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歷年真佛宗道場巡禮--「三重同修會」

在地藏殿裡面,「十方無主孤魂」的這個牌要燒掉。要供養無主孤魂,必須要有法師在這裡做午供,唸誦完了,再將米跟水拿到外面去供,不是在裡面供。

有正念 常觀想師尊住頂 平安無干擾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7年1月17日台灣三重同修會開示>

我們首先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這一次是我回到台灣弘法,經過六年以後,第三次來。三重同修會在我的感覺之中,是一個很優秀的同修會,而且,它屬於比較像樣的同修會。
在西雅圖的時候,我是在宗委會的後面畫畫,第一次有人來求還淨,「還我本來的清淨」,叫「還淨」,第一次傳真來求還淨的是三重同修會,那時候已經有加持了。剛剛進來的時候,要開光以前,這裡的佛菩薩跟我講:「還有一個東西沒有清除乾淨。」是一尊小的城隍,那是不清淨的。因為城隍在那裡,我就問城隍:「不可能是您不清淨吧?您那麼大尊。」祂說:「不是我。」祂說有一尊小尊的。我就問堂主:「你們這裡有小尊的城隍嗎?很小很小。」他說沒有。沒有,我就沒辦法。為什麼?因為祂跟我講一尊小尊的城隍是污穢的。我想,小尊的城隍,這裡沒有,我看了也沒有,一尊一尊看過去也沒有。堂主就走到土地公這邊來,我就再問他:「你這裡有小尊的土地公嗎?」因為土地公比較像城隍,城隍底下就是土地公。他就跑過來土地公這邊看,看了半天,說:「有,有小尊的土地公。」我過來看了一下,欸?不是小尊的土地公,而是小尊的城隍。我現在已經將小尊的城隍,放在我的香袋裡面。堂主跟我講,早上都還沒有看到這一尊,突然間冒出來的。
這次算是第三次來到三重同修會。我知道三重同修會頂樓也有很多佛菩薩,已經也一起開光了。開光以前,佛菩薩先跟我講,這裡有一尊小尊的,汙穢的城隍,先將它收起來。我就先找這一尊,然後再開光,大家剛剛也看到,確實有這樣一尊小尊的城隍,確實在的。

◎很早以前,我就跟三重同修會說,在地藏殿裡面,「十方無主孤魂」的這個牌要燒掉。為什麼要燒掉?因為這裡是一個清淨的殿堂。
所謂十方無主孤魂,我要舉一個例子,你們才能夠了解。一般在佛教的寺、堂裡面,要供養無主孤魂,必須要有法師在這裡做午供,唸誦完了,再將米跟水拿到外面去供,不是在裡面供。圓通寺的蓮沐,是這樣嗎?也就是說,你們要做午供的時候,在法師開始做午供的時候,就要先供外面的,你要米跟水拿到外面去撒,然後化食。這才是供無主孤魂。沒有人將無主孤魂全部引到寺、堂之內來供養的。在佛教裡面,不可以這樣。做午供一定是在廟外供,西雅圖雷藏寺也是這樣。德輝上師,對不對?你在供養無主孤魂的時候化食,在做午間供養的時候,法師會將供品拿到廟外來撒,水要灑掉,米要擺在那裡,那是給無主孤魂的,都是在外面。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講,無主孤魂就像人間的流浪漢,街友啦!莊嚴的殿堂裡面,裝滿了十方無主孤魂,東南西北上下,平面有八方,上方下方就是十方,十方的無主孤魂你全部供在地藏殿,地藏殿絕對是滿的,在這邊也絕對是滿的。你將流浪漢統統引到你的廟堂裡面來,這廟就不會清淨。你看,如果流浪漢全部擠進來了,我們還有位子坐嗎?沒有位子坐了。而且流浪漢本身是不洗澡的,一進來,佛菩薩不是跑掉了嗎?我是舉例,所以不能夠供十方無主孤魂牌位,那是XX創造出來的,每個地方都供了無主孤魂。
你們是不是這樣?講我到每一個地方,密儀雷藏寺也供,西雅圖雷藏寺也供,彩虹雷藏寺也供,金剛雷藏寺也供,芝城雷藏寺也供,菩提雷藏寺也供,全部都是她的。另外還有XX府,十方無主孤魂,還有一大堆的甚麼孤魂,那是「無遮大會」。甚麼叫「無遮」?開放,叫做「無遮」,「無遮大會」在哪裡?在農曆七月十五,水陸大法會盂蘭盆會的中元普度的時候,才做「無遮水陸大法會」。那叫做「無遮」,「無遮」就是「我開放了」,十方孤魂都可以來,那叫做中元普度,在台灣有,在菜市場,或者哪裡啊!都有很大的中元普度。那才叫做祭拜無主孤魂。

