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法王盧勝彥2015年1月3日大圓滿法第120講開示

《道矩論》著重五戒十善與戒律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5年1月3日台灣雷藏寺週六「阿彌陀佛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第120講開示>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嗡。阿彌爹娃。些。嗡嘛呢唄咪吽。嗡。虛。虛。索。梭哈。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

    今天做阿彌陀如來的護摩。這一尊是師尊本身的本尊,瑤池金母、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是師尊本身很尊敬的,很敬仰的修行本尊。阿彌陀如來有一個特別的號,就是「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我們念佛,一下子就念了「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一般人念佛,只念六字的佛號,就是「南摩阿彌陀佛」,也有念四個字的,佛教蓮社是念四字的,「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師尊唱)。還有「南摩阿彌陀佛 南摩阿彌陀佛 南摩阿彌陀佛 南摩阿彌陀佛 南摩阿彌陀佛 南摩阿彌陀佛 南摩阿彌陀佛 南摩阿彌陀佛…」(師尊唱),也有這樣的念法。念法有很多種,我們真佛宗所念的是「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跟大家講:「是有的。」在我很早以前學佛的時候,我看了一本書,就是《龍樹淨土文(義)》,裡面有一篇文章,講到一個老太婆,她發願念阿彌陀佛,她就拿一個很大米桶,這老太婆將米裝在米桶裡面,念完一句「阿彌陀佛」,就將米拿出來,發願要將米桶的米全部念完。她從六十幾歲時開始念,念到七十幾,米桶的米還沒念完,還剩下三分之一。當她念到八十幾歲時,可能是念到自己的身體不行了,發覺米桶裡面還有米,她覺得誓願還沒有了,心裡很難過,她就向阿彌陀佛祈禱:「怎麼辦?我發願要將米桶的米全部念完,念了這麼久還是沒有念完?」她問阿彌陀佛她要怎麼辦。當晚阿彌陀佛出現了,在她的夢中指示:「妳就念『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然後將整個米桶翻開,這樣就全部念完了。」結果,真的當她一念完,將米桶裡面全部的米統統倒出來,隔幾天,她就往生佛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由此大家開始引申,寫信來問師尊:「可不可以念『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蓮花童子』?」我只有看到《龍樹淨土文(義)》裡頭寫的是念「阿彌陀佛」可以這樣念。這就是方便的方法。平時,我們還是要照規矩念,等到你緊急的時候,再喊「南摩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有時候念佛是方便!念完阿彌陀佛,還要念觀世音菩薩,還要念大勢至菩薩。對觀世音菩薩就是念「嗡嘛呢唄咪吽」,大勢至菩薩就是念「嗡。虛虛。索。梭哈。」我平時念佛是這樣念的。以前念佛的時候,我學過「南~摩~阿~彌~陀~佛」(師尊唱),念六字佛,你覺得你很閒就這樣念。真的想要念阿彌陀佛念的很深很入心,「南~摩~阿~彌~陀~佛」(師尊唱),這也是六字佛的念法。念佛法門的最後也都是可以往生淨土。我們密教的修行,修「阿彌陀佛本尊法」,一樣的可以很快跟阿彌陀佛相應,到阿彌陀佛的淨土。

p1038-01-06

    西方極樂世界為什麼那麼的出名?而東方藥師琉璃光王佛的琉璃世界,還有北方不空成就佛的世界、南方寶生佛的世界,為什麼不那麼出名?根據印順導師的研究,印度人比較崇尚夕陽,比較崇拜在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的那一種感覺,他們欣賞日落的輝煌跟淒涼,所加起來的那一種感覺。因為這一天就要過了。所以對夕陽始終非常的崇拜。夕陽一定在西方,在印度,佛在西方極樂的意思,主要是他們崇拜夕陽的關係。因此西方極樂世界特別的出名。「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夕陽有一種非常輝煌的光芒,而且有一種淒涼,今天就要結束的那一種感覺。所以西方極樂世界特別的出名。修法上,我們知道阿彌陀佛的手印是定印,念的咒是「嗡。阿彌爹娃。些。」每一次,只要我在西雅圖雷藏寺繞佛,念佛號,阿彌陀佛都有下降。

