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8月11日美國彩虹雷藏寺「大圓滿九次第法」第十八講

澈卻三解脫

無自性無相無願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8月11日美國彩虹雷藏寺伽藍尊者護摩大法會開示「大圓滿九次第法」第十八講

我們先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護摩主尊「伽藍尊者」、敬禮壇城三寶。

   今天,我們做的是伽藍天的護摩,伽藍的意思就是廟,也就是這個廟是由祂守護的。當初智者大師在禪定的時候,看到關公領著五百陰兵陰將到處遊歷到處走,好像在沙場上作戰一樣,於是智者大師祈請祂來當寺廟的廟主,在寺廟裡面當護法。所以伽藍尊者等於是寺廟的尊者,寺廟裡面的神祇。其實,祂就是關聖帝君。在整個中國講起來,佛有兩個很大的護法,一位是韋陀尊者,一位就是伽藍尊者。既然伽藍尊者是護法,師尊為什麼穿紅色?因為關聖帝君出生的時候,就像紅孩兒一樣,整個臉是紅的,全身都是紅的,這是關聖帝君的特徵,赤色的紅,不是高血壓,是紅臉關公。小時候,我們常常講:「紅關公,白劉備,黑張飛,走去避」(台語),就是台灣人吃的一種麵包(麵龜),裡面包黑色的芝麻或者是黑色的東西,上面塗成紅色的,代表著喜慶,我們稱這個為「紅關公」,旁邊的麵粉是白色的,就是「白劉備」,「黑張飛」就是黑的芝麻。關公、劉備、張飛三個是桃園三結義的主角。因為關公全身是紅的,所以師尊穿紅的。伽藍天的手印也是金剛合掌手印,種子字也是「吽」字,心咒是:「嗡。伽藍。悉地。吽」也就是稱呼祂為廟的守護神。

     這一尊,也是中國人最尊敬的武聖,中國人都很尊敬祂的。在西藏有一個廟,也叫作「關帝廟」,但是這關帝廟的主神不是關公,而是他們自己尊敬的另一個神。所以,你們到西藏遊歷,你們會看到一個關帝廟,不過關帝廟裡面的主神不是我們的關雲長。今天關雲長有來,關平也來,還有祂的副將周倉將軍也來,還有祂以前帶領的陰兵陰將都到了。所以,今天在彩虹雷藏寺有很多的鬼神在裡面,尤其是我們樓上的房間,一進去,這邊幾個,那邊幾個,我在刷牙的時候,後邊幾個,前面幾個,儲藏室幾個,我的房間全部都客滿。連平常比較沒有感應的師母,她也感應到了裡面都是人,都是無形的,全部都住在裡面。因為,祂們也是在貴賓名單當中的,佛青的房間爆滿,佛奇的房間也爆滿,客房也爆滿,我們的主臥室的房間也爆滿,全部爆滿,儲藏室也爆滿,一大堆的,都在那裡跟我們相處,聲音很多的。平時,我對這些沒甚麼顧忌,祂們來,就讓祂們在那個地方存在著,我也沒有趕祂們,祂們也不會侵犯我。師母剛剛要下樓的時候,跟我講一句話:「恐怕是要來找你的吧!」我說:「找我做甚麼?」「找你去當女婿。」我跟師母講了一句:「其實這些無形的找我當女婿,我也是很樂意的。」為什麼?因為有這個身體,很麻煩,你要餵身體吃飯,不只是吃,還要拉,對不對?而且腦筋還會胡思亂想,全身的東西都是很汙穢的。

          人有這個身體,反而是拖累;如果沒有這個身體,神行到哪裡都可,想做甚麼都可以,而且無形無相。

     老子有一句話:「物之患也」,也就是患在有肉身的身體。今天,如果能夠將肉體丟掉而成為神,成為天,成為菩薩,成為佛,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情。

         我們的這個肉體太糟糕了,所以,我想上帝的智慧也不是很高,造了這樣的肉體出來,雖然機械好像蠻好的,但是時常要修理。像是有時候眼睛紅了,就要看眼科,鼻子不行了,要看耳鼻喉科,喉嚨經常會咳嗽,又感冒,經常catch a cold,細菌進來了,你就完了,一下子身體又怎麼樣了,又哪裡不對了,骨質疏鬆,骨頭也不弄堅固一點。

