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12月24日《道果》第50講

有人問諾那上師:「密教的法那麼多,哪一個法是最好的?哪一個法是最大的?」諾那上師回答:「彌陀大法,彌陀大法最大。」

蓮花童子就是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就是蓮花童子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12月24日台灣雷藏寺週六「阿彌陀佛護摩大法會」《道果》第50講開示>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西方極樂世界教主阿彌陀如來」。

  (陳師姐1:頂禮根本上師。師尊好!師母好!大家好!今天我們是上來做一個活的見證。大概在八、九年前,家裡發生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就是這原因,我想要找人來解決家裡的事情。在一個因緣下,XX協會突然寄了一個報名表到我的娘家,我當時就想這位上師是一位老上師,二、三十年來沒聽過她出現任何不好的口碑和任何的問題,所以她是一個我可以去試試看的上師。結果,我就去她那邊參加她的法會,跟她問事,問她,我家裡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很靈異、很奇怪的事情。因為我拿壇城的照片給她看,她說:「妳的壇城有問題,我必須到妳家一趟。」於是她安排了時間到我家裡處理壇城的事情。當時我覺得我很感恩,這位上師好慈悲、好親切,她願意親自來到我家,而且還送我兩個唐卡和五尊佛像讓我供養,然後幫我開光、灑淨結界。我覺得這個上師真好,是我的救星,可能是我人生的另一個轉捩點。沒有想到,她是我另一個噩夢,她讓我從天堂掉到更深更深的地獄。對我而言,這八、九年的生活像活在無間地獄一樣的辛苦。本來,有靈異的事情已讓我不斷地生病,我也看到幽冥眾。我想她幫我解決,我一定好了。可是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發現,我的身體沒有好,而且越來越糟糕,家裡的問題也越來越嚴重,連我唯一養的一隻毛小孩也生病。

  不過牠本來就是有病。但是因為我們有問題而請教了她,同門告訴我,她可以跟動物溝通。因為我看過「叩叩敲你門」,她在現場就跟一位貓咪溝通。所以我就相信了。我問了事之後,她常常告訴我很多話,她說我的狗告訴她,牠是我的爺爺;又說牠前世是我的小孩;再告訴我牠一直想死,牠很痛苦。就因為這樣,我就一直修法,一直幫牠做功德,解決我的事和孩子的事,以及先生的事情。沒想到,有一天她告訴我:「妳給牠一針就好。」我回頭,傻住了。「甚麼叫一針?安樂死嗎?」她說:「對啊!」而且XX說,師尊還叫她要拿掉孩子。我當時愣住了:「師尊怎麼可能叫妳拿掉小孩?」我就回她:「師尊說不能殺生。」她說:「那是說給那些人聽的。」我想,是不是因材施教,開悟者說的話是我們聽不懂的,這是另一個解脫之道?可是我並沒有這樣做。只是時間長久下來,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嚴重,我痛不欲生,從頭到腳,我的腦現在也長了腫瘤,我的免疫、我的賀爾蒙,我身體所有的系統都出問題,找不出原因,就是一天到晚抽血做檢驗。

◎在睡覺中,還可以看到有鬼接近我,甚至盜我的氣。所以我常常是虛弱的,我不能很快地起床跟下床。而且,可能今天很好,明天整個就不對勁。所以看到我的人,常常都不相信,都說我的氣色很好,看起來很健康,連醫生都不相信。可是,治療到最後,醫生告訴我:「妳活得好辛苦。」已經不只一個醫生這樣說。我聽到這句話是一直在流淚。而且在那邊做義工,我常常覺得我要崩潰了。

  因為她常常告訴我一些話,讓我崩潰到我要瘋了。所以我相信,那些發瘋、發狂的人活得很辛苦。對我而言,我是血跟淚換來的,我每天不停的哭,不停的求師尊,求瑤池金母:「我怎麼了?我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我有這麼多的事情?」今年因為爆發了XX很多事情,我開始聯想我過去發生的事情。可是,因為我的腦受創很嚴重,很多東西,我沒有辦法像正常人一樣,我會空洞會呆滯會閃神,我常常會看不清楚。就在上個禮拜,師尊加持了我之後,這兩天,我腦袋的思路比較清楚,開始覺得我的腦袋輕鬆了,我的人生開始比較有希望。我感覺得出來,這鬼的怨念,跟我以前碰到的不一樣。這鬼的怨念好像特別的重,它會一直叫你去死,你會很想死,你希望走路的時候被車撞死;老天爺會從天花板或是天空掉東西下來把你砸死;甚至於睡覺之後再也張不開眼睛。我每天醒過來,第一個就是覺得好殘忍:「為什麼我還活著?」我非常的想死,因為人生沒有希望。因為時間很短,我也只能講這麼短短的幾句,這些都是真實的,如果不是XX害的,我也不會談到她身上。這鬼是她的,還是另一個害的,我現在能分辨得清楚。我今天所講的,都是她造成我心裡創傷非常嚴重的後遺症。最後,我只想說,師尊教我們真佛密法,不是來害人的,更不是來毒害自己的同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只是希望還沒有清醒的同門,你們趕快醒過來,因為只有真佛,才能帶我們走向光明。你們回來跟師尊懺悔,師尊會很慈悲的原諒你們,以及幫助你們走過跟我一樣的創痛。如果你們沒有發生過任何家破人亡的事情,我祝福你們。可是,我更希望你們趕快清醒,謝謝師尊!)

