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漸凍人痊癒大傳奇

 ――七十歲的先生與九十五歲的母親的見證

104440_medium        關於漸凍人的認知:學名稱為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病人由於上、下運動神經元(英語: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縮寫為ALS),在美國一般叫做盧·賈里格症(英語:Lou Gehrig’s disease),俗稱為漸凍人症,因从患病开始,患者身体會慢慢無法運動,猶如被漸漸凍結,故名。)是一個漸進和致命的神经退行性疾病。起因是中樞神經系統內控制骨骼肌的運動神經元退化所致。ALS都退化和死亡並停止傳送訊息到肌肉,在不能運作的情況下,肌肉會逐漸衰弱、萎縮。 最後,大腦完全喪失控制隨意運動的能力。該病從發病到死亡的生存時間中位數為39個月,大部分的病人從發病開始,一般會在三到五年內死於呼吸衰竭。美國FDA唯一核准ALS的治療用藥,只能延長病人存活時間數個月,且對於生活品質或功能無明顯幫助。

           也就是說,得此病的人幾乎沒有痊癒的機會。然而,在真佛宗,一名被醫院宣布死刑,從全身機能徹底失去功能開始到痊癒僅經歷20天的病患,再次見證蓮生活佛盧勝彥師尊的大法力,創造世界醫學大奇跡,成為世界首例漸凍人完全康復案例。下面為病人家屬口述,筆者整理見證奇跡的經過。

           我,秋菊,今年七十歲,一生無啥信仰,雖然移民加拿大的女兒幾年前在華光雷藏寺皈依真佛宗,但是對家人來說並沒有感受到有什麼不同。然而在三年前,我先生的一場病變徹底改變了全家人的觀念,2012年的一天,我的先生司徒雷突然感到腳有些麻,剛開始並不在意,以為人上了年紀,腿腳難免有些不俐落,沒想到幾天後,麻木感上延到小腿,很快又麻到大腿,一星期後,擴展到整個下半身。急忙送醫檢查,折騰一個星期,最後證實得的是俗稱為漸凍人的病。接下來的兩個星期,我先生每天接受各種儀器和藥物制療,直到在醫院的病床上變成真正的漸凍人,大腦完全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成了一個名符其實的冰人。醫生告訴我:醫學界至今仍無法找出這種個病的病因,一旦得了,等於是宣判死刑。即使能夠活下來,也要氣切和插管,完合靠呼吸機呼吸,生不如死。你們要有心裡準備,遲早的事。聽到醫生的死刑宣判,我當時就矇了,咋辦?剛好女兒從加拿大趕回來,告訴我,不如幫爸爸皈依真佛宗吧,盧師尊有大神力,也許會有奇跡。到了這種地步,有個希望總比等死好吧!於是將自己與先生的皈依資料寫好寄到西雅圖真佛密苑。之後,女兒又幫我們全家傳真報名師尊的法會,結果第二天,我先生的身體開始軟化,一天軟一點,三周後,也就是第三張法會報名表傳出後,我先生可以下地走路了。接下來,我每周都會傳真報名表,師尊在哪我就傳到哪,二個月後,完全康復。我先生成為世界首例漸凍人痊癒的傳奇,在當地醫院造成極大的轟動!

                  舍利傳奇:一紙皈依書治癒七十年病魘

p1014-02-04        我先生漸凍人痊癒的奇跡,給我們全家帶來極大的震憾,連我們家最固執的九十五歲的老母親,也答應皈依盧師尊。結果,蓮生活佛盧師尊的大法力、大神力,又一次在萬里之外的小城上演,又一次轟動小城。

           我的母親,田氏,九十五歲,二十多歲時因生小孩,落下了坐月子病,從此腿痛酸麻難忍,七十年來,夜不能眠,只有在白天疼痛輕一點的時候,可以睡一下,七十年天天如此。

           2012年,母親在我先生漸凍人病痊癒後的第二天,皈依了蓮生活佛盧師尊,與皈依信一起傳真的還有一張法會報名表,當天夜裡,母親一夜睡到天亮。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天天一覺到天亮。一直到母親往生,母親的腿沒有再痛過,一張皈依表治癒七十年腿痛,真神奇!

           更神奇的還在後頭,這兩年我一直有個心願,能來加拿大親見師尊,可是要照顧九十多歲的老母,一直沒能成行。2015年1月的一天,我在母親家呆到晚上8點,母親突然對我說:我要走了。過了一會兒,母親對我說:你也早點回家休息吧!晚上8點20分,坐在床上的母親,頭突然垂了下去,我意識到,母親走了。

           母親火化後,火葬場的工人告訴我們:你的母親有舍利子和舍利花。我發誓,我從來沒有見這麼漂亮的舍利子和舍利花,比我看過的任何珍珠翡翠好看一百倍。

親赴西城見師尊 再添神跡

         images母親的善逝往生,與先生的痊癒,令秋菊可以放心前往美國西雅圖朝聖親見師佛。5月24日母女倆終於去到西雅圖,親向師尊感恩並向大家做見證。雖然筆者事先已知道事情的經過,沒想到秋菊師姐在做見證的時候,額外又加了一段剛剛發生的感應,真佛大法力,再添一例。

           秋菊的先生,長年來氣管不好,常常氣喘,呼吸困難,經醫生診斷為肺心病,尤其是夜晚睡覺,有時呼吸會中斷。這一次秋菊來到浩然精舍參加23日的浴佛慶典,親自為先生的冤親債主再皈依,秋菊說:三年前在華光雷藏寺是女兒代辦的皈依,這一次我本人親自來,當然要再皈依一次,我才安心。當晚,秋菊師姐去電先生,先生說,奇怪,今天呼吸順了很多,不喘了。

           師姐向師尊親述皈依證書傳奇後,我想,很多人都要第二次皈依了。

           偉哉!蓮生活佛盧師尊,當代的佛陀!

 

  秋菊口述 / David整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wenty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