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台前的那道身影

a_01

謹以此文獻給親愛的師佛,感恩師佛教誨及救命之恩。

  2014年2月22日,週六下午,我在「台灣雷藏寺」參加由聖尊蓮生活佛主壇的「不空{罥}索觀世音護摩大法會」。傍晚飯後,在冷冽的寒風中,按照慣例,我和所有仍流連忘返的聖弟子一樣,列隊在寺廟廣場人龍中,等待著師佛再度出現並賜予摸頭灌頂的加持。

  雖然那日,我一如往常地時不時與左右同門談笑閒聊,但其實,我的心情是五味雜陳的。因為就在三天前,我到台北一間大醫院照超音波,結果檢查出甲狀腺長了一顆4.5公分大的腫瘤,不僅如此,這顆腫瘤已壓迫到我的氣管,並深及胸腔。所以回台北家後,我立即去信請求師佛加持。但對於平時無病無災的我而言,這個病灶還是很令我驚訝,也拿不定主意該如何面對。或許,立即開刀割除是唯一的辦法吧。

  正想著間,師佛已經走到我的跟前,只見祂慈悲的伸出右手觸摸著我的喉嚨,並閉起眼睛用心地加持,然後跟我說:「會好的!」「妳很快會好起來的。」在旁的哥哥和好友們聽了,都很替我高興。因為佛既開金口,則無事不成的。

  其實,我身體的不舒服已經有好一陣子了。我常常舌頭發麻、心悸、頸部肌肉緊縮,尤其晚上常需藉助安眠藥來入睡等等。只不過我總是沒空去正視它罷了。

  前幾年,因為父母年紀大了,我從國外返台定居。前年底開始,爸爸肺炎住院,又開始有失智症狀,常常吵鬧家人。去年初我受宗委會之託,編輯《真佛宗世界各國雷藏寺巡禮》一書,忙碌了半年。接著去年十月,媽媽血便發現胃部長有一顆腫瘤,我們全家人先幫她調養身體,再住院、開刀,到完全復原,已是四個月以後的事了。這期間,我真的深刻感受到人生病痛的苦,也從中學習到很多醫療照護的知識。

  只是沒想到,這些很快就用到自己身上了。

  算來,我還是幸運的。在媽媽生病那時候,好友介紹我萬華一位神醫,聽說蠻有名的,救人無數。於是我幫媽媽掛了號,以便聽取他的意見。等媽媽健康已恢復的差不多時,我也好奇地替自己報了名,結果神醫替我把脈後,就說:「妳先去醫院看甲狀腺科和心臟科,然後再拿檢驗報告回來找我。」於是隔幾天我就上醫院做檢查。在醫院超音波室裡,檢查員拿著儀器在我的脖子左照右照,突然說:「咦,怎麼有一顆腫瘤?還不小呢,我拿尺量量看,有四點多公分喔。」我聽著嚇了一跳,我說:「去年我才在另一家醫院照過,都沒看到甚麼?」檢查員回說:「因為這顆長得深,不注意還不容易發現。」最後他丟下一句話:「這個應該馬上開刀,要全身麻醉。」

  過不久,在兄嫂的陪伴下,我又回到神醫處做複診。在滿是病患和家屬的大廳裡,神醫似乎頗為得意對我的病況預測的準確,並希望我吃他開的中藥讓瘤自動變小。他說以我的情形,一旦動手術必定傷筋動骨,到時可能只剩半條命了。神醫的這席話,聽得我好沉重,腦中一片茫然。只記得我出來時,大家都自動讓開一條路,眼神也充滿同情。在回家的路上,我們三人都無語,因為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抉擇。

  但,很快地,哥哥替我做了決定:立即開刀。因為在這方面我們是有經驗的。

  前幾個月,當發現媽媽長胃瘤時,由於她堅決表態不開刀,我們也覺得她年紀太大(81歲)有風險,於是我把她接來同住,並開始實施為期兩個月的營養食品補給法,期待腫瘤能夠變小甚至消失掉,這樣媽媽就可以少受很多苦了。那段期間,媽媽很合作,我也很盡心,每天規矩地依照食療表過日子,也所費不貲。誰知結果是,媽媽是健康了一些,但我也把腫瘤足足又養大了一公分。這一驚非同小可,我們馬上決定讓媽媽住院開刀。因此到目前為止,至少媽媽的問題已解決了。