  妳在她的道場服務多久,當義工?(當三年),妳講大聲一點。

◎(陳師姐1:當三年。因為她說,我們是沒有福報的人。因為當初我們夫妻是用我們的福報去補我們的命,所以要去當義工補福分。她還叫我們要出家,還說我們今天會這麼多的不順,是因為我們結婚。所以要出家,房子要賣掉,可以去住她美國的地方,跟師尊開示講的一模一樣。這都是真實的。)

  好。謝謝!

◎(陳師姐2:師尊好、師母好!頂禮壇城佛菩薩。今天我要說的是發生在我自己本身的問題。因為我去那裡三年的時間,當義工的時候,幾乎天天去。我甚至將那邊的東西帶回家做。我很努力做義工,可是那三年卻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時間。因為我身體越來越差,我常常為了要撐起我的身體,甚至為了要讓我的呼吸能夠輕鬆一點,我虛弱到全身無力,必須在床上睡一下,我才有辦法恢復體力,讓我再次正常的生活。一天又一天如此,我活得很辛苦。

  有一次,因為我的頸椎不舒服,我的手只是托了一下我的脖子,突然間,我發現我不能呼吸,接著我就失去意識昏迷了。在昏迷的當下,我聽見一個聲音跟我說:「坐起來。」等我醒來之後,我發覺,我本來是趴在腿上,可是不知道是誰將我扶起的,讓我靠坐在椅子上。可是當時我發現,其實我全身是不能動的。所以我不知道是誰扶起我的,誰叫我坐起來。慢慢的我發現,我不能控制我的身體,我開始尿失禁,我無法停止,感覺一直在尿。等我的身體慢慢能動以後,我慢慢地能說話,我也才能正常活動。又有一次,我發覺我醒來之後,我全身不能動,我無法下床,我好不容易讓自己能夠起來,我發覺我要坐起來,必須一階一階往下坐;我如果要起來,必須要一階一階的坐起來,我才有辦法站起來。可是因為身體不能動,我很辛苦。所以我又回到床上睡了一下。當我睡醒之後,我要再起床的時候,我發現,我一起來,我不能呼吸,我馬上昏倒,人往衣櫃撞。我媽媽因為聽到撞擊聲音很大,衝進房間一直叫我,直到我醒來。她問我:「妳怎麼了?妳怎麼躺在地上?」因為我昏倒了,我甚麼事情都不知道,我就跟媽媽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躺在地上。」媽媽說:「妳趕快起來。」我說我不能動,我沒辦法起來,我全身動不了。媽媽想辦法硬將我抱起,我才有辦法起來,不然那一天,應該是要叫救護車送我到醫院的。有三年,每天過這樣的日子,我很辛苦;一次又一次地,為了讓我能夠呼吸,為了要撐起我的身體,常常要耗盡全身的力氣,必須躺在床上。我每天都期望我的壽命不要太長,如果讓我活得不長,是佛菩薩對我的慈悲,對我的仁慈;如果讓我活得太長,是對我殘忍。因為我活得好辛苦。可是,我一直記得,我唸上師心咒到一百萬遍的時候,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裡告訴我:「妳遇到佛了,妳要好好珍惜。」

  就因為這句話,讓我活得好痛苦。因為我好想珍惜我最愛的佛法,我好想珍惜我這一世能夠皈依師尊,遇到師尊,修行真佛密法。可是,我的身體讓我沒有辦法。離開XX那裡五年,這五年來,我雖然沒有像在那裡三年那麼辛苦。可是,我身體有了後遺症,我每天還是為了我的呼吸,為了我的身體,常常這裡不舒服,那裡不舒服。我跟醫生講,沒有醫生聽得懂我的問題,也沒有辦法幫我解決。我抽血驗尿,照X光,也都很正常。醫生常常聽我說,但他都聽不懂,他沒辦法,說我檢查結果都很好。到現在,後遺症依舊,我每天只是因為我不想放棄,我不想浪費我這一生能夠遇到師尊。所以我每天都靠著這意志力,一直撐著讓我活下去。我希望,跟我有同樣遭遇的同門,要繼續下去,如果是上了鬼船的人,記得趕快跳船,跟著師尊走,這一世我們一起回到摩訶雙蓮池,希望大家能夠早日清醒。謝謝!)

