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法王盧勝彥2014年3月1日「大圓滿九次第法」第56講

大圓滿口訣
精進的磨練  心住虛空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4年3月1日台灣雷藏寺大威德金剛明王護摩大法會開示「大圓滿九次第法」第56講>

        一心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護摩主尊「大威德金剛明王 嗡。閻曼德迦。吽呸。嗡。咄唎。卡拉魯帕。吽堪。梭哈。」
   我們今天做的fire offering的主尊是大威德金剛明王,fire就是火,offering就是供養,合起來就是火供。大威德金剛明王的火供一向是非常威猛的,法力也是無窮的。師尊的生肖屬雞,我們到日本去旅遊的時候,在日本的東密裡,有講屬雞的本尊是不動明王,我就覺得既然講屬雞的本尊是不動明王,我就修不動明王。我修了一陣子,「南摩三滿多。母陀南。哇日拉。藍。撼。南摩三滿多。母陀南。哇日拉。藍。撼。南摩三滿多。母陀南。哇日拉。藍。撼。」我就不斷地唸不動明王的咒,觀想不動明王的劍,然後入三摩地,祈請大日如來化身的不動明王加持。我修了好久,沒有相應。但是,在我的家裡,我還是有供奉不動明王,一進入家裡面,一開門,就是不動明王跟不動童子,我每天對祂們禮拜,做大禮拜二十下。所以,雖然沒有相應的覺受,一進門,我就是供不動明王。有一天,我去了尼泊爾,回來以後,請了大威德金剛的唐卡,我將它懸掛在我真佛密苑的房間裡。平常我唸大威德金剛的咒,「嗡。閻曼德迦。吽呸。嗡。咄唎。卡拉魯帕。吽堪。梭哈。」閻曼德迦大威德看起來很莊嚴、很尊貴,祂一共有六面、六臂、六足;另外,還有一形象是九面、三十四臂、十六足;也有三十二面、三十六臂,叫做「十三尊大威德金剛」,就是有很多的臉,很多的手臂,結期剋印,有好多腳。那時候我唸大威德金剛的咒,我在自己的房間裡面,哇!大威德金剛居然進到我的身體裡面,我的雙手雙腳就一直震盪,好像彈腿一樣,彈腿神功,腳一直彈,手一直揮舞,因為大威德金剛降在我身上。然後,我感覺我的四周圍都是海洋,我的手就好像大威德金剛的手全部一起揮舞,這樣揮舞,就造成巨大的波浪顯現出來,整個海水震盪,整個龍宮都快要搖晃,整個深海的海水都非常的激盪、洶湧、兇猛,那一種覺受,實在是不得了。因為大威德金剛降在我身上,自己變得像大威德金剛一樣,連走路都像大威德金剛一樣,實在是很像變形金剛。
        我跟大威德金剛做心靈上的溝通,祂說祂就是我的本尊。從此以後,我就以大威德金剛為本尊。屬雞的本尊不是不動明王嗎?不動明王沒來,反而是大威德金剛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阿彌陀佛、文殊師利菩薩、大威德金剛、閻摩法王是一貫的,延續下來的,就好像是一個系統。我自己的本尊是阿彌陀佛,當然護法是大威德金剛;文殊師利菩薩也是我在過去世,當我在香巴拉的時代,父親就是智慧尊文殊師利菩薩,祂的兒子就是白蓮華王,阿彌陀佛是grandfather祖父,我是文殊師利菩薩的兒子,有這個串連;另外,大威德金剛是文殊師利菩薩入閻摩法王之身所變化出來的。
