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法王盧勝彥2017年5月20日《道果》第70講

自己有利,他人也有利的,那更要做;自己沒有益處,他人也沒有益處,就不可以做;自己有利,他人沒有利的,不可以做.

佛法的光是自己修行出來的光

不管你穿什麼衣服都會放光

就算你脫光了衣服也會放光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7520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大準提佛母」同修《道果》第70講開示>

  開始的時候,我們要敬禮自己的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同修的本尊「大準提佛母」。

  我們今天是同修大準提佛母本尊法。準提佛母是我的一位上師普方上師傳給我的,他也有很多的法本,都在我這裡。有影像,他就是普方上師,在台北社子島,那邊有個總持寺,是普方上師的總持寺,普方上師的本尊就是準提佛母。

  總持寺怎麼來?總持就是當我們結準提佛母的手印,結這樣手印的時候,這就是手印的總持,這手印又叫做總持印,也是準提佛母的手印。所以普方上師的寺廟叫總持寺,根源是這樣的,全部都是準提佛母。準提佛母有祂的根源,祂是屬於觀世音菩薩這個系列的,所以又稱為準提觀音。準提菩薩在東密是非常的盛行,也就是日本的東密,非常盛行,還有中密、台密,非常的盛行。在藏密,也是有人供奉修法,但是比較沒有那麼的盛名。所謂東密,就是空海大師,祂從中密惠果老和尚那裡,取到了密法,再回到日本,就成為東密。原來在中國的密教,到了惠果以後,因為中國的密教是由金剛智、善無畏、不空3位從印度來的阿闍梨在中國傳法,在唐朝開元的時候進到中國,在西安的地方傳法,這叫做中密。另外,還有一個台密,大家以為是台灣傳的叫台密,其實不是,是天台山傳的密教就叫做台密。所以大家要分清楚,甚麼是東密,甚麼是中密,甚麼是台密,甚麼是藏密。

◎藏密就是西藏的密宗,就叫藏密。天台山的叫台密,日本的叫東密,在中土由金剛智、善無畏、不空所傳的就叫做中密,這3位是從印度來的,叫做開元三大士,就是唐朝開元那時候傳的密宗,就叫做中密。

  準提佛母這一尊佛母,到了日本又一燈返照,也就是中密傳到了日本,又從日本傳回台灣,這叫一燈返照,就是回照回來的意思,一燈返照是這樣。我們了解準提佛母,祂有十八隻手,有三目,剛剛有介紹祂手上拿的東西,也介紹了這是總持印,也就是大準提印,祂的咒語是:「嗡。者利主利。準提。梭哈。」祂有一種修法叫準提鏡的修法,就是一個準提的鏡子,這邊是準提佛母,這面是鏡子,有兩條龍,是祂的侍者,這是一個準提鏡的修行,看著鏡子,眼睛注視著鏡子,一直持咒,持到鏡子裡面放光出來,而且準提佛母顯現在鏡子當中,這才算成就。

◎準提佛母在True Buddha School裡面,祂可以做為本尊,也可以做為護法,又是本尊又是護法,祂是極清淨的一個金剛,祂的金剛號是「極淨金剛」,祂有好多個金剛號,「極淨金剛」就是讓你變成完全清淨,可消除業障,增加你的智慧,也可以增加你的資糧m祂有十八隻手,哪一隻手拿著甚麼法器就代表祂的功力,祂有十八隻手,就有十八種功力。

