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歷年真佛宗道場巡禮--「真渡雷藏寺」

韓國人的醬缸文化,不管是甚麼菜,從醬缸裡面出來的都是kimchi的味道,我們不能被社會的大染缸染壞了,所以,我們要接近聖賢,不接近敗德的人,這也是一條戒律的。

時輪金剛戒律 先要守護《密教根本十四墮》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6月23日英國真渡雷藏寺時輪金剛大法會法語開示精要>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法會主尊「時輪金剛佛」。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的貴賓中華民國外交部國際組織司廖東周大使及夫人Judy師姐,歡迎你們光臨。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時宜教授夫人陳旼旼女士、台灣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製作人徐雅琪師姐、《密宗道次第廣論》及《六祖壇經》製作人蓮悅上師、英國鉅龍集團公司董事長及現代電子香菸發明人修運強先生、啟仲師兄、「海峽兩岸中華傳統文化交流基金會」秘書長鄧珩先生,謝謝。台灣密教總會秘書長林立人講師、台灣華光功德會理事長吳冠德師兄、秘書長田岳易師兄。另外,我們為自己鼓鼓掌,每一個能夠來到時輪金剛法會的都是貴賓。
  
今天我先介紹我掛的牌,這是一個黃金打造的時輪金剛的咒牌,後面是吐登達爾吉上師本身的印跟祂的標誌。這咒牌來自於吐登達爾吉根本上師,祂將這黃金的咒牌交代給蓮花佩雯上師,當盧師尊在世界上弘揚時輪金剛法,到了五大洲的最後一次時輪金剛法會,在英國倫敦的時候,將咒牌的旁邊鑲上108顆的鑽,再用108顆的水晶串起來。根本上師吐登達爾吉上師的意思是將咒牌交給盧師尊佩戴著,作為最後的一個傳承信物。這咒牌是吐登達爾吉上師的黃金咒牌,祂要交給我。非常感謝吐登達爾吉上師,以及非常感謝佩雯上師。吐登達爾吉上師已經圓寂了好幾年,祂交代佩雯上師在傳授時輪金剛法五大洲最後一洲的時候,必須要將這咒牌交給盧師尊佩戴,這是紀念吐登達爾吉上師,也是紀念時輪金剛法的弘揚,也是吐登達爾吉上師的最後一件傳承信物。
  
今天在這裡說法,我也是很感謝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弟子應該時時憶念根本上師在頭頂上,自己的上師也會眷戀自己的弟子。所以師父在關心弟子的時候,師父會將祂的東西千交代、萬交代,就是要佩雯上師在五大洲的最後一洲,將這傳承信物交給盧師尊佩戴著,這也是互相的憶念,弟子憶念自己的根本上師,根本上師也憶念著祂的心子。密教裡面講心子,心子就是在我心中,真正的兒子。我已有一個交代,也就是將來我們的吐登派的傳人,就是吐登悉地仁波切,他也是師尊認證他的。他將來也要弘揚真佛密法到世界,這傳承就不會斷掉,傳承永遠留下來。由師父傳給弟子,弟子再傳給弟子,一直這樣,法流永遠不斷。(眾鼓掌)
  
很感謝大家今天的到來,像鄧珩先生、廖東周大使,非常的感謝,另外還有電子香菸的發明人修運強先生。今天有很多的貴賓,看起來都是認識的,不是這一輩子認識,就是前一輩子我們也已經認識,前一輩子都認識,大家都是一家人。我講過海峽兩岸都是一家人,「四海之內皆兄弟,五百年前是一家」。不要說五百年,在更久以前,我們就來自同樣的根源,都是佛。時輪金剛就是教你成佛的方法,能夠由凡夫修行,可以即身成佛,直接成佛,也可以即生成佛。「即身」,就是這個身體也可以化成虹光成佛;「即生」,就是你在這一生就能夠了斷生死,而且可以成佛,非常的偉大。
  
