,供後人膜拜悼念,以記深情。王果耗資億萬,歷二十二年,費二萬人之力,將泰姬瑪哈陵完成。但國勢亦因而衰敗,內憂外患叢生。後為其第三子殺兄囚父王篡位,終生被禁於亞格拉紅堡而卒。十一月十日這天,大家行動得特別早。清晨五時天未亮就摸黑到火車站,趕搭早班車上亞格拉參觀。 陰慘昏暗的月台上,怪異地排了一具具破舊不堪的人形布包,細看,原來真有人蒙頭罩腳睡在袋內,一個布包就是一個家、一張床,成行成列攤在淒冷的月台上。一路上所見,盡眼灰土黃沙,烏塵煙障,蚊蠅飛舞,糞便斑斑。牛羊豬驢滿街,牛車、馬車、各式破舊車輛毫無章法,塞滿街道。喇叭聲、叫賣聲、車聲夾著空氣中薰人欲嘔的惡臭,置身於這塊孕育著九億人口的土地,連呼吸都困難。 師尊一再感嘆:「唉!怪不得當年佛陀會出家。唉!怪不得當年佛陀會得腸炎而圓寂。」 潔淨的真佛行者,在這裡,很輕易地就脫穎而出,成了清淨的佼佼者。師尊道:「旅行在外,我每天一定要洗的喇嘛裝,在這裡,不用洗,也沒人嫌髒了。」羅漢導遊麥克斯權威十足,領著大家在城堡四周參觀;指著潔白無瑕,雄偉壯觀的大理石城堡說:「這是世界七大奇觀之一,是印度的國寶,三百多年前即用上了最先進的建築技術,為後代建築之先導。」 接著介紹軟禁沙王的紅堡:「王貯水於紅堡頂,宮柱盡挑空,中引水入柱,夏得清涼,水自頂下柱,再下御前花圃,灌溉花草,四時美觀;水再沿山勢層層而下;下注於城外河川,王土下四野百姓亦得滋養。」 眾人的目光,順著麥克斯指下的鬼斧神工,一路讚歎,一路下望。極遠處城外的河川,濃濁如沙溝,此時竟真有幾個無家可歸的露宿者,黑條條,赤祼祼,就著黃水,一瓢瓢沖洗,默默領受王者的恩賞。內城的美侖美奐和城外的窮苦慘淡,劃出了天壤之別。但一波波觀光客自城外源源湧入,衝著教人屏息的富麗 堂皇,無不精神抖擻,雙眼發亮;就連真佛旅行團的紅衣映著白宮,也成了他方旅客的搶鏡對象。 當年,情長意濃的沙王,為愛而國殤;百年後,倒反慈悲地替可憐的子民,賺得了觀光。 夕陽餘暉,心懷戚戚的真佛行者,走出了盪氣迴腸的城堡,再次陷入城外街上俟機而動的一群的奮戰。來之前,已得理智的過來人警告,錢包看好,胃腸管好,心腸勿太好,儘管眼前一片混亂,舞蛇的舞蛇,叫賣的叫賣,擊鼓的擊鼓,討錢的討錢;更有缺手斷足,也有大於常人數倍的人身大象腳;自四面八方,全體一轟而上。但真佛行者知道,菩薩心腸只能招來圍剿及不得脫身之禍,故全體一致,手不離袋,袋不離身,目不旁視,奮身突出重圍,直奔車上。待坐定,稍回得神來,車窗下,又已如影隨形,映上了一張張焦黑小臉,用手指著口,對你講,肚餓要吃飯。有那定力受到挑戰者,終於舉手投降,掏張焦黑烏黃的(印幣)盧比,拋下窗,結束了一場慈悲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9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