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法王盧勝彥2017年8月6日《道果》第89講

「總體之妄相:有情一切諸相,雖除自心,外境不成立,然依心相異安立為真實,如同眼受翳障而見空中有游絲之錯亂相。」

修行到最高境界沒有輸贏

能夠參到沒有輸贏 你才能夠解脫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786美國彩虹雷藏寺「大隨求菩薩」護摩大法會《道果》第89講開示>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護摩的本尊「嗡。摩訶鉢拉底。薩落。梭哈。」

  先跟大家通知一下,下個禮拜天813,下午3點是白度母護摩法會。在這裡,不用叫大家來主祈,因為喊破了喉嚨,還是那麼多人而已,所以,不用了。要不要主祈,你們自己決定就好了。(師尊摸桌上金身),我以為是一塊冰。今天,我們的護摩主尊是大隨求菩薩,如果在台灣雷藏寺,獻哈達就獻不完,因為,這一尊叫做與願金剛,在做這一尊護摩的時候,接著做這一尊的灌頂,另外,結手印,再跟祂祈求,大部分都會如願。所以,才叫大隨求,也就是「你們求的,我全部知道,我也會給你們。」才叫與願,「你的願望是什麼,我給你什麼」,祂的金剛號叫「與願金剛」,也就是:「我會完成你的願望」。在這邊的弟子,修行都是非常高超,他們已經修到無所求,不求什麼,就算您與願金剛大隨求菩薩來。向這一尊祈求會最圓滿的。你們已經修到很高了,就不用求了。所以,我看今天獻哈達的,就像我今天清晨起來看天上的星星,剩下沒有幾顆。欸!人生真的很累,天氣又這麼熱,又在烤火。蓮印上師一下子火快要沒有了,一下弄得又大,連續這樣,烤章魚啊!胸中都發火。這一尊很特別,是從觀世音菩薩裡面變化出來的,專門讓眾生求的一個菩薩,叫大隨求。很少人知道大隨求菩薩,祂是很重要的,讓你的願望能夠達成的。可能是東南亞的人,願望比較多,求的人也比較多,西方人都修到漠不關心,管祂是哪一尊,反正都是一樣。說的也對,每一尊都差不多。這一尊有祂的特長,就是讓你的願望圓滿,祂的特長就是這樣。

  祂本身有隨求八印,大家知道的,八個手印,第一個手印,就是內五鈷印。(師尊示範)內五鈷印就是這樣,有點像度母手印,但是不一樣,有點像金剛手菩薩的手印,唯一不同的就是小指豎立,合起來就是瑤池金母手印及所有度母的手印,內五鈷印的尾指是豎起來的,第一個手印;再來變化第二個手印,就是時輪金剛的印,我現在講的都是本尊的印,(師尊示範)變化成為時輪金剛印,然後再變化為大威德金剛印,(師尊示範)然後再變化為尊勝佛母的手印,(師尊示範)接著變化為三鈷印,(師尊示範)再來變化為單鈷印,再來,虛空藏印,(師尊示範)最後呢,就是梵篋印,(師尊示範)重點在這裡了,做了這個手印後要摩擦三下,(師尊示範)然後拍掌一、二、三,(師尊示範)再回到這個手印。為什麼要摩擦三下呢?摩擦這三下是口訣,觸動大隨求菩薩的心,這時候,大隨求菩薩就會張開眼看這個眾生,你要求什麼。就給你什麼,這就是與願,隨求八印,八個手印。