        剛剛阿彌陀佛下降了,祂接引了印尼瑪朗的四位弟子,一家四口,他們在失事的亞洲航空的飛機上。所以也特別召請他們,接引他們上西方極樂世界。另外我又加了一句,因為既然阿彌陀佛接引了他們四個,不如也將全飛機上的人接引,這才是大慈悲心啊!所以師尊迴向的時候,將真佛宗的四個弟子跟全部罹難的人,一起接引到西方極樂世界淨土,這是修行人的大慈悲心,凡所有見,都得到解脫,只要你看到佛都得到解脫。阿彌陀佛本尊法也是一個大法。

  

 以前有人問諾那上師:「哪一個法最大?」諾那上師講:「阿彌陀佛的法最大。」全世界上的佛教徒,只要是東方的佛教徒,一見面就是說:「阿彌陀佛。」沒有人一見面就念「南摩本師釋迦牟尼佛」,大家都是念「阿彌陀佛」。所以諾那上師講:「阿彌陀佛的法是最大的法」,祂也是師尊的本尊。

       這是置入性的新聞:「祈求師尊加持3月8日大法會,請支持生命藝術教育,生命教育是對於更生人跟中輟生,主要是做慈善公益的,蓮悅上師跟蓮妙上師她們做出『大幻化網』的T恤,一件350塊台幣,鼓勵人人都能穿上這一件T恤參加大法會。」

   (蓮妙上師展開衣服)她說,這一條就是道,是愛、感恩跟包容,是「大幻」的意思,我相信是蓮妙上師畫的,所以她要廣告自己。(蓮妙上師:是為了中輟生跟更生人,要幫助他們。)喔!是公益事業,不是廣告自己。蓮妙上師最近講到她的畫在「中國香港文交所」正式上市,她的畫作叫做「妙蘊天成」,她的畫是上市的,我不知道甚麼叫做上市,是在菜市場賣呢?她是講在「文交所」賣,(蓮妙上師:是文化交易所,不是證券交易所,是藝術的文化交易所,是國家級的,感謝師尊加持。)所以蓮妙上師的畫不簡單,是國家級的!師尊的畫是自己級的,我的畫沒有甚麼級別,任何人都可以買。蓮妙上師的畫必須要到上市的地方才可以買,差別在這裡。

        談一談《密教大圓滿》,現在講到「道矩論與阿底峽尊者」,我念一段,但是這一段比較沒甚麼意義,「有人看見蓮生上師戴黃帽、穿黃衣,覺得非常新奇,認為蓮生上師既然有蓮華生大士的直接傳承,應該屬於紅教(寧瑪巴),就應該戴紅帽、穿紅衣,怎麼是黃衣,黃帽?」

     告訴大家,其實就是變來變去,當然師尊有黃帽,也有黃衣,但是也有紅帽,也有紅衣,也有藍色的帽,也有藍色的衣,也有白色的帽,也有白色的衣,因為師尊本身有四種傳承,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就是白教的傳承,了鳴和尚就是紅教的傳承,吐登達爾吉上師就是黃教的傳承,還有薩迦教的傳承,薩迦證空上師就是薩迦教的傳承,所以有各種顏色,穿各種不同顏色的衣飾。師尊有四個教派的傳承,衣服就是換來換去。其實我們的一切都是變來變去的。講一個笑話,老婆說:「老公,我想去學游泳,因為游泳可以瘦身,可以減肥。」老公說:「妳不要太傻了,妳看鯨魚,24小時都在游泳,牠有瘦過嗎?」游泳應該也會瘦身的,只是鯨魚游泳不會瘦身,不一樣的。剛剛過陽曆年,再來就要過農曆年,農曆年的時候,師母會回來。但是事情是變來變去的。師尊的衣飾,穿的衣服,變來變去的。佛陀時代所穿的衣服,應該接近於泰國現在的出家比丘,是用一塊布纏在自己的身上。到了西藏之後也有改過,就是喇嘛裝;到了中國,也改過,顏色和衣服都改了;到了日本,也改了;到了台灣,在我們真佛宗,也改了。我們的有兩個袖子,藏人他們穿的喇嘛裝飾露出一個肩膀的,我們所穿的就不太一樣。有些西藏的仁波切跟喇嘛來的時候,看到我們穿這樣,他們也試著穿這樣,他們說好方便,不用每天在那邊綁來綁去。他們的裙子是用綁的,我們是用鬆緊帶的。他們的裡面有裡裝,外面有套起來的裝,他們是露肩膀的,經常要將禪衣,披過來披過去。為什麼要披過來披過去?因為鬆了就要拉緊,時時警惕自己的莊嚴相。不像我們,穿上了就是這個樣,怎麼走都不會走樣,永遠的莊嚴相。是有意義的。跟台灣現在的顯教比丘所穿的禪衣又不一樣,因為顯教比丘所穿的禪衣有環釦,必須要釦起來,然後用夾子夾住,我們這樣就是會變,比較輕鬆一點,披上禪衣、戒衣之後,不用再去注意。但是像泰國,或是東南亞,或是像西藏,他們還是依照傳統,比較傳統性的穿法。但是到了日本,日本的出家人所穿的衣服更是五顏六色,穿起來像武士道的精神,很好看。日本武士的衣服翹肩膀的,直直的,平肩,黑色的喇嘛裙,黑色的上衣,還有滾白邊,另外還有穿武士道的那種出來,蠻有精神的。你說,我們的衣服要不要改?這是隨時可以變來變去的,真的。所以剛念的那一段沒甚麼,都是變來變去的。

