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師尊講授大圓滿九次第法第十講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7月13日西雅圖雷藏寺黃財神同修「大圓滿九次第法」第十講開示

 

 

聲聞乘認為人間苦多樂少

到深山修行的多

  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向今天的同修本尊「針巴拉」敬禮。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

    今天我們是修針巴拉黃財神的法。密教有很多的財神,大部分也都是佛教的護法神;在密教的財神,指的也是四大天王跟諸天的化身,都是護持佛教的,專門賜福給眾生,跟消除眾生的業障,向祂們祈求的話,有感皆應。師尊坐在法座上,剛剛就有很多尊的財神下降,既然有財神下降的話,有感皆應,希望大家都能夠跟財神相應,每個人都發大財。(師尊說日文:意思就是說「做一個很有錢的人」)不過最重要的是,你是很有錢但是有錢也是在世間,你帶也帶不走。那麼,要做甚麼呢?除了自己的日常生活能夠富足之外,還可以做菩提事業,做慈善事業,可以做財施,對人間很有益處,這是資糧道,是在你的修行當中必須要做的。一旦你的資糧具足了,你可以利他,這樣你就是在做菩提事業;也就是修你自己本身的資糧,以有形的資糧變成無形的資糧,能夠解脫自在,到更美好的淨土,這是很重要的。

  我們再講「大圓滿九次第法」。今天想講的是「甚麼是大圓滿九次第法」,「九次第」是哪九次第?我跟大家稍微解說一下。今天要講的法本來就是很枯燥的,如果叫別的法師來講,他自己講得累,聽的人也累,「大圓滿九次第法」本身也是很難聽的懂。我先講一個笑話,有一個晚上,夜深了,小孩子在睡覺的時候哭了起來。當父親決定唱一段催眠曲哄他睡覺,剛唱了幾句,隔壁就傳來抗議聲:「還是讓孩子哭吧!你不要唱了。」表示唱得很難聽。今天要講的法,不是很好聽,但是也是要講。我們先講前面三乘,中間有三個密乘,再來有三個內密的乘,加起來一共九個。前面三個是釋迦牟尼佛講的,中間三個是金剛薩埵講的,後面三個是本初佛講的,是有分別的。所以,我們先講佛陀說的法。這九個次第也就像九個梯子,一個階梯一個階梯去圓滿的,這是很重要的,像爬樓梯一樣,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第六層、第七層、第八層、第九層,到了第九層就是最高的了。所以,叫作九次第,階梯的意思。我們學佛,不能當瞎子。在逛街的時候,有一個戴墨鏡的乞丐,攔住一個先生跟一個太太,他先攔住先生,說:「帥哥,行行好!我是個瞎子。」先生正準備掏錢的時候,老婆擋住他:「得了吧!很明顯的,他不是個瞎子。」先生就想了想,指著老婆問瞎子乞丐:「這個女的漂不漂亮?」這瞎子看了看這位先生的老婆以後,講:「啊!漂亮。」先生對老婆講:「沒錯,他是真的瞎了。」學佛就是不能當瞎子,要看得很清楚,九個次第都要看得很清楚。有的人學佛,真的是瞎了。明明是佛法,偏偏就不學。那他學甚麼呢?學算命。算命是世俗法,屬於世間法。雖然,甚麼都是佛法,沒有錯!但是,學佛法,要學釋迦牟尼佛講的,金剛薩埵講的,本初佛講的,這是比較正道。有人講「旁門也是門」,像是你走影音間的門進來,那也是門,也是可以到大殿;你從佛具店那邊的門進來,一樣可以到大殿;從廁所那邊的門進來,還是可以到大殿,旁門也是門,但是走得比較遠,哪一個最近就是正門。哪一個比較遠的,就是旁門。我是這樣解釋的,比較清楚一點。正門進來,最近了。但是你走旁邊的門進來,繞繞繞繞繞了半天,還是進來了,也不錯啦!其實,算命也不錯,看地理也不錯,不過是世俗法而已。釋迦牟尼佛比較不主張世俗法。所以,祂組織了僧團,僧團就是出家眾;在家眾就繞了很多的路,因為他們要做很多世俗的事情。今天有一個同門問我,他每天做事業賺錢,但是在賺錢當中就少了修行的功夫。出家眾是比較專業,出家眾每天做修行的功課,比較專業,沒有賺錢,不在外面做世俗的事業。人生本來就很短,你做世俗的事業,忙著世俗的事業,修行的時間就少了,更難了。所以,要修行的話,還是出家眾比較專業一點。走正道的跟走旁門,相差是在這裡。人生很短,該珍惜的就要珍惜,該放下的就要放下。同門跟我說:「錢是賺了,也不錯啊!家庭甚麼都很好,但是覺得就是在世間上過日子。對嗎?」其實,就是要有一個在精神上修行的方法,在家眾還是要抽一點時間來修行,出家眾就是專門在做修行的功夫,也就是解脫道跟菩提道。

