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公案

《真佛公案參參參》  那個是你心

《真佛公案參參參》 那個是你心

  石頭和尚問: 「你是參禪僧?是州縣白蹋僧?」 大顛禪師答: 「是參禪僧。」 石頭和尚追問: 「何者是禪?」 大顛禪師答: 「揚眉瞬目。」 石頭和尚問: 「除了揚眉瞬目之外,將你本來面目呈上來?」 大顛禪師答:「請和尚除了揚眉瞬目之外,鑒定之。」 石頭和尚問: 「我已除盡。」…

《真佛公案參參參》 無事僧人

曾有人問我: 「你盧師尊,算是什麼僧人?」 我答: 「無事僧。」 我從出生至今,最多事的有四: 一、吃飯。 二、睡覺。 三、修法。 四、寫作。 認真說來,吃飯、睡覺、修法、寫作,根本也沒有什麼事! 所以,我是: 「無事僧。」 我覺得「丹霞禪師」也是個「無事僧」。 丹霞禪師原本是儒者,在「石頭禪師」處披剃。 馬祖禪師問他: 「從什麼處來?」 丹霞禪師答: 「石頭。」 馬祖禪師說: 「石頭路滑,還跌倒你嗎?」 丹霞禪師答: 「如果跌倒就不能來了。」 我在這裡替丹霞禪師答: 「石頭路滑,若跌倒,若不跌倒,還是個天然無事僧。」 (天然是丹霞禪師的法號) 在元和三年,丹霞禪師在「天津橋」橫臥不起。 當時的守備「鄭公」出來呵責丹霞禪師起來。 丹霞禪師仍然不起。 官吏問其故。 丹霞禪師說:

《真佛公案參參參》 不為境界所惑

藥山和尚有二侍者,一位是「道吾」,一位是「雲巖」。 二位有一天侍立在左右。 藥山和尚指著山上的枯榮二樹,問道吾: 「枯者是,榮者是?」 道吾答: 「榮者是。」 藥山和尚說: 「灼然一切處,光明燦爛去!」 又問雲巖: 「枯者是,榮者是?」 雲巖答: 「枯者是。」 藥山和尚說: 「灼然一切處,放教枯淡去!」 這時,「高沙彌」忽然來了。 藥山和尚問高沙彌: 「枯者是,榮者是?」 高沙彌答: 「枯者從他枯,榮者從他榮。」 藥山和尚對二位侍者說:「不是。不是。」 (這則公案,很容易解,我提示如下,榮當然不是,枯當然不是。隨它枯,隨它榮,也不是。所以藥山和尚說,不是,不是。如果要強行解釋,我在此說個明白,不是,不是,是本地風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