  我們在國外住久的人,都知道對家裡人只能「報喜不報憂」。尤其我父母也年邁了,自顧不暇,所以我長瘤的事壓根兒就不想讓他們知道。問題是,那時媽媽還在術後靜養,並與我同住。於是我開始向媽媽放話說:她的健康已沒問題,應該回老家陪爸爸了,而且我也必須出門一週去辦要事等等。

  這期間,哥哥幫我介紹了台北甲狀腺科的名醫,又陪我再去醫院看一次我的超音波和X光片。根據醫生的詳細解釋,如果我的腫瘤不馬上切除,日後的情況是必須進行胸腔手術才能取出,那就是大問題了。所以過後我想了想,萬華那位神醫還是挺厲害的,只是他看到與建議的是以後我可能會面臨的情境;而目前為防夜長夢多,還是趕快取出為要。

  台灣的醫保制度真的是很令人讚嘆的,我很慶幸自己是台灣人。想想以前我在南美洲住二十年,總是視看病為畏途,因為到公家醫院怕感染,而每月的私保費則貴得驚人。

  我是在開刀的前兩天先住進了醫院,除了希望穩定心情外,我住的特等病房也實在很舒服,就像住旅館一樣。但這兩天在病房,我可不是閒閒的沒事做。我是資深的真佛弟子(超過二十年),當然知道要做功課。所以在住院前,我花了大約四天的時間先唸完一千遍的《高王觀世音真經》;等住進了醫院,我又唸了幾部《地藏經》,然後就開始一直持誦〈上師心咒〉和〈金母心咒〉。

  我是3月3日動手術的。一早八點半我就被推進了開刀房,哥哥則在外面等。很奇怪地,平時我蠻膽小的,但那時我的心情很沉著,一點也不害怕。當我躺在手術床上就緒後,我很快就被全身麻醉完全不省人事了。

  然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很清晰地看到了一幕:我躺在病床上,左側床沿站了一位行者,穿著真佛宗藏紅色的喇嘛服,身材高高瘦瘦,宛如玉樹臨風般。此時我的眼神正由下往上飄看著去,但看到頸部,尚未及見到是何人時,我突然聽到一位女護理師大喊:「○○○,你開刀開完了。」頓時,我就清醒了過來,內心同時也閃過一絲喜悅:我的瘤沒有了。

  等我一被送回到病房,還顧不及自個喉嚨傷口的痛,就以非常沙啞的嗓音跟哥哥詳述了一遍剛才在開刀房看到的殊勝景象,我還告訴哥哥要用筆記下來,因為怕過後我們倆人又都忘了或記憶模糊了。

  那天,哥哥還告訴我,我開刀開了很久,大約三小時多吧。他在手術房外持〈金母心咒〉,他的學生(醫院高層人士)兩番經過來看我,也覺得實在開太久了,就把他帶進去開刀房內的辦公室等。後來醫生帶著切除的腫瘤跟他們解釋說,因為我位在胸腔的腫瘤拉不出來,只好先切成兩半,讓下半部萎縮才順利取出。總之,就是一個有點麻煩複雜的手術吧。但是謝天謝地,終於完成了,而我也沒受到甚麼苦。

  不久,我就完全明白一切了。前文不是提過嗎,我一知道自己身上長瘤,就寫信給根本上師請求加持。後來,師佛要我提供生辰及開刀時日的資料;而就在我手術的那個時刻,師佛還特別為我修了一壇法。所以我在術後睜開眼睛前一刻所看到的,那位高高、瘦瘦,氣質非凡的行者,正是師佛的化身。只可惜做弟子的我,修為還太差,才看不到莊嚴的佛面。但這些已夠我驚嘆與感恩了。我感謝師佛的慈悲救命之恩,我相信那不可思議的一幕,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

  開刀後的第二個禮拜六,我可以出遠門了。在參加完「台灣雷藏寺」法會及晚飯後,我又站在人群中等待著師佛的摸頂。師佛看到我安然無恙,雙手合十地說:「恭喜妳!恭喜妳!」我也高興地回答:「謝謝您!師尊。」