       人的身體看起來蠻微妙的,其實也是亂七八糟的。如果沒有這個身體就非常好,一個行者也就不受輪迴約束,自己能夠自由自在,不是很好嗎?我自己感覺到,如果沒有這個身體,就非常愉悅,如果能夠這樣沒有身體的遊戲人間,不知有多好!有這個身體反而不好,這是我個人的認為。修持伽藍天,要記得,一定要金剛合掌。剛剛伽藍尊者下降的時候,我差一點變成乩童,因為祂喜歡表演,喜歡show給大家看。我說:「不行,如果跳到火爐裡面去怎麼辦?」我就一直壓制,祂有好幾次下來,抓住自己的鬍子,這樣一抓(師尊示範),青龍刀這樣一插,很威武,整個人好像就要站起來的那一種姿勢。祂的力量蠻大的。伽藍尊者就是關聖帝君。

    有一次我到行天宮去拜拜,行天宮就是恩主公廟,那裡有很多穿藍色衣服的義工(效勞生)幫人家收驚,或者是消災解厄。我去的那一天,是想看看這關聖帝君到底有多厲害有多靈,心存著這種的念頭,我到台北以後,就將自己頭上的光關掉,按一下頭,光就收在裡面,外面看不到。然後,我就進到行天宮裡面,我想我要到大殿看看關聖帝君祂到底長的怎麼樣,有甚麼了不起,我就進去了。進去一看,我就合掌,我跟關聖帝君講:「關聖帝君,你是武聖,行天宮天天香火不斷」,行天宮人潮洶湧,在台北是很有名氣的廟,收入也很多,我們台灣雷藏寺平時沒有甚麼人,哪裡像行天宮香火旺盛,這是甚麼原因?我抱著一個很嫉妒的心去,到底關聖帝君有多靈?我就問祂:「祢知道我是誰嗎?Do you know me?」因為我將光都弄掉,像一個凡夫一樣,我也拿香拜一拜,看到很多人在那邊幫人家收驚、除煞。然後,我原是從這個門進去,我就從那個門出來,我走了一段路。沒想到,一個小關公出來,祂跟在我後面,居然拿著關聖帝君的那支刀,祂要砍我,因為我講:「Do you know me?(祢知道我是誰嗎?)」所以,祂要來砍我。當祂要砍我的時候,我就往前一跳,我因為年紀大,跳得不是很遠,我的後腳跟被祂刮了一下。哇!我一下子就變跛腳了,真的,小關聖帝君那麼厲害,居然將我的腳砍了一下,我就跛腳了。那一天,我的腳差不多跛了十幾分鐘。跟我一起去的不知道記不記得?我想:「我的腳居然變成跛了?慘了。」我就用手摸一下頭,頭自然就有光顯現出來,這時候大關公來了,就將小關公抓住:「祢不要亂砍人家,人家是蓮花童子,是度眾生來的,祂是一個聖者。」祂就是跟小關公這樣講。行天宮裡面就是有主尊大關公,還有很多的小關公在。小關公以為我是一般的凡夫,就砍了我一下,結果,我的腳真的跛了。跛到我們去吃一家叫作甚麼「茶聚」的餐館,好像是賣茶兼簡餐的餐館。去到那裡的時候,大關公趕到,按摩我被割傷的腳,按了幾下,腳自然就好了。這是我在行天宮恩主公廟的一次遭遇。那時候,在旁邊的是誰?盧輝{鳳皇},師母的妹妹在旁邊,她問我:「你的腳怎麼樣?」「我的腳跛了。」「為什麼會這樣?」其實,我不敢講我的腳被小關公砍了,我說:「扭到筋。」其實,大關公來摸一下,自然就好了,我跟關公有一次這樣的見面。

    另外,還有周倉。周倉的廟在哪裡?在野柳。野柳那裡有一個女王頭,在那個旁邊有一個廟,就是周倉的廟。我從那邊經過的時候,周倉也出來,祂帶著祂所有的部將出來迎接我,我跟周倉之間有過這樣的聚會機緣。跟關平就沒有了,我沒見過關平。

