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師尊賀壽 二十年頑疾不藥而癒

文/昔友

B-01-01     

  20年前,我患上了五十肩病症,此症醫學上稱為冰凍肩,俗名五十肩,

是指多在人生五十歲時發生,但是我卻是在四十歲就得了此病,是不是要叫四十肩?雖然不是要人命的病,但卻比要人命要痛苦得多,每晚睡覺都像被毒蟲嚼噬肩上的神經線,痛得要起身幾次,20年沒有睡過一次安穩覺。

 

        白天也痛苦,尤其是天冷時要穿大衣,根本不能親自著上。夏天汗水多,沖涼時換件內衣,也痛得死去活來。平時,就算一動不動,忽然,有如電殛,一聲不響地襲擊。

       B-01-02 20年來,我用過各種方法治療,中西醫全試過,中醫推拿,一點用處也沒有,針灸可稍稍緩解一下,仍然治標不治本。看西醫,當然是打類似類固醇的針,不過那針又長又大,像打進牛的那種,從肩上的骨頭和手臂的骨頭之間的縫打進去,插得很深,光是聽就很恐怖了。結果治不好就是治不好。

        聽一名醫生說,這種病不用醫,醫不好的,只要能挺得過去痛,一年半載,最多幾年自己就會好。可是我20年了也沒好,說這種話的人真的是不負責任,如果痛的是他,看他還會不會說風涼話?B-01-03

        2014年6月15日,是師尊蓮生佛的七十仙壽正日,我與蓮慈上師等一起到西雅圖雷藏寺給師尊慶生,切完慶生蛋糕之後,天又黑,又下著毛毛雨,我捧著一只裝蛋糕的盤子摸黑走向停車場,欲供養已經上車准備離開的蓮慈上師,結果在離上師的車子只有幾步遠的地方,我從人們的視線中突然消失了。我的人整個兒平趴在了地上,奇怪,我沒有感到疼,雖然我的褲子擦破了一個大洞,從洞口可以看得見流出來的血,但是我的雙手仍然保持著捧蛋糕的姿勢,而且蛋糕居然完好無缺。當我爬起來出現在上師眼前時,蓮慈上師第一句話問我:褲子破了沒?我想,上師隔著車,沒看到我摔倒,看著我手上的蛋糕,怎麼第一句話問我褲子破了沒,什麼玄機?

        當夜,我覺得很累,連五十肩的針也忘記打,直接睡著,一覺到天亮,第二天也沒反應過來,直到第三天,我突然想起來,怎麼五十肩不痛了,一連幾個星期,五十肩一點反應都沒有,咦!莫非好啦?折磨我20年的五十肩就這樣好了!?

        一日,特別請教上師,何因?

       上師說:賀佛誕及供養的功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xteen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