◎(楊師兄:師尊、師母、各位佛菩薩、各位上師,我講的是比較不一樣的東西。我想在座的很多同門都應該認識我,也知道我。在民國九十九年(西元2010年),也就是在七年前,真佛大道出了一次大車禍,被撞的人就是我。而我當時正是XX協會的義工,我當了第二年的義工。在當義工的期間,XX不斷洗腦,跟我們講,要我們離婚,賣房子,到美國住她那邊。但是我的想法是抗拒的、抗命的。因為我認為:「妳在開甚麼玩笑?師尊叫人家出家也沒這樣叫法。就算有人要出家,師尊也不會叫人將房子賣了錢給祂。那麼,這樣的話,要法師怎麼生活?」

  我的想法是這樣。那天來參加師尊的法會,我走在真佛大道上,計程車從後面撞,我飛起來掉下來。送到醫院的時候,我兩眼發白,其實已經快死亡了。後來聽義工講,我家師姐說,師尊拿著我的駕照不斷地催命,硬將我從鬼門關拉回來。好,當我回來之後,被急救送回台北,醫生判定我要住院三到六個月,因為我的頸椎四節壓迫中樞神經,全世界目前的醫學,只有兩節可以做人工關節,另外兩節是沒辦法救的,也就是我必須終身如此。我當時是腦水腫,我的智力退化到跟三歲小孩一樣,甚麼都不知道。在醫院住院期間,我要吃的只有一樣東西,各位會覺得很奇怪,我只吵著要一樣東西,甚麼東西?M&M巧克力,大包的,一天吃掉一包。大家應該看過家庭號的,一天吃掉一整包的巧克力,我每天只要求吃那種東西。我不吃飯。沒興趣。當時我家師姐每天一直提醒我:「你一定要唸上師心咒。」沒錯,那個X協的人有來看我,同門也有來看我,師尊也派了上師來看我。結果,X協那位拿了一串唸珠給我,說她有特別修過法給我。

◎在我住院的第五天,我記得非常清楚,我當時每天晚上都在唸上師心咒,睡覺前都會唸唸唸,睡覺的時候,我會將唸珠纏在手上。那天晚上,覺得有人在搖我的床,我想:「奇怪,為什麼會搖我的床?是不是醫生、護士來看我?」我醒來我嚇一跳,我床邊站滿黑影,全部是黑影,上千上萬的黑影。我只喊了一聲:「師尊救我!」我將手抬起來,我的唸珠因為有唸上師心咒,全部放光,所有的鬼全部跑光,這是我親身的見證。

  好,醫生說我三個月才會出院,我告訴各位,我十五天就出院。我出院後,師尊有請上師跟我講,出院後來參加法會,一定要來見師尊。在簽書的地方,我去見師尊。師尊每次幫我加持,加持到有一天,師尊跟我半開玩笑說:「可以了啦!你差不多了啦!」我想再賴皮一下,這禮拜過了,下禮拜再來,師尊說:「好了啦!可以了啦!」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差不多了,可是,問題來了,我原本是頸部以下全部發麻的、發刺的,因為師尊加持我之後,只剩下兩隻手臂是麻刺的,師尊又說好了,okay了。可是我回去,這問題一直存在著。

◎第二天(禮拜天)晚上,我在家裡修法,修到我哭了,哭了以後,我站起來跪在壇城前面跟師尊求,為什麼我的命這麼苦,出車禍沒死算了,我現在讓師尊加持,症狀消除了,怎麼這兩隻手的刺麻就不能消失,兩隻手摸起來是刺麻的,沒辦法互相碰觸。結果當天晚上,很神奇的事發生了。我夢見在這樣的平台上,下面是波濤洶湧的浪,非常大,就像颱風天那種大浪一樣,師尊帶著我、我家師姐坐在桌子的另一邊,這邊坐著一個人(鬼),長髮、白袍,枯瘦的臉,師尊站起來跟她談完之後,我是聽不到師尊跟她講甚麼,師尊跟她談完握手,那個人走了之後,隔天早上起來,我所有的症狀不見了。