    藏密的閻摩法王是有兩隻角,像牛一樣的形狀。有的時候大家會看錯,因為在藏密裡面,騎著一頭牛,又有牛角的,拿著法杖,那是閻摩法王,不要誤以為那是大威德金剛。大威德金剛是大威德金剛,閻摩法王是閻摩法王,但是兩尊很像。有一個時代,閻摩法王施了很多的法,讓很多眾生死亡,文殊師利菩薩為了解救這些眾生,祂入了閻摩法王的身,變化成為大威德金剛明王,所以,祂是降閻摩尊──閻曼德迦,降伏閻羅王,令眾生得以長壽,是有這樣的關係存在。大威德金剛的手印就是這樣,我比給大家看(師尊示範),這是手印,祂的短咒就是:「嗡。閻曼德迦。吽呸。嗡。咄唎。卡拉魯帕。吽堪。梭哈。」我們要這樣唸。我們可以觀想獨雄大威德,也可以觀想多面、多臂、多足的大威德金剛。這是我跟大威德金剛本身的因緣。大威德金剛有大威德金剛十三尊壇城,大威德金剛的法力是非常的威猛。所謂的九面,代表大乘九部經;三十四臂加上身語意也就是精通三十七道品;十六足代表透徹十六空性,其周圍憤怒的火焰,代表著降伏的慈悲清淨。師尊是以大威德金剛作為護法本尊。所以,如果是阿彌陀佛本尊的,護法大部分都是大威德金剛。今天就跟大家介紹大威德金剛明王,我就是因為跟大威德金剛相應了以後,我就請大威德金剛做我的根本護法。東密跟藏密的大威德金剛,形象稍微有一點不同,我們以藏密的大威德金剛為主要的金剛明王。
    有同門問我:「師尊,你講那麼多的大圓滿法。修大圓滿法需要苦行嗎?是要經過很多的磨練嗎?」我的回答是這樣的,所謂「大圓滿」是平等的,是沒有分別的,是完全清淨的,像無雲晴空一樣。所以,沒有所謂的苦行,也沒有所謂的樂行,也沒有所謂的磨練,磨難也沒有。雖然平常是這樣,但是我們看以前的成就者,以帝洛巴來講,帝洛巴本身為了追求修行也受過磨練,是怎麼樣的磨練?祂原來是一個王,但是祂去做粗工,最粗的工作。祂用雙手磨白芝麻、黑芝麻,將芝麻裡的油擠出來,祂就是做這樣的粗工工作。白天做磨芝麻的工作,晚上做甚麼?當時是在天竺,祂晚上到妓女院,妓女當然是最低賤的工作,但是祂就是去那裡服侍妓女,時間一共長達十二年。十二年的時間,在妓女院服侍妓女,還要當皮條客,祂還要修法。所以,帝洛巴是受過磨練的。祂的弟子那洛巴也是受過磨練的,那洛巴是一個王子,帝洛巴在教那洛巴的時候,祂將很多的痛苦加在那洛巴身上。那洛巴有十二個大磨練,十二個小磨練,一共有二十四個磨練。那洛巴的弟子就比較好了,沒有受苦。那是誰?西藏的馬爾巴。馬爾巴是一個成功的生意人,祂有土地,有房子,有錢,祂到印度找師父,找到那洛巴,祂供養那洛巴很多的黃金。可能是黃金比較有效,馬爾巴就不用受苦,那洛巴就將很多的法傳給馬爾巴。馬爾巴拿了那洛巴的法本回到西藏,祂就開始研究這些法本裡面的東西,包括「那洛六法」跟所謂的「月光大手印」、「恆河大手印」。祂沒有受苦,祂有結婚,還有很多孩子,一共有九個孩子吧?有多少妻子,我們不管。反正,祂有九個孩子,有妻室,是成功的商人,祂沒受過苦啊!所以,每個人不一樣,帝洛巴、那洛巴都受過苦難,而馬爾巴沒有受苦。馬爾巴的弟子密勒日巴也受過苦。當初密勒日巴受馬爾巴的磨練,叫祂蓋房子,蓋圓形的房子,蓋好了,成功了。師父又叫祂拆掉,祂就拆掉。祂是一個人蓋房子。馬爾巴叫祂蓋三角形的房子,祂就蓋蓋蓋蓋蓋蓋好了,師父又叫祂拆掉,祂就又拆掉。然後又叫祂蓋半圓形的房子,祂又蓋好了,師父又叫祂拆掉再蓋四方形的房子,祂又蓋好了,師父卻又叫祂拆掉。祂一個人蓋房子,天天在搬石頭、搬磚,做黏接的工作,將自己全身的皮膚磨到幾乎快要沒有了。密勒日巴是受苦行的,受馬爾巴的磨練,磨到最後,才傳祂法。密勒日巴求到法以後,也是修苦行,祂到深山的岩洞裡藏起來,穿的衣服都爛掉,吃的很簡單,是綠色的蕁麻,吃到全身變成綠色。像我們常常吃紅蘿蔔,吃到最後,皮膚也會變紅,也會變顏色。
    密勒日巴的修行是很苦的,沒有衣服,沒有吃東西,住在岩洞。行呢?就靠兩隻腳,結果在白教裡面,祂是很有成就的,祂修拙火法最有成就的。像啟仲師兄,藏人那邊講祂是密勒日巴的轉化的。