  今天講《道果》,道果有兩個版本(翻譯)是不太一樣,其實道果本身有好多個版本。「道果」本身屬於薩迦教,薩迦班智達畢哇巴本身所講的,畢哇巴是薩迦教的祖師。那麼,《道果》有好幾個祖師,最有名的祖師當過蒙古大帝國的國師,叫做八思巴。八思巴這位祖師是很有名的,祂是當過蒙古大帝國的國師。還有薩迦班智達畢哇巴,這是在薩迦五祖裡面。為什麼叫做薩迦呢?因為,祂們建寺廟在灰色的土上,薩迦兩個字是「灰色的土」的意思。他的傳承,目前來講,在印度就有崔津,是法王;在西雅圖有達欽,是法王。但是達欽已經圓寂了。他們有兩個法王,一個法王是住在西雅圖。有一次,在street fair的時候,我們雷藏寺有擺攤,到了我們的攤位,拿著我們的小的轉經輪在玩,薩迦法王,是法王喔!他玩轉經輪,我們的一個法師,自稱是江南七怪的法師,趕快將它(轉經輪)搶回來,他說:「這是要賣錢的。」其實,你供養他一個手轉經都是可以的,應該可以供養他的,不要那麼小氣,將它搶回來。「道果」的傳承,本身就是薩迦派的,薩迦教的「道果」傳承。

◎四個教派共有四個傳承,像寧瑪派,就是紅教,它的傳承是「大圓滿」吧!?是不是?是大圓滿吧!白教就是「大手印」,他們的法是大手印法,薩迦教是「道果」,叫「大圓勝慧」,黃教最大的法就是「大威德法」。「大圓滿」、「大手印」、「大威德」,「大圓勝慧」。「大圓勝慧」是甚麼呢?就是我們今天講的《道果》。他們各有大法,雖然是各有大法,實在是大同小異,大部分都是一樣的,小部分有差別。

  今天講:「果的理趣有三」,我們知道果位,最高的果位是阿羅漢,不退轉的果位。另外就是「獨覺」。甚麼叫做「獨覺」?他自己本身在沒有佛法的地方,他聽不到佛法,但是這個人本身,天資非常的聰明,他老想幾個問題:「我到底從哪裡來?我死後會到哪裡去?我活著在這人間是為什麼?」他經常想這3個問題。當然,你聽到佛法就知道,「我是從哪裡來?」我原始開始是從無名那裡來;「我到哪裡去?」

◎你這世所做的跟好幾世所做的業,將變成下一世的六道輪迴;聽到佛法的就知道「你活在人間做甚麼?」你是在酬業。釋迦牟尼佛講的就是「酬業」,就是將你的業酬掉,酬掉你本身的業。像我們學佛的人就知道,要讓你完全清淨掉業障,然後覺悟。甚麼叫獨覺呢?也就是他自己沒有聽到佛法,他用自己的理智去思想,「我到底從哪裡來?我死後會到哪裡去?我活著在這人間做什麼?」直到有一天,他開悟了,他已經悟到「我是從哪裡來,我將來會到哪裡去,我在這人間必須要怎麼做,才能脫離六道輪迴一直轉個不停…」,他就是要回到不退轉的地方。當他有了這種想法以後,他去實踐,有一天他開悟了,他看見了道,依照著道去修行,終於成就了,這種成就叫獨覺,是不退轉,就是阿羅漢。再來是菩薩,菩薩是以利他為主,不但自己業障消除了,也幫別人消除業障,這稱為菩薩;為他人想,犧牲自己的是菩薩。到最後,就是佛了,他自己覺悟了,也實踐了他的覺悟,他的覺、他的願跟他的行為全部圓滿,就是佛。

  這裡提到「果的理趣有三:」,第一個是「自利,資糧圓滿且緣起會聚之尊重五身」,他不但資糧圓滿,「自利」,甚麼叫做自利?一般,我們所提到的都是阿羅漢,他自己修行成就了,沒有度眾生,所以他自己本身成就了,不退轉,就是阿羅漢,也就是獨覺。第二個是自己覺悟了又幫助別人覺悟,「利他尊重」,幫助別人覺悟,「能令盲者見諸色等不一」就等於是世間的人都是很盲目的,但是你教他清醒,從盲目裡面清醒過來,覺悟了,這就是利他。