  我要告訴各位的重點就是,相信她,我的命差點都沒了,是師尊硬將我拖回來的;相信師尊,我正常了,我活下來了。更重要的是,我的四節頸椎,在師尊加持後,我動了一下脖子,回去了兩節,剩兩節,這兩節的問題一直存在著,但是並沒有影響我,我的生活都是很正常的。六年後,到現在,已經五年多,快六年了,我上個月去照一次MRI,再照一次頸椎,更神奇的事發生了,醫生跟我講一句話:「你問你前面那個醫生,為什麼要開刀?為什麼要換人工關節?因為這X光跟MRI照出來,你的頸椎跟正常人一樣,一節都沒碰到。」現在這個醫生很懷疑,當初那個醫生怎麼判的?我記得看我的醫生是長庚名醫,是劉邦友命案中,救回唯一生還者的醫生,是那個醫生幫我看的,說我要開刀,四節頸椎要換兩節人工關節。我每次法會都來請師尊加持,加持這五年多後,現在六年,我的頸椎跟正常人一樣漂亮的。請問各位,你們要相信師尊,還是相信XX?我不知道這節目能不能露出去,我是想告訴一些鐵粉的同門和鐵粉的法師,鐵粉的法師有誰?蓮珍法師、蓮竟法師、蓮純法師、蓮僑法師、蓮橙法師,這是最基本的,跟我非常熟悉的法師,我請你們看清楚;同門彭自強師兄、董灼華師姐、朱玲玲師姐,我希望你們看清楚。因為你們曾經是我非常好的道友,我很不忍心看到你們這樣掉下去,我希望你們趕快回頭。我在這裡做見證,也就是希望你們也看到師尊才是真的,相信師尊,你們才能夠活得下去,否則,有一天,你們會跟我走同樣的路,會有同樣的下場。謝謝各位。)

  今天是阿彌陀佛的護摩,在這之前的幾天,瑤池金母下降,祂說:「在12月31日,要將精英府,所有五個鬼的頭目跟所有的眾鬼,全部用袋子裝起來,將它們收走,這些鬼眾將由它們的業障輪迴。」瑤池金母這樣指示。有一點,台灣本身的鬼廟也是很多的,在台北的十八王公;在台中大里有七將軍廟,也是屬於鬼廟;還有流水祠,那是因為水流屍流到那裡,就停在那裡,報夢給村莊的人,村莊的人為它蓋一座廟,叫做流水祠,那也是鬼廟。台灣有很多地方有鬼廟,像是有應公啊!百姓公廟啊!都是屬於鬼廟的。跟土地公廟是不太一樣的,土地公廟是福德正神,是土地公;鬼廟是另一種,不同的。精英府當然是屬於鬼廟,很簡單的,你看過去,在左手邊,有寫著「有求必應」,壇城有寫「有求必應」,那是甚麼廟?有應公就是有求必應。另外就是雕像跟一般的佛像不一樣,有一個是在拔武士刀的,有一個是將刀握在手上的,姿勢都不同,金身都是很奇怪的,五個很奇怪的金身。你看到了,你就知道。精英府的壇城是誰做的?是蓮東上師的爸爸做的。蓮東上師,是你爸爸做的,你講一下,你爸爸現在的身體怎麼樣。

◎(蓮東上師:頂禮師尊!我爸爸本身是做木工裝潢,我最近才知道他去過紫X,5年前,他在紫X協會幫忙做過精英府的壇城,他做完之後,精神就開始不對了,就有聽到聲音,跟他講要他將頭髮理掉剩下一小撮。他常常聽到聲音,自從做完壇城之後,就出現很多狀況,情緒常常不好,有時候會恍惚,今年又出大車禍,手斷掉,也是師尊救回來。不過也是常常被干擾。本來他有拍一些照片(精英府),找不到,剛好最近師尊說將壇城給祂看,後來又找那個相機,裡面剛好有SD卡,昨天才拿過來廟裡,今天才給師尊看。)

  你爸爸有沒有想到要死啊?

