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歷年真佛宗道場巡禮--「黃帝雷藏寺」

黑面金母的來歷,就是嘰哦桑到天上看到給她藥丸的瑤池金母是黑色的臉,而且手上拿的是黑色的藥丸。這時候黑面的瑤池金母就跟嘰哦桑講:「妳回到世間,就可以到陰間,可以去度亡,可以牽亡,度陰間所有的鬼魂。」

黑面金母大法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7年2月5日年台灣黃帝雷藏寺「金母與地母、媽祖二聖母」大法會開示>

我們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水供主尊「瑤池金母大天尊、地母菩薩、天上聖母」。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及各位同門,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吉祥!還有所有的貴賓。今天我們是做水供,最主要的是供養瑤池金母大天尊,還有地母菩薩、天上聖母,另外還有諸路財神。今天也是迎財神的法會,希望法會結束以後,每個人都能夠資糧俱足,增加福分,每個人都有「財神到我家」,天官賜福。剛剛那麼多的財神、天官在那邊舞蹈,看了,覺得自己的口袋應該滿滿的。

今天傳的法是黑面金母的法。還沒有跟大家問好,因為我一下子就忘掉了,歡迎大家來!大家好!你好!(廣東話)大家午安!大家好!(台語)我們儘量將時間縮短,我來講兩個黑面金母的來歷。這要談到我26歲的時候,將近快40年前,那個時候嘰哦桑(林千代師姑)跟我講一件事情,她說她唯一拜的是瑤池金母。她有一天被帶到天上去,那時候就出現好幾個金母,不是只有一個金母,是好幾個瑤池金母都在那裡,每個金母都捧著一個盤子,盤子裡面放著像藥丸的東西。有黃色面孔的金母,有白色面孔的金母,有黑色面孔的金母,還有虎頭金剛的金母,很多金母在那裡。她(嘰哦桑)的腳好像踩在地板上面,但那不是地板,也不是地毯,她發覺很柔軟,她稍微看了自己的腳,原來是踩在蓮花上面,整個都是蓮花,所有的蓮花,密密麻麻,只要腳踩過去就生出一朵蓮花,只要一踏步就是一朵蓮花。然後,她禮拜瑤池金母,中央有一尊瑤池金母就跟她講:「我們這裡有很多的藥丸,有黃色的藥丸,有白色的藥丸,有紅色的藥丸,有黑色的藥丸,妳要哪一個藥丸?」嘰哦桑被帶到天上以後,看到那些藥丸,她想她平時吃的藥丸是黑色的,然後她就走到黑色藥丸的盤子那裡,「我就吃黑色的好了。」她就將黑色的藥丸吃進去,黑色的藥丸一吃進去,她抬頭一看,欸?這位瑤池金母的臉是黑色的,就是黑面金母。黑面金母的來歷,就是嘰哦桑到天上看到給她藥丸的瑤池金母是黑色的臉,而且手上拿的是黑色的藥丸。這時候黑面的瑤池金母就跟嘰哦桑講:「妳回到世間,就可以到陰間,可以去度亡,可以牽亡,度陰間所有的鬼魂。」黑色的藥丸,主要的意思是陰間,而且是度鬼魂。所以嘰哦桑一生當中就是在牽亡。

再來是談到我個人的經歷。我其實不認識黑面金母,我家裡也從來沒拜過黑面金母。所以我不會牽亡,因為我沒有拜黑面的金母。我看過天上聖母有黑色的臉,但是黑臉的金母,我從來沒看過。不過,有件事情是特別奇怪,有一次,我在西雅圖自己的南山雅舍,那時候我早上起來就寫文章跟修法,就只做這兩樣事情。我早上起來就在我的書房,紙擺好了,筆拿起來,就開始寫文章,寫文章的時候,心非常的靜,一直專注在文字上面,我也不打甚麼草稿,我直接就寫。有時候寫錯了字我會改,少了幾個字,我會填,就是有括弧填進去。一般來講,從頭到尾,我很少將段落從這邊移到那邊,那邊移到這邊,精神非常集中的寫文章。看出窗外,外面是陽光普照,突然之間感覺到,窗子外面暗下來了,只剩下我的燈光,很暗。我想:「喔?剛剛是陽光普照,現在怎麼這麼暗?而且還有風。」風吹,咻!的一直吹過來,明明是陽光普照,突然之間烏雲遍地,而且風在吹,接著就閃電,一直下來,然後打雷。哇!打雷又閃電。烏雲密佈,房間裡只剩下我的燈,桌燈是亮的,我自己在那邊寫文章,奇怪喔!我就看外面的窗子,本來是陽光普照,我不知道是甚麼時候烏雲密佈,而且還閃電打雷,這時候,突然間,我的桌子底下有聲音,這聲音很小:「盧師尊,救命!盧師尊,救命!盧師尊,救命!」欸?阿彌陀佛!遇到鬼了,怎麼有人喊救命?我往桌下一看,天啊!我最怕的。怕甚麼?怕鬼啊?老夫我天不怕,地不怕,怕的就是美女啊!一看到美女,眼睛就花了,那個女的多漂亮啊!天啊!跟天仙一樣啊!剛剛出來跳舞的那些,中間的那一個當然是中年的天仙,外面的是清純的、年輕一點的,青春洋溢的天仙,後來穿裙子的就是老天仙,我看到的正是青春洋溢的天仙,一看,她很亮,在我的腳旁邊,很亮很亮。她穿的,跟剛剛那些天仙穿的差不多,都是露肩膀,當然是肉色的啦!妳們穿的是肉色的,喔!膚色,膚色就是肉色嘛!眉毛就是峨眉,眼睛就是杏眼,臉是鵝蛋臉。臉就是非常美的那種臉,嘴巴就是點一點紅,像櫻桃一樣,頭髮披得非常的美,雖然是很小,但是一看,就知道是青春洋溢的。