 

  釋迦牟尼佛講的第一個「聲聞乘」,是九次第的一個次第,「聲聞」是修「苦、集、滅、道」四聖諦的,也是主張「無我」,但是容許有永續的心。這比較難解釋,一個繼續的心存在的,這是「聲聞乘」。有一個笑話,汽車嫁給火車,不久就離婚了,汽車非常傷心的講:「他天天擔心我被撞。我呢?時時怕他出軌,受不了。所以,我們兩個就離婚。」汽車跟火車離婚,其實聲聞乘是汽車,載的人比較少,大部分是獨自修行,到深山裡面修行的比較多,甚至出家的比較多。聲聞乘認為世間上時間很短,很苦,快樂的時間不多。大家稍微想想看,我常常講:「一歲的時候,出場亮相。」都是父母親在照顧你的啊!沒甚麼苦,沒甚麼樂,開始讀書就開始苦了。別人讀書覺得很樂,但是我讀書是很痛苦的。因為,我考試經常不及格。所以我留級啊!留級兩次啊!對我來講讀書當然是很苦,明明我是胖的,一旦遇到考試,我就瘦了;遇到考試,我就睡不著;遇到考試,不會就要看別人的,很辛苦,都是苦。不過,讀書是苦,為甚麼要讀書呢?誰設的規矩啊?氣死我了。「十歲的時候,學業至上。」大家認真在拚。小學生也會懂得拚學業,拚第一名。曾經有同學是這樣,他都是拿第一名,有一次拿了第二名,他就自殺了。苦啊!不拿第一名,就是很苦。像我這種吊車尾的,每一次都吊在全班最後的,我一點也不苦。因為我本來就這樣,反而很多在那邊爭來爭去的很苦。讀書苦不苦?苦啊!佛青讀法律博士的時候,她講:「讀法律,好苦!」書啊!讀讀讀,到最後將書拿起來,很火大的丟向很遠的地方。結果,還是爬爬爬爬的去撿回來再讀。讀書本來就苦的嘛!有甚麼不苦?讀完書,畢業了做事情,也是苦啊!你以為做事情很快樂?你的上司一下子將你調到很辛苦又沒有很多薪水的位子。每一個做事業的人,苦不苦?賺錢苦!賺錢很難的,賺錢算是難的一種,也是苦。家庭,苦不苦?家庭就是枷,將你的手綁起來,關在那種環境裡面,一張紙就將你們兩個人約束在一起。苦不苦啊?家庭也是苦啊!你看離婚的多的很,真的恩愛的很少,我所看到的,大部分都是苦的。一吵起架,兩個人甚至有半年都不講話的。哪個家庭不苦?你說,還沒結婚以前,愛情苦不苦?愛情才是苦藥,你找到愛情,于仙講的,就是找到仇人。像剛剛講的,汽車跟火車結婚,火車一天到晚煩惱汽車被撞,而汽車一天到晚煩惱火車劈腿,火車出軌。會不會出軌?現代的社會,不管你有沒有結婚,男的如果要追求女的,不管女的有沒有結婚,有沒有男朋友,或是怎麼,反正就是追了啦!女的也是一樣,不管那個男的是否有結婚,或是有女朋友,不管怎麼樣,也是追了啦!到處都是三角習題、四角習題、五角習題、六角習題、七角習題,到底哪一隻腿才是真的?搞不清楚了。苦不苦啊?真的是苦藥,家庭就是一個枷,將你框住,一張紙就讓你永遠看不到有效期間在哪裡,一張紙就將你限制住了,都是苦欸!更苦的還有地、水、火、風、空的災難。一下子地震,一下子火災,一下子風災,一下子水災,辛苦賺來的,一下子就沒有了,苦不苦啊?苦啊!

