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選擇原諒車禍肇事者的真佛弟子的心靈歷程

文/蓮花一蕾

那天,當我怔怔地躺在床上發愣,真的有種很恍惚的感覺,就在我像沒事的人一樣躺在床上的前一個多小時裡,我已經經歷了被車撞、去醫院檢查、被送回家、吃飯、睡覺等等。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也是被車撞過的人了。

   ambulance-car 一個星期天的中午,我下課回家,像往常一樣悠悠然地過馬路,我還在想爸爸媽媽在等我回家吃飯,不知道今天吃的是什麼菜。我過馬路一向很小心,一直等到綠燈才會走,我確定左邊、右邊都沒有車,於是在人行道上大咧咧的過馬路。只是,這一次在我剛邁出兩步的時候,從側面竟然急速衝過來了一輛吉普車,距離近到我剛看見它的那一瞬間,在我連本能都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那輛車已經將我撞得飛起來,一直到落地,我的腦袋裡一片空白,簡直就———懵掉了。
     那輛車是怎麼突然出現的?怎麼撞上我的?我是怎麼飛起來的?我從多高的地方落下?怎麼落地的?都完全不知道。可是,被撞成這樣,我當時真的──沒感覺到疼也沒感覺到怕,那一瞬間完全完全的空白,沒有任何思考能力。過了好多秒後,我才開始有知覺。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從地上爬起來的,但是我知道我沒事。阿彌陀佛!我被那車撞飛了有一米多,但是我身上的衣服沒有一點破,連一丁點擦破皮都沒有,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我知道,撞上來與落下去的那一瞬間,師尊蓮生活佛盧勝彥都在幫我阻擋和接住我,所以我才能這樣幸運。
    這一次親身經歷的無常,那麼突然的發生,那麼決絕,那麼無情,沒有商量,沒有預告,如果沒有師佛的護佑,我真的不敢想像。
    心中只有感恩,感恩遇見盧師尊,感恩遇見佛法,感恩師尊、佛菩薩的護佑。如果沒有學習因果,遭受這樣的事情,我一定會埋怨,怎麼會這樣的倒楣呢?還會被車撞?但是現在知道,為什麼那樣小心確認了還能被撞?那是因為,我就是該受這一撞。但是已經是很好了,已經重業輕報了。阿彌陀佛!感恩!感恩!201311221742098481_600w
    曾經看過一個故事,一個人在黑夜裡划船,另一艘船不知道從哪裡突然撞上來,那人很生氣地說:「你不長眼睛啊!」但當他突然發現那只是一艘空船的時候,憤怒就突然止息了。我被那個人撞到,那個人一開始態度還算好,因為怕我報警,就主動承認全責帶我去醫院檢查,但是第三天就要急著讓我確認沒事去結案,一副「不是帶你去醫院檢查了嗎?醫生不是說你沒事嗎?那你還不趕快讓我去結案」的樣子。是他的失誤對我造成了傷害,但是在他身上,不用說誠意,一點對我應該有的歉意也看不到。真的想起來就會有怨氣,腦子裡也開始思想鬥爭,左邊的小人說:「哎呀!人沒事就好了,算了算了吧!」右邊的小人就會開始說:「態度那麼差還這麼便宜他,簡直就像被侵略了,還要割地賠款啊!」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就跟朋友說,說著說著就發現真的很難平憤,越想越氣,直到丹丹提醒我:「平靜平靜呀!你現在有怨氣。」我才發現,是的,我真的有怨氣。如果我只是自己摔倒,我會這樣生氣嗎?如果我只是自己不小心撞到哪裡,我會這樣有怨氣嗎?我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態度面對,才算合理,但是我這樣的有怨氣,那一定是因為我沒有智慧。
    不禁開始反思,這個人其實並沒有對我造成什麼大到不可彌補、不可挽回的傷害。只因在這個人身上看不到一絲歉意,所以我有怨氣,也不想讓他很順利的就結案。那麼我的冤親債主們是不是更是這樣的心情呢?我對我的冤親債主們一定造成過很大很大的傷害吧?我有非常非常誠意到讓祂們覺得我真的對祂們很抱歉嗎?我有想過為祂們做更多去彌補嗎?還是我也和那個人一樣,有種「不是給你們報名法會了嗎,不是唸經迴向了嗎?不是給你們化金紙了嗎?為什麼你們還不肯和我化解呢?」是不是這樣呢?
    我突然開始感覺,我真的該感謝這個撞了我的人,讓我終於瞭解到我的冤親債主們的心情了,對我的冤親債主們開始更多真心的歉意。對於祂們來說,難道我不算肇事者?我到底有多少歉意,我到底又為人家做了多少事情來彌補?我有什麼資格去抱怨和不耐煩?
    想起師尊的開示,師尊做了那麼多年的超度,才把祖先和與祖先有關係的親屬們超度完。我不精進,我不努力,有什麼資格談修行?我不精進,我不努力,難道不是在對我的冤親債主們開空頭支票?憑什麼怪人家讓你不舒服?我不精進,我不努力,怎對得起師尊、佛菩薩的護佑?
    努力,努力;精進,精進。絕不可只是嘴上說說。
    感恩盧師尊,感恩佛菩薩。希望大家都平安,一起努力,一起精進。嗡。咕嚕。蓮生。悉地。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8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