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回陰陽界 孫女變男娃

李業義家的輪迴轉世故事

文/ 曉曉

  引言:諸行無常 長養福德 

        p857-13-01「海雷興業有限公司」是一家座落於台灣桃園縣觀音鄉,專門生產各種棉布、混紗布、針織布、尼龍布、特多龍布之織造加工及買賣進出口貿易業務的老牌紡織廠,員工五、六十人。幾個月前,該公司更名為「立達興股份有限公司」。不明就裡的人以為這只是平常的舉動,但其實卻隱含著一樁「小孩投錯胎、來回陰陽界」的現代版感人輪迴故事。

  「立達興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是李業義先生,「達興」是他今(2011)年4月8日甫誕生的金孫的名字。李董與太太李楊春苓育有一女兩子,都已成家立業,達興是他們的第六位孫兒。喔!不對,如果加上已往生的小孫女亞璇的話,應該算是第七位了。雖然達興才三個多月,但天庭飽滿、相貌莊嚴,每天李董夫妻寵著他、膩著他,連上班都帶著他,就像當初疼惜亞璇一樣。他笑呵呵地說:「我知道這個孫子會為我們家帶來財富,所以我每天都是抱著財神爺。」然而在這幅天倫樂景象的背後,只要一想起亞璇的意外喪生,他就會忍不住哽咽:「憑良心講,雖然有這個孫子出生,但要釋懷過往的事情真的很難,這是心上一輩子的烙印,既遺憾又難過。」

  李業義祖籍山東,出生台北,從18歲開始幫忙父親經營紡織工廠,並繼承家業至今。他個性開朗、交友廣闊。李氏全家20多年前就皈依「真佛宗」,旅居加拿大多倫多時,一家人也常飛去美國西雅圖參加春秋季法會,還義買過聖尊的龍袍、油畫及數幅畫作。西元兩千年聖尊蓮生活佛隱居後,有一段時間他們心裡感覺很落寞,故常到埔里「中台禪寺」走動。平時他們樂善好施,服膺「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理念,經常贊助寺廟、供養出家眾、救濟貧困,也捐贈布料給佛教團體,有空還會發心做義工。但直爽的李董時不時仍會抱怨:「看看人家『中台禪寺』的嚴謹制度,再反觀我們『真佛宗』的散漫,有時想做個捐贈,都因窗口單位的愛理不理態度,讓我們不得其門而入,實在應該好好檢討。我絕不相信我們『真佛宗』做不出來。」

  李董雖然事業做得大,但他認為家庭幸福比什麼都重要,所以除了大兒子一家在加拿大定居外,女兒和么兒全家都和他住在一起。每天習慣早起的他,會幫家人準備豐盛的早餐,包括八、九種水果,和營養的燕麥粥、五穀粉加蛋等等,晚餐則由太座接手做。一家生活規律、和樂融融,全無不良嗜好。

李家孫女早夭 真佛法事圓滿 

  然而,2010年4月8日上午9:20分左右,一件突如其來的車禍悲劇,卻徹底改變了李家的人生。p857-13-02

  讀者且先看一則「聯合報」當時的新聞,其他如「東森新聞電視台」亦有類似的報導:

  「倒車不慎 阿公輾死2歲孫女

  【聯合報╱記者賈寶楠、葉英豪、曾增勳/2010.04.10桃園縣報導】生產紡織原料的海雷公司董事李業義,前天(8日)駕車載妻子及兩歲的小孫女李亞璇到觀音鄉工廠巡視,倒車時不慎輾斃先下車的孫女,一家陷入愁雲慘霧。

  李業義(59歲,桃園市人)在觀音派出所應訊時極度自責,泣不成聲,幾乎無法言語,李亞璇生父李宜鍊坐在身旁,非常哀戚,仍強打精神一直拍背安慰父親。

  警方表示,李宜鍊在海雷台北總公司擔任業務員,女兒委託李業義夫妻照顧;前天早上李業義帶妻子李楊春苓、孫女李亞璇到工廠巡視,未料發生悲劇。

  警方調查,當時李楊春苓和孫女坐在休旅車後座,因下雨,李業義先在卸貨區臨時停車,下車後把孫女抱下車,帶到車右前方約十公尺的電梯門口,李楊春苓也下車去按電梯鈕,李業義回車上準備倒車把車子開到停車場,兩人都未注意孫女已經跑到車子右後方。