  祂一共有八隻手,八臂,「大隨求菩薩」身是深黃色,其左手最上持蓮華,蓮華之上方有金輪火焰,次是梵篋,次是寶幢,再次是索。右手最上是五股跋折羅,次手是鎊鉾,再次手是寶劍,最後是鉞斧鈎,坐於蓮華上。身是深黃色。你們看祂的相,咒語就是「嗡。摩訶鉢拉底。薩落。梭哈。」也就是「嗡。大隨求菩薩成就」的意思。有一本密教的經典《隨求即得大自在陀羅尼》,「依經文所載,《隨求菩薩感應傳》卷三,載有各種靈驗,要之,聽聞、受持讀誦、書寫、傳佈大隨求陀羅尼,可得火不能燒。」剛剛火很大,也沒有燒到師尊;「毒不能中」,人家對你下毒,你也不會中毒;可「降伏鄰敵」;可「破無間獄」,這最厲害,無間地獄都可以破;「除龍魚難」,到了海邊儲水難;「產生安樂」、「免除王難」,王的災難,像是被查稅,或是怎麼樣,就是「免除王難」,就會沒有事,查稅也不會有事。當然,你也要準備的好,人家稅務局找上你了,你將所有資料準備好給他看,他覺得你沒有問題就通過了。我們到現在為止,像師尊,每一次都過關。是師母厲害,她將資料準備得非常充足,平時就準備被查稅,每一年、每一年,一共10年,她保存10年的資料。你要哪一年,隨時搬出來給你看,而且,資料非常地齊全。Teresa師姐是最知道的,她的公司有做IRS的工作,就是IRS還沒幫你查之前,她先幫你查,幫你查過之後再讓國稅局查,這樣保證沒有甚麼事情。資料一定要齊全,每一筆錢的進來出去都是清清楚楚。免除王難,也有這方面的災難,還有就是官司上的災難,也是屬於王難,戰爭上的、政治上的都是屬於王難,有這樣種種的功德,很偉大。各種靈驗,種種靈驗,「火不能燒、毒不能中、降伏鄰敵、破無間獄、除龍魚難、產生安樂、免除王難等」,祂當然也可以求子,經典上也有提到求子,求小孩子,你是要男的,還是要女的,跟大隨求菩薩祈求都會有。

  「隨求菩薩能拔濟一切眾生所有罪障、恐怖、疾病,而令身心安樂、所求圓滿。受持此咒者可得諸天、龍、神等之守護」,也就是天龍八部,得到天龍八部的守護。談到天龍八部守護,話說啊!大家心想:「又來了…」,不過這也是過去了,有證人在。我去了XX堂,吃飯以前,XX拿了一張紙要我寫,我提筆正想寫,因為,我正拿著筆啊!寫我的偈啊!我經常喜歡這樣寫我想出來的偈,XX就站在旁邊,蓮印上師也站在我旁邊。XX就跟我講:「我唸一句,您寫一句。」她唸一句,我寫一句,我說好啊!免得我自己再去想,她能夠唸出來,我就可以寫,她唸出來我就可以寫,她就開始唸:「天龍八部護持X蓮花童子」。我心想:「啊?天龍八部護持X蓮花童子,這樣可以寫嗎?」我在想。這裡有寫到:「大隨求菩薩,你修祂的法,持祂的咒,觀想祂,結祂的手印,祂就將你的願望給你,而且,諸天、龍、神都可以守護你」,諸天跟天龍八部,所有的龍神,龍神是屬於異族,天龍八部眾都會守護,我們只要修大隨求菩薩的法就可以了。我想天龍八部當然是護持所有的佛弟子,不是只護持一個人,不可能啦!天龍八部部將那麼多,要天龍八部部將全部護持一個人,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定是護持所有真正有虔誠的心,在修行如來教化的所有佛弟子。我想到這個之後,便動筆寫:「天龍八部護持X蓮花童子」。這句話不是寫給一個人,而是寫給天下所有的佛弟子,雖然紙上是一個人,因為是她唸的,當然是寫護持她;妳唸的,我也寫,就是護持妳。蓮印上師在旁邊也看到,她唸一句,我寫一句,那不是我寫給她的,是她唸一句,我寫一句,是她的心聲,不是我的心聲啊!這樣了解嗎?所以,你看,從很細微的地方就能看出來了。天龍八部是護持所有的佛教徒、在修習佛法的人、有虔敬心的人、真正在修行守戒的人。你不守戒、犯了戒,天龍八部都會離開你的,那麼,剩下是甚麼?剩下誰在你旁邊,就是剩下鬼了,鬼在你旁邊,鬼在你旁邊了,就是這樣而已。我不是講她的壞話,我是講真的,道理就是這樣而已,講這個是希望XX改邪歸正,而不是改正歸邪。以前,她是正的,她是改正歸邪,我們修行人是要改邪歸正,差別就在這裡。