蓮生法王法語開示「大圓滿九次第法」

蓮生法王法語開示「大圓滿九次第法」

  人跟人在一起最難,所謂「做人難」,是你跟人之間的相處,非常的困難,一下子,今天好,明天就變壞;今天心情好,明天又變壞;後天又心情好,大後天又心情不好。天氣也是這樣,昨天冷,今天熱,明天更熱,煩不煩?熱都熱死了,冷又冷死了。西雅圖啊!熱又熱死,冷又冷死。西雅圖以前哪有那麼熱?就是你們這些移民來了,將熱統統都帶過來。以前西雅圖很冷的,我來的時候,曾經有三年都不流汗的。最近發覺會流汗,天氣變了,你以為人心不會變嗎?人心是會變的。今天講愛你,愛你(日文),明天NO!分手!變得太快了,翻臉就跟翻書一樣,變來變去的,不是每天變而已。晚上吃飯還好好的,睡覺以後就不好了。你說苦不苦啊?苦啊!做甚麼人嘛!不如修行,我們去修行,修聲聞,到深山裡面去,因為苦啊!第一個就是苦,離開人間,我自己去修行,將人間的一切苦放下,將所有的苦集中起來。還有啊!病苦不苦啊?最苦就是病哪!阿彌陀佛!你進到醫院,那些閻羅鬼卒,拿刀鋸你的頭,拿刀鋸你的腹,看看你哪裡有病,就幫你開刀,美國最喜歡開刀的,哪裡有病就開哪裡。你說,牙痛苦不苦?苦死了,這牙科醫師就知道了,痛的要命,怕得要死。以前我們拔牙齒,就是用繩子綁一綁,一頭綁在門上面,用腳一踢門,牙齒就掉出來,以前拔牙是這樣拔,苦不苦啊?苦啊!一進到醫院,任人宰割,小小的一個感冒,一個catch a cold、一個頭痛headache,就讓你很不舒服了,隨便一個痛,一個腰痛,一個五十肩。七十歲了,我沒有照過甚麼鏡,醫生叫我「去照個大腸鏡」「去檢查眼睛吧!」我說:「我的眼睛哪裡須要檢查?」

◎瑤池金母八大法,我的眼睛轉得很厲害的,很小的字我都看得很清楚;我開車從來不戴眼鏡的,從來沒有眼鏡的。有些人很辛苦,有兩個眼鏡,一個是老花,一個是散光,老花、散光、近視,三個眼鏡、四個眼鏡,遠視都有的,很辛苦的。

  有的去雷射,聽說雷射過了,幾年以後又會復發的。蓮主啊!眼睛怎麼樣?還好啊!你的運氣不錯,他去雷射眼睛,還好一切都還好。真的!很多人身體有病,苦得要死。老,苦不苦?苦啊!你看老人院的那些人,最好的就是拿著助行器幫助行走;再來不好的就是坐輪椅;再不好的,就是全身讓人家伺候了。有些人還能開車就很好,不能開車的,讓人家摸一摸洗一洗有甚麼用?

