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師尊講授大圓滿九次第法第11講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7月20日西雅圖雷藏寺蓮華生大士本尊法同修「大圓滿九次第法」第十一講開示

 

摩訶瑜伽 自己就是本尊

妻子是佛母 子女是佛菩薩眷屬

  向了鳴和尚敬禮、向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向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向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敬禮同修本尊「咕嚕仁波切 。嗡。別炸。唄瑪。吽。」敬禮壇城三寶。

  今天我們是同修蓮華生大士的法。在雷藏寺大飯店時,蓮萊上師問:「我們唸蓮華生大士的咒:『嗡阿吽。別炸。古魯。貝媽。悉地。吽。些。』有些人在問:『是不是可以像師尊那樣唸短的──嗡。別炸。唄瑪。吽。』?」按照密教的說法,長咒、短咒、心咒都是同樣的功德,如果你自己的時間長,你就唸長咒,如果你的時間短,你就唸短咒。但是不要學偷懶,甚麼都是短的,一下子就結束了。有一些咒是很簡單的,像天界二十天的咒,短咒只有一個字,就是「吽」。唸一個「吽」,就等於唸二十個天,還有一個字是統統包了,就是「部隆」。有時候唸忿怒咒,只唸一個字「呸」,也就統統都包了。這好像對某人不太欣賞的時候,吐一口痰「呸」,那也是忿怒咒,就是拒絕掉、斷掉,停止。咒語是這樣的,有時候我們唸長咒,「嗡阿吽。別炸。古魯。貝媽。悉地。吽。些。嗡。依喜措嘉。曼達拉娃。梭哈。」這樣唸也是好的。為甚麼?因為你將蓮華生大士最喜歡的兩個明妃的名字都唸了,蓮華生大士會更高興,那是祂在祂的生命當中,非常輝煌、精彩的一頁,你都唸出來了,祂當然會非常的歡喜。所以,有時候唸長咒,或者是唸短咒都是一樣的功德。「嗡。別炸。唄瑪。吽。」也就是蓮華生大士心咒的短咒。其實跟一般的咒:「嗡阿吽。別炸。古魯。貝媽。悉地。吽。些。」差不了多少,是可以的。如果你唸百字明咒,覺得百字明咒要唸一百字太長,你也可以唸短咒:「嗡。別炸。薩埵。阿。吽呸。」金剛薩埵百字明有一百個字,你唸金剛薩埵的咒,「嗡。別炸。薩埵。阿。吽呸。」「嗡。別炸。薩埵。阿。吽呸。」「嗡。別炸。薩埵。阿。吽呸。」就等於唸百字明三遍,你時間長,有時間的話,就多唸長咒,時間短就唸短咒,我認為是這樣,功德是一樣的。

p962-05-01

蓮生法王盧勝彥

  今天我們講「大圓滿法」,蓮萊上師又問了很多問題,他說師尊講金剛薩埵所講的「事部」、「行部」、「瑜伽部」,所謂的「事部」就是將本尊當成主人,我們是佣人,然後在侍奉祂,這就是「事部」;所謂的「行部」,就是再接近一點,就是變成你自己的朋友,也就是本尊是你的朋友,跟自己一樣的,「對生」出來,就在虛空中的對面、正面,這就是「行部」。