  (蓮東上師:那陣子,我爸爸在精神方面經常有負面影響,說有想死的感覺。)

  好啦!有想死的感覺就好,沒有死。

◎(蓮東上師:在我封了上師之後,我爸爸在家裡情緒暴躁,將整個客廳翻了,整個情緒爆發,影響整個家裡,干擾蠻嚴重的。)

◎希望加持以後,你爸爸會好。也就是在台灣的道場,木工裝潢部分,跟整個精英府的壇城是他爸爸做的;做了以後,沒有得到好的報應,反而是天天被干擾,還有出車禍,身體又不好。甚至於,他爸爸跟我講:「天天都想死。」就是有這種現象出來。所以鬼廟的干擾非常大,不要去碰。還好,瑤池金母下降跟我講,在今年的年底,就要將精英府的五個鬼頭目和所有的眾鬼全部收了。

  所有的鬼眾,並不是沒有來找我,它們來找我,被我殺得落花流水,乾乾淨淨。我心裡面,有一個十字形的刀,一出來就在虛空中旋轉,鬼一接近,頭都斷掉,黑的血水就流出來,一個個躺下來,全部都躺下來。

  所以我喊:「你們來啊!你們來找我,不要找我那些善良的弟子。我那些善良的弟子好欺負。你們要的就是我,你們就來要我,不要找我那些善良的弟子,有膽來找我,有膽就別走。」它們干擾我幾次,甚至在我耳邊講話:「來啊!我帶你去!」我說:「去哪裡?」「去XX的道場,去找XX上師,我帶你去看。」我說:「你是哪裡來的?」它說它是道場來的,我心中的一把飛刀就出去,十字形的飛刀就出去,當場將它斬了,所有的鬼一看到這種情形,全部統統都跑光,連一隻都沒有。我跟你講真實的,我耳朵也能夠聽得到,聽到那些鬼跟我講的話,我都聽得到。

◎我心中有一隻十字形的飛刀,從我心中旋轉飛出來,在它們頭上盤旋,殺了一排以後,以下的千千萬萬全都跑光了。我剛剛講了:「精英府,你們這五個鬼頭目,你們來找我,不要找我那些善良的弟子,有膽你就過來!」我已經喊了幾個禮拜了,後來一隻都沒有過來,一隻也沒有,連一隻蟑螂都沒有。有膽你們來!不過瑤池金母已經講祂將在年底收掉,以後就變成「有求不應」。

◎今天我們是修阿彌陀佛的護摩,剛剛提到的鄭堯中,算是師兄啦!鄭堯中師兄,他在近期走了,本著他是師兄,以死為大,死了既往不咎,過去了就算了。師尊仍然超度他。他的太太先走以後,他就跟著走了,一個家庭就沒有了;以死為大,我們尊稱他一聲師兄,鄭堯中師兄,你就帶業往生。剛好今天是阿彌陀佛的護摩,招呼他來,請他帶業往生。師尊也是不捨一個眾生。

  有人問諾那上師:「密教的法那麼多,哪一個法是最好的?哪一個法是最大的?」諾那上師回答:「彌陀大法,彌陀大法最大。」在所有的密法當中,跟所有的佛法當中,以阿彌陀佛這尊如來,叫做「易行道」,易行道,比較容易走的,密教比較不容易走,禪宗也不是容易走,律宗也不是容易走的,反而淨土宗是最容易走的。所以叫做易行道。你看《大阿彌陀經》裡面有提到,《小阿彌陀經》、《大阿彌陀經》都有提到,你只要臨終十唸,在過往的臨終十唸,你一切懺悔,一心不亂,唸十聲阿彌陀佛,彌陀現前,接引你到佛國淨土,到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旁邊有兩個侍者,一個是觀世音菩薩,「嗡嘛呢唄咪吽」;一個是大勢至菩薩,「嗡虛虛梭梭哈」,這兩尊菩薩都是非常慈悲的大菩薩。尤其是觀世音菩薩,每一個人都知道觀世音菩薩,大家都知道阿彌陀佛,每一個出家人見面都是「阿彌陀佛」,但是電影上面唸的是錯誤的,他們唸「阿(音「喔」)彌陀佛」,你看電影上每個出來都是「阿(音「喔」)彌陀佛」,其實是阿彌陀佛,「阿」是輕音,能夠上升,「喔」(台語音:黑)是低音,會下到地獄裡。所以雖然是唸了,發音也是唸錯。

◎《大阿彌陀經》裡面有寫到「化身童子」,在摩訶雙蓮池,在祂的蓮池海會,有無數的蓮花童子,這些蓮花童子,我講過一個偈:「蓮花童子見金仙,落花虛空左右旋,微妙歌音雲外聽,盡說極樂勝諸天」。極樂佛國勝過三界的天啊!超出三界天之外,所以勝諸天。在摩訶雙蓮池,有那麼多的蓮花童子,所有的心全部都是一樣的,心跟心是相通的,叫做同心同德啊!同樣的心,同樣的道德,沒有蓮花童子跟蓮花童子打仗的,絕對沒有這回事;都是天真無邪的蓮花童子。所有蓮花童子的本源都是阿彌陀佛,來源都是阿彌陀佛。