    不過,今天呢?關雲長、周倉、關平都來了,還有很多的將軍,祂們都在我們的彩虹雷藏寺裡面。晚上的時候,祂們自然會走,不會吵你們,放心好了。

    在中國,有很多人拜關聖帝君,可以向祂求得到很多福分,祂可以息災,也可以解厄,還可以鎮煞,有很多的功能在。你們如果要修持伽藍天本尊法,應該是很快就會相應的。祂帶領著十八伽藍神,十八伽藍神就是美音、梵音、天鼓、歎妙(巧妙)、歎美、廣妙、雷音、師子(音)、妙歎(妙美)、梵響、人音、佛奴、頌德(歎德)、廣目、妙眼、徹聽、徹視、遍視(遍觀)。其中,有一個雷音,像是雷藏寺,如果雷藏寺建成的時候都會打雷,因為是雷藏寺的關係。今天,我們修關聖帝君,一樣的,會下雨,也會有打雷。大家不用害怕,是關聖帝君本身所率領的十八伽藍神,當中一位叫作「雷音」,祂會響雷。

    今天再繼續講昨天講的「澈卻」。先告訴大家,今天早上有人射箭:「在上禮拜的韋陀天護摩法會時,師尊開示問:如何證明煩惱是虛幻的?世間的一切都是假相,如同泡沫一樣,甚麼都抓不住,一切煩惱都是自心生起。」這「世間的一切都是假相,如同泡沫一樣,甚麼都抓不住」,這幾句話是對的,後面是錯誤的。「一切煩惱都是自心生起,所以是虛幻的,要解決煩惱的最佳辦法,就是將所有的事都拋於九霄雲外,不去理會,自然就過去了。只要一心向佛,跟著師尊的腳步,腳踏實地的唸佛實修,像師尊說的:過一天,快樂一天。做個快樂的修行人。」這後面都是錯誤的,前面幾句是對的。「世間的一切都是假相,如同泡沫一樣,甚麼都抓不住,」到這裡為止都是對的,底下全部是錯誤的。這是射箭。跟大家講射箭的事情。「澈卻」是立斷,立斷煩惱,將煩惱跟妄念全部統統斷掉。昨天晚上,我跟大家講「三解脫」,第一個就是「無自性」,沒有自性。射箭上所講的「假相」是對的,房子是假相,但是它有自性,它的自性就是可以住人;汽車是假相,但是汽車可以開,可以行走,你可以從山莊開車回到西雅圖雷藏寺,你走路就走不到,汽車本身有它的自性,它能夠行,而且走得很快。汽車、火車、飛機都有它的自性。飛機的自性就是它能夠在空中飛,輪船的自性就是它能夠在海上走。每一個人也都有他/她的自性,不過,全部是組合的,沒有經過組合,分開來的話,全部沒有自性。大家稍微想一想,如果你將房子拆掉,可以住的自性就沒有了,還沒有組合成為房子以前,沒有自性的。木頭、燈、棉、塑膠、油漆,另外所有的裝飾,還有傢具,要組合一起,人才可以住,你將房子分解,就沒有自性了。所以佛在《金剛經》裡面講「一合相」,世界上全部的東西都是一合相,分解開來就甚麼都沒有了。人也是一合相,是地、水、火、風、空組合起來的,有一天,分開來了,地歸地,氣歸氣,風歸風,火歸火,水歸水,甚麼都沒有了。人在哪裡?人就沒有了。一切按照佛所說的,全部是一合相。像這個鼓,舉這個手鼓為例,這是用木頭造的,這是皮,這是木頭,搖起來就有它的自性。它的自性就是能敲出聲音,沒有這個,就不能敲出聲音,沒有皮也不能敲出聲音,沒有木頭也不能做成一個手鼓。它是「一合相」,是皮、木頭、墜子,變成一個手鼓的。任何東西都是一合相,分開來就完全沒有自性,這就是「三解脫」的「無自性」。你只要依在「無自性」上面,你就能夠解脫。