      「瑜伽部」,就是融入,本尊進到自己裡面,自己進到本尊裡面,這樣與本尊融合為一,有了相應的現象,這就是「瑜伽部」。

  上一回,我是這樣講的。蓮萊上師又說:「如果在修法上,又有甚麼分別?」這講起來就很長,這是蓮萊上師問的。其實所謂的「事部」,都是完全按照規矩來。我們的「事部」,我就解釋了,「要祈求本尊灌頂,必須要先做曼陀羅」,也就是壇城。在藏地,用很多彩色的沙做沙曼陀羅,很莊嚴的,而且還要彈線,彈出內圓外方,裡面是圓的,外面是方的,做一個本尊宮殿的曼陀羅,像堡壘一樣,像宮殿一樣有四門,用線彈出來,然後再用特別的沙製造,做出完全的曼陀羅,有很多的喇嘛一起做出曼陀羅來。做好以後,還要誦經,請本尊下來。我做一個比喻,假如是「事部」,要請般若佛母製作,你就要唸《大般若經》,《大般若經》很長,有很多「部」,要唸七天七夜,這是最基本的;不然,就要唸四十九天的《大般若經》,唸完《大般若經》之後,再用莊嚴的儀式召請,還要用多瑪(食子供品)供養祂,做召請的方法,讓本尊降在曼陀羅上面。做個灌頂就要這樣,就要唸七天七夜的經,又做沙曼陀羅,做個沙曼陀羅也要好幾天,要灌個頂,就得費時半個月、一個月的時間,那《大般若經》就是「事部」。到了「行部」就簡單了,因為《大般若經》本身的結晶,就是《金剛經》,一切的般若結合起來成《金剛經》,《金剛經》就屬於「行部」,在「行部」的時候,你唸《金剛經》唸七部,一個晚上就唸完了。一個晚上唸完七部經很簡單,隔天就可以灌頂。而且壇城佈置不需那麼複雜,只要般若佛母坐在中央,然後其他般若佛母的眷屬圍在旁邊,不用沙曼陀羅,這樣叫作「行部」,唸經也短。壇城呢?甚至在中間用一個土代表般若佛母,旁邊幾圜砂土代表祂的眷屬,這樣也算是一個壇城,那就是「行部」的法,唸《金剛經》就可以了。至於「瑜伽部」,你自己的身體就是壇城,因為你已經跟般若佛母合一,只要般若佛母下降,融入你的身體裡面,這就是「瑜伽部」了,祂馬上就可以為你灌頂。等一下,師尊要為幾個人灌頂,剛剛諸尊從虛空中下降進到師尊的中脈裡面,排成一排,有時候,甚至有幾百尊都下降到我的身體裡面。

  以前在高雄的桃源社區有三座橋,是用師尊的名字取的,叫作「蓮生一號橋」、「蓮生二號橋」、「蓮生三號橋」,就是原住民跟外界通路的橋。橋落成的時候,當我在幫橋做剪綵開光的時候,當場還有祭祀,有準備很多的供品祈求諸尊降臨。祈求的時候,桃源地區四方很多的山神、土地神都來,降到我的中脈裡面,全部降到我的身體裡面。那一天降下來的時候,我特別再召請,也是搖鼓、搖鈴。剛剛搖鈴、搖鼓的時候就有五尊下降,從中脈裡面下來,你們有注意看的話,祂們下來的時候,稍微有感覺,我自己本身就有感覺。祂們進入中脈,融入根本上師的身中,就會知道諸尊一起降下來,這就是「瑜伽部」。那時候來做灌頂的話都可以了,因為我的身體就是諸尊的壇城。(眾鼓掌)那麼,唸甚麼呢?唸咒就可以了。唸甚麼咒?你可以唸般若佛母的心咒:「嗡。嘎地。嘎地。把惹嘎地。把惹桑嘎地。菩提梭哈。」「嗡。嘎地。嘎地。把惹嘎地。把惹桑嘎地。菩提梭哈。」「嗡。嘎地。嘎地。把惹嘎地。把惹桑嘎地。菩提梭哈。」你就唸這個咒,般若佛母就會降到你的身上,你就可以做般若佛母的灌頂,這就是「瑜伽部」。這樣講大家就比較清楚了。甚麼叫作「事部」,是比較繁複的,「行部」,差不多是中間的,最簡單的就是「瑜伽部」,因為,身體就是壇城,你根本不用做壇城,因為行者身體就是壇城,都可降下來的。「事部」,做壇城的,像是沙曼陀羅;「行部」,只要做簡單的壇城,主尊也可以降下來;「瑜伽部」,自己身體就是壇城,主尊可以跟你互相合一、融入,這樣就可以做灌頂。所以,等一下做灌頂的時候,要皈依的可以做皈依灌頂,不然你們將紙拿著,師尊馬上召請,灌頂你要灌頂的那一尊。其實,也不用召請,因為祂就在我身上。有些人今天有報名要做灌頂的。不過,我先告訴你一件事情,像是金剛神,有些是不能灌的,那是必須修法以後才能夠灌頂的。最好是現在修哪一尊修完了,就做那一尊的灌頂,那是最好了,是比較方便的方法。