我們中華民族的華人都是很聰明的,當然,包括台灣人,還有海外所有的華僑,都很聰明的。我講一個笑話,從前有一個日本人到台灣學中文,十幾年以後,他不但會講中文,還會講台語和客家話,溝通都會,而且一點腔調都沒有。他心裡想:「這下子,沒有人知道我是日本人了吧?」有一天,他到高雄的小漁村旅行,看到一個捕吻仔魚的阿伯,他心血來潮,向這位阿伯用台語打招呼,並且問:「你甘知我是哪裡人嗎?」這阿伯就講:「聽你的口音聽不出來的。」「哇!」這日本人心裡很爽,「想不到我的台語已經進步到如此的地步了。」這時候,阿伯突然講:「如果你有辦法用台語,將我所抓來的吻仔魚數完,我就有辦法知道你是哪裡人。」於是他就以相當正確,而且很台灣的發音開始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經過一個多小時以後,他回答:「九千七百八十七尾的吻仔魚。」阿伯就講:「你是日本人啦!」「欸?」「因為台灣人沒有那麼笨。」
  
今天不是講笑話,不過先講一個笑話。今天要講的是「時輪金剛的戒律」,戒律講起來是枯燥無味的,每一條戒律都是「戒」。國有國法,家有家法,時輪金剛有時輪金剛戒律的法,密教有密教的戒律,顯教有顯教的戒律,佛教有佛教的戒律,甚麼宗教都有它的戒律。時輪金剛本身的戒律是甚麼?以前第一次做時輪金剛法會在香港,蓮翰上師已經講過時輪金剛的所有戒律,他統統讀過。但是他沒有解釋。我今天就是將重點解釋一下。戒律講起來是枯燥無味的,所以要先講幾個笑話給大家聽一聽,精神就會來,聽戒律就不會打瞌睡。這笑話其實也不是很好笑,在這個笑話裡面所講的,統統都是要戒的。「陪著老婆去買菜,卻碰到小三」,這個要戒的;「陪著小三逛街,卻碰到小姨子」,這個也是要戒的;「跟小姨子親嘴的時候,碰到岳父」,被岳父看到了,這個也是要戒;「跟媬姆親熱的時候,被兒子看到」,這個也是要戒;「帶著小姐搭計程車,想不到計程車司機是內弟」,這個也是要戒;「和網友見面,來的卻是老婆」,這個是兩個都要戒,這就是戒律嘛!很多都是要戒的。我今天於英國倫敦時輪金剛法會,重述甚麼叫作戒律?剛剛我們談過的,都是很尷尬的,都是要戒的。

我首先要講的是,先要「守護《密教根本十四墮》」。
  
我所講的跟書上寫的不太一樣。翻開這一本書,這一本書是講戒律的,但是這一本書所寫的跟我講的,大同小異。大同是這樣,其實沒有錯,《密教根本十四墮》也是這裡面的戒律,我講的也是。但是,講法不同。如果我照書唸,我還講甚麼?說法不能這樣,一定要講自己的話啊!像今天的時輪金剛法會,如果沒有事情的,你在家裡閒晃,現在從世界各地飛過來都很快,最遠的地方,十幾個小時;最近的地方,在歐洲地區的,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就飛到這裡來。如果你是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的student學生,你在家裡閒晃,你沒有來聽教戒,就是藐視教戒。根本上師從很遠的地方飛過來,我也飛了差不多九個小時、十個小時,你是十個小時不能到的,或是更遠的地方,當然是不勉強。另外,如果你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須要處理,就不能夠怪他。但是,在我的眼中看起來,世界上沒有甚麼重要的事情,甚麼重要的事情也勝不了了生死的重要。你學法,生死可以了,這是最重要的。還有甚麼事情比這個更重要的呢?當然也有,因為你躺在醫院裡面的時候,你爬不起來,不能來,沒辦法。因為有很重要的事情而不能夠來的,當然是可以原諒,但是不能說你能夠來而你不來。這是第一條戒律,「輕視毀謗根本師」。
  