    講一個笑話吧!一個自命為「中國通」的教授向他的學生講授中文時講:「中國人將物品稱為東西。」東西就是item。「例如桌子、椅子、電視機等等,但是,如果是有生命的動物,就不稱為東西,例如蟲、鳥、獸、人等等。所以,你跟他自然不是東西。我自然也不是東西。」這跟我剛剛所講的「無自性」,將甚麼東西都稱為東西,金剛鈴也是東西,指著金剛鈴說:「將那個東西拿來。」其實金剛鈴不用稱呼金剛鈴,稱它東西也可以。「將那個東西拿來」,你指著手鼓,這樣也可以。所謂東西,包含的非常的廣。但是,東西代表著有它的自性存在,每一樣東西都有自性存在。像是花,花的本身來講,在你的家裡,將那盆花拿來佈置起來,家裡就會覺得非常有生氣而且美觀,很漂亮,有顏色,增添了色彩,這就是花的自性。所以,很多東西,這個外國人講的很對,非常對。有時候,我們在講一個人的時候,「你算是甚麼東西?」「我算是甚麼東西?」也是講東西。問題是這樣,為什麼不講南北?「你是甚麼南北?」「我是甚麼南北?」怪就怪在習慣上面,中國就是將這些當成東西了,每一樣東西都是東西。每一樣東西都是有自性的,但是分解掉後,東跟西就變成「你是甚麼東東?」、「你是甚麼西西?」現在講「東東」,還有人懂。所以,有記者到北極去採訪企鵝,「你每天做甚麼事?」第一隻企鵝就講:「吃飯、睡覺、打東東。」問第二隻企鵝:「你每天是做甚麼的?」「我也是吃飯、睡覺、打東東。」一直問下去,問到最後一隻,記者問:「你每天做甚麼事?」「吃飯、睡覺。」「欸?大家都打東東,你為什麼不講打東東呢?」「我就是東東啊!」東東也是笑話,西西也是笑話。每一樣東西都是沒有自性的,分解開來甚麼都沒有。

    另外,你依存著「無相」來做,也能夠解脫;你修到「無相」也能夠解脫。為什麼修到「無相」會解脫?世界上的東西全部都是有相,沒有一項是沒有相,世俗的東西全部都是「有相」。講一個笑話,有一個妙齡女子來應徵秘書,兩分鐘以後,她就被錄取了。其他的女同事都忿忿不平,其中有一個女的,就很不服氣地問她:「喂!老闆到底是問妳甚麼?妳這麼快就被錄取?」「老闆問我:有甚麼特殊的疾病?我說:有。老闆問我:妳是甚麼疾病?我就講:不孕症。」因為有不孕症,老闆就很喜歡她,也就錄取她。不孕症有甚麼好處?因為不會生東東,甚麼都不生。不生有甚麼好處?不生就沒有麻煩,生了就有麻煩。問題就在這裡,「無相」,不生就是「無相」。你要好好學會這個「無相」,「無相」就「無生」,「有生」絕對「有相」。再講房子好了,房子有沒有相?有,護摩寶殿有護摩寶殿的相,彩虹雷藏寺有彩虹雷藏寺的相,每一樣東西都有相。師尊講,「我在月球上建了一個月宮寶殿。」「有沒有相啊?照相給我們看啊?」無相,沒有相,眼睛一閉,就蓋起一個月宮寶殿。月球沒有嫦娥,也沒有兔子,也沒有吳剛伐桂。

        大家就以為月球絕對沒有嫦娥,沒有吳剛,沒有兔子,錯的!月球本身是「有相」,「有相」的上面是「無相」,在那裡有月宮寶殿、有廣月如來住在月宮寶殿,有觀世音菩薩在月宮寶殿,因為祂們「無相」。如果「無相」祂就解脫了,也就可以在那裡蓋一個月宮寶殿。

    讓你們稍微想一想「無相」,很難解釋「無相」。我們有時候用無雲晴空,虛空中沒有雲,就是「無相」,用這個來象徵。其實,連無雲晴空都不要,就是「三解脫」。「澈卻」能夠「無自性」、「無相」就非常不得了,就已經快接近開悟了。