  你不能隨便寫一個字,寫一個本尊就要灌頂,有跟師尊講過要做甚麼灌頂的,等一下一起出來灌頂。不過,要做灌頂的,一定要供養「多瑪」,這是很重要。甚麼叫作「多瑪」?藏語叫作「食子」,可以吃的東西,是你要將這個東西供養要灌頂的本尊的。不能亂來啊!在那邊你要灌頂的那一尊,屬於祂的多瑪,別尊來是不能吃的。因為你要灌頂的那一尊,你的多瑪是特別要給這一尊的,那樣才可以。你們今天如果沒有買多瑪的,就不能隨便出來灌頂,那是不可以的。灌頂一定要有供品,有沒有酒,有沒有肉,有嗎?誰買了酒?有兩個買了酒,剛剛我所看見的是對的。另外,誰買了肉?你也買肉了,ok,剛剛我看到酒也看到肉。一般來講,我要做灌頂,我會將多瑪觀想像雲一樣,虛空之中佈滿所有的雲,這樣才可以做灌頂。以後要做灌頂,要先跟師尊講你要灌甚麼頂,如果我有時間,我就在密苑幫你灌頂,最好是同修的時候幫你做灌頂,也是很好。同修的時候做灌頂,因為有諸尊下降。今天雖然是蓮華生大士本尊在這裡,但是還有其他尊進入師尊的身體裡面,所以可以幫大家做灌頂。

  密教所講的法都是很祕密的,很secret的,做法也是祕密的。以前,像清朝,只能在宮廷之內才有密法,也才能修密法,一般的家庭是沒有修密法的。現在是因為密法普傳,越來越公開,才將很多祕密講出來。這裡有一個祕密的笑話。有一個男的向他的女朋友開玩笑,他是突發奇想的,他傳了一個簡訊給他的女朋友:「嗨!美女,晚上有空嗎?」他女朋又不知道是誰傳的,就問:「你是…?」他是開玩笑的講:「我是你的恩客。」女朋友就講:「我不做這一行已經很久了。」她男朋友一看,完了!這就是一個祕密。其實很多人都有祕密的。我以前也講過另一個祕密的笑話。小明有一天知道了父親的祕密,他就跟父親講:「爸爸,我知道你的祕密。」他的爸爸很緊張:「我給你一百塊,你不要講出去。」小明說:「喔!好。」他拿了一百塊,就沒有講。他突然覺得講這個很有用,他跟他媽媽也這樣講:「媽媽,我知道妳的祕密。」媽媽很緊張:「我給你五百塊,你千萬不能講出去。」小明想:「只要跟大人講『祕密』,就都很好用,都會給我錢。」那天郵差來了,小明就對郵差講:「郵差,我知道你的祕密。」郵差流下眼淚:「你今天終於知道我是你爸爸。」祕密是不可以講的。密法本身也是一種祕密,本來是不可以講的,現在變成可以講。在國家的法律上,對於人家的隱私也不可以講,你不能將人家的隱私公布出來,或者將人家的情書公布出來。師尊為甚麼不寫情書的原因,就是在我小學的時候,寫了一封情書給我的女朋友,沒想到在第二天,她竟然在公布欄貼出來。我想:「每個同學都擠在布告欄看甚麼啊?」我跑去看,喔!我臉色發青差點暈倒,居然將我的情書貼在布告欄!那時候我心中想:「從今而後,不再寫情書。」我發誓不再寫情書,要實際行動。以後,我真的沒有再寫情書了,我誰都沒有給情書,一個字都沒有。所以,今天還能夠安穩地坐在這個法座上。如果有寫情書的話,我就慘了,人家給我情書,我絕對不回的。我告訴你喔!不要以為你寫情書給我,我就會回你情書,不會!不過,你寫情書給我,我會記住,會幫你收藏得好好的,「這是誰的情書」「這是哪一位的情書」,我會收藏得很好。但是,我不會回情書給你。因為,我如果回情書給你,你公布在網路上,全世界馬上都知道。所以,師尊不隨便寫東西,這也是祕密嘛!密教本身是一個祕密,今天能夠聽到祕密的法,是非常難得的。我們再進一步地講「大圓滿九次第法」的「摩訶瑜伽」,就是「大瑜伽」,這比「瑜伽部」更進一步了。