人都是這樣,輕視,像是文人相輕,武人也相輕,同行也相忌。你賣瓜,我也賣瓜,我說我的瓜甜,你說你的瓜甜,也是相忌,希望我賣的多,你賣的少,這是人的本性,人都是會這樣的。同行相忌,這是宗教跟宗教之間,甚至於在佛教的各個支派之間也是這樣。我跟你從來不來往,你跟我也從來不來往。我教派的弟子不能到你的教派去宣揚我的教派,在台灣也有這個現象,台灣有四大山頭:佛光山、中台山、法鼓山、慈濟這四大山頭,慈濟人跑到佛光山講慈濟的好,佛光山跑到慈濟講佛光山的好,這是不能夠容忍的。其實,正面的競爭是可以的,負面的,說來說去是不好的。同樣都是佛弟子,應該和平共處。所以,我昨天講了一個笑話,甲罵乙:「你是豬。」乙罵甲:「你才是豬。」老師在旁邊聽到了:「同樣都是豬,應該和平相處。」今天我們都是佛教徒,我們就是要和平相處,不可以分彼此,甚至於異教徒,回教穆斯林、天主教、基督教、東正教、猶太教,還有道教,同樣都是一視同仁,都是發善心做善事。再來,修行到更好的境界,都是好的,為甚麼要這樣批評來批評去?像我們佛教,我不敢講我自己是甚麼聖人,這是剩下的人,或者是甚麼人啊!大家都講自己是甚麼人,「你是慈濟人」「你是佛光人」「你是中台人」「你是法鼓人」欸?真佛宗還沒有「真佛人」,沒有啊!我們還沒有,因為大家都是人,不要分彼此,和平共處不是很好嗎?對不對?海峽兩岸也是一樣的,同樣都是中華民族,應該和平共處,應該互相共同發展,共同的文化,共同的發展,共同的人民,共同的信仰,共同的祖先,應該共同的和平相處。所以,我們學佛都不可以輕視別人,人都不可以輕視,更何況是輕視毀謗根本上師?這更不可以。人都不可以毀謗,更何況是毀謗輕視根本上師,這是第一條本身的意義。
  
第二條,「講金剛兄弟的過失」。講金剛兄弟的過失也是不好,這個跟第一條差不多。第三條,「捨棄菩提心」。菩提心有兩樣,一個是願菩提,一個是行菩提;一個是講出來的,一個是真正去做的。發願的叫作願菩提。剛剛在這裡受菩薩戒的,就是願菩提,你還沒有真正做一個菩薩,是願菩提,發願做一個菩薩,如果你真正去實施了,你就是行菩提;真正去做了,就是行菩提;菩提心是不可捨棄的心。學佛的人,學時輪金剛法的,學密教的,不可以捨棄菩提心。
  
守戒真的是相當的難。有一個笑話,有一對很老的夫妻,迎來他們第七十五周年的結婚紀念日,跟以往一樣,他們共進燭光晚餐。飯後,丈夫對妻子講:「親愛的,跟妳共度了七十五年,令我每一時刻充滿幸福的感覺。可是,這些年來,我始終有一個疑問,為甚麼我們的第十個孩子,長的跟其他的孩子都不同?」他們有十個孩子,有九個都很像,第十個不像。「我們都已經這麼老了,我想,我不會再害怕事實,我想知道他的父親是不是跟其他的孩子不同。」喔!這是講的很坦白,這妻子猶豫了半天,終於點頭,很抱歉的說;「是的。」這丈夫很受打擊,妻子的承認使他無法承受,強忍著淚水,用顫抖的聲音問道:「他是誰啊?誰是那無恥的父親?」妻子猶豫了更長的時間,終於鼓起了勇氣,講:「這無恥的父親就是你。」前面九個都不是他的!戒律很難啊!她一直犯戒到最後才改邪歸正,所以,戒律是很難的。不過,這也是蠻值得同情的,最後的一個終於改邪歸正。我們不能改正歸邪,我們還是要改邪歸正。
  
剛剛聽師母講,師尊甚麼都是對的,這個也對,那個也對,全部都是對。非常感謝師母這樣的鼓勵,反正師尊是十全十美的。對不對?(對!)今天我到了英國,才知道英國原來是自由的國家。因為全部都是對的,從此以後就自由自在。七十歲以後,過著非常幸福快樂圓滿的生活。嗡嘛呢唄咪吽!還是要守戒。
  
第四條,「毀謗經典 毀謗咒語」。就是「毀謗法」。我們對於佛法是不能夠毀謗的,因為是佛陀所說,是所有佛菩薩所講的,聖賢所講的,都不可以毀謗。當然,對於凡夫的,我們可以駁斥,可以批評,但是也不要用不好的話語駁斥。現代人講話,或者是寫文章,用的都是很粗糙的語言,我們不敢講粗話。用粗糙的語言批評別人是不好的,你可以提出你的政論,對著對方不好的論調,可以做批評,但是不能用粗糙的語言罵一個人,或者是做人身攻擊。所以,對於佛的經典,聖人的經典,對於聖人的咒語,都不能夠毀謗跟輕易的藐視,這是第四點。
  
