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華生大士簡介

蓮華生大士偉大來歷及修法口訣

    「蓮華生大士」即「蓮師」,又稱「海生金剛」,是西印度達拉郭嘯海,五色蓮花化生的「蓮花童子」;是「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釋迦牟尼佛」,身口意三密的金剛應化身。

        昔日,「蓮華生大士」應西藏王「赤松德真」之請,由印度入藏弘法,曾降伏苯教所有神,將之轉變成密教的護法,並將「金剛乘」(密教)傳播至全世界,成為藏密的第一代祖師。

   「蓮華生大士」在藏地弘法五十年,建立了「桑耶寺」(任運寺),並受到藏密四大教派所尊崇,藏人尊稱為「古魯仁波切」,是最偉大尊貴的祖師。西藏密宗至今仍然宏揚,正是「蓮師」肇其初基,也是「蓮師」的大加持。

如果與「蓮華生大士」相應,可以作為「上師」、「本尊」、「護法」。

   「蓮華生大士」是蓮生活佛 盧勝彥的「尊傳」根本上師。「蓮師」曾於蓮生活佛的定中賜戴紅冠,賜號「紅冠金剛寶冕密行尊者」。

   「蓮師」亦曾於蓮生活佛的定中,帶蓮生活佛至一金墓穴,教授《寧瑪派》最高無上的大法,即「大圓滿法」。所以,蓮生活佛 盧勝彥是真正得到「蓮華生大士」的真傳。

   「蓮華生大士」給予 蓮生活佛 盧勝彥的二大灌頂:

一、將蓮生活佛 盧勝彥變成明點,由蓮師的口吞了進去,再由蓮師的密輪釋放出來。

(旨意是,蓮師是我,我是蓮師,無二無別,我即是蓮師的明點化生。)

二、蓮師由全身的毛細孔放出光,這些光一一進入蓮生活佛 盧勝彥全身的毛細孔之中。

(旨意是,蓮師的一切修行成就法,一一放光,變化灌頂在我的身上,我獲得了蓮華生大士的全部灌頂)

    「蓮華生大士」曾言:「我無來去,唯信我者,即現其前而為說法。」

   「敬師、重法、實修」就是蓮華生大士離開娑婆世界時留下的六個字。

    「蓮華生大士」有大祕密的金剛法在身上,有金剛性,所以能制伏諸外道,能摧滅妖魔,一切鬼神均聽令於蓮華生大士。最大的祕密是「金剛性伏魔」,蓮華生大士是有誅法的金剛。

   若有妖邪為祟,祇要修蓮華生大士法,以蓮華生大士金剛印放出紅光觸之,妖邪即退散奔走,不敢再為害善良。

   「蓮華生大士」的本尊法祕密,可以除病,長壽,衣食具足,得大福報,可消除一切的諸災九難,一切的橫禍不發生,家運大吉祥,可謂求子得子,求財得財。

   「蓮華生大士」本已成等正覺,證五智佛。度生方便,皆悉具足。能滿眾願,普利有情;其五佛母正是「移喜磋嘉」、「曼達拉娃」、「噶那斯地」、「夏加

迭瓦」、「扎西淺真」。

   「蓮華生大士」融通顯密,不使兩歧,凡顯經密軌中究竟法義,無上悉地。皆深得到釋迦如來的師承囗訣,真正血脈。所有金剛身語意三業,法報應三身,成證祕訣,及息增懷誅,度生方便,皆悉圓滿。

 

蓮華生大士的相應

 

   蓮華生大士,是西印度達拉郭嘯海,五色蓮花化生的蓮花童子。是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釋迦牟尼佛,身口意三密的金剛應化身。師事阿難尊者,受釋迦牟尼佛預囑傳付之法。阿難尊者為他說戒時,持地佛母來獻袈裟,十方諸佛現身加持。

  蓮華生大士,修得八種外密,八種內密,根本成就無量壽如來無上悉地,證五佛智,與阿達爾嘛如來,無有分別。在印度,尼泊爾傳法時,也歷事諸師,精通天文地理五明之學,得三約嘎,在尼泊爾的古塔婆修禪定,大士是應西藏王赤松德真的聘請,由印度入西藏弘法,也就是西藏密宗的第一代祖師。西藏密宗至今仍然宏揚,正是蓮華生大士肇其初基,也是大士的加持。

  一九八二年的六月十六日,佛菩薩示我,速至美國西雅圖勤修密法,於是我匆促成行,在美國西雅圖靈仙閣修定,在農曆的七月十日,「巴德馬薩巴瓦」正是蓮華生大士的化生紀念日,蓮華生竟然降臨我修密法的密壇。放射圓圓光亮的層層金光,蓮華生大士就坐在光圈層層的中央,頂上是孔雀翎,戴紅冠,右手握金剛杵,左手持天靈蓋,蓋上置長壽瓶,左手再夾一支三叉杖,也即是「卡藏卡」,身披紅袍錦衣,端坐月輪之上,蓮華生大士周身放金色光華,頂有日月輪,相貌圓滿如佛,我在禪定中見蓮華生大士,身有紅黃白色,實在不可思議。

  我在禪定中再看,原來在人頭蓋及寶瓶(長壽瓶)之左右,又有如意樹,頭上的紅冠是蓮花冠,身上有袍服,也有法衣,更有披風。蓮華生大士的頂上日月輪中再仔細看,原來是一尊尊傳承上師的金光化身。此時,我在定中,足足觀看甚久,在定中對之頂禮,一遍又一遍。

  蓮華生大士原來是要傳我密法而來的,這因緣是多世以前就註定了的,蓮華生大士為了傳我密法,竟顯現在我密壇,這是為了「真佛宗」一大因緣的降法壇了。於是我在修定中,自也有本續總傳承之上師無數。

  蓮華生大士以慈顏相向,心中現出四字明咒,正是「喳。吽。泵。呵」,放出五色光明照我,我自無始以來,一切身口意變得清淨。蓮華生大士教示我,澄心之法、住心之法、攝心之法,並賜圓滿密行大灌頂,受釋迦牟尼佛,付法傳法,成就「紅冠聖冕金剛上師蓮生密行尊者」。

  按蓮華生大士的開示,五方佛的成佛,亦即化五煩惱而成就之意也。例如東方阿?如來,就是轉三毒的瞋心而成大圓鏡智光明。南方寶生如來是轉慢心為平等智光明,西方阿彌陀如來是轉貪心為妙觀察智光明。北方成就如來是轉妒心為成所作智光明。中央毘盧遮那如來是轉癡心為法界體性智光明,這就是五智光明法。蓮華生大士證五智流,原來是「大圓鏡智」、「平等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法界體性智」。而我曾受法王灌頂,原來是五智流的交加灌頂。

  又蓮華生大士語我,所謂佛,就是覺者。所謂眾生,就是未覺者。其中的關鍵全在悟與未悟,修與未修,正與未正。蓮華生大士要我在書中特別提示這方面的「智慧度化」,同時強調「實修的重要」。每個人的心皆本佛性,本來具足,畢竟無異,實修了,一定可得上乘禪味,這是至極的觀念。

  蓮華生大士傳授了我一切的紅教的密法。

  我問大士:「大士身在何處?」

  「十方眾生皆是我身。」

  「我不明白?」

  「十方眾生一切業障苦惱,均我代受,豈不是十方眾生皆是我身。」

  平等,平等,無人我之相者,蓮華生大士也。今天我擔當了如來家業,蓮華生大士同我相應,蓮華生大士住我心中,我發了大菩提心願,我不度眾生,誰來度眾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2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