  西方極樂世界有九品蓮華生,有九個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封神榜》裡講有十二品,為什麼《封神榜》裡講十二品?《封神榜》是陸西星寫的,他寫的時候,寫西方極樂世界有十二品,以後他翻到佛經的時候,「啊?九品!?慘了!我多寫了三品!」他就編了故事出來,那時候闡教跟截教,兩邊的教在互相鬥爭,截教那邊有一個修行人叫做龜靈聖母,她被收服了以後,變成細菌,很多很多的細菌,阿彌陀佛就叫蓮花童子,欸?我大白蓮花童子也出現在《封神榜》裡面,你不相信的話,你查一下《封神榜》裡面,只有大白蓮花童子出現在《封神榜》裡面,阿彌陀佛拿一個布袋給祂,說:「你下凡去,用你的布袋將龜靈聖母的那些細菌包起來,拿回西方極樂世界,我來處理。」想不到大白蓮花童子下降了以後,包袱一打開,細菌全部都進來,然後祂將布袋鎖起來,綁緊,就抬著回西方極樂世界。到了西方極樂世界,突然間,大白蓮花童子很愛睏,想睡覺,祂就稍微瞇了一個眼,布袋露出一個小縫,龜靈聖母的細菌飛出來,居然將十二品蓮華吃掉三品,所以剩下九品蓮華生。所以九品蓮華生是這樣來的。這是陸西星寫的一個故事,在《封神榜》裡面有。《封神榜》裡面有大白蓮花童子,其他蓮花童子沒有看到。

  不是我自誇自傲,早就跟你們講過了,白色是一切顏色的總色,你將所有的顏色放在一起,然後旋轉,像電風扇一樣旋轉,出現的就是白色,怪得很喔!如果你將其中一個顏色拿掉,紅、橙、黃、綠、藍、靛、紫,只要這些個顏色在一起旋轉,就會變成白色,其中拿掉一個顏色就變成黑色。畫畫的人都知道,只要學過物理吧!還是化學?院士,這是屬於物理吧?啊?這就是物理,學物理都知道,所有顏色放在一起就變成白色,拿掉一個顏色就變成黑色,怪得很;一白一黑,就變成一個八卦。當初,伏羲氏畫八卦,就能夠懂得這個道理,從八卦祖師伏羲、文王、周公、孔子、雲夢山鬼谷子先生,一直傳下來,這是易經八卦的淵源。

◎道家崇尚三本書,第一本就是太上老子的《道德經》,《道德經》是第一本;第二本是《周易參同契》,是指八卦的,易經八卦的;第三本是《黃庭經》,包含《黃庭內景經》、《黃庭中景經》、《黃庭外景經》三部,這三本是道家最早、最原始的的三本經典。師尊三本全部看過,也全部懂得。

  師尊看過《道德經》,《周易參同契》也看過,《黃庭經》也看過;你要有道家的知識,要有佛家的學問,有佛學,有道學,你都學會,你還要有儒家的思想,這是我們中國古代孔夫子的思想。儒釋道,師尊全部都學過,師尊是有學問的人,有學有問。你看密教五部大論,師尊全部研習過,那只是密教的基礎而已。很簡單,我問一句:「XX你唸過這三本經嗎?《道德經》、《周易參同契》、《黃庭經》,妳學過五部大論嗎?基本上的五部大論,妳都不懂。」她沒有學過。五部大論,她沒學過,也沒看過。所以我們真佛宗上師的水準,喔!我不敢講,就算了。以前,師尊需要人才的時候,就請他們將師尊講的好好地學,好好地問,好好地用。我也不能講自己有多大的學問,因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要記住啊!不能夠貢高我慢,我們學佛最重要的是這一點。

◎阿彌陀如來的彌陀大法是最高的。今天你們主祈的,或者報名的、灌頂的,都非常有福氣。先學一心不亂,一心不亂就是定,再學持名唸佛,觀想唸佛,隨時隨地都可以唸佛。我講了,師尊雖然修密法,但是我也唸佛。「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這句話從哪裡來的?也是要讀過很多的經典才知道這句話。這句話是我講出來以後,大家跟著唸,「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

