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鳥求皈依記

 2011年四月的華府登寶堂。旋舞的暖風驚醒了滿園的花草樹木。大殿旁的蓮花池也偷偷伸出了葉尖。不知名的彩鳥,或穿梭飛舞、或停枝歡唱。好個春天!

  五月,夏愈來愈近了。一天,靠近蓮花池的落地窗響起了「篤、篤」的敲擊聲。根據多年的經驗,不看就知道一定又是一個癡情種在「對鏡談情」了。

  p873-16-01這種鳥就是天生的多情種;春天裡總會對著窗,玻璃陽光反映的自己不斷扮演「羅密歐」。牠以最優美的姿態飛起,然後用啄迎向永遠冰冷堅硬的「茱麗葉」。每天幾個小時演著同樣的戲碼,樂此而不疲。有時會令人覺得很煩又好笑,但也很感謝牠們常常警醒我;這就是眾生的癡和世事的幻。

  每當我出去做施食的時候,癡情鳥就會暫時躲起來。一等我離開,馬上又回來繼續演出。

  不過世事總有結束的時候;一般大約三個星期「羅密歐」終於覺得沒趣了,突然就偃旗息鼓。這時我就樂得耳根清淨。

  因此我常告訴同門,窗子上的「篤、篤」聲在春天裡是正常的。不要以為是有靈眾來拜訪。

  可是今年這隻癡情鳥實在有點過分了。在蓮池邊演了三個多星期還不夠,竟跑到大殿另一邊堆東西雨棚下角落裡的落地窗敲起木魚來了。但棚子角落裡光線很暗。窗玻璃上不可能有「茱麗葉」呀?!

  那個落地窗非常靠近去樓下功德殿(地藏殿)的樓梯。每天總有幾次我會在那裡經過。好幾次當我經過窗子的時候,窗子上突然響起了篤篤聲。心中一驚,手上的供盤差點沒翻下樓去!這就好比有壞人或什麼的想進你的屋子,我敲你右邊你不應,我趁你走左邊時敲你經過的窗子,你總躲不了吧?這樣子次數多了,心中不禁起了令我毛骨悚然的怪異念頭;難道牠是想要進來? 但牠進來要做什麼呢?

  還好多年來沒白受蓮生活佛的教化。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哎呀!畜生也有佛性。動物求皈依在佛教史上歷有記載。小鳥你如此苦苦哀求,難道是要求皈依蓮生活佛及三寶?

  那天牠又在蓮池邊敲窗子。我怕驚動牠,便躲在窗子邊凝神對牠唸了多遍四皈依咒。結果令人難以相信的是,牠竟立刻停止了動作。片刻之後,再啄了兩下就沉寂了。我趕快探頭去看,只見牠轉身踅過草坪,沒入了對面的花叢裡。黃色的嘴,玄色的羽,牠給我留下了一個難忘的背影。

  兩天後的一個下午。夕陽啣山。娑婆樹影使蓮池特別顯得安靜美麗。美群師姊去熱帶魚店買了一些店家準備給大魚做食物的小魚來放生。我親手將牠們放進蓮池。看著金色的小魚快樂地遊進了蓮葉下。想起店員說的話:牠們實在太幸運了!是的,小魚們不但從此永離被強族撕咬鯨吞的煉獄,更能優游天年在佛寺的蓮池。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往生摩訶雙蓮池的快樂。立在當地,我不禁悠然神往起來。

  突然,蓮池角落的一幕令我驚叫出聲;在一片蓮葉上的淺水中露出一雙鳥爪,鳥身被另一片像傘蓋一樣的蓮葉一半掩蓋著。就這樣,一隻黃啄玄毛的鳥躺在幕天蓆地的蓮葉之上!

  我趕快叫美群師姊來看。不尋常的景像也讓她震撼得說不出話來。我們用顫抖的手將牠移出來放在地上。這時我不禁又是一聲驚呼:牠不就是那隻剛皈依的小鳥!

  在登寶堂十幾年,從沒有任何動物溺死在池中過,更不用說會飛的鳥類。試想在只有幾公分淺的水中,任何小鳥只要輕輕振翅就能從那片蓮葉上飛起。

  記得動物學家說過:如果鳥獸自覺病了瀕死,牠們會找一個隱蔽的地方將身體藏起來。這就是為什麼不管在山林或平地很少看到鳥獸屍體的緣故。而這隻鳥既不會是溺斃在水中,身上也沒有創傷,為什麼會躺在蓮花池的蓮葉上?聰明的讀者請你們為我解惑。

  我們在蓮池邊挖了一個小坑、用原來的兩片蓮葉替牠包了遺體、為牠唸了往生咒、默默地為牠掩了土。在為牠做超度時,我的意象中牠從塵土中飛起,化為一隻長尾彩羽的鳳鳥,在滿天晚霞的相送下,投赴大白蓮花童子心輪璀燦的光海。

  清涼美麗的夕陽餘輝伴著千鳥歸巢的梵唱,我們為這位一心求皈真佛的行者做了簡單莊重的葬禮。心中昇起了無限的敬佩與不捨。

  「朝聞道,夕死可矣」。對重道之人,道可貴過生命。可惜末法眾生識正法者稀矣!識明師者亦稀矣!為求正法而捨身者益稀矣!真佛宗同門今獲明師又得正法,我們不必學靈鳥之捨身,但可稍捨身外的俗緣努力精進道業,為自己的未來寫下精彩的劇本。願大家共勉!

  後記:附圖是我大略依所見重建的現場。萬分懊悔當時因心慌沒有先拍下真實的狀況。

文/美國華府登寶堂蓮紀法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5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