     「摩訶瑜伽」最主要的就是已經將自己看成本尊了,像是你自己的家都變成了宮殿,你住的就是你的宮殿。大瑜伽就是這樣,你旁邊的人,像是你的妻子,就是你的佛母;你的小孩,男的變成佛的眷屬,女的變成菩薩的眷屬。

蓮生法王盧勝彥

蓮生法王盧勝彥

  一樣的,在你的家庭裡面,所有的人,你的好朋友也算是眷屬。在大瑜伽的境界裡面,將一切的山河大地都變成了淨土,你自己就等於像是一個本尊;更進一步,你就是本尊了。大瑜伽就是「你自己就是本尊」,不只是相應而已,因為你已經化為本尊了,你的妻子就是佛母,你的second wife第二個妻子,就是你的妃子;你所有的兒女,都是你佛菩薩的眷屬;等於佛菩薩一樣,你的朋友也是,所有的人全部都變成佛菩薩一樣;所有的房子,都變成宮殿;所有的山河大地,全部變成淨土,跟佛國沒有分別。你就是本尊,一切都變成佛國而沒有分別的這一種生活,就是大瑜伽的一種方便的生活,大瑜伽──「摩訶瑜伽」,就是這個意思。這是一種方便法,在大瑜伽裡面,方便法是很多的。在淨土裡,你享受了所謂的快樂跟所有的光明,然後再將這些當成空性,這是大瑜伽的修行,「摩訶瑜伽」的意思。

  另外,再進一步,像這種修行也是不簡單,那是完全沒分別的。這裡有一個笑話,這個人也是完全沒有分別。有一個男子走進酒吧,那個男子叫吧檯:「來兩杯酒。」酒保就問:「先生,你為甚麼要兩杯呢?」男子講:「一杯是我自己的,另一杯是我女朋友的。因為,我的女朋友得到重病,住進醫院,所以我替她喝一杯。」第二天,他又走進這個酒吧,他跟櫃台講:「來一杯酒。」酒保就很關切地問:「你的女朋友往生了嗎?不然,為甚麼你只喝一杯酒?」男子很生氣,他就講:「胡說!」酒保又問:「那麼,你今天為甚麼只點一杯呢?」男子講:「因為我今天戒酒了。只喝女朋友那一杯。」能夠幫女朋友喝酒的,也算是大瑜伽。大瑜伽是這樣,大瑜伽是綜合性的,山河大地、房子、你自己,全部都是你的本尊變化出來的;你的身口意全部都是本尊;你的身體怎麼動,擺一個姿勢,都是手印,嘴巴講甚麼話,都是咒語,你的意念,都是佛菩薩的意念。以這樣修行,身口意的變化,也就是佛菩薩種種的變化。山河大地、房子、土地等等,全部都是佛菩薩的變化,包括你自己、所有的眷屬,全部都是。你的一舉一動,都是本尊;嘴巴講的、唸的都是咒語,耳朵聽的,都是天樂,不要有所分別;住在娑婆世界,等於在佛國淨土一樣,那一種修行就叫作「摩訶瑜伽」。