   

     「這個懷疑是很有道理的,因此在本短文中,就得述說源流。西藏在未成立佛教之前,有一種教,名笨波教(黑教),祖師名賢繞彌波,向來以咒術顯奇,殺生害命,在西藏徒眾甚多。法力大的,可將仇人變成動物,有降雹術、變魅術、飛空術等等,種種幻術,為非作歹。」

     那是黑教的時代,在西藏還沒有信仰佛教以前,本來就有一個教叫做笨波教,也就是黑教,也是原始的,講「萬物有靈論」的薩滿教,其實各地都有,不只是西藏,他們相信萬物有靈,看到山就拜山,看到石頭拜石頭,看到水拜水,看到樹拜樹,甚麼都是有靈,全部都拜的。裡面也有法師,以前西藏的土司都是信仰笨波教。後來,蓮華生大士進入西藏,慢慢地將黑教併入密教,有融合的現象,也有拆散的現象,也有互相對抗的時候,就是有這樣的現象在裡面。

       「蓮華生大士入西藏,便降伏了黑教,調伏他們成為眷屬,所以在蓮華生大士的祈請頌中有『破滅色祟笨波教』之句。我曾經說過,蓮華生大士就是第一個破除『黑教』的人,而我是第二個破除『黑教』的人,這是『上下古今同』。」

    我以前寫過一本書,叫做《黑教黑法》,是很早的時候寫的。一般的原始宗教,當然跟佛教差別很大,佛教最主要的是要叫醒眾生全部覺悟,這是佛教本身的宗旨,教眾生全部統統覺悟成佛。但是一般的原始宗教薩滿教,只是作為人間祈福之用。佛教教你觀察世間,了解世間,了解你自己,了解人生,了解佛教究竟的法門,讓大家全部醒悟過來,這是佛教的宗旨,離開這個就不是佛教。離開了這個,只是做甚麼?有病醫病,有厄改厄,甚至拿宗教害人,都有的,黑教本身是這樣的。所以

       「蓮華生大士的調伏眾魔,破滅黑教,約在『公元七四七年』,在蓮華生大士的時代,西藏並無教派的分別,佛教大興,印度有很多出家人,不斷的進入西藏,西藏王也派『屯彌三布吒』到印度去留學,依印度文改造成藏文。」

    西藏文是由印度文變成的,跟中國的語文是不一樣的,西藏文是從印度文改造過來的。「西藏的舊教(寧瑪巴)與新教(格婁巴),是在「公元九七一」年才分的,九七一年以前的稱前弘法期,九七一年以後是後弘法期。」佛教有分期,有前弘期,有後弘期。

       「舊教時期,由於宏揚的佛法甚多,一般人無法消化,而紅教喇嘛也漸漸的弊病甚多,流於形式妖妄的甚眾,此時西藏王聘請印度大德『阿底峽尊者』進入西藏,根據西藏的傳說,『阿底峽尊者是蓮華生大士的化身』。」

    他們的傳說是這樣的,但是不是正確,就很難講了,因為是傳說嘛!像是我們講《三國誌》,表示是有歷史根據的,《三國演義》是沒有歷史根據的,屬於小說型的,傳說型的。有些是比較接近於史實,有些是脫離歷史的真相,不一樣的。

       「而蓮華生大士在西藏的時候,曾說:『我去後。西藏佛法會變得混淆,當時若有現比丘身,以五戒十善,皈依三寶,發菩提心來示教於人者,即是我的化身。』」

    其實黃教的祖師宗喀巴也是這樣的,《道矩論》是阿底峽尊者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是宗喀巴寫的,也是根據阿底峽尊者的《道矩論》(《道炬論》、《菩提道燈論》)分解,重新敘述。所以「甘丹派(噶當派)」,當時阿底峽尊者創一個派,是甘丹派(噶當派),格魯派是宗喀巴創立的,其實也是甘丹派(噶當派)的轉化。

