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師尊講授大圓滿法: 2015年3月14日第129講

毀謗跟讚揚完全泯滅 就是聲灌頂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5年3月14日台灣雷藏寺週六「大隨求菩薩護摩大法會」大圓滿法第129講開示>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大隨求菩薩「嗡。摩訶鉢拉底。薩落。梭哈。嗡。摩訶鉢拉底。薩落。梭哈。嗡。摩訶鉢拉底。薩落。梭哈。」
  今天是做大隨求菩薩的護摩。先講一下師母,她今天沒有來,她說她好像又瘦下來了,所以必須要在家裡休息。事實上,她回來以後,非常的辛苦,每天電話不斷。所以必須要休息。另外我們做大法會,也做得不錯,上星期六做阿達爾瑪佛的護摩,星期天在中正紀念堂做大幻化網金剛大法會。天垂異相很多,星期天在做的時候,本來氣象報告講90%會下雨,結果沒有下,等到法會做完的時候才下。還有,優人神鼓的表演也非常的好。當我們在繞塔的時候,有看到塔上有很多的飛鳥一樣也在繞塔,大家都看得到。法會那一天,虛空中,有出現憤怒的紅色眼睛。另外還照到般若光,在虛空之中的雲層裡面,也顯現出一條龍,非常清楚。祂們都是來參加法會,而且贊助法會,為法會祝福。天上的都到了,只有地上的沒有到。所以要做祈福,或者要做甚麼,都要天、地、人配合在一起,天已經賜福了,人不去求等於沒有,人沒有求的話也沒有。你說十隻老鷹在天上排成一排,你看到在天上旋轉的鳥是屬於老鷹嗎?喔!分兩批,上面是鷹,下面是鳥,不是鳥歸鳥,鷹歸鷹,老鷹也是鳥。不管怎麼樣,天上的鳥都來了。祈福法會,必須要人、天跟整個地,天氣一起配合,天、地、人三者一起配合祈福,三合一的祈福,這樣才算圓滿。如果天祝福了,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到了,我們的人到了,但是另外的人沒有到的話,那就是打折扣,half and half,意思就是一半一半,也就是天有賜福,人沒有承受,就是這樣,有很多因緣。今天蓮店上師跟我講,她發覺我們雷藏寺的法會,最高首長就是廖東周大使。到了中正紀念堂,最高首長還是廖東周大使,廖大使是我們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forever,就是永遠的中堅分子。祈福,必須是我們對這個大地,愛這個大地,愛台灣。
  有一次我在美國的餐館吃飯,那老闆問我:「你愛台灣嗎?」我說我愛。因為我是台灣出生的,我一定愛台灣。老闆就反問我:「台灣愛你嗎?」(愛。)我想一想,我在測量界,在軍中十年,被監視了五年,因為在軍中時,我信仰了宗教,信佛了以後,大概軍中也知道。所以保防官一直派一個「保防細胞」在我旁邊,我們在軍中叫他為「保防細胞」,「保防細胞」也是做保防官的工作,但是他是監視人的。我離開軍中以後,到了社會工作,變成警察,也就是太平分處所的所長跟警察夜訪我的家。另外,還有其他的單位。我實在是被弄煩了,沒辦法,我才離開台灣移民到美國。那時還是在戒嚴時期。想一想,台灣是生我、養我、育我的地方,還是愛啊!雖然在台灣也有很多的痛苦,事實上我還是愛台灣。我們希望,阿達爾瑪佛和大幻化網金剛都能幫助台灣。