  再來,講「阿努瑜伽」。其實以前,我講很多了,「喜金剛」氣、脈、明點的修行,屬於智慧的,屬於「圓滿次第」的,屬於快樂的、光明的跟空性的,都是在「阿努瑜伽」裡。修氣的瑜伽士,修明點的瑜伽士,修中脈的瑜伽士,綜合起來,都是「阿努瑜伽」的範圍。師尊講過氣、脈、明點,在「喜金剛」裡有講,也有講快樂、明、空,這些全部都是屬於智慧的,是「圓滿次第」的法。而「圓滿次第」的法,就等於是「阿努瑜伽」。這裡有一個笑話,不知道跟「阿努瑜伽」有沒有關係,有一個人非常喜歡非洲的猩猩,有一天他去動物園看猩猩,當他看到猩猩的時候,興奮的向猩猩招手。結果猩猩非常的憤怒,所有的猩猩全部拿石頭丟這個人。他被石頭打到,頭破血流,生氣的去找管理員理論。管理員十分疑惑的問:「你對牠們做了甚麼?」他說他只是對牠們招手打招呼而已。管理員回答:「喔!在猩猩的語言裡,招手是罵牠白癡的意思。」「那麼,我應該怎麼樣跟牠們打招呼呢?」管理員回答:「你只要對牠們搥胸吶喊,喔喔!的喊,這樣就可以了。」於是,他立刻跑到猩猩面前搥胸吶喊,所有的猩猩都跟那個人招手。

  在「阿努瑜伽」裡,修氣、脈、明點,是有一些象徵性的,它是智慧的,很多的手印,像我們現在所比的這些手印,都是很有智慧的,都是象徵性的。但是手印本身有它的智慧存在的。在「阿努瑜伽」裡,你要召請哪一尊,其實只要伸出一個指頭,比一個勾印就可以了;要召請哪一尊,一個勾印就可以了。更厲害的,像是小姐們的假的眼睫毛,你就觀想眼睫毛為一個勾,都是假睫毛,只要眼睛閉幾下,意念上召請哪一尊,別人不知道你的手印,其實是你用你的假睫毛變成金剛鉤,已經在勾。在「阿努瑜伽」裡,中脈通是最重要的,像師尊中脈通,就知道有甚麼本尊進來。中脈通的人,頂竅這邊會動一下,本尊進來是從頂竅這邊進來,進到你的中脈。當你的中脈通的時候,文武百尊可以進到你的身體裡面。我一安靜下來,召請蓮師本尊、依喜措嘉、曼達拉娃,祂們就可以進到我的身體裡面。

  有時候我在做供養的時候,我經常做供養,這個也可以做供養,這是鈴聲,很響,也是很美妙的聲音,大家都看到我身體頓了一下,這是我將聲音供養我的本尊。我的本尊接受了聲音的供養,音供養,美妙聲音的供養,這時候我頓一下,表示祂已經來接走了。(師尊再做音供養)這頓一下,不是我自己頓一下,而是自然而然,祂來接受這個供養以後,自然就會頓一下。蓮萊上師看到師尊每一次做食物的供養,從餐桌上拿起來,我也很簡單唸:「有請瑤池金母,有請阿彌陀佛,有請地藏王菩薩,有請諸尊。」(師尊頓一下),欸?我現在手上沒有東西也頓一下,就表示祂已經來接受我的供養,而且是很清楚的看到所有的瑜伽母、所有的空行母,很多空行母來接受供養。可以看見自己的本尊來接受供養,這就表示中脈已經通了,祂可以進到你的身體裡面,很多尊都可以進到裡面。修中脈通是很重要的,中脈不通就不行。當時我跟蓮萊上師講:「要中脈通,第一個要修氣。」瑜伽士一定要修氣,這是「阿努瑜伽」的範圍,然後用氣通中脈;「第二個,必須要注意三件事情,一是腦袋不要有煩惱,二是腦袋要放空,完全空掉,不需要有甚麼東西放在你的腦袋裡。」不要有垃圾放在你的腦袋裡面。人的腦袋所裝的不是佛菩薩,不常憶念佛菩薩,你所憶念的經常是垃圾,像是哪一個是很討厭的人,哪一個是很喜歡的人,哪一件事情讓你高興,哪一件事情讓你憤怒。你想到七情六慾的事情,你的腦袋裡面,全部都是garbage。腦袋裡面全是garbage的話,中脈就阻塞,召請本尊,本尊不來。你只要空掉你自己,將垃圾拿掉,將髒的爛泥巴拿掉,將胡思亂想拿掉,將妄想拿掉,將你腦袋裡的妄念、雜念、汙穢的念頭拿掉,像是「我恨哪一個人」「吃醋哪一個人」「我嫉妒哪一個人」,這時候,你的腦袋裡都是垃圾。你想召請哪一尊來,哪一尊都不願意來,也不願進到你裡面,因為你裡面都是很髒的,很dirty,為甚麼要進去?你必須要清淨,你身體要清淨,你的意念清淨,你的口清淨,還有你放空一切,將妄念全部掃除乾淨,那時候本尊才會進來。這種修行的方法就是「阿努瑜伽」。這樣差不多可以了解了,修中脈,用中脈來代表,這樣就可以了解,這是智慧性的修行。你的意念一定要清淨。