◎菩薩的果位有三種,一種是「自利」的果位,一個是「利他」的果位,最後一個,就是「自他二利:眷屬合聚一會成證覺;此余文後釋果時說。」「眷屬合聚一會成證覺」,就是我說法,你聽法,大家的願都成就,這就是「自他二利」跟「覺行圓滿」,這就是佛本身的果位。

  果位有三種理趣,意思就是《道果》裡面所講的。自覺覺他是菩薩,覺行統統圓滿,到了覺行跟你的願望全部圓滿就是佛。自己覺悟,獨覺,沒有利他就是阿羅漢。

  所以我們今天談到做人,自己有利,別人沒有利的,就不要去做;自己沒有利,別人有利的,你也要做;我們在這娑婆世界是要這樣的,才算功德;自己有利,他人也有利的,那更要做;自己沒有益處,他人也沒有益處,就不可以做;自己有利,他人沒有利的,不可以做;自己沒有利,他人有利的,可以做;自己有利,他人也有利的,當然是可以做;自己沒有利,他人也沒有利的,就不能做。大家想一想,是不是這樣?學佛就是要這樣。關於XX方面,自己有利,他人沒有利的,她仍然做,這是不對的。馬來西亞三昧同修會將供養師尊的給了XX,請XX轉交給我,要供養師尊,我也不知道到底哪裡去了,沒有就對了。XX有利,我沒有利,她也做了,這個沒關係啦!因為金錢本來就是不是你的就是我的,不然就是大家的,這都無所謂的。反正妳花了也可以,錢本來就是要花的嘛!不然錢留在我這裡幹甚麼?錢本來就是要花的,她花,我花,都可以,師尊無所謂,不要緊,只是有這件事情就是了。

  有一件事情,就是我經常講的,師尊本身的原則,其實甚麼都可以,一切天下的事,自然有它的變化。其實,甚麼都可以的。我講過:「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師尊是無所謂主義者,無所謂,甚麼都可以。但是有一點,因為我無所謂,所以我跟所有的法師,或者是上師講,大家喜歡穿戒衣的就穿戒衣,喜歡穿禪衣的就穿禪衣。甚麼叫做戒衣呢?就是在你的衣服上有一條一條的,那是代表戒律,你守戒律,你穿戒衣,我們出家人穿戒衣。另外,還有一種叫禪衣,禪衣在西藏是比較流行,用披的,拉起來一塊布,然後,斜斜的披著,這樣丟過來,甩過來,再拉緊拉住,時時注意會不會掉,這就是禪衣,藏人大部分是穿禪衣的。在中土,出家人大部分都是穿戒衣,比較少穿禪衣。我是主張我們出家人穿戒衣、穿禪衣都是可以的,因為,我是屬於無所謂的,大家喜歡穿甚麼,個人選擇去穿。但是XX就講:「穿禪衣的,」就是穿西藏披衣的,「就會放光。」就是會放潔淨的光,「穿戒衣的,會放黑氣。」我師父從來沒有講過,我也沒有講過。只有她講過,「穿戒衣的,會放黑氣」,她一定要人家穿禪衣。

◎我告訴大家,佛法的光是自己修行出來的光,不管你穿衣服,沒穿衣服,穿比基尼,有修行就會放光。

  對不對?你晚上穿睡衣就不會放光了嗎?睡覺的時候穿睡衣,師尊從來不穿睡衣的,師尊只穿內褲,師尊只穿內衣內褲就睡了,還有甚麼睡衣,我根本沒有睡衣。難道穿睡衣就不會放光嗎?難道洗澡的時候就不放光嗎?脫光了衣服也是放光啊!對不對?一樣,真正能夠放光,光光的時候才是光,本來就是這樣。哪裡說穿甚麼衣服才會放光?誰說的?說的人要撕爛她的嘴,亂講。有哪個祖師爺敢講穿甚麼衣服才會放光,穿甚麼衣服放黑光。誰敢講?所有學者都知道的一種道理,一個修行者都知道的道理,你穿棉襖,你是一個有修行的人,一樣放光,就算是脫光了也是放光。哪有穿甚麼衣服就會放黑氣的,XX說穿戒衣的全部放黑氣,這個叫甚麼?這種話是狗屎話,不要被騙了。穿任何衣服都會放光的,到哪裡都放光,你修行有成就了,穿甚麼衣服都放光,你修行沒有成就,就算穿著會放光的衣服還是暗的啦!這是最普通最普通最普通的一個常識,是學佛人最普通的常識,XX連最普通的常識都不懂,妳當甚麼上師?