p1048-04-01  最近我也有一個感嘆,覺得人生真的是非常的無常。坦白講,我去到西雅圖的時候,我一樣的幫助慈濟功德會,我有捐款,我捐了慈濟功德會不少,嘉義大林醫院那邊的會員跟我募款,我給了五千美元。我每年寄到花蓮慈濟功德會的供養,我一年一年保存下來,每年寄給慈濟功德會的單子,我一直有留下來。我每一年都會將所有的加拿大幣,集合起來全部匯給慈濟功德會,我那時候是這樣做的。直到有一天,慈濟有一份雜誌叫做《慈濟道侶》是報紙型的,主編是陳慧劍,他批判兩個人,第一個就是蓮生活佛盧勝彥,第二個人就是青海無上師。我被批判了以後,我心裡很難過。我想我每年都贊助,每一年都將集中起來的錢贊助,結果在《慈濟道侶》上被批判。我心裡這樣想:「沒關係,因為他不認識我,不知道我曾經幫助慈濟功德會。」我有一張連單,從某一年開始一直到某一年,差不多將近六年的時間,我匯款給慈濟功德會的匯款單,我將匯款單照成照片出來。不知有誰看過?我放在美國西雅圖,我有拿出來給人家看過,沒有人看過嗎?喔!蓮翰看過。常仁也看過。那是在很早很早以前我幫助慈濟功德會的。後來慈濟功德會發展的很快,非常迅速的一直發展,我內心想,人家發展的很快,實在是很了不起,非常好;慈濟功德會的發展很了不起。有一天,我去了潭子的醫院,因為師母的大姐夫,也是屬於我的大姐夫,他的攝護腺開刀,我就去潭子的醫院探視他。一進去,我一看到大殿,那個大殿非常的大,從高速公路我看到的就像布達拉宮一樣的那種窗戶,千窗萬窗這樣的窗戶;再進到大殿裡面一看,非常寬敞的大廳,比電影院還大上十倍的大廳。我看到以後有一個感覺,回來後,我說:「我們真佛宗不要做了,不要再做了。」為甚麼?我們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絕對沒有辦法做得到。電視台,我們沒有辦法做得到;學校,我們沒有辦法做得到;醫院,我們更沒有辦法做得到,可憐啊!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我們有那麼多的弟子,但是我們做不到。人家那麼多的錢,1439億,我們連人家的尾巴都沒有。所以我昨天就跟我們真佛宗宗委會的處長講:「我們散了吧!你們乾脆統統都還俗。」我覺得我們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沒有希望。不過事實上,我也知道慈濟最近有風暴,我在電視上有看到,內心很難過。無常!就是佛講的無常,有很多很多的無常,你在這裡就看到了無常,你說是不是無常?另外,蓮涯上師的大嫂,她就是在聯合報大樓那裡教英文的一個老師。蓮涯上師的大嫂從美國留學回來,她是教英文的老師,她在那裡跟一個學生家長講話時,聯合報大樓外面貼的磁磚掉下來,剛好就掉在蓮涯上師的大嫂頭上,當場就死亡。當場過世的那一位美語老師就是蓮涯上師的大嫂。我昨天晚上聽到,我就感嘆,無常啊!無常,真的,這麼多的無常。像不會倒的功德會,今天有了風暴,無常!人好好的,四十幾歲的蓮涯上師的大嫂,就在那裡,一個磁磚下來就將她打死了,才四十歲。只是蓮涯上師的大嫂是這樣,他跟我們講她甚麼都不信,他的哥哥也信,他的兄弟都信,爸爸媽媽也信,就是這個大嫂不信。無常!