  今天,再談一下《道果》,「總體之妄相:有情一切諸相,雖除自心,外境不成立,然依心相異安立為真實,如同眼受翳障而見空中有游絲之錯亂相。」昨天,我唸過這一句。一切有情的諸相,有情就是眾生,也就是所有一切眾生的諸相都是虛妄,虛是空虛的虛,妄是妄想的妄,都不是真實的。但是,凡夫眾生都以為是真實的,「依心相異安立為真實」,其實不是真實,但是,凡夫有情眾生都認為是真實。金錢真實嗎?在佛法裡面講,金錢並不真實,為什麼呢?很簡單,有一個人有一個想法,他希望是在月球上開希爾頓大飯店,他就去月球上開了一個希爾頓大飯店,他就在那邊等地球人有一天發明火箭,啊?火箭早就發明了,火箭能夠載很多人到月球旅遊,住在他的希爾頓大飯店,他有這個願望。你想一想喔!他在那邊守著,終於有個火箭載著旅客來,停在月球,到了希爾頓大飯店,為他們安排房間,好啦!付錢,付什麼錢?付美金啊!因為,美金是國際上通用貨幣,你到哪裡都可用美金換當地的金錢用。到了月球,給了美金。希爾頓大飯店說:「我拿你的美金做甚麼?我在這裡枯守就拿你這些紙啊?」「那你要甚麼?美金在月球上能夠買甚麼?」錢變得沒有用,所以,金錢只要離開了地球都沒有用。在摩訶雙蓮池、在西方極樂世界、東方琉璃世界、地藏王菩薩的翠微世界,用美金用什麼的都沒有用,錢不是錢,錢就破除了。看錢要這樣看的,死後金錢對你有用嗎?沒有用的。

  好啦!再講一個很重要的外相,名有用嗎?我問你,你的名譽很好,但名譽在哪裡有用?在你周圍認識你的人,他們認為你很有名。像川普,他現在在地球上很有名,到了月球上,月球上有你的名嗎?當然沒有什麼名。到了阿彌陀佛的佛國,川普還有名嗎?沒有名啊!到了藥師佛的東方琉璃世界,川普算什麼名呢?你想想看,我們人間不是有很多螞蟻,很多螞蟻窩嗎?牠們都有名字耶!螞蟻國跟螞蟻國之間是會打架的,是會打戰的。我看過的,這群螞蟻跟這群螞蟻,兩邊互相走過來,互相咬,死傷遍野,螞蟻國跟螞蟻國在戰爭,我親眼看過,我小時候看過。螞蟻國當然有螞蟻國的名啊!螞蟻跟螞蟻之間一定有名字,叫做什麼威廉啦!大衛啦!威廉跟大衛打架,兩個打架,螞蟻跟螞蟻打架,大衛王每次都打贏,哇!牠名譽很高。但是,你看到牠,你會覺得牠有名譽嗎?沒有啊!就像佛在看我們一樣,你們也沒甚麼啊!哪有什麼名?要這樣看,名就沒有了。

  你看色嘛!當然年輕的就有本錢,年老的,本錢在哪裡?年紀老了,本錢在哪裡?年老的都是安全牌啊!甚麼是安全牌?妳出門安全,保證不會有人迷姦妳,或者誘姦妳,或者是強姦妳,這叫安全牌。甚麼叫安全牌?妳出去走都不會有人突然間從背後給妳熊抱。如果,妳從後面看身材很好,沒有看到前面,給妳一個熊抱,一轉過臉,馬上雙手張開往後面跑,為什麼?因為,滿臉都是黑斑芝麻,看起來很恐怖,這叫做安全牌。什麼是不安全牌呢?就是妳很年輕,很漂亮,很艷麗,非常的美貌,走起路來婀娜多姿。婀娜多姿是怎麼走的?這樣走,S型的,這樣走路的,不但年輕的會給妳熊抱,抓到巷子裡面去,連老頭子、老阿伯、阿公看到心臟都會怦怦怦地跳得比較快,這就是色。