  人生根本就是苦啊!生也苦、老也苦、病也苦、死也苦,快要死以前的痛苦,管你是甚麼權威,你是國王或皇族,或者你是甚麼人,全部都要老,都要死。而且老、病在你身上的時候,你就知道那個苦楚。你到底年輕多少?二十歲到四十歲,最精華的,有多少年?二十年,扣去睡覺十年,剩下十年,你有甚麼好樂的?還是修行好啊!聲聞乘就是這樣進入深山裡面修行,修的是解脫道,將自己認為是沒有的,空了!只剩下一顆心,相續的心。修「苦、集」,將所有的苦集中起來;「滅」,將這些苦的因全部消滅,變成無我才能解脫,這就是聲聞乘。

  第二個次第,就叫作「緣覺乘」。甚麼是「緣覺乘」?你有十二因緣,因為一切都是因緣果報,在佛法裡面講十二種因緣果報,「無明、行、識、名色、六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就是這個會變成那個,那個又變成另一個,變到最後,又回來變成這個,叫作「十二因緣法」。變來變去,到最後,變到一個空了。「緣覺乘」,就是依照十二因緣的變化去思考、思維,而知道無我,還懂得「無我」和「無法」,「法」是甚麼東西,就是世間上的一切東西,這些也都是空的。汽車、房子,包括好朋友,甚至妻子、愛人,全部都是空的。怎麼不空呢?有一天都變空啊!依照因緣法,都會變空的,沒有一樣東西是你的,子女不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最親愛的也不是你的,最貴的車子也不是你的,房子也不是你的,所有的東西都不是你的,都是會壞掉的,包括你自己也是會壞掉的。所以,「緣覺乘」認為「無我」、「無法」,這個「法」就代表世間所有的一切,而不是佛法的「法」。這就是「我法皆空」,他已經認知到世間所有的一切皆空,包括自己也是沒有的。然後,依照這個,進入深山裡面,依十二因緣法而得到解脫,這在佛教裡面,叫作「二乘」,第一個階段叫作「聲聞乘」,第二個階段就是「緣覺乘」。我們修行,應該這樣思考,「苦、集、滅、道、十二因緣」,再來是「菩薩乘」,是釋迦牟尼佛講的。菩薩是以利他為主,只為他人,以「六度」的方法,「六度」就是師尊以前常講的,要布施,要持戒,要精進,要忍辱,要智慧,要禪定,用這些方法來教導眾生。菩薩是以利他為主,以「六度」的修行,菩薩完全是「我空」、「法空」,那時候到菩薩的境界,連續的心,幾乎都沒有了。師尊也是心沒有了,因為心被人家偷走了。所以,我沒有心。這是「菩薩乘」。我簡單扼要介紹這幾個「乘」,你以為修行很容易啊?這三乘都很難,都是要長久的修行,釋迦牟尼佛講的。

  有一個農場的主人,有一隻跑得非常快的雞,很多遊客都爭相來看這隻雞到底跑的有多快。有一天來了一個大富翁,他看到了這隻雞,這富翁非常的心動,打算出價買下來。富翁向農場的主人講:「我以十萬塊買你這隻雞。」只見農場的主人面無表情地搖搖頭,「十萬塊太少了嗎?那麼,二十萬?五十萬?一百萬買你一隻雞。」富翁每加一次錢,農場主人都是面無表情地搖搖頭。最後富翁受不了,問:「我都出了那麼多的錢,為甚麼你就是不賣給我?」農場主人回答:「因為抓不到牠。」告訴你,釋迦牟尼佛所講的「聲聞乘」、「緣覺乘」和「菩薩乘」,講的都很簡單,「你去想想苦、集、滅、道就解脫了。」「你去想想十二因緣,到最後空了,你也就解脫了。」「當一個菩薩,甚麼心都沒有,自己的心都沒有,只是一直在幫助別人,用六度萬行的法,一直在幫助人。」這是資糧道,聚集天上的資糧,可以解脫到更好的地方,成為一個菩薩,自己完全沒有了。其實,「聲聞」也是「無我」啊!「緣覺」也是「無我」啊!還有「無法」,「菩薩」也是「無我、無法」啊!然後又是去利他,做資糧道的事情;「緣覺」跟「聲聞」比較少做菩薩利他的事情,只是讓自己解脫了就算了。所以,他們都到深山裡面修行。而菩薩在世間,就一直在幫助別人,用法幫助別人,用財施幫助別人,而且做個不停的,一直在做資糧道。這是菩薩的方法,但是都不是很容易的。像那隻雞一樣,跑得很快,要買牠都很難,因為你追不上牠的。修行不容易啊!單單釋迦牟尼佛所講的這三種「聲聞乘」、「緣覺乘」和「菩薩乘」,你都很難辦得到,很難追得上它。