    講一個笑話,兒子問爸爸:「聽說古代,一直到結婚的時候才能看清楚新娘長的是甚麼樣子,是真的嗎?」爸爸回答:「一定是真的,不過,現代的新娘,要等結婚以後才會漸漸地露出真面目。」會變的,結婚以前跟結婚以後都是會變的。公司裡面,有一個王總跟劉主任,他們兩個都結婚了。這兩個男人常在一起交流結婚以後的心得跟體驗。王總講:「我老婆可能到了更年期,特別健忘,經常提著菜刀還滿屋子找菜刀,有時候,我還真受不了她。」提著菜刀找菜刀,這是我們常有的事。有些人是已經拿著筆而在找他的筆。劉主任講:「你的處境比我好多了,我老婆也是經常提著菜刀滿屋子在找我。」這是有分別的。事實上,佛教在西藏,有很多時期的分別,最早成立政權的,應該是花教,那時候有蒙古的國師,叫八思巴。所以最早成立政權的應該是薩迦教。後來白教也成立政權,叫做帕木竹巴。到了宗喀巴的時候,又改變了,黃教成立政權,這也都是變來變去,一直變化來變化去;整個西藏也是變來變去,幾個教派,花教、白教、黃教都成立過政權。

 p1038-10-02      「阿底峽尊者進入西藏,果然用五戒十善及勸人發菩提心來教化於人,因此藏人公認『阿底峽尊者』是蓮華生大士的化身再來。阿底峽尊者當然是一位已得證的大上師,其實祂博通顯密二教之論,『大圓滿法』及一切佛法均知,阿底峽尊者知道西藏紅教欠缺的就是戒律,而且紅教喇嘛喜好享樂,縱情聲色,」都有變質,這都是不對的,「於是,阿底峽的教導,著重於五戒十善,著重於戒律,祂將這方面的思想,寫了一本『道矩論』,把一切顯密佛法分為『三士道』,這是阿底峽尊者對西藏佛教的貢獻,在當時的佛教人士,均敬重祂。」

    祂是大成就者,當祂在印度的時候,就已經是大成就者。祂在印度學了法以後,又到印尼拜金洲大師為師父,就是在占碑的地方。祂從印度到斯里蘭卡,由斯里蘭卡到印尼的金洲見金洲大師,得到金洲大師教化很多的法,包括綠度母、所有的菩提心,還有包括很多的教法,後來,祂從印尼回到印度,成為大成就者以後,再被聘請進入西藏,「祂建立『甘丹寺』於西藏,後人也稱為『甘丹派』。」其實那時候「甘丹」有個發音,因為有時候我們發音不太準,叫做「噶當派」,這個音好像比較準一點。

       「據我所知,『甘丹派』是『紅教』的改革派,是阿底峽尊者所領導的,而後來的黃教(格婁巴)重視比丘戒和顯教三乘的道理,是黃教創始人『宗喀巴大師』參研了阿底峽尊者所著的《道矩論》,寫成《菩提道次第廣略二論》,說明『三士道』的修學方法。所以『宗喀巴大師』的黃教,其實是甘丹派阿底峽尊者的沿襲。」

    我講的這個就是源流,黃教怎麼變成「噶當派」,又怎麼變成「格婁派」,也是變來變去的。

    有一個小學生跟著爸爸去喝喜酒,看到新娘和新郎進場,他就問他爸爸:「為什麼結婚都要挑好日子?」爸爸講:「因為結婚以後,就沒好日子過了。」這是會變的,事實上是這樣的,真的,人跟人在一起的時候是新鮮的,經過比較長的時間以後,慢慢就變了;就像我們穿衣服一樣,剛穿的時候是新衣服,後來就變成舊衣服,以後就將它掛起來,永遠沒有穿了。所以一切都是在變化之中,衣服也是在變化之中。