「對未成熟的人說密法,說密語,是不好的。」對沒有成熟的人說密教,根本甚麼都不懂,你跟他講高深的密法,是不好的。如果是同門,就可以講。但是,對於粗淺的人,不要講高深的密法,因為太高深了,他們的心裡會不以為然。像開悟,就不能講,因為太高深了。為甚麼不能講?因為講了,而聽到的人會不以為然,所以,不能講。高深的密法也不能講,因為太高深了,你必須要用簡單的方式解釋,不能用很高深的語言講。在多倫多,我們有一個目前在美國、加拿大最大的雷藏寺──淨印雷藏寺,蓮雄上師的淨印雷藏寺是最大的,那邊有一尊大威德金剛,大威德真的是大,所以祂是大威德金剛,真的是很雄偉的大威德金剛。祂的金身露出來了,也就是將祂的那個大威德露出來了。蓮旺上師一看到,他說:「唉唷!怎麼那麼大?」連他金剛上師都被嚇到,何況是一般的凡夫?一定是嚇到的。你以為大威德金剛是溜鳥俠,我看淨印雷藏寺大威德金剛的相片,他們用哈達吊起來就看不到了。我講了半天,你們或許還聽不懂甚麼是大威德金剛的大威德,就是不能講嘛!「大威德金剛的大威德」,這樣講已經很清楚了,不然要怎麼講?對不對?「對未成熟的人說密法」,不成熟的一進到壇城來,一看到,哇!這到底是拜甚麼?難道是拜大威德的大威德嗎?當然不是啦!所以很好解釋「對未成熟的人說密法」。
  
「輕視五蘊捨空性」。五蘊是肉體,我們不能輕視我們的肉體。「色、受、想、行、識」是代表五蘊,佛教的五蘊。你有一個身體,你會感覺到,你會接觸到,你有一個形象,就是色;受,會碰到,會接受;想,你有思想;行,你有作為;識,就是你有深在意識的佛性。色、受、想、行、識,這五種東西,你都不可以輕視,包括不能輕視你這個人。所以,佛教徒講「不可以自殺」,因為,你自殺就是殺了自己的佛性,你不能夠成佛。你是以你的身體修行成佛,也不可以捨空性,因為空性接近於佛性,空性等於佛性一樣,開悟的人才知道甚麼是空性。所以,不能捨掉空性,也不能輕視你自己。

「與敗德的為友」。中國人講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太接近墨水,像我畫國畫,接近墨水,衣服就會沾黑,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也就是說,你跟紅的在一起,你就會變成紅的。
  
有一句話講的最好:韓國人的醬缸文化,Korea的kimchi(韓國的泡菜),所有的菜全部放進去,一進醬缸裡面,出來的泡菜都是同一個味道;不管是甚麼菜,從醬缸裡面出來的都是kimchi的味道,雖然大同小異,全部變成kimchi。我們不能被社會的大染缸染壞了,跟敗德的人不要接近,像是賭錢的人,你跟他常常接近,有一天,你就會染上賭;甚至更不好的毒品,你跟吃毒品的人在一起,說不定你會被感染,將來也吃毒。這道理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們要接近聖賢,不接近敗德的人,這也是一條戒律的。有一個問題,糖果candy到底是母的還是公的?一時之間很難回答出來,答案是這樣的:糖果是母的,因為糖果會生螞蟻。很好啊!對上了啊!近墨者黑啊!你放了一顆糖果在那裡,螞蟻就爬過來,道理就是這樣。
  
「破壞行者的信心」。人家信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你就說:「欸!不好!不好!離開真佛宗比較好。」或者是人家信法鼓山,「不好!不好!信慈濟比較好。」或者是說「慈濟只是做善事,是佛法的一部分,不好!不好!你要到佛光山比較好。」這就是破壞行者的信心。人家能夠做甚麼,喜歡做甚麼,他有他的信心,不要去破壞他。或者是信密教的,你說:「不好!不好!密教不是佛陀說的,有的是別的佛說的。」別的佛也是佛啊!所以都是一樣的,顯密都是一樣的。所以,不可以破壞行者的信心。
  