蓮生法王做總加持

蓮生法王做總加持

  有的人很小氣巴拉,存了錢有甚麼用?當然有用,儲備將來老了還有錢可以花,但是花不完的;花不完就給有福的人花。而兒子、女兒、孫子、孫女,他們都是要花你的,像我們現在,都已經是在花兒女的錢了,盡量花他們的。自己的也就是他們的,自己的錢也是眾生的錢,將來又不知道流到哪裡去了。你存錢存得要死,到最後兒子、女兒把你花光,孫子、孫女把你花光。我祖父存錢存得要死,六個老婆就把它花光,他死的時候,每一個老婆搬走一箱的金銀珠寶,好像金銀島海盜的箱子,還有帶很多的錢財走了,我父親就變成窮光蛋。因為被所有的母親搬光了。聽說我祖母,她是第三個老婆,她在我祖父過世的時候,她就將那一箱搬走,搬到男朋友家去了。祖父都沒有花到,祖母將那一箱錢搬到男朋友家,男朋友把錢花光了,她就一個人走回來,回來到我父親那邊說:「你養我吧!」你看,誰有福氣誰花了。你以為那是你的錢?我祖父以為有六箱像「金銀島」一樣一箱一箱的珠寶,但是誰花了?六個老婆全部拿走了,個個還都再去嫁人了。我父親又沒有賺到錢。我結婚的時候,那一克拉的戒指還是用我的薪水買的,只有一點點大,有一克拉吧?0.2克拉!有那麼小嗎?好慘!我真的是沒有錢結婚的,我存四萬多塊的台幣才結婚,等到結婚完,錢都沒有了。甚麼是你的?沒有甚麼東西是你的,沒有的。很多人以為老婆是你的,先生是你的,No!你以為愛人是你的,No!No way!暫時讓你珍惜一下是可以的。

  很難追求到一個東西的,修行更難!你入深山一輩子修行,其實,你的功夫也沒有多少。所以釋迦牟尼佛講的「三乘」就像那一隻快跑的雞一樣,要抓牠都很難,要得到牠都難,你也得不到,因為你自己沒辦法將「我」空掉,也沒辦法將世間上的法,房子、汽車、金銀財寶,還有你最愛的人統統都空掉,還談甚麼修行?「聲聞乘」、「緣覺乘」和「菩薩乘」都講完了,你們聽聽就好,反正你們也抓不到,當然有抓得到的,如果你是非常認真的修行,能將自己看成空,將所有一切的東西放下,就很接近了。只是,你不能夠空,你是不空,空不了,你自己都沒辦法空,外面也沒辦法空,你就不能解脫你自己。

