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事件」 吾不知何許人也「師尊文集導讀」 文/蓮慈金剛上師

蓮慈金剛上師

拜讀師佛第286冊著作「靈異事件」,是寫師佛在弘法當中所發生的度眾的神蹟。在這本書裡面有一個系列,共有四篇,「吾不知何許人也」,意思是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什麼人。

師佛在自己腦海裡的記憶帶裡,曾出現了過去世不同時空的成就祖師的形象出來:「是華光自在佛?舍利弗?龍樹?蓮華生大士?赤松德真王?那諾巴?阿底峽尊者?宗喀巴?空海?」師佛說:「我什麼都不是。過去、現在、未來。(無所得)我也好像都是。(過去、現在、未來。因緣聚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自己都迷糊了,我到底是誰?………

轉世那麼多世了,身份不一樣,修行到最後,開悟解脫了,一切都洞然了,或許會有這樣的感想。是人嗎?是佛嗎?是歷代的祖師嗎?是法界的、宇宙的…什麼,而身為凡人的我們沒到那個境界,你就是你,我就是我,他就是他,執著的就是現在這一世的這個肉身,鏡子裡顯示出來的這張臉,還有固執的脾氣。牛脾氣,永遠就是牛脾氣;手頭鬆散的,這一世註定是浪費;節儉、小氣刻薄的,永遠是一毛不拔,拔一毛利天下而不為;高高在上的,有錢的,那就是財大氣粗的一個人;巧言令色的,永遠用嘴巴討好賣乖佔便宜;什麼都不做,坐想其成的,到哪裡永遠不變。這一世五毒的標簽一貼上去,就造就了我們這一世的人格、身份、境遇和命運。

但師佛不一樣,祂是大修行人,所以人家看到祂,要麼就是佛,要麼就是祖師,要麼就是智慧最高的,要麼就是慈悲喜捨的大善知識,是眾人仰望的成就者。但既使修到這樣,祂還說我不是人,也不是祖師,什麼都不是,「我自己都迷糊了,我到底是誰?」其實,這疑問是我們心中的疑惑,並不是師佛的疑惑。師佛是順著我們的智慧上的疑惑來講的,因為確實我們不明白祂想講什麼。所幸,在這段文後師佛給了我們一個答案:「我是:光。(無上的成就)」這就是答案。因為,你不是光,我也不是光,所以我們迷糊,但是,師佛是明白人。講到光,耶穌基督在「聖經」裡講:「我是你腳前的燈。」師佛說:「我是光。」原來,修行到最後修成光,就是無上的成就。這是第一篇的答案,只要修出光,就成就了。

是的,眾生無明只有黑暗,沒有光,腦子封閉,身體也封閉,沒有光,那就是業障。師佛告訴過我們,業障消了,光才顯現。業障未消的人是黑暗的,舉目無光,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在這一世輪迴的枷鎖裡,再過一次輪迴的生命而已。動物是輪迴,地獄也是輪迴,惡鬼也是輪迴。大多數人,半知半覺,半睡半醒,或一天清醒,一天迷糊,或半天清醒,半天迷糊,或一小時清醒,二十三小時迷糊。所以要明心見性見光追根究底全要靠自己來修行。

師佛講我是光,所以有很多很多感應。祂在開講「六祖壇經」的那一天,「睛空萬里無雲,卻出現六片烏雲,烏雲變化是六個足印。」足跟祖音相同,六個足印是上天給的讚歎印證。當年在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開講「虹光大成就」,雷藏寺的上方一道彩虹出來,再一道彩虹,最後三道彩虹都出現,太陽周遭也出現三道光環。師佛講宗喀巴祖師的「密宗道次第廣論」,那天,又有宗喀巴祖師出來放百寶光明,金剛波浪的光芒來加持的真實感應。在印尼舉辦時輪金剛大法會那一年,照片拍出來,師尊手持裊裊的香煙居然化為時輪金剛的臉,跟師佛面面相對,有照片為證,當年「真佛報」有登,太真實了。師尊的大法會,講經傳大法,次次都有祖師的印證,所以祂能說我是光,宇宙的光,最無上的成就。