  色是會變化的。以前,California加州大嬸婆,你們知道嗎?見過她嗎?賴師姐在這裡,有來嗎?她在那裡,她當年年輕的時候,哎呀!不得了,如果台灣人有這麼美的,很少見的,她年輕的時候真的非常的漂亮。她剛剛到西雅圖雷藏寺的時候,她坐在那裡,初來的時候,旁邊很多男生都要教她手印,每一個都要教她手印耶!大嬸婆也出來,講一句:「你們都教她手印,為什麼沒有人教我手印?」大嬸婆那時已經很老了,手印再怎麼比,比不出來也沒人要教她;賴師姐,她比不出來,還是有人趕快過來教她比手印。再來,賴文彥(蓮高上師)在旁邊,說:「我中午請妳吃飯。」賴文彥要請賴師姐吃飯。大嬸婆在那邊喊:「為什麼沒有人請我吃飯!」賴文彥看到賴師姐就怦然心動,中午要請她吃飯。賴文彥很小器的,都沒有請過我吃飯,一下子就要請賴師姐吃飯,剛好,你們兩個都在,阿彌陀佛!大嬸婆馬上站起來:「為什麼今天中午沒有人請我吃飯?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很美的!」人會變的,真的,年輕就是本錢。只要是醫美的醫生都知道童顏素,童顏素是甚麼東西?讓你的面孔變成小孩子的光彩,那叫做童顏素,你電腦一打就有,用手機找童顏素,就有童顏素出來。你有打玻尿酸、打肉毒桿菌、打童顏素的針,你的臉上會發出光來,青春的光芒會重現在你的臉上。如果沒有,對不起,有一個法師,我要講,我是拿你做標本,XX法師,站起來轉過去讓大家看看,妳可以笑笑,牙齒露一露,哈麥二齒,年紀大了就會變成這樣。XX法師,妳有沒有年紀輕時的照片,美不美啊?不知道,妳年輕時有照片嗎?年輕的照片?改天拿給我看一下。我告訴你,年輕和年老是不一樣。所謂的色是會變化的,哪一個女生年輕時不是漂漂亮亮、光光彩彩的,臉上都有光的,而且,臉是沒有黑斑,沒有皺紋,甚麼都沒有,青春洋溢,就像是一朵盛開的鮮花。你看,盛開的花和凋零的花差別有多大?這就是色啊!色是會變化的,本來有的顏色會退化的變成沒有。

  我們這裡,現在真佛宗西雅圖雷藏寺,去薩迦雷藏寺,去旅行的時候,在車廂裡面,蓮琪上師走了一圈,說要找年輕的出來表演,走了一圈,回來說:「沒辦法,因為,車上全部都是老人。」沒有辦法找到一個年輕的,至少要有一點姿色。像雅琪師姐,在我們寫文章的人看起來,就會寫「頗有姿色」,她到現在還是屬於不安全牌。因為,她到了Casino27號的那個Casino吃飯,不是去賭博,或是去聽歌,或者是葉璦菱來的時候她也有去,或是吃飯,她也有在那邊吃飯,但是,她沒有賭錢。一進到Casino,都要查身分證,查有沒有滿18歲,對不對?要成年人才能進Casino,是不是這樣?對嘛!外面的人問她,要拿她的身分證來看,「到底幾歲?有沒有成年?」是這樣問的耶!所以,到現在為止,她還是不安全牌,因為,每一次去那裡吃飯,很多老外走來走去,都會看她幾眼,不會看老太婆,像大嬸婆去那裡吃飯,老外哪裡會看她?對不對?絕對不會看她的,會看雅琪,「欸?這個人看起來還蠻有姿色的。」那就是色,顏色的色,大家想一想。