◎平常,無主孤魂全部在廟外的,沒有人引進裡面的,那是XX所創的。我們True Buddha School沒有這樣的。
佛就是佛,鬼就是鬼,分得很清楚,除非你們的親眷在地藏殿裡面,你們可以安。親眷屬可以安在地藏殿裡面,無主孤魂不能夠安在地藏殿裡面。所以這裡本來有安無主孤魂,我也叫堂主將牌位火化,就是燒化。Australia澳洲圓池堂也安有無主孤魂,也安了一大堆東西,他們不敢動。我叫他們拿起來,跟著一些金紙燒化,講一句話就可以了:「讓虛空的歸於虛空。」但是他們不敢,到現在可能還在。蓮祈上師要去圓池堂弘法,希望她敢將它拿去燒掉。因為蓮祈上師是以前《天華雜誌》李雲鵬的女兒,蓮祈上師在澳洲。她是在黃金海岸吧?圓池堂在柏斯,請她去,她是女生,女生比較沒有膽,不知道她敢不敢做?問題是這樣。
就像我到佛林一樣,他們提問題,我來回答,今天也是一樣,你們有甚麼疑問的地方,或者是有甚麼問題要問的?

◎師姐:師尊、師母好,大家好!我姐姐的祖先安在三重同修會這邊,只要三重同修會有法會,或是看《真佛報》有法會,她就會來參加。現在她的身體是不好,住院住了好幾次。她今天本來要來,但是突然又覺得人很不舒服,一直吐,在我們來看是非常嚴重。請示一下師尊,該怎麼幫我姐姐度過這個難關。
師尊:她幾歲了?
師姐:屬老鼠的,過完年就58。
師尊:其實,58還算年輕。
師姐:這是我最大的大姐,之前,我有個老二也是這樣,很快就…她很虔誠,只要三重同修會這邊有法會,或是他們有特別的法會,因為有她的祖先在這裡。所以只要有XX的法會,她幾乎每一壇都到,所以她整個身體都很不好。

◎師尊:如果是身體方面的毛病,應該要給醫生看,這是對的。另外,如果是屬於無形上、鬼神方面沖犯的毛病,師尊告訴妳,有兩個方法:第一個方法,妳就利用大力金剛的禁鬼咒跟大力金剛咒,持唸越多越好。另外,清淨方面,我是認為用「九鳳破穢符」,有咒語喔!妳唸那個咒,加持那個水。用那個水來喝,或者是身體灑淨,可以將鬼神趕走。
師姐:她是突然之間整個人身體不舒服,到住院,身體狀況很多啦!
師尊:我了解這個現象,我知道。尤其是,不一定是她的姐姐,她的家人都會有影響。有一個蓮倩,不知道在不在這裡?喔!蓮倩在這裡。蓮倩,我可以講嗎?
那個方法我跟妳(師姐)講,第一個就是「九鳳破穢真言」,妳唸,加持水,然後自己喝,自己灑淨。蓮倩在舊金山服務十幾年,她在舊金山當義工吧!?當義工十幾年。
蓮倩:師尊,我是在紫x協會十幾年,在那邊當義工,然後呢?我女兒林XX大學畢業拿到畢業證書後,就直接到那邊當義工,一直到她回來病重,現在人是失蹤了,都沒有音訊。我家裡,我先生病倒了,沒有辦法工作。我兒子當兵的時候,就是因為聽到聲音叫他去自殺,精神出問題就退伍了。我兒子在這裡。我們全家人都沒辦法睡覺。
師尊:我了解,妳兒子在這裡。妳在那邊當義工,妳兒子也去過舊金山?
蓮倩:他也去過,當兵前去過,當兵後就立刻出問題。
師尊:妳女兒也去過?
蓮倩:她一畢業就去當義工半年,然後念書又去那邊當義工。
師尊:妳在那邊當十幾年?
蓮倩:我在協會那邊當十幾年。
師尊:先生現在也不能睡?
蓮倩:她一直讓他病,馬上就整個人不能睡就病倒了,沒辦法出來,也不能聽到任何聲音。聲音都在他身體裡面產生,就像CD一樣24小時。
師尊:蓮倩她本人也是很辛苦,不會好到哪裡去。全家人包括她自己、先生、女兒、兒子全部都是出問題,而且都是在紫x堂十多年。這是他們全家人的照片。現在是妳的先生、妳的女兒、兒子,你自己的精神也不是很好。
蓮倩:不好,我每天就是等著死。