  我再講個「密三乘」吧!密教起初有「事密」,剛開始是「事密」。甚麼是「事密」?我講的是「事密法」,本尊是本尊,你像佣人一樣的禮拜祂,然後供養祂;本尊是你的主人,你是佣人,這種密法叫作「事密法」。我簡單為大家做分別,甚麼叫作「事密」?就是侍奉你的本尊的種種方法。你要請本尊來,像是要請準提佛母,先唸準提佛母的經咒,唸七天七夜,以燃燈供養,以花、香、燈、茶、果供養,終於本尊下降。這時候本尊加持你,你守本尊的戒律,你修侍奉本尊的法,這叫作「事密」。密教第一個基礎,本尊是你的主人,你是佣人,你每天要供養本尊,禮拜本尊,要跟本尊懺悔,你做錯了甚麼事情,犯了甚麼戒律,你都是要跟本尊懺悔,開始的方法是這樣的。本尊是你的主人,你是佣人,這一種密教的修行,就叫作「事密」,能夠讓你的色身清淨;你的身體守戒律,口守戒律,意念守戒律,這是最重要的。祈求本尊加持的時候,你必須要做種種的儀軌,讓本尊加持你,這是第一個方法。

  第二個,就是再進一步了,叫作「行密」,這是第五個階梯(次第),甚麼是「行密」?就是本尊跟你已經可以「對生」。我們現在在修的就是「行密」。而「行密」是甚麼?就是本尊出現在海、蓮花、日月輪,由咒字旋轉,本尊出現,你不需唸經唸得很久,你只要持祂的咒就可以了,或是觀想祂就可以了,或結祂的手印就可以了,這樣做祂就來加持你了,讓你的身口意清淨了,這叫作「對生」。本尊是本尊,你是你。但是一下子,本尊就出現,這叫作「對生」。當然,也要供養祂,禮拜祂,祈求祂的加持,讓你自己本身的身口意清淨,這就是「行密」。「事密」是講侍奉本尊的方法,你是佣人。到了「行密」,本尊就是你的朋友,朋友跟你自己的關係,「我請{祂-也+你-人}來我家裡,我奉茶給{祂-也+你-人},請{祂-也+你-人}加持我,指導我佛法」。這時候就叫作「行密」,也就是本尊可以跟你相對了,「對生」作用也是清淨你的身口意。

  「瑜伽密」,就是第六層了。我簡單講,第一個密,本尊是你的主人;第二個密,本尊是你的friend朋友;第三個密,叫作「瑜伽密」本尊就是你了,這就是相應了。

  「瑜伽密」就是相應,你跟本尊很接近了,本尊融入你的身體裡面,你講出來的話,是本尊的話,聽到的聲音,就是本尊的聲音,身體就是本尊,這就是第六個階段。

  「密三乘」有三個階段,「事密」、「行密」、「瑜伽密」,是金剛薩埵講的,也可以說是金剛手菩薩講的,這樣很清楚了吧!最高的密教,我們還沒有談到「摩訶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因為「大圓滿法」專門講「阿底瑜伽」,而我們只講到「密三乘」,第一個密,本尊是你的主人;第二個密,「行密」,本尊是你的朋友;第三個密,叫作「瑜伽密」,「瑜伽密」叫作相應。與本尊相應的時候,本尊就是你,你就是本尊。