  我自己最近也發生一些事情,稍微跟大家提一下,我去黃帝雷藏寺做法會的那一天,非常的冷,我坐的位子的旁邊,有一個冷氣開得最強一直在吹我,我一直忍,一直運功跟冷氣對抗。外面的冷風進來,到了牆又反射回來,我的背上都是冷的。一直到一個小時以後,等我講話時我才講,請她將冷氣關掉,法會一直進行,我已經吹了一個小時。我的五個手指頭,現在有一點麻。這隻手剛好在冷氣機旁吹最冷的,這隻手的血管全部變小,血液幾乎凍掉。我這幾天才感覺到手指頭凍麻,底下發疼,整個手臂幾乎都廢掉。這幾天睡覺的時候,感覺到這隻手(左手)還是活的,這隻手(右手)是死的。這就是無常。現在還是能動,但是手指頭有麻木的感覺,這邊痛(手肘下方)跟肩膀這邊也痛。我活了七十歲,從來沒痛過,從來沒進大醫院全身檢查過,從來沒有,從來沒有痛過,第一次有痛的感覺,真的是無常!所以能保證一個人能活多久,我不敢說。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能夠擋多久,不敢說。人的生命能夠活多久,不敢說。所以佛陀早就講「諸行無常」,這是很重要的認知。我們求佛菩薩保佑,我天天求,哪一天不修法?哪一天不求?這隻手也會有這種狀況出來,豈不是很奇怪的事情?難道佛菩薩沒有保佑嗎?大隨求觀音菩薩有來,我的四個師父,吐登達爾吉上師、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了鳴和尚四個上師都住頂了,今天的法會,四個上師都到了。p1048-05-01
  我今天特別在自己家裡的壇城特別畫符,自己畫符自己吃。我說:「今天下午有法會,祢一定要讓我的手能結手印,不能麻,不能痛。」不能像昨天晚上那樣,肩膀痛,手肘底下也痛,指頭也麻,這樣我就不能結手印,不能寫文章。我求瑤池金母,自己畫符自己吃下去,現在感覺還好,肩膀這邊不痛,手肘這邊不痛。不過很奇怪的,晚上就特別痛,一般痛都是晚上在痛。像五十肩,是不是晚上痛得很厲害,晚上壓到會比較痛,白天比較不痛。所以現在還不要太高興,等今天晚上。你看很多事情,像慈濟功德會,屹立如山不動搖的,也是有這些風暴出來;舉一個最簡單的,昨天聯合報大樓掉下磁磚,蓮涯上師的大嫂就這樣走了;舉我最近的法會,我一個手臂快廢掉了,快報廢了,還是無常啊!佛菩薩並不是沒有保佑啊!我天天修法啊!天天求啊!天天打坐,仍然會這樣,可見大家還是會有很多的無常。真的!很多的無常,不管是經濟上的無常,經濟也會無常,生命也會無常,身體健康也會無常,一個group也會無常,我舉這些例子就是在講「無常」。所以人生啊!我們有誠心,佛菩薩一定給我們感應。就我這隻手臂,也不知是甚麼原因,知道是那一天吹了以後應該要熱敷才對,我沒熱敷,有時候自己的身體也還是應該要珍重,自己要保重。跟大家講,每一個人雖然有佛菩薩保佑,但是自己也要謹慎自己的健康。我們常常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道心堅固,逢凶化吉,希望能夠躲過這些災難。