  警方說,從地面到後車窗玻璃下緣約一百卅公分,但女童僅九十公分高,因此李業義未能從後照鏡、後視鏡看到快速跑到車後方的小孫女。

  目擊的工廠總務李玉蘭告訴警方,她看到女童被後退的休旅車撞倒,立刻大喊「啊!趕快停車!」仍無法挽回悲劇。

  李亞璇倒地後被輪胎輾壓,頭骨變形、頸部骨折,口鼻滲血,觀音消防分隊據報派員趕抵時,見李業義抱著已無生命跡象的孫女呆立,講話語無倫次。女童被緊急送醫,但急救無效,檢察官郝中興相驗後表示,李業義倒車壓死孫女,疏失責任已釐清,顧及親情與情理考量,偵訊後請回。」

  p857-13-03可以想像得到,當時的李業義一定是痛不欲生、六神無主。他感慨地說:「我整整哭了兩日,第三天就因為眼睛腫起來而看不到了。」還好事發當時也在現場的李董夫人楊春苓,雖然也是震驚又悲慟,但還是及時撥打電話叫救護車,並吩咐工廠小姐聯絡處理後續事宜。略諳醫理的李董,當下即判定亞璇已往生,於是李楊春苓在跟隨救護車到醫院途中,除了用心持唸蓮花童子心咒,並觀想聖尊放大白光加持小孫女外,還一直向亞璇說:「你要聽奶奶的話,奶奶持師尊心咒,你就跟著師尊的咒音走去摩訶雙蓮池,不要東張西望,要朝有光的地方走。」而在醫院急救期間,她仍繼續持咒不斷……。

  或許冥冥之中,聖尊蓮生活佛都已做了安排。因此,這裡要先穿插介紹一位「真佛宗」的林招治師姐。

  大約是李家慘事發生的前一年,住在中壢的紡織業舊識林招治,正好結束小吃店的生意。有一天,林招治在夢中見到聖尊對她比劃一個方向,於是她看見李董夫妻坐在沙發愁眉苦臉,接著聖尊拿了一幅<心經>指示她將之掛到他們的後面,此時夢就醒了。雖然和李家久未聯絡,但不安的心情還是驅使林招治打了通問候的電話,結果一陣寒暄後,竟促成了一項合作──她成了「海雷興業公司」的織布作業員。

  林招治師姐皈依聖尊二十餘年,每週六都會去「台灣雷藏寺」護持聖尊法會,也常常在「一智同修會」(位於桃園縣龍潭鄉)舉行法會時,發心煮飯供齋,因此與住持釋蓮花樂智金剛上師熟識,也曾引介李業義夫妻參加過法會。

  2010年4月8日早上,林招治正在工廠上班,聽見外勞叫著:「阿嬤、阿嬤(工廠員工對她的暱稱),快來!」當她趕到現場時還不知發生什麼事,只看到李董哭得癱在那裡動彈不得,身上則沾滿豬肉、豬血?連地上都有。但等問明緣由,自己也心痛的差點腿軟倒下,原來她所誤認的「豬肉、豬血」,竟都是亞璇剛流出的腦髓呢!不過她還是以最快速度幫忙聯絡釋蓮花樂智上師,並請其將亞璇出生及往生年月日轉傳給聖尊蓮生活佛加持超度。

  最讓李家人欣慰的,莫過於能將小亞璇的喪事辦得盡善盡美了。在不幸消息傳出後,「中台禪寺」即派出四組師兄姐來助唸八小時;「真佛宗」的釋蓮花樂智上師亦在第一時間幫口含甘露丸的孩子,做了極為難得的「中陰遷識法」,接著應家屬請求,前往出事地點招魂引度。釋蓮花樂智上師是一位具足實修證量的優秀行者,在用大悲咒水灑淨時,現場還攝得不少「般若光」,令與會者嘖嘖稱奇。出殯儀式上,釋蓮花樂智上師主持了首場法會,第二場則由「中台禪寺」的法師接手。當天,李業義所結交的很多各宗派朋友均前往致意,不少佛子均感應到法事的祥和與莊嚴,有一位通靈的「一貫道」師兄且盛讚真佛密法殊勝圓滿,約得90分,再加上中台的補缺,成了一場完美無憾的法事。