  在台灣的時候,有一次我咳嗽咳得很厲害,沒辦法止。奇怪!上法座就不咳,下法座就咳。所以,很少人知道我在咳嗽,我咳得很厲害。但是,只要一上法座,講起法來,都不咳嗽,喉嚨癢就壓下去,也不咳。當一個人咳嗽的時候,很難叫它不咳就不咳,能這樣你就是醫生了嘛!專治咳嗽啊!在「瑜伽密」,我已經修到相應了,本尊就是我,我就是本尊啊!每一次幫你們摸頂的時候,我合掌,然後本尊就下降到我的身上,我的手就是瑤池金母的手,摸頂的時候就是瑤池金母的手在摸大家,也就是我的本尊在摸大家,那就是「瑜伽密」。你能夠讓你的本尊融入在你的身體裡面,跟你合一,那就是「瑜伽密」。所以,我咳嗽的時候,治不好,甚麼醫生都找,都治不好,怎麼辦?有一天,我突然想起瑜伽密,我就跟瑤池金母講:「瑤池金母啊!{祂-也+你-人}就是我,我就是{祂-也+你-人},{祂-也+你-人}喜歡咳嗽嗎?我在咳嗽啊!難到{祂-也+你-人}不咳嗎?{祂-也+你-人}也是咳啊!如果{祂-也+你-人}不喜歡咳嗽,就讓我的咳嗽好啊!」第二天就好了!這樣跟祂講就會好啊!還有一次,也是在台灣的時候,有異位性皮膚炎,好厲害!我也跟瑤池金母講:「瑤池金母,我所有的醫生都看過了,甚麼藥都塗過了,甚麼藥都吃過了,{祂-也+你-人}是我,我是{祂-也+你-人}啊!{祂-也+你-人}不幫我,幫誰啊?我喝供養{祂-也+你-人}的一杯水,這就是藥,明天就要好。」真的!第二天就好了。Translator Miss Honiva,她知道這件事情。她說:「欸?真的!」真的是第二天全部好了,師母也知道這件事,異位性皮膚炎耶!所有的藥都吃了,所有的針也打了,所有的藥膏全塗了,沒有一樣好的,喝瑤池金母一杯水就好了。

  藥山禪師門下有兩個弟子,一個叫道悟,一個叫雲巖。有一天,大家坐在郊外參禪,看到路邊有棵樹長得很茂盛,綠意盎然,而另一棵樹卻枯死了。藥山禪師就試探兩個弟子的功行,先問道悟:「是繁榮的好,還是枯的好?」道悟就回答:「繁榮的好。」這是沒有道行的。問雲巖,雲巖說:「枯的好。」這也是沒有道行的。這時候正好來了一個沙彌,藥山禪師就問他:「是榮的好,還是枯的好?」沙彌就講:「榮的任它榮,枯的任它枯。」這是心的最高境界,只有兩個字「不動」,你的心一動就死了。「有錢好,還是沒錢好?」大家都說:「有錢好。」真正的修行人是這樣,「有錢也好,沒錢也好,錢多也好,錢少也好,沒有錢也好。」這才是真正的行者。師尊跟大家講,你們報名光明燈,報名太歲,或是甚麼樣的,做超度,做祈福,報名費隨意,甚麼意思啊?多也好,少也好,沒有也好,就是不動嘛!你不受影響。事實上,在這世界上每個人的心都受影響的,今天人家罵你一句,你就想了三天要回罵甚麼。像是一個漂亮小姐在路上走,一個男的從後面過來,搭著她的肩膀。那漂亮小姐就說,她晚上都睡不著,因為那個男的吃她的豆腐,心都在動啊!每個人的心都在跳動,哪個人講一句很難聽的話,你一聽:「哎呀!我受不了。」,晚上就失眠了。師尊也失眠過,為什麼失眠?心動嘛!另外一點,是你的年紀大了,褪黑激素沒有了,是生理上的,人睡了,眼睛閉起來,褪黑激素一直產生出來,就是賀爾蒙,讓你進入睡眠的狀態。如果你的褪黑激素沒有了,年紀大了,賀爾蒙減少,就失眠了,就是褪黑激素沒有了。心理上,你有煩惱的事,想不開,你今天晚上也會睡不著;你沒有事,無事無心,一下子就進入夢中,你也不知道你是甚麼時候睡著的,反正上床就睡著。怎麼睡?你也講不出來,反正就是睡著了。睡不著的就在那邊翻來翻去,因為有煩惱啊!在心理上有煩惱,生理上的褪黑激素就少了一半,你就失眠了。就是你不空。本來就是這樣,一個是生理的,一個是心理的。你真正能夠不動,「我空」「法空」,前面的「三乘」就差不多了。

  「事密」、「行密」、「瑜伽密」,師尊也解釋得很清楚,雖然簡單扼要,也是讓你們清楚了。以後的「摩訶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下次再講。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x + e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