  有一個笑話,有3個神父到Hawaii去玩,當然穿黑西裝,這裡有白領子,大家都認為,「欸?神父到Hawaii很難得。」他們都不好意思,就回去換衣服,就換了便服,不穿神父的衣服,然後出來。一個穿比基尼的小姐在沙灘跑步,看到他們:「嘿?你們3個神父都來啊?」「欸?又被認出來!」趕快又回去換,換海灘裝,穿海灘的衣服,花襯衫,穿短褲,穿著拖鞋就到海灘。那個穿比基尼的跑一跑,又看到他們3個,說:「3位神父,你好!」「又被認出來!」換甚麼衣服都被認出來是神父。那3位神父就問那一位穿比基尼的:「小姐,妳怎麼認得我們3位都是神父?」那穿比基尼的小姐就跟3位神父講:「你不知道嗎?我就是修道院的修女啊!」我的意思就是講,既然是神父,穿甚麼衣服都是神父。

◎能放光的,大家都認得你,不能放光的,穿甚麼都是一樣,還是不能放光,跟衣服沒有關係。所謂放光不放光,跟衣服沒有關係。所以XX講穿戒衣的就是黑氣,那是她自己的腦袋…就是這樣而已。

  老王沒事給自己卜了3個卦,「五行缺房」,他在五行裡面缺房子,他自己算出來,沒有房子,「命裡缺地」,他沒有土地,「卦裡面的卡裡又缺錢」,老王沒有房子,沒有土地,也沒有錢。他就又做了一個卦,看看自己的感情怎麼樣,「情場裡面缺愛」,又沒有人愛,除了沒有人疼,全身到處都疼。有很多事情,不要自己悲哀自己嘆息,不管怎麼樣,你有實際上在修行,今天的功課今天了,你就不會有缺陷。你實際上,每天做一點,將來就會成就。修行人最重要的一點,不要一天打魚,三天曬網,不要這樣,每天都要打,你一定會有收穫。每天都要修行,你自己本身就會有收穫。你不要去管修得怎麼樣,到時候你自然放光。我就是這樣的,你看我寫那些書,現在已經寫到261冊,這是甚麼樣?每天寫就可以有這樣的成績,我不寫多啊!每天只寫兩頁紙而已,一天只有兩頁,也不是寫很多,但是只要持續寫,你就會有成果。修行就是這樣,每天修一點,積起來,你就不得了。所以我教大家的是要有恆心,久遠的心,不是短暫而已。短暫的心是修不成的。

  有兩個歌星在閒聊,一個講:「我首次登台就獲得很大的收穫,觀眾送給我的花足夠開一家花店。」這歌星算是很成功的,另一個說:「那算得甚麼呢?我首次登台,觀眾就給我一棟房子。」另一個歌星講:「這是吹牛吧!」「不是吹牛,我只是說,聽眾丟上來的磚塊足夠我蓋一棟房子。」一個是唱得很好,一個是唱得比較差。不過,只要有唱,一定有收穫。我們不能完全不做,甚麼都不做,那就是一種惰性。人本身有悅性跟惰性,悅性,就是很喜歡的去做;惰性,是懶得去做,只要你喜歡的你就去做,那就對了。