◎師尊:全家人都中,就是XX府害到他們的。她兒子只是去了一下,然後到軍中服役的時候,提早就退伍,因為沒有辦法再做下去。這只是一個例子,我找到的例子非常的多,多到不得了。一般來講,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在那裡,那麼多年都沒有事?為什麼有些人只去那裡一下,回來就有事?像徐瑞光,也是去那裡一下,回來就有事。還有蓮花春暉,有到西雅圖來,她也經常受干擾,一直在掙扎,希望能夠戰勝。

◎有的人不會中,為什麼?第一個,如果你心中有光,你就不會中。你心裡有光,勝過XX府的那些光。還有,你自己的陽氣很重,你也不會中。因為你的運氣還是很好,你的運還是很高,它沒辦法欺負你,但是它等在你旁邊,等到你運氣不好的時候,它馬上就上。

◎佛經裡面也有提到,有一個人在街上走,後面有黑色的影子跟著他,一個修行人就告訴他有影子跟著他,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是因為這個人本身身上的氣還是夠,光還是夠。所以在後面跟的這幾個人,是在等前面那一個人的運氣低了才上。如果你的運氣低了,你去了,你就中,逃都逃不掉的。一中的話,如果超過六年以上,師尊要救你都很困難。
有兩個在印尼,一個男的,叫做 振福,帶著XX去那裡的原住民弘法,回來以後,馬上沒有辦法睡覺,很痛苦,而且被附身,非常痛苦。另外還有一個Susana,以前在西雅圖讀書的時候,個子不高,像小不點一樣,她也陪著XX去,回來瘦了一半。她本身就已經很瘦了,現在回來瘦了一半,而且整個臉發黑,全部變成青色的,身體也很不好。兩個人都到台灣雷藏寺求我加持。那個男的叫 振福,講英文跟印尼文而已,他是帶著XX去原住民村落的那一位,就只是這樣一下子而已,他就被上身,變成宿主;也就是他的身上有鬼住在他的身體裡面,就是它的宿主。Susana也一樣的,變成了宿主,兩個人都變成了宿主。經過加持以後,女的完全好了,男的好了八成,他過年的時候又會來,我在加持一次就好了。所以你只要接觸了,運氣低一點,就被XX府看中了,馬上就變成它的宿主了,它就躲在身體裡面。
楊鐘講了一句話,每一次,我跟他拍背的時候,他有一個東西在裡面,一直要出來,已經出到嘴巴,快要出來了,我拍背拍完了以後,它又進去了。所以楊鐘跟他的太太,跟太太的姐姐三人還是每一次都要到六樓來求我幫他們拍背。他們三人也都變成宿主了,就是它們本身寄宿的地方,那些鬼住在他們的身體裡面。現在小朋友(蓮倩的兒子)也是,你這樣已經幾年了?13年了?13年了,你現在感到怎麼樣?還可以嗎?
蓮倩:師尊,我一看到他就很想死。
師尊:妳看到妳兒子的時候,妳就很想死?
蓮倩:師尊,為什麼?沒有希望了嗎?
師尊:沒有希望?她是全家人,包括先生,包括她自己,包括她女兒,現在人不知道在哪裡,但是我算了,應該還活著。
蓮倩:透過同門,她旁邊的好朋友在台灣,昨天有透過關係跟她連絡,但是,她都不要跟我們通電話,不要跟我們mail,統統不跟我們回應。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她又講,因為我女兒不喜歡我才這樣。我跟她的以前的關係很好的,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我都不知道,簡直是沒有路可走了。也不接電話,mail。一點訊息都不給。
師尊:妳知道她還活著?
蓮倩:昨天才知道,昨天是透過關係。
師尊:我很早就幫她算了,她還活著,妳昨天才知道她還活著。她人在舊金山嗎?
蓮倩:對!
師尊:她在她的一個朋友那裡?
蓮倩:她是XX身邊的人。
師尊:那個朋友也是XX身邊的人?
蓮倩:她的親人都是,她的董事。她們還有去,我昨天才知道。她們說XX跟她們講:「師尊這個只是過渡時期,師尊以後還會再接受她們。」
師尊:喔!XX是這樣講,她說他們在等待,這只是一個過渡時期,將來師尊還是會接她們回來。我怎麼講才好?所以悲慘的事情,你們還好,好在能夠在很短的時間裡面清醒過來。但是,當我要幫三重同修會的同門還淨的時候,他們每一個人的臉,都已經有被寄宿過,也就是有些鬼已經寄宿在你們的身體裡面,只是還好,每個人還算是清醒的。如果像蓮倩他們一家人,這樣就完蛋了。我也是儘量幫妳忙。
這是提問的,「第一:有XX的鐵粉滲透在群組line裡,觀察堂裡的活動,這樣,會不會造成同門無形的干擾?」line,也是意念的傳遞。第一點,我告訴大家,你只要有正念,常常觀想師尊住頂,就不會有這種事,不會被他人影響,常持大力金剛咒。