    師尊以前常常戴五佛冠,現在戴尖形的帽,是為什麼?沒有為什麼,是跟所有的上師有所分別,其實是一樣的。只是有時候變來變去,這帽子戴久了,就換一個帽子。穿這個衣服穿久了,就換一個衣服。穿同一雙鞋子穿久了,就換一雙,都是換來換去。人也是變來變去,都是一樣的。所謂的變,中國有一部書,叫做《易經》,你探討「易」,「易」的本身就是變,那本經典應該叫做「變經」──變化的經典,其實《易經》就是「變經」,用幾個公式,天、地、雷、風、澤、水,火、山,這幾個東西產生所有的化學作用後變化,然後產生天地萬物,整個《易經》《八卦》都是這樣來的,也可以當成算命,也可以修行,《易經》本身也是修行的經典。有的人也用易經爻卦,這就比較入了俗事,勝義跟俗事不太一樣。講一個笑話,有一個患者對醫生講:「你有甚麼妙藥可以治好我的夢遊症?」醫生:「這裡有一個裝有特殊物品的盒子,可以治好你的病。你每天上床以後,把盒子裡的東西撒到床的周圍。」夢遊症的患者問:「盒子裡是什麼東西?」醫生:「圖釘。」變啊!變則通,這也是一種變。有一個婦人問一個大師:「大師啊!為什麼我老公不愛我?」大師:「你先把這塊蛋糕吃了。」婦人就吃那塊蛋糕,大師問:「好吃嗎?」婦人講:「好吃,我還想吃。你為什麼給我蛋糕吃呢?我懂了,因為我貪心吃,永遠不知道滿足吧。」大師說:「你這個原因也是對的,因為妳實在是太胖了!」其實這笑話並不怎麼好笑。p1038-05-03

        「現代人把二者混淆,也有人稱黃教為甘丹流,有人說甘丹流是黃教,其實甘丹派是甘丹寺而得名,比宗喀巴大師的黃教更早。再談到服飾方面,有人以為紅教服飾是紅,白教服飾是白,黃教服飾是黃,這是傳言上的錯誤,因為西藏密宗無論何教何派,沒有地位的都穿紫紅色,有地位的才穿黃色。帽子的分別,祇有黃教的人才戴黃帽,其他三派全是紅帽。(另,噶瑪巴戴的法王帽子又是黑色的)」其實分好多種,我寫的時候,沒註明得很清楚,每一種衣服都是不一樣的,都是變來變去的,帽子也一樣是變來變去的。我講的「變」字,是佛教裡面最主要,最重要的一個法印,也就是諸行無常,這是一個法印,這法印就是「變」字。

     因為你看世間的所有東西都在變,沒有一樣東西不變,既然所有東西都在變,你就不能固執在一樣東西,教你放下執著,這才是佛教真正的真諦。佛教的真諦就是在這裡,你要放下所有的執著。你說:「我太太以前怎麼樣,現在的太太怎麼樣…」,不一樣?為什麼不一樣?因為是變,那是正常的。以前你的先生是怎麼樣,現在的先生是怎麼樣,為什麼有變?因為變是正常的。所以你將它看成正常,依這樣的正常來做的話,比較會放下執著。不要老是想他/她以前是怎麼樣,所以變化是永遠存在的,人都是會變的,每一個人都是會變的,所有的物質統統都是在變化之中,沒有所謂的永恆跟永遠存在的東西,要記住這一點。今天我說法,最主要的就是要說沒有一樣東西是永遠,永恆存在的,連愛情都不是,包括所有的人都不是。你現在信仰真佛宗,隔不久你聽到聖歌很好聽,你就去唱聖歌了,變成了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這都是有可能的,都會變化的。甚至於你認為穆斯林(回教)很好,你就去信仰回教,這也有可能,甚至你從這宗派換到另一個宗派,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你不能說:「這個人到別的宗教,這個人不好…」,或者又是怎麼樣,不要這樣想。因為一切都是在變化之中。所以有上師不當上師了,本來是度眾生,結果被女生度了,那個時候,你也不要罵這個上師。不可以。為什麼?因為你要知道這是變。上師不當上師,然後去跟一個女的結婚了,還俗了,你也不能罵他,因為這就是變。因為他的心變了,身體也變了,任何地方都變了。我們不能執著任何一件東西。因為你不執著就沒有痛苦。如果你執著了就一定會有痛苦。你太愛一個人,當他/她離開你,你一定痛苦;你太愛你的子女,子女離開你,你一定痛苦;你太執著某一樣東西,這東西就會帶來你的煩惱跟痛苦。所以學佛的人要懂得變的道理,知道佛教的諸行無常,有了變化,你以自然法則觀察它,觀察明了,你就會心平氣和。沒有甚麼,都會變的。嗡嘛呢唄咪吽。

文/賀蘭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8 − fou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