我最害怕一句話:「師尊!你絕對相信我,我永遠是真佛宗的弟子,我永遠是師尊的弟子。」講這句話的人我最怕。最後,離開的和反過來毀謗的,就是他/她,這真的是無常啊!我們學佛的人也要知道無常,因為會變化嘛!「我永遠不會背棄師尊的」「你永遠就是我的根本上師」「師尊絕對要相信我」,結果講這個大話的,已經跑了,而且還拉了很多人走。看吧!所以,有時候人是會變的。因此,一般的法官不喜歡人證,法官喜歡物證,物證就是事實的證明,它不會亂講話。但是,人就會亂講話,像是違背自己的誓言。你自己不守自己的誓言是不對的,你發了願,你就要守;發了誓,你就要守。你看,不守誓言的多得很。牧師不是問「你愛你的妻子嗎?」「你愛你的女朋友嗎?」男的當然是回答:「是。」「你愛你現在的男朋友嗎?」兩個人要結婚嘛!「你愛他嗎?」兩個人都說:「是。」「在上帝的面前不可以講假話」,但是,到最後都是離婚,違背誓言。現在的離婚率多高啊!當時在教堂結婚也好,在佛堂結婚也好,都違背了誓言,為甚麼會這樣?因為人心會變。你信了密教,皈依了根本上師,你就要守自己的誓言,而且不可以毀謗女人。密教是不可以毀謗女人的:「我是男的,妳是女的,妳差很多啦!」不可以啊!密教特別強調不可以毀謗女人,因為在密教裡面,女人是非常重要的。
  
這笑話跟誓言沒甚麼關係,但是跟因果有關係。有一天,先生在講課的時候看到外面下雪,觸景生情,就唸:「天上下雪不下雨,雪到地上便成雨,這樣變來多麻煩,不如當初就下雨。」學生聽完了以後,也唸:「老師吃飯不吃屎,飯到肚裡變成屎,這樣變來多麻煩,不如當初就吃屎。」我的意思是講人心會變,人心真的是變來變去的。所以,法官在問人證的口供,今天講「是」,明天講「不是」,後天又講「是」,最後又講「不是」,真正要判決了,又講「是」,原先講「是」的又講「不是」。人的嘴巴不能信,心也會變,不能太相信人的口。真的!因此,法官最喜歡的還是物證,因為物證是不會講話的,物證就是物證,它不會變。所以不要太相信女人的嘴,也不要太相信男人的嘴。事實上是這樣,在密教裡面,有這麼樣的一條戒律:「一定要守自己的誓言」,「不能毀謗女人」。我看過一句話,「女人是說謊的天才」,是一個有學問的人寫的。他沒有寫「男人是說謊的天才」。我還看過金庸的小說,媽媽對張無忌講:「不可以相信漂亮的女人,越漂亮的女人越會說謊。」偉大哲學家也寫到「女人是說謊的天才」。另外,還有日本人德川家康、織田信長、豐臣秀吉,三個就像中國的三國一樣,德川家康最後得到勝利,他的家書的第一句話:「勿聽女人言。」不可以聽女人講的話。不信的話,你到日本Osaka大阪城最高一樓「天守閣」,翻開德川家康家書的第一句話,你讀看看,「不可以聽女人講的話」。欸?德川家康毀謗女人,不對!中國的皇帝也講一句話:「女人不得干政。」一干政就亂,這也是毀謗女人吧!在密教是不可以的。已經講一個小時了才講到「守護《密教根本十四墮》」啊!其他的用唸的就好了。
  
