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真佛文薪》(二) 我與真佛文宣的不解之緣 文/蓮慈金剛上師

蓮慈金剛上師


 在修行過程中,初發心很容易被心情影響 ,前一秒鐘所發的願力,很可能下一秒鐘就消失不見,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鮮。今天跟大家分享在修菩薩行的過程中,我的一些經歷。
  我剛皈依的時候到菩提堂(菩提雷藏寺的前身),有法會時,就自發地打電話給親朋,將能叫得動的親朋都叫來參加。我覺得應該讓外面的人也知道真佛密法,於是我生平第一次拿筆寫文章,第一次投稿到外面的媒體,介紹某年某月某日,某上師在某地主持修密法,幾百字的文章,沒想到《世界日報》居然一字不漏地刊出,登蠻大的一塊。之後,我被邀請加入菩提堂的文宣組,從此一頭扎進堂裡辦的《菩提真佛》雜誌,每天寫寫寫。《菩提真佛》本來是不定期出版,現在有我這個全職義工加入,二個月出一期。從那以後,我與真佛文宣結下不解之緣。
  三十年前,我從多倫多來到溫哥華,看師尊的書而皈依。當時的菩提堂,其實是蓮知上師的店鋪的後面,大家擠在那麼小的空間裡修法,這是我見過的最小的佛堂。我心中想,我們的師父那麼偉大,為什麼我們的堂這麼小?就是這樣的一念,當天晚上,我夢到佛堂在搬家,我相信一定是佛菩薩感應到我生起的那一個善念,而給我的鼓勵吧!
  因為我本身也是做房產經紀的,所以就開始上網去找哪裡有道場要賣,終於讓我找到一座遭過火災的教堂,面積不太大,價錢也不貴,地點在唐人街,各方面條件都適合,於是就介紹給資深的經紀蓮花少東上師。接下來,少東上師就去與對方接洽並向師尊報告,沒多久,師尊親自來溫哥華當場定案並出資買下,就是現在的菩提雷藏寺。
  那時候,不用人叫,我自己就會為道場著想。缺少文宣,道場太小,有了道場,還要為改建道場籌經費,馬上自己設計籌款小冊子夾在《菩提真佛》雜誌裡,而封面用醒目的粉色紅字,「菩提真佛」從那期開始,正式改成月刊。
  我發現,從我進入真佛宗後,馬上好運開始,發心之路,有如神助,一個字「順」。不只是我,早期的同門,大家發心很純樸,早晚都往佛堂跑,尤其是週末,呼朋引伴拋家棄子全部到佛堂。那時候大家做得轟轟烈烈很起勁,道場非常旺。這就是真佛宗在溫哥華扎下的「菩提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2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