◎我在我的新書裡面的第一篇,它們,也就是五個鬼頭目也曾到過我家,一起來的,那一次是最大的場面。我在書的第一篇,我是寫為什麼我自己會反對XX府,XX府的五個鬼頭目率領所有千萬個鬼到我家,連我家它都敢去,這已經很嚴重了。半夜三點來,那時候,我張開眼,我從來沒有在半夜驚醒,醒過來,我很好睡的,除了上一號以外,其他時間都在睡覺。晚上,居然兩個眼睛張開,哇!大力金剛跟不動明王變成千百億萬身,它們有千萬個來,我們有千百億萬身,所以一下子,差不多二十分鐘就將它們掃得一乾二淨。這是第一點,只要你們常唸大力金剛咒、大力金剛禁鬼咒,不會有干擾;有正念,就不會有干擾。
「第二,有夾雜讓師尊還淨灌頂,但是卻又去XX的道場活動,請問,如此作為,會不會再將鬼氣傳給同門?」如果是同門的話,應該還不會,它的功力還沒有那麼大,功力最大的應該是XX上師。不過,她的功力也不大,是XX府的功力大,她完全是藉著鬼仗聲勢,她本人是沒有甚麼東西的,你不要相信她有甚麼東西,甚麼法力,甚麼功力,沒有,只是鬼當靠山,XX府是她的靠山。她跟XX府曾經講過:「這個人不相信XX府。」好!她叫XX府去追他,去折服他,她曾經講過這種話,也就是叫鬼去傷害那個人,她只有這種功力。其他的沒有,她自己本人沒有功力。我是跟你講真的,現在不怕XX府的,看來只有師尊。當然有正氣的都不怕,怕甚麼怕?我本來就是抓鬼的,我身上本來就有地藏王菩薩的六侍者當中之一的大力侍者,我就是鬼王啊!她XX府的那些鬼後來知道我的身分,我對它們嗆聲:「你們不要抓我那些善良的弟子,抓師尊,你們來抓師尊啊!」對它們嗆聲那麼多次,它們也不敢,現在不敢來啊!我告訴你,來了頭就沒有了;只要敢來了,頭就沒有了。
你看,我到堂裡來,我說有一尊小的城隍,很小的城隍,堂主跟我講:「哪裡有小的城隍?沒有,哪可能有?」你早上有整理壇城?有看了?沒有看到那尊,你看,一來,我就知道有小的城隍躲在這裡面,馬上將它抓過來,放在我的香袋裡面,我抓回去不會有事。
如果你們有人是假還淨,然後又去XX的道場。其實,也是蠻可憐的,真的!在她那邊的人,也是蠻可憐的,因為三十年了。這XX堂已經三十年了,彼此之間都有感情,你說一個人跟一個人相處在一起,久了也會有感情,這種感情哪裡能夠一下子就切除?沒有辦法,只是他們還不懂,不懂他們那邊是鬼,拜的是鬼。我們這邊拜的是佛,我們學的是佛。不是要去求鬼啊!這樣變成求鬼了嘛!你說,求鬼,安個牌位,還馬馬虎虎,她還雕了金身。你們看過金身的舉手?有多少人看過金身?鬼的金身?你看,還不少人看過,連蕭佳瑋也看過,妳也看過那個金身啊?那金身就不像佛像嘛!對不對?根本不是佛像。
如果,他們再回來的話,他們身上也會有那些東西。但是那些功力都不夠,你們只要有大力金剛咒、大力金剛禁鬼咒、九鳳破穢真言,常常自己灑淨,都不會有事。
「第三:師尊在時輪金剛法傳戒律時,特別提到,不與破戒者為伍,尤其已經犯了一到十四根本大戒,如果與破眾戒者為伍,尤其是去護持XX,是否等同破戒?」最好不要為伍,我是這樣認為;最好不要再跟他們在一起。你看蓮譕法師,法記雷藏寺的蓮譕法師,她就是個例子。她就是跟XX的弟子非常友好,在一起,出了事都不知道是怎麼出事的。南部高雄邱正義也是一樣,也是跟犯了重破戒者在一起才會遭殃的,其實,他的人很好。
我常常講,像我這樣,已經73了,孔子也是73就過世了,像我這樣該死都沒死,不應該死的都死了。所以邱正義,我們來不及救他。蓮譕法師是還好,因為所有的人集氣、唸咒迴向給她,終於將她救起來,不然,她也是被抓交替的。邱正義也是被抓交替的。在台灣,有XX府在,會被抓交替的很多,應該是這樣的。

