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公升的眼淚

【釋蓮婇法師】
 我是在去年的過年期間,從發病到病危,就是短短兩個月的時間。我的病狀就跟那個日劇「一公升的眼淚」那個女主角的病況完全一樣,可是我有的很多症狀,是那個女主角沒有的。


 像師尊書上寫過「腦裂八瓣」,那時候我的頭部劇烈疼痛,像花要綻放那樣,好像四瓣這樣要剖開了。
 身體整個皮膚很像要四大分解,整個就是碰不得,就皮膚都碰不得;我也才能了解所謂人要走到死亡的邊緣,那種四大分解那種痛苦。
 一點點聲音,真的是對病人來說,就是都不要聽到,一點點小聲音都不能聽,真的很痛苦!
 家人給他的一些,所謂的他們認為是最好的急救,其實對病人而言來講,真的是很痛苦!那都是多餘的。真的!你什麼都不要急救反而對他來講是最好的,因為那對他來講,真的好痛苦喔!
 那時候我都是這樣認為,因為家人要給我什麼一些急救,或者是說要給我怎麼樣治療讓我能夠好起來,其實我都不想要。我反而就是覺得你都不要碰我還好一點,我寧願很安然的這樣死掉。

於是,父母將我帶到了蓮生活佛盧師尊面前,以下是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97冊《天機大公開》中記載關於我的真佛大救渡:

我在台灣台中「許鴻春」藥劑師的家中做客。有一對夫婦扶著一位苗條美貌的少女來見我。
  這位美麗的少女自述:
  自律神經失調,瞳孔放大,不能行走,大小號不能自制,劇烈頭痛,不能飲食,皮膚碰不得。自比日劇「一公升的眼淚」的女主角的病況,有過之而無不及。
  甚至心臟跳動,愈來愈慢,慢到幾乎快停了,而呼吸也等於快靜止了。
  群醫束手。
  查不出病因。
  只有等死。等於是絕症。
  少女的母親說:
  「如果師尊能救,就讓她出家。」

  我以「天眼」觀見:
  虛空中顯現了本尊佛,此本尊佛下降,化為如綠豆大的光芒。
  這綠豆大的光芒,就降入我面前的一杯水中。
  整杯水放光。
  我持了這杯水,請少女喝下去,這位少女勉強的喝完了它。
  我以「禪觀」的力量,知道:
  「本尊佛來救她。」

  少女回到醫院,過了一夜。
  清晨就辦理出院,住院那麼久,為什麼過了一夜,就出院。
  原因無他。
  因為症狀完全消失,好了!
  好了當然就出院。
  這位美麗妙曼的少女,做了三個奇夢:
  第一,她原是一位電腦製圖的工作人員,卻夢見在台灣雷藏寺工作。
  第二,她夢見自己身穿喇嘛裝,剃光了秀髮,立於山巔,看著寬廣的城市景色。
  第三,她夢見盧師尊,在大墳場,高升法座,手搖鈴鼓。
  (前二夢,均示意她要出家。後一夢,是示意盧師尊,度化冥陽眾生。)
  最後:
  這位曼妙少女出家了。
  她就是:
  「釋蓮婇法師。」

  在這篇短文中,我要說明「禪觀」兩個字,這兩個字含義甚廣,可以說是「禪定觀照」,可以說是「慧觀」,可以說是「直觀」,這「禪觀」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我個人認為:
  「肉眼」、「天眼」、「法眼」、「慧眼」、「佛眼」全是由禪觀所得。
  「明心」由禪觀得。
  「見性」由禪觀得。
  要獲得人間的智慧,及獲得超世間的佛慧,也是由禪觀得之。
  我們知道「正覺」正是禪觀的覺悟,不管是神通或智慧,全離不開「禪觀」。
  「禪觀」是大天機!
  實在太微妙了!太不可思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rteen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