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01 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46講

實相即是非相 一切諸相 皆是夢幻

2022年01月01 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主持西雅圖雷藏寺「藥師佛本尊法」同修法語開示

無形無相即是真 菩薩離相無所住

    好,我們今天講《金剛經》。

    離相寂滅分第十四
    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心有住,即為非住。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施。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故,應如是布施。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

    我告訴大家喔,這裡面的大意我稍微講一下。盧師尊把自己這一生走到現在,明年就78歲了。Next year, I‘m seventy-eight year old. 差不多到這個年齡,已經retired,早就在家休閒了,還坐在法座上?Seventy-seven, seventy-eight, retired, so old. Every day go to mountain, take a walk. In the lake, you fish,當然要唸往生咒啦,you fish, go mountain. Every day, just happy. See the mountains, see the water, see the trees. Seattle air is clean. So good, so nice, so happy. How come in the temple, teach Buddha dharma, how come? 為什麼?講一句好聽一點就是度眾生啊!就是還有這個「心」啊,去度眾生。(眾鼓掌)

    很簡單啊,講實在話,我分成兩個:一個是無形的,祂永遠存在的,祂是不審的,什麼是不審的,不動的,那是我的法身。我原本的法身是不動的,不審,祂一切自自如如的、任運的、自在的、非常快樂的;簡單四個字,在《高王經》裡面有:常,永遠存在的;樂,永遠快樂的,那個是真實的我,祂是寂滅的。常樂我淨,那是真實的我——那個就是「真我」啦!就是法身啦、就是佛性啦!那個才是真的。常,永遠存在的;樂,任運自在的;我,那是真實的我;祂是寂靜的。「常樂我淨」是真實的。

    一個,就是現在坐在法座上說法的盧勝彥,說法的盧師尊,這個「我」是假的,是「假我」。真的我,就是《金剛經》裡面所講的:「菩薩應離一切相」,沒有一切相,就是無形啊!祂還是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就是佛性啊!祂有佛性,祂沒有「住色生心」,沒有因為什麼色生心。無色,不審,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沒有什麼聲香味觸法,沒有的。祂無所住,什麼叫無所住,無所不在就是無所住啊!祂沒有的,沒有住哪裡。你以為住極樂世界啊?住琉璃光世界,住哪一個淨土…沒有!我看到我蓮花童子的時候,只有光芒一片啊,沒有形象,不住什麼的。佛講,「若心有住,即為非住。」如果講說有住也是沒有住啦。

凡是有相皆虛幻 幻人來渡假眾生 菩薩布施不住相 一切本空是實相

    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施。我告訴你,當了一個菩薩就沒有為什麼而做。像今天來講,講「度眾生」——我在「度眾生」,這個「度眾生」也是名詞啦!也沒有這個「我」啦、這個「我」是假的啦!你們在座的全部都是「假我」,包括我這個我也是「假我」,哪有什麼度眾生?假的我在度假的你啦!很簡單,就是這樣子講。我現在在說法,就是在布施啊。為什麼布施呢?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故,應如是布施。應該這樣子做的啦!我講:How come? Retired…, how come in the temple, talk Buddha dharma? How come? 就是為了不住相布施嘛!也不是布施啦,布施不應該住什麼布施的啦,說法也不是為什麼說法,就是這樣子啦,有清楚嗎?

    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我已經講,在月球上哪裡有什麼相?一個人都沒有。什麼是佛法,沒有人哪有佛法?在月球上,什麼是善?哪裡有善?什麼是惡?哪裡有惡?你說葷的、素的,哪裡有什麼葷的、素的?在月球上根本沒有葷素啦,哪裡有什麼?什麼都沒有啊,實相就是這個,這個才是實相,真實的相。開悟的人都知道啦——開悟也是假的啦!我跟你講:根本沒有開悟!沒有開悟這兩個字!這只是名詞。盧勝彥是名詞啦,釋迦牟尼佛講的實相。

世間眾生皆假合 一切如同夢一場 悲歡離合有盡時 何來值得掛心腸

    你看啊: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眾生都是假人啊,為什麼是假的?Game over. 這一場遊戲已經結束了。你不相信啊?你遊戲已經結束了。

    我幼稚園的時代旁邊有個女孩子,天天給我抹粉,她叫林燕玉,我的女朋友啊,我幼稚園就有女朋友了,Kindergarten, I have the girlfriend. 真的,我女朋友就坐我旁邊,她每天就拿那個粉給我弄…,結果蠻喜歡她的,因為她的身上蠻香的,她叫林燕玉,我就跟她做男女朋友。有一天她邀我去她家,我那時候是幼稚園,真的去她家耶!去她家玩,她媽媽看到我說:「欸,妳男朋友來了。」(眾人笑)一場夢啊!告訴你,你幼稚園是不是一場夢?Kindergarten,你還有幼稚園嗎?沒有啦!林燕玉呢?我也不知道她哪裡去。那不是一場夢嗎?你說我回去找林燕玉,哪裡找得到啊?一場夢,幼稚園就是一場夢啊。