  在這場悲劇中,除了李業義夫婦外,最難放下的當然是亞璇的父母李宜鍊和陳立翎了。李楊春苓說:「還好我們的小孩從小就接觸佛法,也很相信真佛宗。」所以出意外時,她就告訴兒子:「要振作,不可以哭,事情發生就要面對處理。」結果孝順堅強的兒媳在事變的隔日,仍舊正常到工廠上班,並沒有因此癱瘓。「不過媳婦還是很難釋懷,直到亞璇出殯的前一日,她夢到女兒穿著往生時穿的衣服,經過大花園,有大房子,景象非常吉祥,她的心裡才舒坦些。」做婆婆的欣慰地述說著。

聖尊示現神蹟 金孫隔年報到 

  p858-13-02現在每週六,李業義夫妻護持完「台灣雷藏寺」的聖尊護摩法會後,一定會趕到苗栗縣三義鄉「真明堂」繼續參加同修,每次他們都覺得法喜充滿。

  「真明堂」的堂主是丁以明師兄,這位草根性強,不善攀緣的弘法人員,卻是一位30年如一日,天天實修的精進行者。當初他也有可以鴻圖大展的事業,但聖尊卻屢次在他禪定中敦促要其結束公司,出來方便度眾。丁堂主以「靈眼問事」著稱(每週一、二在三重,週三在「真明堂」,週五在新竹,須先預約),偶而亦幫人看風水。他謙虛地說:「一切能力都是師尊給我、教我的,沒有師尊,我什麼也不會。我時時刻刻都請師尊住頂,所以做什麼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原先,丁堂主和李業義夫婦並不認識。只是去年3月5日,在桃園「廣喜堂」歡送聖尊暫回西雅圖的餐會上,李楊春苓上台唱了一曲「王昭君」供佛,當時丁以明堂主也在現場,他即有預感:「這位師姐家裡會有事。」但因兩人無交情,又怕被誤為觸霉頭,所以只告訴同桌同門這件事。

  再說李氏一家,雖然盡心送走了小亞璇,但心裡的煎熬、困惑卻是與日俱增。尤其是李業義,每想到這位餵飯、洗澡都要他,每天趴在他肚子睡覺的寧馨兒,從此一別永訣,總是令他老淚縱橫、義憤填膺。何況他也始終搞不懂,出事那天的一瞬間,小孫女到底是怎麼被車壓到的?「因為她躺的地方和受傷的位置,在邏輯上是完全解釋不通的。」李楊春苓也說:「真的不曉得什麼因緣會造成這種事情。當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很難去體會,也不會知道別人的痛;一旦發生才知道痛,而且也非常地無助。」

  但奇妙的很,就在災難過後一個多月,「廣喜堂」的蓮花師兄(陳善忠),熱心地介紹李業義夫人,去了三重丁以明堂主住處問事情的前因後果,而丁堂主一見到對方也楞住了。

  當天,李楊春苓先寫了六個家人的名字,包括他們夫妻、兒、媳和往生孫女及她的姊姊,丁堂主看了一下說,這些名字裡面應該有人已往生了。此時李楊春苓仍不動聲色,丁堂主又指著「亞璇」這名字說,就是這小女孩已往生了,因為看不到她的肉身。而且縱然小女孩逃得過這一劫,也逃不過三歲,因為小女孩是阿闍黎(即密宗的「金剛上師」)轉世的,但他要投男胎,卻投錯成了女胎。接著,丁堂主在禪定中又得到聖尊指示,將會有三件事會發生。第一、這往生的小孩很快會回到李家;第二、再出生的小孩一定是男生;第三、小孩出生一定有胎記,而且胎記在頭部。

  雖然對於上述這番談話,李家人一開始都抱著姑且看看的懷疑態度,但他們還是很誠意地再邀請丁以明堂主到家裡作客。孰料丁堂主一看到李家媳婦立翎就說,妳應該懷孕了。當時對方自己並不曉得,但沒多久果真驗出懷孕了。後來李立翎也說,她常常感覺好像有一個小孩在旁邊,包括辦公室的職員也有這種感覺,有一天晚上,她還很清楚的看到一個小孩在她床頭。不過等真正懷孕後,就再也沒有感覺有小孩在她旁邊了。