◎我們學佛就是有緣,既然你喜歡聽法,也就先聞先聽,再來是思想,想師尊今天講的,祂的道理何在,然後,依照師尊的方法去修行。聞、思、修,開始聽,再來開始想:「這樣對不對?」再來就是要好好的修。為什麼要好好的修呢?因為你想要離開六道輪迴,非靠修行不可,否則,我們做一個普通人,就是惰性。

  你不喜歡修行,你喜歡甚麼?你喜歡貪,喜歡財。講到財,就要講到XX了。有一個紐約的弟子寫信給我,他上面寫著:「我花了很多錢。買了大星星,中星星、小星星,」就是big starsmedium stars 還有 small stars,「花了很多錢去買,結果命運非常悲慘。」我說:「啊?甚麼大星星,中星星、小星星?」就是XX在雷藏寺的天花板,這裡做了一個大星星,旁邊有中星星、小星星,天花板全部貼滿這個,然後叫同門:「你如果出最多的錢,你就可以得到大星星,就是你跟它有緣,你就會到大星星去;你出的錢是中等的,你就到中星星去,那個star跟你有緣,你可以到那個星星去。」小星星就是你沒有錢,只有幾千塊的,「算了,賣你一個小星星算了」,你買了那個小星星,將來你就可以到那個小星星去。我講一句話,也是不好聽的話,bullshit!我師父傳給我的是怎麼講的?是你修禪定,你能夠出元神,元神從頂竅出來,你到星空的時候,跟著星星結合,你就產生星光身。我師父教的是這樣,星光身,就是你的元神出去,到了星星那裡,跟它結合,你產生了星光身,這是我講的星光身。而XX用雷藏寺的天花板畫星星,然後賣錢,這就是貪,你相信嗎?這跟天主教的赦罪券 (其正式名稱為大赦。中世紀晚期的「贖罪券」更準確的定義應是———以金錢購得的大赦證明書。中世紀晚期,為籌措資金,當時的羅馬教廷授權神職人員前往歐洲各地售賣大赦證明書,由羊皮紙製成的「紀念證書」,大赦淪為當時教會之斂財工具,本已矛盾重重的歐洲社會被激起動蕩,更引發宗教改革,並最終導致基督新教的產生。)有甚麼不一樣?

  天主教歷史上的赦罪券,你花錢來買了票,就幫你將罪業消除了,有甚麼不一樣?很簡單的講,有錢就買大星星,往生之後就可以到那裡去,中等有錢就買中星星,你沒有錢,幾千塊而已的話,隨便啦!給你一個小星,你將來就可以到那裡去。這一想就知道不對嘛!妳(XX)是在詐財耶!用師尊的星光身詐財,這是不對的。修行得到星光身,你自己能夠出元神,跟星光結合得到星光身,那是你自己的本領,不用花一毛錢。你自己修行出來的元神,結合星星的光,那是星光身,不用花一毛錢的。

  告訴大家喔!如果,修行叫你花很多錢的,詐騙集團,全部都是詐騙集團。不用花很多錢,你就可以修行的,來西雅圖雷藏寺,到哪個雷藏寺,你都不用花很多錢,叫你花很多錢的,就有詐騙的嫌疑。師尊這裡,不管你是在台灣,還是在哪裡,都是讓人家隨意,就算有規定價錢,都應該會比市面上的便宜。有人跟師尊講:「師尊,你出版的書就讓大家隨便拿吧!統統送人吧!」那不行啊!那要紙張費、印刷費,還要經營,還要批發,還要做一些事情,要到書局去賣。但是錢是不是師尊拿的?不是,是大燈文化,她出版師尊的書,師尊寫的書,她供養師尊,供養也是隨意的,不是我規定的,都是隨意供養。就是這樣,大家要了解。如果,要很多錢才能夠修行的,絕對是有詐騙的嫌疑,如果跟你要很多錢的,要注意了,那是有詐騙的嫌疑。