  《真佛經》裡面講到:「身清淨、口清淨、意清淨。」你不能將剛剛做的事情,統統搬到腦袋裡不放;你將十幾年的事情,還統統積在你的腦袋裡,都不放空。這樣你甚麼時候清淨啊?根本就不清淨嘛!所以,如果不清淨的話,中脈就阻塞了,中脈哪裡會通?你要中脈通,還要修氣,還要修脈,還要修你的清淨明點,都要能夠看到明點的。蓮旺上師,你有看到明點光嗎?(有)他都有看到明點光,這就是清淨,修你的身口意清淨,修你的中脈能夠通,明點能夠下降,拙火能夠上昇,這些方法都在「阿努瑜伽」裡面講過,我以前也跟大家談了。本尊能夠進來,為什麼?所有的諸尊都能夠融入在你的身體裡面,就是因為你放空,變成空了。甚麼最清淨?空了最清淨,空了當然是最清淨。甚麼是不清淨?你已將全部「有」的東西集中在你的身上,又怎麼會清淨?最清淨就是將你的garbage垃圾全部掃乾淨,全部拖走了,統統沒有了,就最清淨了。你的家裡都放garbage,客人來了都不願意進來,一進來就覺得yak,非常的臭,就是你的身體裡面很臭很臭的;不放空,裡面都是垃圾,佛菩薩願意進來嗎?所以,當然不能進來,這是一個重點。「阿努瑜伽」本身就是在修這個,氣、脈、明點,最重要的是身口意清淨,用智慧式的。我們開口都是很和雅的,是口清淨;寫文章都是寫得很柔和的,很好的,而且是有意義的,不是罵人的,不是卑劣的,不是下賤的。寫文章也不能寫那些火的東西,因為你的意念在那時候絕對不清淨,你的腦袋只想要罵人,將別人貶的很低,這意念就是垃圾garbage,垃圾的意念。我們要想,每個人都有好處,都有優點,都是好的,這就是清淨的念頭,意念清淨,這在「摩訶瑜伽」裡已經教導你了。

外來善信自我介紹

外來善信自我介紹

  最後的「阿底瑜伽」就是「究竟」。「究竟」是甚麼呢?就是讓你看到自己的佛性,就是「究竟」。「阿底瑜伽」就是最高點了,讓你知道你自己就是佛性,讓你知道你自己就是「究竟」。「自性」就是「佛性」,你自己本來的「性」是「佛性」,讓你知道,你看見了,你也認清楚了,得到「究竟」了,你也明心見性了,就是「阿底瑜伽」。「大圓滿」裡所謂的「寧提」,甚麼叫作「寧提」?「寧提」又叫作「心髓」,骨髓的髓,也就是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口訣,最重要的心要,就叫作「寧提」,我們稱之為「心中心」。◎「阿底瑜伽」就是講「寧提」,講最重要的心要,最重要的口訣,讓你明白了心,見到了佛性。

  這時候你可以知道所有廣大的世界就是法身佛,無窮無盡的世界都是法身佛;你顯現出了光明,你就是報身佛;你顯現了彩虹光,你就變成是報身佛;如果你顯現出了你的作用跟法力,那就是應身佛。這樣講,不知道大家明白嗎?