我說:「怎麼回事?」她還是講:「盧師尊,救我!」我說:「怎麼救妳?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救妳?」她說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要捉她。閃雷啊!那個雷跟閃電就等於在我家屋頂上打一樣,打得霹靂啪啦,在那邊打個不停,我也搞不清楚打多少雷了,不停地打雷,不停地閃電。她說上面有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祂要抓她,她還求救。我說:「我怎麼救妳?」她說:「很簡單,讓我入您的心,入您的身體裡面,我就能夠得救。」她要進到我的身體裡面,我必須要將我的頂竅開放,讓她住進來,我才能夠救她。我說:「妳到底是誰啊?」其實,我已經知道了,八九不離十,她能夠變得那麼小,我就知道,她是一個女鬼,也可以講是艷鬼,很妖艷的女鬼。但是,不行啊!她是鬼啊!我怎麼辦呢?那女鬼就跟我講:「幫我向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求情。」幫她求情,我就用禱告的方式:「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您要抓這個鬼,求您讓她離開。您不要抓她,讓她離開好了。」我一講,雷聲更響,閃電更大,沒有用。雷聲更響,閃電更大,快要將屋頂震破了,這時候,我感應到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講一句話:「我有黑面金母的律令!」我第一次聽到黑面金母就是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講的,「我是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我有黑面金母的律令,一定要將這個鬼五雷轟頂,將她打死。」

我沒有辦法救她,她要入我的身,我當然無所謂,我這個人是無所謂,我有一次好像在雷藏寺表演過,一個女鬼進我的身,在台灣雷藏寺是一個女鬼進我的身,講鬼話。那現在該怎麼辦?問題嚴重。我讓她進我身好嗎?但是,有黑面金母的律令,這我不太敢,因為我相應的是瑤池金母。我第一次聽到黑面金母的律令,我說:「我不能夠抵抗瑤池金母的律令,所以我沒有辦法救妳。」但是,我急中生智,我後面是我的書架,我從後面拿本經書下來,是《金剛般若波羅密多經》,我就將《金剛般若波羅密多經》放在這美女的頭頂上。哇!雷還是繼續打,但是黑面金母的律令,一定要五雷轟頂將這艷鬼打死,律令不能違,《金剛經》是如來所講的,金剛兩個字就是不壞,不能將它壞掉,以《金剛經》頂在頭上,到最後,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只好將我家的一棵樹劈掉。啪!一聲,整棵樹劈掉,就倒了一棵樹,就真的一棵樹倒了。慢慢的烏雲退散,雷聲就停,就走了。

因為那個時辰一到,她一定要死,時辰到了雷聲一定要劈,一劈就將旁邊的樹劈了,祂不能劈《金剛經》。我當時是這樣想,《金剛經》一定可以保護她,所以拿一本《金剛般若波羅密多經》蓋在她頭上,她就能夠逃掉一命。在那個時辰,祂將樹砍了,回去覆命,表示雷已經打過了,有沒有捉到不管。時辰一到,雷就下來,就將樹砍了,因為祂不能打《金剛經》。欸!你們不能實驗,人要怎麼樣,你將《金剛經》頂在頭上,這樣的話,靈魂出不去,如果靈魂出不去的時候,也是很慘的,不知道要拖多久。不過,《金剛經》是可以頂在頭上的,可以避災。這就是我第二次聽到黑面金母。我講這兩個意思就是有黑面金母,一次是嘰哦桑講的,一次是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講的「黑面金母的律令」。黑面金母是做甚麼的?管理所有陰間大小事,而且祂最主要的特長,就是抓鬼。

欸?我救了一個女鬼耶!救了那個很漂亮的女鬼,結果我救得不對。為什麼不對?記得啊!越漂亮的女人越會說謊。其實,不漂亮的女人也會說謊,但是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男人,這是張無忌的媽媽講的,不是我講的。原來,那個女的殺了很多男生,她盜他們的精氣,讓他們得癆病,因癆病而死,很多男的,因為她盜男人的精氣,已經死了很多男的。我知道她的過去以後,我就結界,不能讓她進到我的房子。她要接近我,她只能距離我4公尺,不然,我就失身了。她不能夠靠近我啊!她如果靠近我,我就失身了,我結界就結界4公尺,她只能到4公尺前。