  真佛宗也算是一個佛教的團體,因為慈濟功德會的關係,現在幾乎所有佛教的團體都被波及了,第二名的是佛光山,第三名的是中台,第四名的是法鼓山,我們在十名之外的,可能是沒有名的。可能在排名一百名的宗教團體裡面,看看真佛宗有沒有,會不會出現。因為我們真的是沒有。我在2010年才回到台灣來,然後每半年回到台灣,每一次半年。剛剛回來的時候,台灣雷藏寺的鋼筋都突出來生鏽了,那時候是保證台灣雷藏寺蓋不起來的。我五年前回來的時候,台灣雷藏寺蓋起來了沒有?是蓋起來,台灣雷藏寺是蓋起來,但是鋼筋還是露出來,是生鏽的。那一次將本來要蓋的廢掉,雷藏寺完成初步工程,這五年來,台灣雷藏寺才有一滴滴的,不是很多,師尊回來就幫台灣雷藏寺,幫了一滴滴。你看,我們台灣雷藏寺不在十名之內,輸給行天宮,還輸給很多的廟,不少廟都贏過我們,我們真佛宗是名氣大,名很大,但是是丐幫啦!我一看,十名之內我們都沒有,二十名之內也沒有,我們也輸給龍山寺,也輸給松山慈惠堂,還有很多大廟,像南鯤鯓代天府、台南大天后宮,大甲鎮瀾宮,那些都是很有錢的廟。真的,想一想,無常!我們台灣雷藏寺,我們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仗著佛菩薩的加持,我們在天上是第一富豪。(眾熱烈鼓掌)今天是做大隨求菩薩的護摩,師尊也跟大家講出心中的話,在地上,真的很多事情我們沒辦法做到。但是在天上,佛菩薩賜福給我們非常非常的豐盛。大隨求觀音是隨求隨應。
  p1048-04-02上一回,在《密教大圓滿》中提到「聲灌頂」。師尊修行,在「聲灌頂」上,師尊有修到毀譽不動於心。這五年來毀謗師尊的有多少?我都沒關係,都不動,這就叫做「聲灌頂」。讚揚的有多少?也很多。毀謗的有多少?也很多。毀謗跟讚揚的都完全泯滅,這就是「聲灌頂」。人家讚揚的聲音、毀謗的聲音,都不會撼動我的心,只是想到佛陀的三法印:諸行無常,這法印就會撼動我的心,的確是無常,佛陀講的就是這個真理,你看,在「聲灌頂」裡就有,師尊一切做到了。講一個笑話吧!有一對夫妻,他們結婚了很多年,太太都在家裡煮飯給先生吃,先生就在家吃了好多年。有一天他實在忍不住了,他跟太太講:「我們到外面去吃好嗎?」太太回答:「可以。」第二天,看到先生拿著一碗飯坐在門口吃。我們窮得不能常常在外面吃飯,只好在家裡吃飯。在家裡吃不好嗎?一定要到外面吃嗎?應該是這樣講,在哪裡吃飯都好,在哪裡吃飯都可以。這裡提到「香灌頂」,「香灌頂」是這樣的,沒有說是在家裡吃,也沒有說是在哪裡吃,「香灌頂」是都是一樣的。有一個酒醉的人走回自己的住家,但是他怎麼樣都開不了門,剛好有一個警察路過,警察就問:「先生,你需要我幫忙嗎?」醉鬼高興的回答:「太好了!警察先生,你來得正好,請你幫忙將房子扶正,免得它轉來轉去,害我找不到鑰匙孔可以開門。」這笑話有甚麼意義?慧君上師講有人喝醉酒,那還要你講嗎?跟妳講一句話,這房子是正的,人是歪的。我們要做一個正的人,不要做歪的人。我們學佛,就是要做一個正的人,不要做一個歪的人。在「香灌頂」裡面有講,要將「香」整個都泯滅,一樣的,都變成正常的。如果你太偏執,以健康來講,你太偏食,你的身體就是偏的。你正常飲食,甚麼都吃,不管是你喜歡吃的,還是不喜歡吃的你都吃,你就是一個正人,這才是營養均衡。做任何事都不能夠偏,你偏一邊,毛病就出來,酒醉的人已經偏了。所以對於人世間的事情,我們的看法都是用正觀來看,不應該偏哪一邊。很多時候,都是一種偏見,有的見解都是一種偏見,不要你喜歡你自己喜歡的,你不喜歡的就不喜歡。像我在西雅圖的真佛密苑問事,一個全身充滿香息的人進來,我會跟她多談一點。一個全身發臭的人進來,他自己的體味臭得要死,我那房間又很小,一個問事房,小房間而已,三個禢禢米大,一進來,整個房間都臭,我壇城所供的佛菩薩聞到你身上的臭味,全部都跑了,連我都要閉住呼吸講話。有口臭,有腋臭,而且全身都是汗,汗發出來的那種腐臭,全身體臭,還有香港腳的臭、沒有洗澡的臭。天啊!但是做一個師父,還是要「阿彌陀佛!