◎「第四:師佛每個星期六在台雷主持,如果有法師或同門去護持XX,而沒有來參加根本傳承上師的法會,是否也是犯戒?」這一點講起來,事實上是犯戒。
但,我的人比較自由,你要跟她也沒關係,師尊也不會管你要跟她,因為你是小咖的嘛!屬於小咖的,不是大咖的,大咖的只有XX,你這是小咖的,師尊是不管。弟子是流來流去,腳踏兩條船。師尊星期六在台雷做法會,你沒有來護持,反而去護持XX的法會,大家知道,有沒有犯戒?但是,這個我不管,這是你的自由,因為腳長在你的身上,你要往哪邊走就往哪邊走。堂,也是一樣,如果這個堂跟我講:「我們要護持XX。」那你們自由,跟她去沒有關係,師尊也不會很生氣,或者阻止你們,「不可以啊!」或怎麼樣,找人擋住你們,都不可能,那是你們的自由。
另外,同門沒有到台雷,而去護持她,也不要緊,那是你的自由,你可以去,師尊並不阻止你。堂,也是一樣,會,也是一樣,甚至廟,整個廟都要跟著XX走,沒有關係,歡迎你,省得我的肩膀那麼重。我們的寺、堂、會太多了,少幾個不要緊,我比較輕鬆一點。不然,我要負度眾生的責任,你們願意去跟XX,我就輕鬆多了,不要緊。但是,事實上,在密教裡面,也是屬於犯戒的。好了。謝謝大家,嗡嘛呢唄咪吽。
文/梅茵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3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