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歐洲之旅(18) 終

IMG_2994

石庸城堡與日內瓦湖畔的「鬼影重重」

         下了「黃金列車」,我們直接來到「石庸城堡」(CHILON)。「石庸城堡」是一座建築在海邊大岩石上的歷史古蹟,今天看到的規模,是經過幾個世紀以來的建造和不斷整修。在早期,因為城堡地處天然要塞,控制了歐洲南北通道,所以主要是用來收取來往的「過路費」。在考古學家的挖掘下,「石庸城堡」可以追溯到西元1150年,那時薩瓦家族便已經控制了要塞和沿湖小道。到了西元1536年,瑞士人(更確切地說是伯尼爾人),在征服本地後,便佔領了這座城堡。

 《參訪拜倫筆下的「石庸城堡」》

         我們在城堡裡各個房間穿梭,其中比較奇特的是,主臥室裡的床都很短小,講解員向大家解釋,中世紀的歐洲人,因為天氣寒冷,食肉很多,所以便以「半坐半臥」的方式睡覺,一來容易消化,二來是萬一有任何敵情時,可以隨時起床奮戰,而床旁邊的祕密通道,則是給城主用來逃生的密道。

         另外,我們也參觀了城堡的地下地牢,據說英國的大詩人「拜倫」在1816年,曾因天候險惡,遭逢海難,在城堡裡過了四天,他對地牢裡的囚犯大感同情,回去之後寫了一首名為〈石庸的囚犯〉的詩,而「石庸城堡」也是因為這首詩,才開始聲名大噪。

 《同行團員於處決犯人的地下地牢中 同時拍到「般若光」與「幽靈光」》

         參觀地牢時,我們意外發現身旁緊臨海水處有個出口,據說當時處決犯人的方式,是用鍊子在犯人的腳上綁個大石頭,然後從這個出口推到海裡。奇特的是,同行的師兄姐,在城堡裡除了照到佛菩薩的般若光,同時也照到數張幽靈光。至於地牢,因為是犯人處決的刑場,令我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一直到走出地牢後,大夥都是靜靜地躲在師尊身後。

 《湖畔飯店 精進修持「煙供法」》

         參觀過石庸城堡後,我們若有所思地趕往當晚的下榻處,緊臨日內瓦湖的湖畔飯店,這裡山光水色,風景堪稱一絕,許多富豪都選擇移居到此地養老。用過晚餐,師尊和諸弟子約好晚上十點再出來散步,大夥於是回到房間梳洗、略作休息,在面對著美麗湖水的陽台小憩時,不斷聽到隔壁房同門,精進把握時間修持煙供法持咒的聲音呢!

         晚上十點不到,諸弟子已經抵達大廳,同師尊師母一起散步。沿著湖畔走,涼風徐徐、好不快意,走著走著,大家忽然看到湖畔邊,有一棵大約三層樓高的柳樹,枝葉在暗夜裡隨風搖曳,師尊看了很自然地說:「柳樹與桃樹,性屬陰,鬼物最喜棲息於上。」

         聽師尊這麼一說,大夥不但豎直了耳朵,還趕緊停下來七嘴八舌地討論起這個話題。

         「您們看!真的耶!連樹的形狀都有些像人形呢!」

         「唉唷!您們別嚇人了好不好,這樣晚上我們就要蹲到師尊的房間門口過夜了。」

         看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師尊也應景地說:「有啊!這樹上很多個,這邊一個、那邊一個、這裡還有一個。」

 《日內瓦湖畔的鬼話連篇》

        於是大家紛紛拿起數位相機,對著柳樹卡嚓卡嚓地拍。一拍,果然拍出了一個個白色的光點,師尊看了看說那是幽靈光沒錯!此時蓮花淑儀師姐拍了一張奇怪的相片,在師尊與弟子之間,好像多出一個矇矇矓矓女生的人頭,這下兒,大家又更緊張了!幾位膽小的師姐嚇得有些花容失色,大夥於是加緊腳步,緊緊地挨在師尊身旁,而師母則在旁安慰地說:「其實有空氣的地方就有鬼。(意即無所不在)」師尊也說:「生而為人,死後為鬼,其實都是很自然的道理。」最後,大家請求師尊務必結界下榻的旅館,師尊慈悲地笑了笑說:「好啦!好啦!」

 《隨緣超渡鬼物~「祂們有的是柳樹上的鬼,有的是石庸城堡裡被推入大海處決的犯人…」》

         直到隔天早上,師尊才告訴大家:「昨天晚上散步完,回去準備就寢刷牙的時候,忽然衣服的袖口和褲管處,都像有靜電一樣,把我抓得牢牢的,而且愈抓愈緊、愈抓愈緊,還往上捲。祂們有的是柳樹上的鬼物,有的是石庸城堡裡被推入大海處決的犯人,我修一壇法,幫助他們超渡後,全部託付給瑤池金母,祈請金母做主處理,身體才變鬆的。」

         聽師尊這麼一說,大夥才知道原來昨天城堡裡、柳樹上的「鬼影重重」,果然都是真的!雖然心裡覺得發毛,但想想我們是「陽間人」,而他們是「陰間人」,除了發揮平等心,互相關懷及尊重禮讓外,師尊也常常以「一日不修,一日是鬼」來勉勵弟子們精進修法。只是這特殊的「城堡之旅」與「湖畔漫步」,確實為此次旅程增添了另一番耐人尋味、叫人又驚奇又難忘的特別回憶……

文╱台灣大燈文化提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3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