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所說經》第108講

「即時天女以神通力。變舍利弗令如天女。天自化身如舍利弗。」「天曰。舍利弗。若能轉此女身。則一切女人亦當能轉。」「如舍利弗。非女而現女身。」「一切女人。亦復如是。雖現女身。而非女也。」

法無定相 法無定法

<蓮慈金剛上師2003年5月8日《維摩詰所說經》第108講講經開示>

  各位法師、各位同門師兄姐:大家晚安!

  我們今天要講《維摩詰所說經》第82頁,倒數第三行。上一堂我們提到天女跟舍利弗的問話跟答話。在維摩詰居士房子裡頭所演說的都是大乘佛法,所以,天人讚嘆不絕,把在這個房子所傳的法講為「八種殊勝」。舍利弗聽到感覺很有興趣,「舍利弗言。汝何以不轉女身。」自古以來認為男身去成佛才快的,女的多漏,多災難,所以修成佛要先轉男身,這是祂們的看法,因為祂們是以男為貴啊!所以舍利弗這樣問祂:你既然已經在這個房子聽了這個殊勝的大法,那你修為一定很高,而且在這個房子這麼久,為什麼你不能當下就變成男身,還是一個女人之身?

  「天曰。我從十二年來。求女人相了不可得。當何所轉。」天女就說:這十二年來,我要求得一個女人的相我都求不到,我還有什麼好轉的!意思是祂否認有女人相,祂說我都求不到一個女人相,這裡哪有什麼女人啊!就是「無相」的意思,祂答這個話是很妙的,沒有這個相,你教我轉什麼男相女相!祂這一答就把舍利弗問得啞口無言,因為舍利弗還是著相的,還認為看到的是女人。明明祂給人看的是女相,為什麼祂說沒有相、不能轉呢?「譬如幻師化作幻女。」就好像一個魔術師變了一個幻化的女人出來。「若有人問。何以不轉女身。是人為正問不。」幻師變一個虛幻的女生相,有人對這個虛幻的相說:「唏!祂怎麼不把這個女生變成一個男的呢?」這個人問得對不對呢?答案就在這裡:十二年來我根本沒有什麼女相,我求女相都不可得,因為相是不可得的、是虛幻的,我還要轉什麼?意思是今天祂即使現的是天女相,也是幻化出來的而已。

  這個天人的修為很高,祂這一次來是故意要戲弄舍利弗的,所以祂變了天女,因為阿羅漢很怕女人。舍利弗馬上中了這個幻術!著相。「舍利弗言。不也。幻無定相。當何所轉。」祂認輸:是啊!這個問題問得不好。

  「幻」是沒有定相的,不過是一個暫時的假相而已,是不能夠永遠定在那裡的。譬如說,你要去洗照片,一定要有定影,就是把影像定住,讓它不會失去。「幻」是不能夠定的,它是一時的假相現出來,有什麼好轉的。所以舍利弗說:對!問錯啦!「幻無定相」這個道理祂懂。

  接下來天人又要教導祂。「天曰。一切諸法。亦復如是。無有定相。云何乃問不轉女身。」這個道理你懂啦!幻化的相是不能轉的。一樣的道理,娑婆世間的一切萬法,也只是暫時示現出來的假相,你不能定住它的。你不應該問,為什麼不把女相轉成男相,因為男相女相也是假相,開悟的人,不能執著於這個男相女相,你對這個還有執著就是落入了我法二執當中。小乘的行者雖然修的是清淨,但是祂還是執著於這種「清淨法」。祂執著於法,所以還是著相,未有徹悟。祂怕女人,執著於男人,就是一種不平等觀?酖?酖不平等而且著相。

  天女繼續開導祂,這下天女要用神通了。前頭天女用的是理上的開悟,先讓祂明白道理。接下來,「即時天女以神通力。變舍利弗令如天女。天自化身如舍利弗。」天女的神通多麼厲害啊!祂把六呎的大男人舍利弗,彈指之間,變成天女!穿女人的衣服,梳女人的頭,十指纖纖,柳腰。然後,天女自己變成了男的舍利弗。兩個角色對換了,這一變,舍利弗就傻了!祂問舍利弗:「而問言。何以不轉女身。」祂說:好啦!舍利弗你看你自己是什麼身?祂說:你幹嘛不把你的女相轉成男相呢?你怎麼不轉啦?「舍利弗以天女相而答言。我今不知何轉而變為女身。」祂回答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怎麼忽然一下子由男人身變成了女人身!「天曰。舍利弗。若能轉此女身。則一切女人亦當能轉。」天女說如果這個女身你能夠轉,那世間所有的女人,也一樣都能轉成男的囉!就像現在「如舍利弗。非女而現女身。」你不是女的,但是你現出了女生相!「一切女人。亦復如是。雖現女身。而非女也。」世間的女人也一樣,她們現這個女生相都只是一時的幻化,變來變去無非都是幻術,不要執著於說「我是男的,妳是女的,一定要變男的」,不是這樣的。因為男的也是幻出來了,女的也是一時的因緣幻化,絕對沒有女的真實相也沒有男的真實相。

  「是故佛說一切諸法。非男非女。」所以佛陀講的「一切諸法非男非女」是不能說男的也不能說女的,也就是諸法沒有定相,沒有實質,「法無定相,法無定法」,它是因緣化現,不能講是有男的或者有女的。法在佛陀的正見裡是不這樣分的,無非都是幻,只是一種神通遊戲。你今天是舍利弗,還不是一樣變天女,不要執著於這個相。

  「即時天女還攝神力。」天女講完了,目的達到了,祂就收了祂的神力。「舍利弗身還復如故。」一剎那舍利弗的身體又恢復回來了。所以,這個天女的神通力很大!「天問舍利弗。女身色相。今何所在。」祂問:舍利弗啊!這個女生的形像、色相,現在在哪裡呢?「舍利弗言。女身色相。無在無不在。」剛剛有看到啊!但是現在又沒有啦!所以舍利弗的領悟是:好像「在」又好像「不在」,抓不定的。既是「無在」,就是沒有這個相,就是「空」,「無不在」是講無所不在,就是講「有」。所以,這個相既是「空」也是「有」。空的是了義,有是講方便。

  我們在學佛當中就是要明白這個道理,一切的相,它是「空」的,但是它也是「有」。看到有,你一定要有智慧知道這個有是假有,就不會害怕,不會迷惑,不會執著,當下自在你就當下解脫。我們學佛為了什麼?要脫離苦海。並不是說死了以後脫離苦海,脫離苦海是當下,用佛陀的智慧把自己的心撥開,撥雲見日,當下你就自在,脫離苦海。所以每一個當下都得修。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eleven + fou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