「吾不知何許人也」第二篇,師佛說:「這是令人想不透的,是無上的境界吧!」確實是,人不相信會有這樣的神蹟,只有真佛弟子有幸見證師佛演化這些有形無形的神蹟,是不可思議的難思議!在這一篇裡我們能夠更深一層的瞭解師佛是如何修,如何成辦這些奇蹟的,這其中有很深很深的口訣:「人無我!法無我!身子動一動,就是印,口說一說話,就是咒。意念一想,就是法。結果:一切成辦!」就這二句:「人無我!法無我!」要修成這樣才能夠有大神蹟出來,那就是完全依「金剛經」來修的。「金剛經」正是教「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法、非法、非非法,全部無,全部放掉,才解脫證果。至此,我們終於瞭解師佛是完全依照這樣來修,徹底專心、十萬分努力精進修持,才有這樣大的成就。要修到這樣真是極不簡單的,果然可以成辦一切。師佛舉例:祂應邀去印尼辦法會,結果印尼剛好乾旱四個月,師佛在法座上講了一句:「法會後就下雨!」每一個人都不相信,面面相覷,怎麼可能?結果印尼那場大法會一結束後,馬上傾盆大雨,還淹大水,從此解除了印尼四個月的乾旱。2021年4月,台灣也是乾旱,全省的水庫見底,限水,一周停水二天。每個宗教團體都在求雨卻沒用,師佛在法座上說:「大雨很快就來了,不但,水庫的水全滿了,而且還會淹大水……結果六月、七月、八月大雨不停,水庫滿了,還淹大水,又靈驗了。2019農曆年底,蓮花雯彬師姐採訪,請師佛預測二0二0年全球運程,師佛說二0二0年將有瘟疫,超級大細菌,世界經濟只有二十分,結果師佛給了一個字「延!」意思是二0二0年的障礙會延到二0二一年,結果也全應驗了。這二年全世界被細菌攻擊到動蕩不安,經濟也停擺,一一都應驗了。正如師佛所說,因為我修人無我法無我,結果我的身子只要動一動,就成印,口說一句話就是咒語,意念一想就是法,一切事情都會應驗。反觀全世界都有走不通,過不下去的人,那是為什麼?當知是我執重,法執重,逼得自己走投無路,做什麼都不成的惡果。

「吾不知何許人也」第三篇,師佛繼續寫祂的神蹟,這也是我們這些老弟子們當年一一見證過的。祂說:「那一年。台灣雷藏寺在草屯虎山舉辦一場超大型的大法會。」「太陽很大。(紅外線、紫外線超標)廣場熱氣騰騰。」「我這一次,準被熱死!頭皮冒汗,如淹水!」(法座上根本無遮,無頂棚)「我心中在想:如果孔雀明王的孔雀,伸出牠的翅膀,把整個雷藏寺覆蓋,那多好啊!想念才完。一剎那!也不知道哪裡飛來兩大片烏雲,就覆蓋在雷藏寺的上方。此時,炎熱立消。涼風陣陣。哇!哇!哇!哇!人人都感到好涼,好舒服哦!」這是演什麼法?師佛說,這是「召雲術」!哇!

另一個見證,「那一年,我將回美國,台灣雷藏寺辦了一次最大的盛宴,特請總辦桌師傅來煮佳饌。」「幾百桌都有。」「到了盛宴那一天,慘了!」「大雨不止。」「眼看這場盛宴就辦不成了。(難道要我們穿雨衣吃飯)」「下午五點半,我跟蓮香上師到了雷藏寺,雨仍在下,狂風仍在吹,眾人望了我,一臉茫然。我雙眼望天。一剎那!風止雨停,雲散,天清,夕陽的光,透了出來!歡聲雷動。」這是什麼?師佛告訴我們,這是「止雨術」。真神!厲害!