  為什麼有這麼多的阿彌陀佛呢?因為連蓮花童子也包含在內,告訴你,蓮花童子就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就是蓮花童子。這樣蓮花童子夠大了吧?我以阿彌陀佛為我佛法最主要的本尊。剛剛在唱誦當中,「南摩阿彌陀佛。南摩阿彌陀佛。南摩阿彌陀佛。南摩阿彌陀佛。南摩阿彌陀佛。南摩阿彌陀佛。南摩阿彌陀佛。南摩阿彌陀佛。」那裡面有沒有師尊的聲音?(有。)師尊也唱了,也是唱出來,這是六字的阿彌陀佛。四字的,我在佛教蓮社學過,「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是我在佛教蓮社裡面學來的,四字的阿彌陀佛。另外還有長音的阿彌陀佛,「南~摩~阿~彌~陀~佛~」(短的),這是這樣唱的,要唱長的也可以,短的也可以。「南~摩~阿~彌~陀~佛~」,很長的,是這樣唸的。我隨時都在唸阿彌陀佛,也隨時在修練;任何時候,任何時間,也包括做七重輪運動,我都在唸佛;包括做大禮拜,我都在唸佛。阿彌陀佛真的是非常偉大,真的。我看到阿彌陀佛的時候,我的眼睛只看到祂的腳趾頭。

  然後往上看。哇!天啊!頭頂天了,祂站在地球上,頭頂天,我就像一隻螞蟻一樣,在祂的腳指頭前面,非常的渺小。你看嘛!「蓮花童子見金仙,落花虛空左右旋,微妙歌音雲外聽,盡說極樂勝諸天」,極樂世界就是不退轉啊!能夠到那裡就不退轉,再修練的話就可以成佛。

◎今天的《道果》是這樣,《道果》裡面已有很多的術語,那是古時候用的,這些術語,在《大乘要道密集》中都已經有,但是現在又有通俗的譯名,將它翻譯成為通俗的譯名。所以這裡面提到,因為是梵文,從梵文再轉為藏文,作者本身是印度人,畢哇巴是印度人,到了西藏,薩迦教將它譯成藏文,藏文再譯成中文。所以當中會有出入,有時候也會有不對的地方。我們所選的這本《道果》有提到,文章裡面的內義,「限於學歷不逮之處,尚祈空行赦愆,方家指正為導」,也就是這本《道果》經典(漢譯),如果有不對的地方,或稍微有點偏差的地方,希望方家指正,也就是內行的人去指正。師尊所講的《道果》,如果有偏掉的,沒有講得非常正確,或者是有所差錯,希望空行能夠赦罪,也希望行家能夠指正。並不是我講的就是對的,主要的意思是這樣。

  講幾個笑話吧!有一個恐龍妹,她講:「天公伯啊!不管我怎麼減肥,為什麼,我還是這麼胖?」天公伯說:「我查一查…查到了,妳出生的那一年,妳的父母求我給他們一個胖娃娃。」每個人求的都是胖娃娃嘛!沒有求瘦娃娃,這是當然的啦!這就跟我講《道果》一樣,你不能講胖娃娃,也不能講瘦娃娃,也不能講中娃娃,要講甚麼好?這就是問題所在,我講出來的原因就是用詞不當,你爸爸媽媽用詞不當,所以妳長那麼胖。公司裡,只有王總跟劉主任結了婚。兩個男人在一起交流婚後體會。王總說:「我老婆可能到了更年期了,特別健忘,經常是提著菜刀還滿屋子找菜刀,……。」她忘了,有時,妳戴著眼鏡也在找眼鏡,眼鏡就在妳的臉上啊!妳還是在找妳的眼鏡。劉主任:「你的處境比我好多了,我老婆經常是提著菜刀滿屋子找我。」

  講實在話,人跟人要能夠相處,必須要天真無邪。你看,蓮花童子本身來講就是天真無邪。師尊的感情太豐富,師尊的感情很豐富,我是天真無邪。但是感情要用得很適中,剛剛好。廣東話叫做啱啱好(剛剛好),我講的廣東話,廣東人會問我說:「你講咩啊!」我說「天公伯欸!」要講得剛剛好蠻困難的。事實上,人跟人相處,要剛剛好,非常的難。好朋友要一起相處很久也很困難。像我們學佛的,我們都是天真無邪的,你碰到一個有心的,你就慘了。師尊是無心的,而且師尊的感情很豐富,我是這樣講,只要真實懺悔,師尊一律救度。