還有第三次,我聽到黑面金母,有一次,我年輕的時候很好玩,我去河邊,我看到河邊有一組人,很多人在那邊活動,我好奇走過去,一看,原來是練轎,台灣人講練轎,神轎,比較小的,由4個人抬的,前面兩個,後面兩個,中間一個小椅子,上面擺著一個神明,在河邊抬著,一下子4個人衝到河裡,然後在河裡面轉,我很好奇,就去看,4個人在河裡面繞來繞去,一下子又上來,一下子又衝下去。我問旁邊的人:「他們在做甚麼?」他們說:「黑面金母在抓鬼。」「抓甚麼鬼?」「抓水鬼。」黑面金母在抓水鬼,衝到河底下,在河裡面繞繞繞,4個人再衝上來,再衝下去,再衝上來,神轎在抓鬼。上面綁的那一尊,面孔黑黑的。我說:「這是甚麼神?」他說:「黑面金母。」我才知道黑面金母在抓鬼。這樣講,黑面金母的來歷就知道了吧?一共聽過三次,第一個是嘰哦桑,第二次是九天應元雷神普化天尊講的黑面金母的律令,第三次是我在河邊看到人家用黑面金母在抓鬼。所以今天請了黑面金母出來,我們在雷藏寺講要抓鬼的金母,原來就是黑面金母。瑤池金母是我相應的第一個本尊,只要和瑤池金母一相應以後,很多尊你都能相應。

趁這個機會,勸一下XX,因為蓮紫上師也講了:「說謊就是XX的專長」,他不只跟我講過一遍,他在西雅圖的時候就跟我講了:「她的專長就是說謊。」當然,我也問了瑤池金母,其實,我要批評一個人,如果我沒有經過瑤池金母同意,我絕對不會做。這XX我是經過瑤池金母同意說我可以講她,我才講她,才寫才講;沒有的話,我不敢隨便批評一個人。瑤池金母講她的修行是零分,就是抱鴨蛋的。她所講的,幾乎99%是謊言,像是蓮紫上師跟鸚鵡的一段因緣,雅琪師姐在這裡,她跟螃蟹的一段因緣,那隻鸚鵡被指認是蓮紫上師的祖母轉世,徐雅琪師姐的那一隻螃蟹,是她前世的父親轉世來的。我不知道徐雅琪師姐有沒有當場跪下來,然後兩眼流淚,叫著:「阿爸阿爸…」,不過她是外省人,我不知道她有沒有跟牠跪下來,喊一隻螃蟹:「爹」。我比較清楚徐雅琪師姐的事情,徐雅琪師姐有一次跟著XX到漁人碼頭,她的肚子突然稍微有點疼,她就跟XX講她肚子疼,她剛好站在一堆螃蟹面前。XX跟她講:「妳就買一隻吧!」她就買了一隻。她就開始講了:「這隻螃蟹就是妳前世的父親。」還有,印尼的蓮祖上師跟魚網的故事,跟一隻魚的故事。另外,還有馬來西亞佳新師姐,從她那裡傳來的是蜘蛛的故事。蜘蛛的故事,螃蟹的故事,鸚鵡的故事,還有甚麼變色龍的故事,蒼蠅的故事,甚麼的故事一大堆。我問瑤池金母:「這些是真實的嗎?」瑤池金母跟我講:「叫她去老虎面前跟老虎講你是誰的轉世。」不要再臭蓋了!全部都是虛構的,現在在這裡勸妳,我正式的勸告妳,好好地離開妳的那些鬼,好好地想辦法將那些鬼弄掉,將它們移開,離那些鬼遠一點。這是第一個跟妳警告的。第二個,妳再放棄現實的一切,好好地找一個地方,修妳的觀世音菩薩相應法,修到相應為止,妳真實相應了,觀世音菩薩真實的現在妳的面前。還有記得,先懺悔,不用向師尊懺悔,妳跟金剛薩埵懺悔就可以了,跟金剛薩埵懺悔妳所講的這些謊話,全部懺悔盡了,妳也真實的懺悔,好好的修妳的觀世音菩薩相應法,修到相應了,妳就能夠解脫,這是唯一的勸告,唯一我跟她的勸告。她說謊成為習慣,說謊成習,這時候要回頭已經很難。但是,如果妳能回頭,真實的懺悔,離開那些鬼,妳自己去修觀世音菩薩相應法,妳真實相應了,妳就能夠得到解脫,這是妳唯一的一條路。今天當師尊的我,真實的勸告妳,妳不聽,我也沒有辦法。但是,我跟妳講,離開鬼,向金剛薩埵真實的懺悔,然後跟觀世音菩薩真實的相應,妳才能跳出那個坑。

我再稍微講一下,黑面金母的種子字是黑色的「吽」字,黑面金母的心咒是:「嗡。金母。哈哈哈。吽呸。」手印跟瑤池金母的手印是一樣的。黑面金母很好觀想,反正整個臉「烏抹抹」(台語「黑黑的」)的就是了;怎麼觀想黑面金母?像歐巴馬就是了,烏抹抹。咒語呢?「嗡。金母。哈哈哈。吽呸。」嗡嘛呢唄咪吽。
文/杏子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8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