第四篇,師佛寫道當年在香港大足球場的那次法會,師佛說法會前三天突然不能吃東西,吃東西就吐,吃白米飯也不行。三天都失眠,睡覺只要一閉上眼睛,就看見自己不是掉下懸崖死掉,就是被車撞死,被人追殺死,被人活埋死,被水淹死,被火燒死,被火車輾死,被吊死,無數次的死,意外死亡,猝死,凶死。我記得當年「真佛報」有登,師佛只靠喝西瓜汁度日,一口飯都吃不下,一吃就吐,全身虛脫,晚上看到自己一直在死,都是意外的凶死。那天是蓮華生大士的護摩法會,法會的時候,黑暗的天空射出三道紅光,奇蹟出現了,坐了三年輪椅的小孩,從輪椅上站了起來,還可以跑,記者說:神蹟!坐輪椅的可以跑了,瞎子看見了,聾子聽見了,加護病房插管的病患,從床榻當場下來走路,跛腳的人腳伸直了,駝背的人腰也直了,骨折的人骨接上去了,啞巴都開口了!……。我們還知道很多人得腫瘤的,腫瘤都消了,這不是奇蹟是什麼?師佛說,這就是「替代術!」阿彌陀佛!師佛以祂的肉身來替代眾生的業障,扛去眾生的業,讓眾生活起來,普天之下也只有大慈大悲的佛、菩薩才能夠這樣替代眾生的病業!

師佛在接下來的續篇「有關於替代術的說明」,祂解釋道:「我在香港大足球場的法會。三天三夜,不吃不睡,為什麼會這樣?」祂說不是我願意這樣,是一嗅到菜飯就噁心,根本不能吃。但是法會一結束,就吃了一大碗面,不會吐了。這真是很奇怪,難道不吃飯是佛菩薩讓祂齋戒嗎?但是三天三夜不睡覺,一閉上眼睛就看見自己各種死狀,師佛說:「這可不是開玩笑,我經歷了所有的死前苦,這種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生、老、病、死苦,我經歷的是死前苦。」「以這種苦,來替代我將要救度眾生的業,替代了業。讓病苦的人清淨、得解脫。」「由於我的替代。那些病患的痼疾才會好!這使我想起耶穌基督被釘上十字架。流了寶血。」耶穌替代了眾生的「原罪」,被釘到十字架流血而死,師佛當年也是替代眾生的業,品嚐了生老病死所有的苦。師佛說:「一個活生生的耶穌基督。雙手被釘上鐵釘。雙腳被釘上鐵釘。」「天哪!這種死苦,真是天下之痛,天下之極苦,很難想像!說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聖人這樣替代眾生的業。     真佛宗的弟子也是由師佛來承擔業障演化奇蹟,說起來眾生是太任性了。我們每天每天都把我們的業障轉到師佛那裡,等著祂來化解;每天都追著師佛,沒有病不會去找師佛;沒有痛苦,沒有業障臨頭,不痛不癢不會去找師佛;只要到師佛面前就是祈求祂把痛苦拿走,不是這樣的嗎?有多少人是真正為了求解脫輪迴而去找師佛的?找師佛,就是讓師佛替代眾生的業。師佛說:「我這一生的替代,以香港大足球場的法會,是最大的。真的很苦!」師佛書中講苦,祂是事後講的,而且是多年之後才吐出祂的心聲,在二十幾年之後,祂才吐一下苦水,真的很苦!但是祂又馬上慈悲的告訴我們,要怎麼樣去超越化解替代之苦。祂說:「後來,我的本尊教我:凡是救人病業。替代病人的病業,須將病人的病業,由自身轉移。」「飛向虛空。由虛空融化掉替代的病苦。」什麼東西飛向虛空?把病業飛向虛空,把你的病業轉向虛空,虛空會融化掉你替代的病苦。這不只是法術,而是一個大修為。「簡單的說,由行者替代了病患的病業,再將病業還歸虛空」將病業還歸虛空,只有虛空才能拿走病業,人是扛不得的。祂說:「虛空無盡。病業消融。這是一種法,這是一種替代術。」每一次師佛在替代重業,在法座上病,在台灣病,身為弟子的也只能擔心,什麼都不能做,什麼忙都幫不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師佛用祂的肉身的痛苦來扛病業。而那些病都不是祂自己的,祂根本就是最清淨的,那些病都是莫名其妙的移到祂身上的,腳腫 、牙齒化膿,肝腸寸斷,都是我們眾生給祂的。

但是最後祂都好起來,為什麼?因為師佛的本尊教祂,你替代病人的病業,要把這些業飛向虛空,讓虛空融化掉你替代的,祂使的是虛空「替代術」!有人問:「人人都可做嗎?」「不能!」「很多事情都需要有功力的人才辦得到的。」哪一種人才辦得到?「阿凡達。」那什麼是「阿凡達」?半神半人啊!

偉哉!神奇的根本上師大成就者――蓮生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0 + t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