  老婆講:「老公啊!我想去學游泳,因為游泳可以瘦身減肥。」老公講:「別傻了,妳看鯨魚24小時都在游泳,牠有瘦過嗎?」這笑話看起來有道理,其實人不能跟鯨魚比的。

◎同樣的,人就是人,鬼就是鬼,神就是神,仙就是仙,佛就是佛,不能夠比較的。你修行到哪一個境界,你自己知道,那是由覺受產生的。你是不是真正的蓮花童子?你如果是蓮花童子,你一定是天真無邪,這才是蓮花童子的本性,天真,祂們很天真,祂們沒有邪念,祂們不會騙你的錢,祂們沒有詐騙這回事,沒有,絕對沒有。祂們不講假話。所以有一首歌,最後是「蓮花童子絕對不虛偽」,絕對不虛偽的,因為祂們本身天真無邪。

  再講一個笑話,「蒸一個包子三分鐘,蒸三個包子要多久?」小明講:「九分鐘?」老師講:「你傻呀!你們家的蒸籠一個一個蒸呀?」!小明表示不服:「那我問你,吃一個饅頭一分鐘,吃十個饅頭呢?」老師講:「十分鐘呀!你以為我像你一樣傻呀!」小明講:「十分鐘吃十個饅頭!不撐死你才怪!」所以很多事情,不能拿我來比較,不能夠這樣比較,各人有各人本身的想法,各人有各人的能力,是不能夠比較的。有的時候是這樣,但是有時候也可以比較。為什麼?

  像印度有幾個階級,第一個階級最高的是修行人;第二個階級,當帝王是第二等的,修行人是最高,再來是帝王;再來是一般的老百姓,做生意的,做工的;最後一個是奴隸,有四個等級。現在目前的印度,還是有這種現象,他們是同一個階級才能夠嫁娶。所以一出生,就是依照我們的業障來分配的,你會生在哪裡,你會變男、變女,你的命運好壞,你會走哪一條路,好像是冥冥中自有定數,這就是命運的一種學問。所以有時候,是不能夠比較的。你要比較,怎麼比?馬英九跟蔡英文能夠比嗎?當然也是不能夠比。但是同樣都是領導人,都是總統,但是也不能拿他們兩人來比較,各有各的長處,各有各的短處。

  晚餐的時候,老公抱怨老婆煮的菜太難吃,老婆說:「你娶的是老婆,不是廚師耶!」欸?老婆講的很對啊!娶的是老婆,不是廚師啊!晚上睡覺的時候,老婆講:「樓上有奇怪的聲音,你上去看看。」老公說:「你嫁的是老公,又不是警察!」如果要這樣論,就是很難。

◎在《道果》裡面,很難講到一個相同之處,你們聽了,你們去消化,就變成你們自己的東西。師尊學佛也是這樣,看了很多的道經,看了很多的佛經,看了很多的經律論,也學了很多的東西,經過自己消化,才會變成自己的。我說法,你們聽,你們聽了以後,回去不將它拿來用,不將它消化,不能變成自己的東西,那就是白聽了。

  有時候講了很多,不懂的還是不懂。台灣話講:「牛,牽到北京還是牛。」你是一條牛啊!牽到哪裡還是牛啊!師母是屬牛的,我是屬雞的,所以她有牛脾氣。你只要懂得牛脾氣,你就很好應付。你不懂得牛脾氣,你就很難應付。所以我這屬雞的,還是乖乖聽牛的吧!晚上的時候,每一次,我跟她講我出去一下好不好,我只是想要去看李琪,李琪來啦!對不對?她住的飯店我知道啊!富王啊!她住在富王,我要去看她。今天晚上我要去看李琪啊!師母就講:「我相信您不是去看李琪。」所以我還是乖乖留在家裡。對不起,我晚上從來沒有出過門,但是這個門我可以開啊!但是我不敢去開那個門,你知道甚麼原因嗎?西方人將chicken當作膽小鬼,如果西方人講你”You are a chicken.”就是你是膽小鬼,對不對?我認了吧!

  再講一個笑話,今天實在太熱了,買了一籃雞蛋,到家變成小雞了;買了個涼席,一睡成電毯了;遇到陌生人,相視一笑,就變熟人了;桌子太燙,麻將剛擺好,居然糊了。告訴大家,我們是學佛,將佛學消化,我們是修佛,是跟著佛的腳步走,將來我們都可以成佛,成菩薩,成緣覺、成阿羅漢。

◎記住啊!千萬不要去學鬼,不要去用鬼,不要去拜鬼、求鬼,都不可以。你跟鬼做了朋友,你就是學鬼,學習鬼。我們跟佛做朋友,就是學佛。他們跟鬼做朋友,就是學鬼,學了鬼,將來會怎麼樣?變成鬼啊!嗡嘛呢唄咪吽。

文/杏子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3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