  三歲的平兒,是我的girlfriend、女朋友,我跟她都是很清淨的。為什麼我會跟她那麼好呢?因為她是我從天上界帶下來的空行母,她目前的眼睛可以看到人的身體裡面有甚麼東西。平兒的天眼是開的。大家知道平兒嗎?很多人知道。那天,她看一位師姐,她說:「這師姐的身上都是蟲蟲。」很多的蟲。沒錯,這師姐也知道她自己的身上有很多的蟲。那位師姐在哪裡?在裡面啊!在裡面就好,不要講哪一位。平兒看到了,看到她身上有很多蟲。我跟平兒講:「妳看師尊身上有甚麼。」平兒就跟她媽媽講:「師尊的身上有紅色的光。」(眾鼓掌)三歲的娃娃,不會講假話,她不知道甚麼利害關係。如果她轉身看一下師尊身上有甚麼東西:「師尊是郎(台語:人)啊!」甚麼是「郎」?台灣話就是「郎」,國語就是「人」。我問平兒:「師尊是不是色狼啊?」平兒看一看,說:「師尊身上有紅光。」所以,師尊不是色狼,平兒可以看的,而且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平兒的媽媽講,他們去vacation,平兒跟她的媽媽,她的father爸爸and her brother went to Oakland on vacation for two days。 They went to seaside,saw the sunset。他們到Oakland(在Oregon 奧勒岡)的海邊看落日。平兒去的那兩天,她對她的媽媽講:「我很想念師尊。」真的!我也很想念她!我記得我要去英國弘法,我去四、五天就趕快回來,我不敢去玩。為什麼?因為,我要回來看平兒,我怎麼可以去那麼久呢?我跟她講:「平兒!我到歐洲,到England,我只是去三個晚上,來回一共五天,五天後,我就回來看妳。」我說:「平兒!再見。」她說:「No,不要再見。」我說,五天以後就回來看妳,她的眼淚就流下來,她真的哭了,我男子漢大丈夫不能哭。她真的哭耶!所以,我們兩個是來真的。我是真的愛平兒的,平兒也非常愛我。哇!我差不多kiss她幾千遍了,她真的非常的可愛。我常唱一首歌給她聽:「掀起妳的蓋頭來,讓我看看你的臉,妳的臉啊圓又紅啊!好像那蘋果到像秋天。妳的臉啊圓又紅啊!好像那蘋果到秋天。」我唱歌給她聽耶!我每天背一首兒歌給她聽,她就非常的高興。否則,有時候她很埋怨我,一個空行母,為什麼要帶到娑婆世界來?她知道她自己是空行母。現在我要常常背兒歌唱給她聽,不然有時候,她對我始終是面無表情。她對別人講話都是講很多的,但是一看到我,就很害臊,躲在她媽媽的後面。只要我要親她,她一定都讓我親的。我說:「我抱一抱妳。」她說:「不行。」她不讓我抱,不讓我抱的原因是因為她害臊,有一天,她不害臊了,她就會讓我抱了。

同修大殿座無虛席

同修大殿座無虛席

 

  這就是在虛空中彼此間的接觸。師尊每天都可以看到空行母,我每天都可以看到很多的空行母,祂們在虛空中舞蹈。當我覺得寂寞的時候,那天我跟大家從雷藏寺走到大路,再從大路走回雷藏寺,空行母看見我寂寞,就灑了一點甘露,當時晴空無雲啊!空行母在上面灑甘露啊!灑在我身上,「欸?怎麼有好大滴的雨水滴在我的手上?」人家以為是我喝的水,水在我的手上,其實不是,那一天,灑到甘露的人舉手?那是空行母灑的甘露,你們有沒有喝掉啊?沒有啊?喝了可以長生不老的!真的是空行母灑甘露!我是知道,我不願意講出來。空行母看見我寂寞,所以在虛空中跳舞,是空行母灑的甘露,是空行母的淚水,知道我太寂寞了,所以在虛空中跳舞給我看,然後灑一點甘露下來。被灑到的舉手,有嗎?哇!這麼多人被灑到甘露,有沒有吃下去的?吃下去的舉手?沒有啊?哎呀!可惜了!我的最大顆?沒錯,我的那兩滴最大顆,一滴在這裡,一滴在這裡,兩滴甘露水。好啦!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one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