  請問大家,XX是屬於安全牌,還是不安全牌?大家意見怎麼樣?她是安全牌啊?你講對了,她是安全牌啊!談到這裡,話說…又來了,話說,雅琪師姐以前是跟著XX 10年,到最後,她離開。但是,有一個故事,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故事, XX說,雅琪師姐為什麼離開她,她說雅琪師姐曾睡在她家,偷了她家很多錢,因為偷了錢,所以雅琪師姐就離開了。人家問她:「妳為什麼不告她呢?她偷妳家的錢,可以告的。」她說:「因為雅琪師姐前世是我的女兒,所以我不忍心告她。」雅琪師姐喊:「冤枉啊!我沒有睡過XX家,我是睡在男生宿舍!」啊?我聽了心想:「男生宿舍怎麼能夠睡女生?」奇怪,因為雅琪師姐那時是帶著她兒子,兒子是男生,她陪著她兒子睡,所以,她睡男生宿舍。聽說美國紐約的施佩玲也一樣帶著她的兒子睡在男生宿舍,雅琪師姐跟施佩玲是很好的。有這個傳說,XX跟人家講,雅琪師姐住在她家,偷了她很多的錢,這一點妳(雅琪師姐)自己要聲明喔!不關我的事,是妳的事。妳沒住過她家,對,好啦!這是正確的,雅琪師姐是這樣講,XX帶雅琪師姐去銀行寫遺囑,說雅琪師姐死後一切的財產都要歸給XX。這要怎麼解除呢?她離開後解除啊!到最後師母請Honiva師姐,就是translator,現在即席翻譯師尊開示為英文的,帶雅琪師姐去銀行將這份遺囑解除掉,是這樣的。是XX要雅琪師姐身上死後所有一切的財產,而不是雅琪師姐偷她很多的錢,這有得辯,雙方開始辯論。妳要找證人啊!妳沒有睡過XX的家,XX講她掉了多少錢,這必須兩人要互相對質才能釐清。另外,妳要找出證人來證明完全沒有睡過她的家,我現在是法官,妳要找出證人來,還有證物,妳以前寫的遺囑拿出來,是她要妳的錢,還是妳要她的錢,問題在這裡。講起來,所有的相,都是錯亂的相,在娑婆人間都是很錯亂,非常的混亂。講了三個相,第一個,就是金錢相,第二個,就是所謂名譽相,第三個就是色相,三種的相,其實,都是錯亂的,在人間根本都是不真實的。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所以,不要執著這些,你才能夠解脫煩惱,不要執著這些,你才能超越人間,不要執著這些,你才能脫離六道輪迴,這就是佛法。

  我講一個笑話吧!最讓女人感動的三個字不是「我愛妳」,而是在逛街時,當女生目不轉睛的盯著櫥窗裡的包包在讚美的時候,男生一把將她擁入懷裡,用堅定的眼神與溫和的語氣告訴她:「盡量刷。」這三個字更令人動心。這就是錢相,錢也是一個錯亂的相。有位武士手中抓著一條魚,來到一休禪師的房裡說:「我們打個賭,禪師你說,我這手上這條魚是死的還是活?」一休禪師就知道:「若說死的,武士一定鬆手,魚就活蹦亂跳;若說活的,武士一定暗中使勁弄死魚,讓一休禪師猜不中。」他便微笑開口說:「這魚是死的。」武士聽了,馬上將手鬆笑了:「哈哈!你輸了,這魚是活的。」魚在地上還可以活蹦亂跳,一休禪師淡淡一笑,說:「是的,我輸了。」武士贏了,高興地走了,一休禪師也贏到了一條實實在在的魚。一魚三吃,頭跟尾巴可以煮湯,魚肉身可以清蒸,那些魚骨可以用來炸,炸了還可以增加Calcium鈣質,一魚三吃嘛!魚頭跟魚尾可以煮火鍋,剩下來的細骨可以炸,也可以清蒸,一魚三吃。其實,對於一休禪師而言,他修行到那麼高的境界,沒有甚麼叫做輸,也沒有甚麼叫做贏,輸贏兩個字要好好的參,你要能夠參到沒有輸贏,你才能夠解脫。

  老公問老婆:「我發現我有病。」老婆問:「什麼病啊?」老公說:「我發現我有絕症。」 老婆問:「你到底怎麼啦?!什麼絕症?」老公說:「我發現我的手臂越來越短了!」以前很長,現在越來越短,老婆問:「怎麼可能!?怎麼發現的?」老公說:「原來我用一隻手就能夠抱住妳的腰,現在我要用兩隻手都還抱不住妳的腰啊!妳說我是不是病了?手臂短了,得絕症了?」老婆板住臉不說話:「你嫌我胖就直說!扯什麼手臂變短?」老婆變胖,這個能破什麼?能破色相,對不對?妳看,年輕的時候,身材多苗條,你看年輕的時候身材多苗條,每個女生都很苗條,都瘦瘦的,像衣架子一樣,該瘦的地方瘦,該胖的地方胖,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該細的地方細,該稍微胖一點的地方就胖一點,年輕的時候就是這樣,真的有了色相。年紀大了,控制不了吃,「算了!還怕什麼呢?吃啦!反正,沒有人……」,不是反正沒有人愛,「反正不管了」,就吃了,吃是唯一最好的嗜好,這裡吃、那裡吃,就變成水缸,就變成圓滿。嗡嘛呢唄咪吽。

文/杏子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rteen + seven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