  有一個洋人,說:「你們中國人確實是一個勤奮的民族。」中國人問:「何以見得?」這位洋人:「當我早晨經過街道,常常路旁的招牌上寫著:早點,大大的字,提醒上班的人不要遲到。」在台灣有,寫著:「早點」,早點是甚麼意思?是叫你吃早餐的地方,那叫「早點」。所以有時候,風俗習慣不同,就會有所誤解。剛剛所講的大星星、中星星、小星星,這位XX就是誤解,如果她不是誤解,講好聽一點,是誤解,如果不是誤解,就是存心,這個心就不好了。還有一點,我要講的就是,有舊金山來的,在師尊生日的時候,寫了一張很大的賀卡,說:「我們有付了供養,請我們的上師轉交師尊大的賀卡」,就是生日卡或者是甚麼卡的,舊金山同門就寫了名字,簽名,請上師轉交,拿來給我,又有供養。告訴大家,很對不起,我真的沒有看到你們那張很大的賀卡、生日卡,或者是甚麼過年卡,從來沒有看過,大概是在香爐裡面燒掉了。另外,也很抱歉,自從我隱居以來,一直到現在,從來沒收過舊金山的供養,從來沒有,我隱居的時候是2000年,一共是17年的時間,沒收到舊金山弟子轉來的供養,也沒有收到XX的供養,這是我要跟大家講的。

  好像也有一次,XX要供養我,應該是很早了吧?她要供養我,我說:「不用啦!這就讓妳做教育基金。」我是講那一次,不是以後,統統都做教育基金。這也是一種誤解,你知道嗎?我是講那一次:「這一次就不用,你XX拿去做教育基金。」她就以為以後統統不用,全部做教育基金。結果,學校也關門,教育基金也沒有。現在開冥(陰)間學校,根本不用基金,但是她收人家的基金。她開陰間學校,如果我是法官,當場將這個人抓起來,「妳陰間學校開在哪裡?妳講出來,以為大家看不到就可以騙人嗎?」今天瑤池金母在這裡,我告訴大家,算一算就知道了,妳有沒有開陰間學校,拿人家一學期1000塊美金。單單蓮高上師就每學期被騙了2000,蓮高上師每一學期都付給XX2000。有一個馬來西亞,有5個冤親債主的,統統報名,一個學期要交5000塊。算一算吧!陰間學校。根本沒有,也是騙人的,佛菩薩都講沒有了,妳還講有?如果是陰間學校,妳收銀紙就可以了,妳為什麼收人家的美金呢?對不對?陰間學校就收銀紙啊!人家買一些銀紙送給妳啊!因為妳開陰間學校嘛!銀紙就可以了。天上雷藏寺,不用講了,我都已經寫在書上了,我真的實在是被XX氣得快要撞牆了。你知道嗎?全是唬人啊!XX是不是唬人大學畢業?

  再講一個笑話吧!「聽說我們的祖先,那個時候沒有電視,也沒有收音機,更沒有彩色電視機,也沒有電話,他們怎麼能夠生活下去呢?」甲對乙說,乙就講:「所以嘛!他們都死了。」這當然是笑話。

◎我們想要出輪迴,一定要認識我們以前帶來的業,在這世所造的業,全部加起來,不管是善業、惡業,加起來,加、減、乘、除,到最後輪迴,善業多的,你就上了天,到了天上;惡業多的,你就下到三惡道,惡業做得很多的,你就下到三惡道。善業做得很多的,就到了天上。我們也可以這樣想,天上也一定要輪迴,就是因為業力,你必須要將自己所做的業清淨結束,這就是修行。不但要做善事,還要修出自己的光,將自己的光融合宇宙,你到了不退轉,這三種果,剛剛已經講,三種不一樣的果,阿羅漢、獨覺是一起、菩薩、佛,就是永不退轉,那時候才算是離開六道輪迴,才算是成就。嗡嘛呢唄咪吽。

文/杏子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3 + eigh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