第二,「要守護根本戒」,時輪金剛根本戒有十八條。「自讚毀他」,自己讚美自己,說別人不好,說自己最好。「不施佛法及財施」,有錢的小氣,不肯施財,沒有錢的,連佛法也不佈施,這都是犯戒的。佛法是要弘傳的,不能不施佛法。「不肯原諒求懺悔的人」,這也是不對的,人家來求懺悔,你一定要原諒,這是守護根本戒之一。「捨棄大乘學小乘」,不好,還是要學大乘。「偷三寶的財物」,還有,你必須要「施捨佛法」,「不可以偷僧人的衣物」,不可以偷出家人的衣服跟帽子。「要守護五無間罪」,五無間罪是很重的,殺掉父親、殺母親、殺阿羅漢、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我們有五百出家比丘,今天加了一個,就有五百零一個比丘,你去破壞他們、分裂他們,將他們分成幾派,不可以的。這是五無間罪,罪都很重的。殺父、殺母、殺阿羅漢、出佛身血、破和合僧,都是五無間罪。「邪見是不可以的」,你有不好的見解,不對的見解都是不可以的。
  
「破壞而不修復」。你已經將它破壞了,你不想辦法補起來,這也是犯戒的,既然破壞就要趕快修復。「將空性講出來」,也就是將明心見性講出來,不可以的。「使人捨去戒律」,讓人家不要守戒,「戒啊!都一樣,死掉了都一樣啦!管他甚麼戒律!死了大家統統一樣。」這種話就是邪見,其實是不一樣的,然後還叫人家捨棄戒律。「毀謗小乘」,小乘也不可以毀謗,因為小乘專門是講戒律的,是佛教的基礎,不可以毀謗。「未得言得」,你沒有成佛,沒有明心見性,你卻說你已經明心見性了,這就不行。「接受非財」,小偷偷來的錢,我分給你一點,你說是你偷來的,我拿一點,這也就是接受非財,也是不行的。「輕視律儀」,你太藐視所有的儀軌跟所有的戒律,都不可以的。「捨去利他」,你只為自己而不為他人,本來菩薩就是利他為重,自己犧牲都沒有關係。你只為自己,然後將他人都捨去了,這是不可以的。有一條船快沉了,船長講:「哪一個人會禱告?」其中有一個講:「我是信上帝的,我會禱告。」「船上一共有三十六個人,但是只有三十五個救生圈,你會禱告的,你就留在船上好了。」每一個人拿著救生圈就下去了,因為只有那個人說他會禱告啊!所以就留在船上。其實是不可以捨棄他的。身為一個船長應該是這樣的,船長要守住這個船,船亡人亡,船在人在,船長會將救生圈給那位會禱告的人。當然,所有的人都拿救生圈走,只有船長一個人犧牲自己的生命,這才是菩薩。因此,不能「捨去利他」。
  
第三,「二十五種行為的規範」。這麼多,講快一點。「五種最大的罪惡」,殺、盜、淫、妄、酒。「五中惡」,一個是賭博、吃不淨肉跟五種殺,五種殺包括殺小孩、女人、男人、破壞人家的身語意,其實在五大惡當中就包括了殺小孩、殺女人、殺男人,「五中惡」,一個是賭博、吃不淨肉。另外,破人家的身語意,密教講身語意,破壞人家的身體、講人家的身體的是非,講人家的正語,講人家的意念,就是破身語意的意思。「賭博、吃不淨肉」,甚麼是「不淨肉」?今天在hotel裡,他們都吃了blood血,那是不乾淨的。在密教裡面,血是不乾淨的。今天蓮寧上師吃了,我看到了,這是屬於五中惡,可以改的。因為只是今天吃而已,不是常常吃。戒律裡面有,吃不乾淨的肉,也不可以,就是自己親自殺的都不可以。你不見殺、不聞殺、不為自己殺,這可以,這叫三淨肉。不淨肉就是自己殺、聽到殺,還為自己殺,這樣就不好。戒律上是這樣講。還有「五小惡」,五種比較小的惡。你不信佛法,可以啊!信基督教,信天主教,信總比不信好,不信佛法算是小惡。你生氣,也不可以的,你突然之間很生氣,暴跳如雷,瞋,不可以的,這算是小惡,不可以生氣。生氣包括甚麼?包括你對朋友生氣,對領袖生氣,對宗教生氣,不信佛法,還有欺騙,這是常常有的,這是屬於小惡。欺騙是很多人都會犯的。另外,還有「五種欲望的執著」,你執著甚麼?執著色,就是欲望;執著聽美妙的聲音,就是欲望;執著香,就是欲望;執著味,就是欲望;執著觸,就是欲望。觸就是touch,smell香,色、聲、香、味、觸,五種欲望的執著,都是不好的,算是小惡啦!
  