    張澄基教授有寫《密勒日巴全集》,他是盧師尊的弟子,他是于右任的女婿。于右任罵這個女婿罵得很兇,「你呀!跟著我,大小都有一個官。搞甚麼?你去學密法?」張澄基教授就是喜歡學密法。他有一個獨立的房子在彰化八卦山,是在那時候分配給他的。他請我去看他房子的地理,所以我才認識張澄基教授的。我看了地理以後,他聽說我能神算,我就幫他算,算了一下子,他說他要皈依,好,我就給他皈依灌頂,我就加持他。所以,他是我們真佛宗的弟子,大家記得喔!我在台灣的最後一棟房子,在精武別墅,就是在印順導師的隔壁那裡,他就是在那房子裡面受灌頂皈依加持的。《密勒日巴全集》是他翻譯的,因此密勒日巴這麼有名,就是跟他翻譯《密勒日巴全集》有關。
   

 密勒日巴的弟子岡波巴,祂跟密勒日巴學法,祂是密勒日巴的法王子。岡波巴是個出家人,祂修的是出家人修的法,跟瑜伽士所修的法不太一樣。但是岡波巴很嚮往密勒日巴瑜伽士的生活,祂就到岩洞求法。後來,岡波巴學好以後下山,密勒日巴陪祂,到了一個橋,岡波巴問密勒日巴:「{你}有甚麼口訣給我?最重要的口訣。」密勒日巴將衣服脫掉,「這就是我的口訣。」岡波巴一看,哇!密勒日巴身上的皮膚沒有一塊是完整的,完全是磨練出來的。當初建四棟房子,不知建了多少年,師父才傳法給祂,密勒日巴精進到如此程度。密勒日巴說:「祂所謂的能夠成就,是因為我師父磨練我。」岡波巴看了很感動,「原來最大的口訣就是精進的磨練才是最大的口訣。」岡波巴回去以後,祂過僧團的生活,也是蠻辛苦的。你看,祂們幾個人是不一樣的,從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密勒日巴、岡波巴,大手印傳承的這幾個祖師爺,有人享富貴,有妻子又有兒女;也有人受很大的磨難;有人吃苦,有人耐勞,生活環境都不一樣。你看帝洛巴,祂修成了以後,那洛巴去找祂的時候,看到祂剛好抓起一條魚,手一彈,魚頭就斷了,祂就吃魚。所以,祂的相就是拿著一條魚。帝洛巴將活生生魚頭彈斷,吃生的魚,真的是吃生魚片,但是,魚的靈魂就被超度到西方極樂世界。所以,成就者的行跡不一樣。像是帝洛巴在妓女戶裡面服侍妓女十二年,祂所受的苦難是相當多,被人家差遣來差遣去。所以,每一次過年的時候,都是請啟仲來唱「大手印祈請文」,就是在祈請這些祖師的。所以,有的是受很多苦的,馬爾巴不同,祂是享很多福的。另外,岡波巴也不同,祂沒受過很多磨練,但是祂在僧團過比較清貧的日子。馬爾巴有妻子,有九個孩子,有田地,有房子,是當地最有錢的。所以,富豪也可以修行成就,受苦也一樣可以修行成就。我就跟問這個問題的弟子講:「甚麼都行,你要苦行也可以,要樂行也可以,要富貴行也可以,你要怎麼樣都可以,都是可以成就的。」不怕不成就,任何行業,統統都可以成就。
    有人問我:「我是屠夫,可以成就嗎?」佛教不是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是顯教講的,放下屠刀,不再做屠夫,你就可以立地成佛。但是,密教不一樣,他當屠夫,殺了一隻豬,殺了一隻牛,殺了羊,但是一彈指,就可以將那隻牛,那隻羊,那隻雞,那隻豬全部超度,將牠殺了反而有成就。師尊有時候到restaurant餐廳吃飯,他們看到幾個出家人進來了,waitress女服務生就講,我們這裡沒有賣素的。我就跟她講:「我們只有素的不吃。」我是說笑的。真正有成就的,只要「嗡阿吽」一彈指,就真的到西方極樂世界。
       我記得有一次,有幾個人跟我去吃飯,有一個通靈的走過來,「師父啊!我看見了。」「你看見甚麼?」「你所吃的東西全部昇天。」