  李業義說,我媳婦因為第一胎胎位不正,所以用剖腹生產,第二胎也是剖腹生產,這第三胎,醫生在兩個多月前就跟她講也必需剖腹生產,我於是先翻了黃曆,又去問丁以明堂主,丁堂主說:就是4月8日早上9點到11點之間。但醫生建議說,因為胎盤成熟度已經很夠了,隨時會生,最好有個提前的備胎日期。我趕快又請教了丁堂主。他說:「這你放心,師尊指示小孩要有2800公克左右才會出生。」於是,大家就焦急的等待著。

  聖尊講的果然都沒有錯!2011年4月8日早上五點多,李家媳婦的肚子開始自然陣痛,到了上午10點56分(與亞璇往生同月同日同時刻)終於誕生了一位體重2750公克的男孫達興。全家欣喜若狂之餘,也沒忘記趕緊查看嬰兒身上是否留有胎記,結果在他頭部右側耳根上果真有四個紫紅色的小點和一道痕跡(正是亞璇受傷部位)。除此之外,他們還發現達興和亞璇有幾個相似之處:譬如均有短舌頭現象(亞璇在一歲多時,才由爺爺帶往慈濟醫院修剪,免得日後說話出現障礙)、厚胸、心臟都有雜音;再者,就是兩人的口水都流得很厲害。當初,李業義以為男孫的胎記會永遠留下,所以並未照相留影,孰料這個記號卻在滿月後逐漸消失至看不清,真是頗為遺憾的事。

  另外,李楊春苓也補充說:多一個孫子,我們大家都更忙了,所以我們去挑選了一位外勞來幫忙,沒想到選定了以後才知道,這外勞的名字就叫「阿璇」,和一年前往生的孫女「李亞璇」同名呢。

結語:輪迴實有 生死何懼 

  2011年7月9日下午,在「台灣雷藏寺」的金剛薩埵護摩法會後,李業義夫妻和丁以明堂主站在台上,向所有真佛同門見證了這起動人心弦的「孫兒投錯胎,來回陰陽界」的真實輪迴故事,最後並獲得聖尊的認證。p858-13-03

  「一切都是冥冥中自有安排。」李業義有感而發地說:「失去亞璇孫女是我人生的至慟。但就像師尊教導的,要儘量從貪、瞋、癡裡面去放下,雖然還是很難做到,但能做到20、30分就是很大的進步了。」他還提到:「我從18歲就做工廠、管人事,因為看了太多人,所以對人性的惡劣面非常了解。人性就是貪、瞋、癡,沒辦法,如果能把它降低,在很多地方都可以釋懷,世界也會更和平。尤其像現在,為了錢,兄弟之間可以打架,夫妻間也會殺來殺去。其實,就我個人的看法,錢不用太多,夠用就好。」

  而經過了這件事的啟發,李楊春苓特別讚嘆聖尊的密法不得了。「師尊真的是沒有話講,大家都不用懷疑,對師尊的法要有絕對的信心。」她認為,學佛的人最重要是心量要大,要學會放下,不可以有為何沒有感應的相對回報想法。

  因為每個人在學習佛法時,旁邊的冤親債主也會很緊張,因此有魔考反而能夠加速學習。可歎的是,很多人不了解這個道理,反而認為不學還好,越學越糟糕,其實這都是錯誤的想法。另外,大家也要了解,無求的供養才有大功德,很多人會質疑自己捐出的錢,別人有否用到正途,其實不用管人家,你捐出來是你的慈悲心,功德是你的,別人亂用則是他造孽。像這些正確的觀念,都是佛弟子必須具備的。

  「真明堂」丁以明堂主也勉勵同門,要以平常心來看待各種人生遭逢的痛苦。他常常告訴人:「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通常小孩子會提早走,都是來討債的,等債要完就走了。師尊也曾說過,生、死是大事,有生就有死,人死並不可怕,只是換一個軀體而已,重要的是要怎麼死。如果能修到摩訶雙蓮池去,就不用再輪迴了;除非發菩提心要救度眾生,那師尊下來,我們也要跟著下降,因為護持根本上師是一定要的。丁堂主也強調:「師尊是我們累世的父親,累世父親都不尊重,那你還尊重誰?有師尊就可以搞定一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ourteen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