「守護初罪」,「使用不合格的手印」。手印在密教是很高深的,非常重要。手印是必須要身體有香味,本身的手印是有香味的,這好像是執著,但是不合格的手印,這個以後再跟大家講清楚,這是比較深的。「沒有選擇就修專注」,要專注,本身就很困難,就是禪定。你必須要一步一步來,不能一次就進入專注。「不是法器你就教他無上密」,這也是不可以的 。「在法會當中吵架」。兩個人在法會當中吵啊!打啊!不正當的行為,這是初罪。「具有信心的人,回答令其失去信心。」對一個有信心的人,你自己上師的回答令他失去信心。所謂度眾生,我們是度眾生,有些上師們講話退掉一個弟子,這是堵眾生,不可以的。「不可以在小乘行者的家中,住滿七天」。你在小乘的家中不可以住滿七天,也就是你接近小乘,會受他影響,你就變成小乘。「不是修氣的瑜伽士卻冒充是」。你沒有每天在修氣功,你卻說:「我是修氣的瑜伽士。」瑜伽士都是修氣的,你冒充瑜伽士,也根本沒修寶瓶氣,冒充常常修寶瓶氣,這是不可以的。「對不信佛法的人,開示殊勝的密法」,他連密法都不相信,你就開示高深的密法給他聽,這就不對了。「進行修行,沒有完成合一或接近合一」。這一條很難解釋。我們每一次在修法當中,每一次都要接近佛,要接近法,要接近僧,要接近菩薩,要接近你的本尊,要接近你的護法,要接近你的上師,每一次在修法都要接近,甚至於合一。如果你在修法的時候,沒有完成合一,接近也可以,合一也可以。如果你跟你的上師距離很遠,跟你的本尊距離很遠,跟你的護法距離很遠,都是不合格的,不行的。這是屬於初罪。
  
第五,「守護智慧」。就是要守護般若。「不惡罵、惡行」。不可以罵人,對於不好的行為,也不可以亂罵的,修行人不可以亂罵人的。「不可以毀謗女人」,只能夠讚嘆女人。「在任何行為當中,不要忘掉正見」。不可以忘掉正見。有「不變的娛樂」,你快樂的心永遠是不改變的。「外法、內法」都非常重視,不能夠只重視一個外法,也不能夠只重視內法。「不射出滾打」這是高深的密法,一切清淨,永持菩提心,犯者要懺悔還淨,還自己的清淨,重新受戒,或是祈求根本上師加持。
  
用唸的好快,一下就唸完。男的發一個浪漫的簡訊給女友:「妳在做甚麼?在做夢嗎?把夢傳給我,」很浪漫的語氣。「在笑嗎?把笑傳給我,在哭嗎?把淚水傳給我,讓妳的眼淚跟我一起悲傷。」女朋友的簡訊回覆:「我正在便便。」這女朋友很老實喔!很誠實的人,誠實的人就是要這樣守信,不可以欺騙的。如果那女朋友發一個簡訊給他:「我正在想你。」其實,她正在便便,若寫「我正在想你」,那是欺騙人的,女人最會騙人,不可以講。
  
老師在幫一個小學生填寫報名表,他問學生:「你爸爸是幹甚麼工作的?」小學生很驕傲的講:「我爸爸是省長。」老師嚇了一跳,「省長的兒子來當我的學生啊?」老師就問:「是哪一省的省長?」小學生就回答:「我上幼稚園的時候,爸爸從來不幫我買玩具,能省就省。阿姨們都說我爸爸是省錢的專家,後來他的外號就叫作省長。」這可以講。一個很好色的老翁死掉了,他的兒子做兩個紙糊的小姐陪葬,因為貪小便宜,所以紙也不是糊得很好。過了不久,老翁託夢給兒子:「你這小氣的兒子,那小姐有皮膚病。」這裡提到手印,手印在密教裡是很重要的,不能有皮膚病,不能夠發出臭味的,要五官端正,身材非常好的,非常美妙的,行住坐臥都合於密教標準的。
  
今天我們講時輪金剛的戒律,因為時間到的關係,我本來要繼續講的,本來講是會很久的,每一樣都會講很久的,都要解釋得很清楚,因為時間的關係,所以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welve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