    我不能講那家餐館的名字,如果一講出來,等於幫他的餐館宣傳,但是,在場同去的,舉手。他們都聽到了那個人這樣講。「但是,我看到還有一堆人在你面前跪著,祂們沒辦法昇天,也沒辦法吃你供養的東西。」「欸?」被他提醒,我一看,原來是餓鬼道的,祂們還趴在那裡,祂們也不能吃,因為食物一到口,食物就沒有了,比目犍連的媽媽好一點,目犍連去地獄救他的母親,他拿食物給他的媽媽吃,食物一進口,就變成火炭,他媽媽被燒得嘰嘰叫。怎麼辦?目犍連回來問佛,佛說:「你一個人的功德不夠,你必須要找很多的僧眾一起加持,加持你的母親,餓鬼道的才能夠吃。」後來就演變成我們的中元節盂蘭盆法會,就是當時為了救目犍連的媽媽,必須動用所有的僧眾,一起加持。
        我聽這弟子講,我一想,欸?我有方法,因為我剛傳賓頭盧的法,由賓頭盧去召請住世十六大阿羅漢,十六大阿羅漢全部在虛空中,再加上我,舍利弗、目犍連、賓頭盧、富樓那、阿那利等等,統統都來;十六大阿羅漢跟舍利弗尊者,一起加持那些餓鬼道,終於將那些餓鬼道全部超生。
    真正有成就的,做甚麼事都行;沒有成就的,就是一般的世俗凡夫,做甚麼都是業。因此成就非常的重要,將來一定要做為一個「大圓滿法」的成就者。成就者是不一樣的,你做甚麼都行。沒有成就的,或者是世俗凡夫,做甚麼都不行,統統都是業。成就者所做的,沒有善業,也沒有惡業,是無雲晴空,是無心道長。他本身來講,所做的不管是善的、惡的,全部無記,沒有記錄下來的,就是沒有業。他能夠一下子超越所謂的輪迴。像無雲晴空一樣,就算有雲遮住了,雲也是一樣會消失掉;就算有霧遮住了,也一樣會消失掉;就算有甚麼煙霾將無雲晴空遮住,無雲晴空還是在的。但是那些煙霾也一樣會沒有的。這道理是怎麼一回事?因為他是無心道人,「大圓滿法」所教你的就是無雲晴空,象徵佛性、空性。因為,無雲晴空本來就是在的,你只要認得無雲晴空,其他的東西都可以消失掉。所以,在「大圓滿法」的修行裡面,你專門注意無雲晴空,讓自己的心也變成無雲晴空,就算有雲遮住,下冰雹、下雪、下雨,或是做甚麼,只要你看到的是無雲晴空,你的心永遠是無雲晴空;你住在虛空之中,一點牽纏都沒有。這才是「大圓滿法」最高的口訣。
  有一名記者問三個國家的人民:「請問你們對世界缺乏糧食有何個人意見?」美國人講:「我不明白甚麼叫做『缺乏』。」這是他的國家的國情。一個埃塞俄比亞人(衣索比亞)說:「我不明白甚麼叫做『糧食』。」因為他沒有看過糧食。一個新加坡人講:「我不懂甚麼叫做個人意見。」這跟國家有點關係。這不算是一個笑話,可以講是一個國情。所以,不管生活在哪一個國家,一樣都可以修行。因為,不管是哪一個國家,修行人都是一樣的。像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的弟子,在很多國家的,在非洲也有,在非洲的象牙海岸、南非聯邦,我們有非洲的同門,也是很多的,哪一個國家都有。兒子回家以後,興高采烈地告訴大家:「今天上課的時候,老師說,一個孩子吃河馬的奶,一個月長了二十多斤。」他爸爸大聲地吼:「胡說八道,哪有這回事?是誰家的孩子?」兒子認真的回答:「就是河馬的孩子。」每一個人是不一樣的,國家也不同,還有,男的、女的,統統都不同。但是修行的結果,有的很快,有的很慢;有的有障礙;有的有磨難;或者是怎麼樣,這都不管。只要你有非常堅定的信心,對根本上師的法有信心,對佛法有信心,有堅固的道心,不管長得多快,或者是長得比較慢,同樣的都會有成就。有的人受的磨難比較多,師尊受到的磨難也很多,但是,我對佛法有堅固的信心,我對自己的上師有堅定的信心。所以,一定會有成就。如果你沒有信心,那就不用了。因此,信心是第一個條件;堅固的道心是第一個條件。如果你沒有信心,沒有堅固的道心,甚麼都不用談,沒有用的,也不會有成就。