    我小學的同學,黃金雄,他是我最好的同學。我每一次逃學逃家,全部都是住在他家裡。他家是開高雄最大的大道,永泰行跟永茂行,他爸爸以前是做汽車零件的。那時候做汽車零件的很少,很少人有汽車,他就做汽車零件,賺很多錢,家裡很富有。黃金雄,他一直到我大學的時候,他還跟我很好;我讀大學的時候,他還跟我非常好。我回台灣的時候他已經走了。Game over. 他過世了,心臟病發作過世。我小學最好的同學,那就是一個夢,夢就過去了。

    我高中最好的同學莊正和是高雄登山協會的總幹事。他死在哪裡?死在阿里山。「一二三,到台灣,台灣有個阿里山」,阿里山很有名啊,Mainland China(中國大陸)的人都知道台灣有一個阿里山。我們那時候唱:「一二三,到台灣,台灣有個阿里山」,那時候我們唱的,我們小時常常唸的啦。你看嘛,登山協會的總幹事,在爬山的時候因迷路,死在阿里山。我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莊正和。以前他是《雄工青年》的一個編輯,副主編,我也是副主編,但是我兼主編,因為我親自去編輯《雄工青年》,高雄高工的《雄工青年》。我們兩個名字排在一起,盧勝彥、莊正和,主編是雪鴻(李世開)。

    夢啊!一場,過去了。這個也Game over. 你看啊,都是夢啊!這個疫情不是夢嗎?這個疫情是夢一場,一件一件的夢都過去了。將來呢?自己也沒有了。我將來還有一個真身,常樂我淨。對,所以人生是分成兩個,《金剛經》裡面講,釋迦牟尼佛講的「實相」就是這個樣子。像現在很多的老人家都有病,對不對?那個李幸枝,我們以前那個李上師,李幸枝上師啊,祂走的時候,祂後來回來跟我講:「哎呀,我都不知道,死多麼好啊!我活著的時候啊,走路都很困難,這裡痛、那裡痛,膝蓋痛、全身痛!走路彎腰駝背,身體不舒服。哇,頭痛、喉嚨痛,全身骨頭、全身骨節全部痛,走路很幸苦!」祂死了以後,哇,祂跑來跟我講:「現在好輕鬆啊!」

    Butterfly,蝴蝶呀!悠哉悠哉、飛來飛去,哪裡會痛?死了就什麼痛都沒有,夢一場!先生、孩子、女兒,夢幻一場!祂跟我講:「告訴大家,死有多好!」祂往生佛國,還飛來跟我講。你看,死有多好?活的時候啊,老年的那一段,痛苦的那個病痛的那個時間,多慘!但是也是夢幻一場。「實相」就是這樣,所以《金剛經》就是出世的、了義的經典。它告訴你,「實相」就是這樣。你不要以為快活…你現在很快樂,有錢、有勢,這個財也有、這個色也有;你也年輕很漂亮,還有這個地位也有。你地位也有、你的色也有、你的財也有——那只是一個夢啊!一場夢!沒有永遠的!都是一時!我跟你講,這個都是一時的夢。就是這樣。所以呢,跟你講:一切眾生,即非眾生。不是我一個人這樣哦,你們都是哦!我是假我、你們是假的人。

    一切眾生,即非眾生。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對呀,我也曾經年輕瀟灑過啊,對不對?我把以前年輕瀟灑的照片,放在我的皮夾子裡面。拿出來啊,我告訴你:我比那個歌手,還有比那些歌星、還有比那些影星、那個韓團啊、那個年輕的少年,我都比他們還瀟灑呢!(眾鼓掌)對呀,我年輕的時候很瀟灑的!我頭髮這樣甩一下,很多女孩子就是尖叫,而且暈倒啊!我女朋友不少啊,我告訴你——只是師母不知道而已。(師尊笑)真的,很瀟灑的。

    你看我那張年輕的照片,我不是拿給你們看過嗎?我帶在身上,現在皮夾子裡面也有,拿出來亮相,比起那些韓國現在的韓團、那些年輕人…。對不對?可以比的啦。所以如來講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當然啊,都會過去嘛。沒有了。所以祂講了: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聲香味觸法,全部都是一時。你現在所看到的、你碰到的境界,這是一時的境界,這麼短的時間裡面的境界,以後就沒有啦。所以,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跟你講,是真的,《金剛經》裡面講的。

    爸爸問:「你愛爸爸還是愛媽媽?」小明:「都愛。」爸爸:「如果我去美國,你媽媽去巴黎,你去哪裡?」小明:「巴黎。」爸爸:「為什麼?」小明:「因為巴黎漂亮。」爸爸:「那如果我去巴黎,你媽媽去美國呢?」小明:「當然是美國啦。」爸爸:「為什麼這一次你跟媽媽走呢?」小明:「因為巴黎剛剛去過了。」告訴你,去巴黎、去美國全是夢,去哪裡都是一場夢。有一天你不去了,那不是夢是什麼?巴黎有去過啊、英國也去過啊,歐洲我走了很多國家,以後不去了,還不是夢嗎?夢幻一場。

    老王打牌輸了100塊,被老婆當眾數落。就是當眾罵他。我看老王很可憐,就安慰他說:「你還算好的,上禮拜我在菜市場,遠遠看見一個男人,被他老婆罵得狗血淋頭,那才叫做丟人。」老王聽完眼淚就掉下來說:「那個也是我。」不要怕,總有一天,你老婆不會罵你了,總有一天。因為這個遊戲已經完的時候,game over,就沒有了。

    好啦,我們今天到這裡game over,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xteen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