你有甚麼事嗎?」他說:「師尊,我的事情非常的祕密,我一定要靠在祢這邊講。」一講,啊~趕快想起自己的「香灌頂」,還是要忍耐等到他講完。他跟我講:「師尊,我有肺結核。」天啊!我已經吸進很多口了,我還可以閉住呼吸啊!也有肝炎的、感冒的、癌症的,還有全身發臭的、肺炎的,甚麼炎在身上的,還有舌癌。我說:「舌癌?我從來沒看過。」他的舌頭伸出來,往上一看。整個爛掉,像爛泥巴一樣的舌頭,味道一出來,熏到我的鼻子。啊!「香灌頂」。問事那麼辛苦,偶然碰到一個漂亮的小姐進來,花枝招展,像一朵花盛開,渾身都是香氣,想跟她多講幾句,但是兩三句話,她就走了。「香灌頂」就是不能這樣取捨,都要有慈悲心,同樣發菩提心。有香息的人進來,還要問甚麼?她一切都是很好的。就是這些痛苦的人,渾身發出的味道很濃很濃的,這才是痛苦的人,就必須要很仔細的問候,對他多一個問候,多一份關懷,不能閉住呼吸的。這就是「香灌頂」。p1048-03-03
  講一個笑話,有一次遇見一個護士在練習打針,遇見一位熟睡病人,一針又一針,不知不覺從頭打到腳,就在護士小姐香汗淋漓想再找位置打針時,病人一躍而起,大聲的罵:「你真當我死人?從頭打到腳!」護士小姐落荒而逃。第二天上班,院長握著護士小姐手說:「醫院唯一睡了八年的植物人被你打針給治好了!」睡了八年的植物人,居然被護士用針這樣打,打到後來就醒過來。師尊也是這樣,忍辱波羅蜜,忍住那一種呼吸。晚上還有摩頂,很多摩頂的都是病患。但是師尊不怕,現在手也好了,應該沒有問題。真的,摩頂的有多少人,經過的時候就知道,一個一個的,摸腳的、摸頭的、摸背的、摸肚子的、摸脹氣的,甚麼樣的病,你們沒看過,師尊都看過。從年紀輕的一直到老的阿嬤、阿公。我自己也是阿公,不要講別人阿公,我已經七十幾了,但是我覺得七十幾、八十幾、九十幾,或者是坐在輪椅上的,都要我親自去呵護,親自摩他的頂。乞丐不好,也是要這樣對他,這就是在修「香灌頂」。要彎下腰來摸人家的腳;彎下腰來摸他的腿;彎下腰來摸他的背、肚子,他的任何地方。我摸過一個先生,他是攝護腺有問題,他要我摸,我就摸他的攝護腺,我聞到尿的味道,很重很重。我問:「這是甚麼?」他跟我講:「我是尿失禁。」從頭到尾他是包尿片,他已經尿了八次、九次,十次以上,所以,我去摸他的攝護腺的時候,我就聞到尿的味道。我也不能停止呼吸,也是一樣聞啊!任何味道都要聞,平等視眾生,這才是能忍。釋迦牟尼佛就是「能仁」,不是忍耐的忍,是仁愛的仁,就是要這樣。像Saint Teresa(泰瑞莎修女),她就是這樣做;師尊就是這樣做。講一個笑話,法文課的時候,老師完全以法文講解,學生不大聽得懂,要求他加一點中文補充,老師站在訓練學生聽力的觀點上說:「不要害怕聽不懂,學語言就是要多聽,你們每天聽我說法文,久了自然就明白了。」這時有個學生突然說:「可是我每天聽小狗叫,也不知道牠在說什麼。」這跟「香灌頂」有甚麼關係?因為一點關係也沒有。有時候用比喻的方式,很多人喜歡用比喻,但是不管怎麼比喻,不一定會是正的。甚麼是正見?甚麼是偏見?你們在這裡要仔細的想一想。所以這裡的「五塵灌頂」,色、聲、香、味、觸五種灌頂是最基本的,就是要你關掉你的眼、耳、鼻、舌、身,將這五個關掉,你就不受污染,你就完全會有正見。嗡嘛呢唄咪吽。
文/賀蘭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ree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