    這笑話也可以。美國的太空人在印第安納州的航太基地訓練,很多印地安人很好奇,問他們在做甚麼。太空人告訴他們:「是要飛向月球。」印地安人商量了很久,就提出請太空人給月球上的人帶個紙條。
   太空人覺得非常有趣,就答應了。一會兒,印地安酋長親自送來紙條,是用印地安語寫的。太空人看到他們這麼鄭重的樣子,感到非常的好奇跟有趣,想知道印第安人說了些甚麼,他們就找人翻譯。結果,字條上寫的是:「不要相信這些人,他們是來搶奪你們的土地。」師尊告訴大家,佛性是平等的,沒有「搶奪」兩個字,每個人的身上都有,將來成就,認清楚了佛性,也是每個人的成就,誰來搶奪都不成。絕對沒人能搶奪你的成就。有沒有成就,自己知道,自己自心明白,那是在你的內心裡面,你認證了自己的佛性,你知道這佛性是沒人可以搶奪的。在「大圓滿法」裡面也是這樣解釋的,沒有誰增加了你甚麼,也沒有誰可以讓你減少甚麼,那就是你自己本來、本初的你自己的佛性,是你自己擁有的。
    有一個顧客非常生氣,沖著一個忙碌的Kentucky Chicken服務員嚷:「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你沒看到我吃的這隻雞腿,比另外一桌吃的雞腿短了一半嗎?」服務人員回答:「那有甚麼?你到底是要吃它,還是要跟它跳舞?」這講得不錯,個人所擁有的就是那樣,也是平等沒有差別的,佛性就是平等、毫無差別的。但是差別就是在你能不能認識它,你能不能認證它。如果你認出了佛性是甚麼,已經認出來了,你的成就就是永遠的,不會差人家一半。甚麼別人的佛性比較長,自己的佛性比較短,沒有這回事,都是一樣的。平等沒有差別就是佛性。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包公對展昭,展昭是他的侍衛,包公講:「一會兒,你看我的臉色行事。」展昭很懷疑地問:「你除了黑色,還有其他甚麼顏色?」告訴大家,包公在《包公傳》裡叫「包青天」,其實現在要找包青天是非常的困難,我們找到的全是「包黑天」。大家要注意了,人本來是包黑天,但是如果你將自己的業障一樣一樣地清除掉,甚至不用,「大圓滿法」是甚麼法?本來,你的房子是很黑暗,沒有陽光,甚麼都沒有。但是你持著一根蠟燭進去,點燃蠟燭,房間就變成光明無量,再多的業障也不過是光明一進去,你就可以看到自己的佛性。佛性本身就是光明,只要看見佛性的光明,一下子就會將你的習氣,所有的煩惱,所有的業障,全部清除乾淨。所以,「大圓滿法」有這種力量,也就是「一燈入室,光明無量」。雖然這房間已經關了一百年,看不到一點東西,包黑天啊!原來每個人都是包黑天,但是只要有「大圓滿法」的光進到你的身體裡面,就會將所有的業障、所有的黑暗、所有的習性、所有的煩惱,全部清除乾淨,這就是「大圓滿法」。「大圓滿法」跟「大手印」非常的類似,其中也有不同修行的地方。
    我們依照密教的「大圓滿法」,好好的修持,每個人去認證自己的佛性,當佛性顯現出來的時候,就如同一個燈進入到一個暗黑的房間裡面,一下子,你就會明白一切。嗡嘛呢唄咪吽。
文/賀蘭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our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