    我們談一談一個笑話吧!剛到美國的時候,幾個中國同學請我,到一家中餐館為我洗塵接風。小林看到鄰桌有幾個白人在用筷子,就說:「喔!現在會用筷子的老外越來越多。」小林接著講:「這些老外不但會用筷子,還會點菜,他們再也不是只會叫雜碎、春捲了。」小張正要開口,鄰桌有一個吃飽喝足的老外,慢條斯理地走到我們桌前來,用他極標準的京片子說:「請你們搞清楚,在這裡,你們才是老外。」京片子就是北京人講的北京話。對啊!我們來到美國,我們講白人是老外。你搞清楚沒有,你自己才是老外啊!這已經講得夠清楚了。甚麼叫作「無相」?你老是以為白人才是老外?你自己跑到白人的地方,你就是老外嘛!所以,那個白人聽了就來糾正:「你們才是老外,我們是本地人,你們是外來的。」不要看相,不要看我們自己的相。我們是黃種人,他們是白種人,另外,還有紅種人,還有黑種人,不能看這個相的。只要你著了相,你就沒有辦法解脫,如果你沒有了相,你自然就解脫。沒有了相,為什麼會解脫?因為無分別心。沒有分別心,你一旦到了「無相」的境界,你就很超然,沒有分別心。甚麼是好人,甚麼是壞人,寫在臉上嗎?沒有。有的很醜陋的,但是心地很好;很美麗的,心地不一定好。所以,這是很難講的。「你們這些臭男人,全部被漂亮的女生騙了。」「漂亮的女生很會騙人的。」真的,越漂亮的女生越會騙人。我要講的是不要看相,不要看外相,內心的相非常的重要,那是無形的相。真正好的相,是你自己本身所顯現的光明的相,那是最好的。而不是在外貌。告訴你喔!韓國出來的很多很多的美女,你以為好美,都是美女,美少女,哇!一大堆,全部都是整過的,骨頭削過,臉皮都是剝過的,眼睛統統都是切過的,甚麼都是種過的,睫毛是種過的,鼻子都是刮掉再補一個的,嘴巴本來是這樣大的,變成這麼小的。

     「阿」就是很大,「出」就是很小。她們全部所有的,包括頭髮、身材,甚麼抽脂,本來是水桶的,抽脂之後變成S型,哪一樣是真的?全部都是假的。所以,我們臭男人都被騙了。因此,不能看外相啊!要看他的「無相」,內心是不是有光,這才是真實的。你有慧眼,就能夠看出他的內心。要不然,你看整型美容,整型前是這樣,整型後是這樣。哪裡一樣?有一團觀光客到了韓國,到了首爾,他們不是去觀光,是脫光光。脫光光做甚麼?讓整型外科整型。結果,都整好了,這一團觀光客要回國的時候,居然統統沒有辦法過海關,因為,沒有一個像的。「你不像,你以前是單眼皮的,現在變雙眼皮。」「你以前沒有睫毛,現在睫毛變那麼長,眼睛變得那麼大?」「嘴怎麼變這樣小?」「你的臉形以前是寬的,怎麼變成鵝蛋臉的?」一團人全部不准過海關,回去拿整形證明,整型前整型後對比,才讓他們回國,因為全部變了。現在還有變指紋、變掌紋的,說是可以改變命運,他將你的掌紋做成新的掌紋,說是能改變命運,甚麼都不準了。所以,「無相」最準,心中的光明顯現,內在的光顯現,才是真正的「無相」,這是真實的東西。「有相」的東西全部是虛假的,現在是連整個人都變得虛假。將來,有一天,師尊突發奇想,變成真正的童子出來。拿一張童子相到韓國去,出來以後就變成一個童子出來。變成幾歲啊?No,No,No,不要變童子,變十七歲就好,未成年少年。我出來就變成未成年少年。欸?聽說身高也可以增高的,只要接上那個東西,也可以增高,十七歲,未成年,高高帥帥的!任何東西都是假的,都是假相,真正的東西是「無相」,「無相」才是解脫。如果用所有的相,《金剛經》裡面講:「一切有相,皆是虛妄。」所以,我們修成「無相」,就是解脫。

