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公案

《真佛公案參參參》 兩手捧不起

《真佛公案參參參》  兩手捧不起

九峰虔禪師法嗣中,有一位新羅國的「清院禪師」。 僧人問清院禪師: 「奔馬爭毬,誰是得者?」 清院禪師反問: 「誰是不得者?」 僧人又問: 「什麼是不爭呢?」 清院禪師答: 「如果不爭,也是過失。」 僧人再問: 「如何能免除此過?」 清院禪師答: 「最重要是不曾失去。」 僧人最後問: 「不曾失去如何鍛鍊?」 清院禪師答: 「兩手捧不起。」 哈哈哈!好一句「兩手捧不起」啊! 我寫詩: 〈手〉 我的手就是我的簍筐 在人海垂釣 只是釣到了 大道上的春光 我的手就是我的皮箱 走過天涯海角 裡面裝滿了 人生的滄桑 (這首詩原則上也有過失,過失在那裡?請大家速道)

《真佛公案參參參》 黃河沒有一滴水

《真佛公案參參參》  黃河沒有一滴水

  曾經有人問我: 「有一位禪師說,黃河沒有一滴水,不知盧師尊認為是什麼意?」 我答: 「這就是釋迦牟尼佛說法四十九年,最後說,根本無一字說法。」 五燈會元,投子同禪師的法嗣,有幾位禪師,均有此意。 僧問「天福禪師」: 「如何是佛法大意?」 天福禪師答: 「黃河沒有一滴水,華山之高與地平。」 僧問:「牛頭山微禪師」: 「如何是和尚家風?」 微禪師答: 「三世諸佛,用一點伎倆不得。」 僧問「中梁山古禪師」: 「如何是祖師西來意?」 古禪師答: 「道士擔著有漏的簸箕。」 僧問「二世禪師」: 「如何出得三界?」 二世禪師答: 「你在裡頭多少時?」 僧問「天蓋山幽禪師」: 「學人擬看經時如何?」 幽禪師答: 「既然是大商,何求小利?」 如果是開悟者,一看就懂。 如果是未開者,或是錯悟者,就會百思不得其解! 老弟!我且問你,悟了否?

1 2 3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