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檔案導讀(上,下)

蓮慈金剛上師

師尊文集導讀

H-25-01「宗喀巴檔案」導讀(上)

  師尊蓮生活佛在第212冊最新著作《盧勝彥的機密檔案》中,有一篇文章「宗喀巴檔案」,師尊在書中列舉與宗喀巴祖師的相似之處,並就是否是宗喀巴祖師轉世之問,以禪宗機鋒回答,非常奧妙。
  「人問我:盧師尊是宗喀巴祖師再來人否?我答:入門逢彌陀,出門逢觀音。」
  這一句表面上是指入門看到阿彌陀佛,出門碰到觀世音菩薩;其中入門與出門也可以喻為出生與入滅,也即影射在時間上沒有分割,隨時存在。即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時時恆在之意。所以師尊以譬喻的方式回答「過去是彌陀,現在是觀音。」讓讀者自己去領會。
  接下來師尊進一步再回答:「入門逢阿誰?出門逢阿誰?誰是誰?」
  這一句直指禪宗的第一義諦,意思是入門出門碰到阿彌陀佛也好,碰到觀世音菩薩也好,不管碰到誰,祂們是誰?在俗諦來說,譬如我們修蓮花童子上師相應法,下降的就是蓮花童子,表示俗諦是有分別的。而師尊這一句「誰是誰」的提問,正是破除一切相的究竟義。如果你認為有宗喀巴這個人,就會有宗喀巴的相;你認為有師尊蓮生活佛這個人,就有蓮生活佛的相。所以問師尊是否是宗喀巴祖師的再來人,就是著於相之問,故師尊用機鋒回答「誰是誰」破之。
  然而師尊這一句「誰是誰」的回答,機鋒暗藏,可以令人即刻開悟,也可以令人更加糊塗。所以師尊再解釋「釋迦未出世,說法四九年,盧師未出世,管他誰是誰。」眾所周知,釋迦牟尼佛有出世,有說法四十九年,但師尊卻說祂「未」出世,否定和肯定好像是互為矛盾。如果用「體」、「相」和「用」來解釋,就會比較容易明白。宇宙的體,即法性,是無形無相,如果要示現出來,就需要有一個相,才會發生作用。師尊的這一句話的意思是,釋迦牟尼佛的法身不可見,我們所看到、聽到的法,只是祂示現出來的相所產生出來的法,以應權宜度化眾生的功用。所以師尊以法性來回答:「管他誰是誰。」意思是要去掉相的執著,不管師尊是誰,是宗喀巴祖師或不是宗喀巴祖師,都不關你的事。師尊常常說,我寫了二百多本書,我沒有寫書;我說法三、四十年,我沒有說法,也是要破除弟子的法、相的執著,因為法性不可見、不可說。
  師尊寫這篇文章,正是要打破喜歡鑽研學術的有緣佛子的好奇心,以免陷於學術名相的執著。惟有打破這些虛幻的名相,不去管他「誰是誰」,最後才能夠悟入。

H-26-01「宗喀巴檔案」導讀(下)

  師尊蓮生活佛在第212冊新書《盧勝彥的機密檔案》其中「宗喀巴檔案」一文,關於弟子「師尊是否是宗喀巴祖師轉世」之問,師佛說:「我在講解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廣論》時,宗喀巴親自現身虛空中,放百寶光明,其光明柔柔綿綿密密,其光如絲,蜿轉旋轉,實在是太殊勝了。(我絕不妄語)我融入宗喀巴身中。宗喀巴入我身中。直到我把《密宗道次第廣論》講解完畢。我與宗喀巴如此的親密,我也沒有什麼話可以說了。」
  宗喀巴祖師為創立黃教的始祖,制定轉世的制度,注重戒律、實修和學術的研究,黃教在明朝中葉達到鼎盛時期,興旺與聲譽遠遠超過其他教派。而師尊蓮生活佛創建真佛宗,集黃教傳承的精髓於一身,實修方面亦有驗有證,所以密宗很多仁波切認為蓮生活佛是宗喀巴祖師的轉世。
  宗喀巴祖師第一百世代表甘丹赤巴,親自赴西雅圖專訪蓮生活佛贈法王衣袍,並共同登法座主持法會。當時作為《真佛報》社長的我,因身兼採訪之職,非常榮幸地見證了這一盛舉。這樣的特殊因緣,正是冥冥之中的相應,證明師尊與宗喀巴是有很深的關係。
  當年師尊講解《密宗道次第廣論》的法語開示,被灌製成CD廣泛流傳。當時我也有一套,聽後受益良多。其中有一件非常奇妙的經歷,令我記憶猶新。一天早上,我剛剛睜開雙眼,忽然看到播放「密宗道次第廣論」的CD Player上方,現出宗喀巴祖師金光閃閃的法像,身穿金黃色法王袍,頭戴法王帽,與華光雷藏寺壇城供奉的宗喀巴祖師的法像完全一樣。但是我知道,這是師尊與宗喀巴祖師的融合體,因為,我看到的是師尊的臉。
  這是我第一次在白天,而且是睜著眼睛看到宗喀巴祖師顯現,這樣的經歷令我更加的堅信,師尊與宗喀巴祖師是融入的,是不二的。蓮生活佛講解「密宗道次第廣論」,即是宗喀巴祖師的說法開示。所以師尊說:「我也沒有什麼話可以說了。」意思是我與宗喀巴如此的親密,誰是蓮生活佛?誰是宗喀巴祖師?如何分割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3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