     「澈卻」最後講的是「無願」。這太深了,跟大家講「無願」。因為我們大家都發了願,發菩薩戒的願,發要度眾生的願,生生世世度眾生,我們都發了願。其實發這個願,最終也是「無願」。你們自己稍微想一想,為什麼「無願」是得到解脫?「有願」為什麼是得不到解脫?我們剛開始修行的時候,一定要有願才能夠修行,修到最後就會變成「無願」。「無願」就可以得到解脫,這必須要很仔細地想,這是矛盾的,一個是「有願」,我們發菩提心是「有願」的,度眾生是「有願」的,救人是「有願」的,做慈善是「有願」的,布施金錢是「有願」的,法布施是「有願」的,弘法是「有願」的,而為甚麼到最後是「無願」?而且到「無願」的時候,將「願」放下,才能得到解脫。這是「澈卻」,「澈卻」有三個相,「無自性」、「無相」、「無願」,這三種都能得到解脫。將這三個加起來,幾乎都快要開悟了。

     有一個笑話,有一個很喜歡吃的洋人,從中國帶了幾個麻糰(麻糬)回到美國,碰到人便講:「這中國麻糰非常稀奇,它沒有洞,豆沙是怎麼放進去的?再說,你們看,這芝麻一顆一顆的貼,需要多少時間?」有一位美國朋友訪問了中國以後,對翻譯講:「你們中國太奇妙了,尤其是文字方面,譬如,中國隊大勝美國隊,就講中國隊勝利了。還有,中國隊大敗美國隊,又是中國隊勝利,勝利都是屬於你們的。」這是中國文字的妙用,不管是講勝,講敗,都有話可以講。另一個笑話,在動物法院,獅子當法官,牠在審判三隻鴨子。獅子法官問第一隻鴨子:「你叫甚麼名字?」鴨子講:「我叫花花。」獅子法官就問:「你為什麼被帶到這裡來?」花花講:「我在游泳池裡打水泡玩。」獅子法官講:「這沒甚麼錯啊!」就讓牠走了。獅子法官再問第二隻鴨子:「你叫甚麼名字?」鴨子講:「我叫毛毛。」「你為什麼被帶到這裡來?」「我在游泳池裡也是打水泡玩。」獅子法官一想,也是讓牠走了。獅子法官再問第三隻鴨子,這隻鴨子是鼻青臉腫的:「你叫甚麼名字?」鴨子講:「我叫水泡。」這是一個笑話,是一個「有相」的笑話,水泡本來是「無相」的,因為「無相」,所以沒甚麼罪。水泡是從水裡面所攪起來的泡泡,手打水泡,其實是「無相」的,它又會變成水,有甚麼罪?沒想到,「有相」的水泡,是真的有叫作「水泡」的這隻鴨子。

     今天談「無願」,要跟大家講這個笑話,有一個哲學系的老師在期中考只考了一個申論題:「甚麼是勇氣?」當大家拚了命在寫的時候,有一個同學交卷了,他沒寫甚麼,只寫了五個字:「這個就是勇氣」就交了。這學生是有點哲學思想的。到了期末考的時候,老師依然只考了一題:「這就是題目,請作答。」大家統統不會寫,不過那位同學還是很快就交卷了,他怎麼寫呢?「這就是答案,請給分。」他有哲學思想,老師對這個學生,覺得氣不過,便叫那個同學來:「我有兩道題目問你,你若答出第一題,就可以不必答第二題。」同學說:「好。」老師問:「你的頭髮有幾根?」同學回答:「一億兩千萬三千六百零一根。」老師一下子愣住:「你怎麼知道?」同學回答:「這題目我不用回答。」師尊講這個笑話是甚麼意思?這笑話就是「無願」,如果你了解「無願」,你就可以這樣回答,這是哲學問題。「無願」是一種哲學問題,「無相」,就是跟「有相」的問題,「無自性」,是任何甚麼東西分開了就沒有自性,這是「三解脫」的「澈卻」,「三解脫」的法門。嗡嘛呢唄咪吽。

文/賀蘭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7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