  *************************

  古人所謂的「禍福相倚」,真的是名言。且說這次,雖然我是長了瘤,但即時的發現與順利的切除,讓我以前困擾的許多毛病連帶一掃而空,我彷彿比以前更健康了。所以我把它定位為是一種業障的消除,而非病痛的折磨。

  其實這幾年,我對實修的重要性已有更深入的體會。雖然我因為自己修行還在初步階段,本身也非弘法人員,所以我只是每天做好自訂的修行功課。但我也明白,若想認真當一名真佛行者,日子真的是會忙碌異常的。因為慈悲的師佛傳下的法無所不及,做弟子的就是再努力,也會望塵莫及的。

  不過平時,只要在可能的環境裡,我也會把自己的修行體會分享給有緣的家人或好友。譬如我的媽媽以前是不知道要唸佛的,但自從五年前她開過髖關節手術後,經過我的遊說,就開始日日持誦〈上師心咒〉或〈觀世音六字大明咒〉十串珠至今。這次要動胃瘤手術前,哥哥和我也鼓勵媽媽要唸完千遍的《高王觀世音真經》。每天,當我看著她用筆畫著一個圈一個圈時,心裡真是無比的安慰。我默默地告訴她:「媽媽,這真是我們能給您的最大孝順與祝福了。」果真,媽媽那次的手術,也是獲得師佛的即時有力加持而安然度過的。

  我的妹妹是基督徒,卻有一顆柔軟的心。去年年底,她的女兒大學畢業正在準備國家特考,我告訴她:「我們師尊說,考試唸高王經最有效了。」於是她帶著一捲錄音帶和一小冊《高王經》回家,沒多久就回說,已代替女兒唸完一千遍了。結果考試放榜出來,外甥女竟然在競爭激烈的國考中名列榜眼,一輩子的鐵飯碗拿定了。我老妹喜形於色,聽說現在換幫兒子唸《高王經》,希望他事業順利呢。

  現階段,我們家最讓人頭痛的就是爸爸的問題。老爸是工程師退休,一生辛勞養育我們子女,可謂恩重如山。近年開始出現失智症狀,常常有無俚頭甚或粗暴的行為出現,很令我們煩心,卻又無法可以解決。有一天,我跟哥哥嚴肅聊天,我說:「哥哥,我們是不是太沒有誠意了,太不尊重靈界了,因為我們明明看得出爸爸已被冤親債主干擾許久,可我們卻總是下不了決心幫他做點甚麼功德。」哥哥聽了以後深有同感,所以從那一天起至今日(還會繼續下去),哥哥和我每天都各唸一部《地藏經》供養迴向給爸爸累劫累世的冤親債主,即使我住院期間也不曾中斷。雖然爸爸並不知道我們在為他做這些事,但這陣子以來,爸爸的情緒明顯有所穩定,健康也沒再惡化。我們兄妹常常互相鼓勵:為了報答親恩,一定要繼續努力!

  總之,真佛密法的殊勝是需要實修才能獲得驗證的。在人生的旅途中,儘管外在環境未變,該有的災難還是會來,該來的病痛也會發生,但有根本上師、諸佛菩薩的加持,我們即使經歷艱難的險境,內心還是很安穩,也一定會克服難關的。

  有一首藏人的歌,是筆者私下喜歡吟唱的,因為它的歌詞真切地表達出我對恩師的感激和修行的感動。現在我將它改寫紀錄如下,並呈獻給我最敬愛的師佛:

  「我在美國的天空下想您

   在台雷的廣場上想您

   安座或行走 都不能自已

   隨時隨地

   若不是今生有幸遇到了您

   得到您大悲心的無量攝持

   我會繼續在黑暗中流轉

   無明無知

   和解脫之路失之交臂

   上師 在迷失的人群之中

   我找到了自己

   我是幸運的 幸福快樂的

   我知道 報答您的方式

   唯有利益眾生的利益」

  最後,弟子再次感謝根本傳承上師聖尊蓮生活佛的大力加持與救命之恩!

文/ 曉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8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