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所說經》第165講

「彼菩薩曰。我土如來。無文字說。但以眾香。令諸天人得入律行。菩薩各各坐香樹下。聞斯妙香。即獲一切德藏三昧。得是三昧者。菩薩所有功德。皆悉具足。」

眾香菩薩聞妙香入三昧

<蓮慈金剛上師2005年6月12日《維摩詰所說經》第165講講經開示>

 頂禮壇城根本上師蓮生活佛,頂禮壇城諸尊。各位法師,各位同門師兄姐,大家午安。我們繼續講《維摩詰所說經》,今天要講到第111頁。

  由於維摩詰居士賜給所有的人一缽眾香國的佛飯、香飯,由此展開了另外一章很有趣的,也很俱有智慧的一個演法。就好像我們人世間,每一次要跟其他的人結緣,要聯絡感情,要溝通,就會安排一些事情讓大家一起來做。最好的方法是什麼呢?吃飯。說起吃飯,大家一定跑得很快。說來聽我教訓,大家都跑光光。所以,吃飯是最好的,攝召大家一起來結一個很好的善緣。所以,即使聖人佛菩薩要度化眾生,也是要投其所好。尤其吃飯,很重要的!

  而維摩詰居士祂不招待則矣,要招待這些大菩薩大弟子吃飯,這個也是超乎祂們想像之外的禮貌的招待。因為祂們想,今天來到這裡探病,應該是沒飯吃的,探完病就拍拍屁股走路的。好的話是沒有被修理一頓,罵得面紅耳赤。哎!祂今天給祂們吃飯,更驚人的是祂的飯,是從外星球帶來的飯,還不是祂們本國的飯。所以說維摩詰居士很驚人的舉動,一個又一個,讓人家嘆為觀止。

  那麼吃這個飯,吃得你齒頰留香,讓你全身毛細孔這樣子膨脹起來、舒解,讓你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這個飯可以吃到這樣,不止達到輕安,還能夠達到香味噴出來了,可以滲透到皮膚外面,讓周遭的人也跟著你膨脹,輕安起來了,飄飄欲仙,好像在天上一樣的快樂。這個飯可以吃到這種地步。這個是上妙的飯味。

  當大家都吃完了,都很舒服,心靈都很快樂,沒有什麼不滿足的地方。在這種自樂當中,接下來維摩詰居士祂的正題就來了。

  「爾時。維摩詰問眾香菩薩。香積如來。以何說法。」

  維摩詰居士這一次開口問來客,就是眾香國的菩薩隨著送香飯的因緣,祂們全部來到娑婆世界,來到這一個祂們以前沒有聽過,沒有見識過的,沒有親眼看過的一個世界。眾香國全部的菩薩都很高興,很好奇地來到維摩詰居士的房間。維摩詰居士就在這個時候,開口跟祂們講話。祂問眾香國的菩薩說:「香積如來。以何說法。」眾香國的如來叫作香積如來,香積如來是怎麼對你們說法的?祂說了什麼法?意思是祂教你們什麼法,讓你們去修?

  「彼菩薩曰。我土如來。無文字說。但以眾香。令諸天人得入律行。菩薩各各坐香樹下。聞斯妙香。即獲一切德藏三昧。得是三昧者。菩薩所有功德。皆悉具足。」這個就是眾香菩薩很清楚明白的回答。祂講完祂這一生如何跟著香積如來學法、修法到證、得菩薩的果位,人家只用三兩句話就交待清楚了。

  菩薩講,我們這個佛國的如來,不說法的。為什麼?因為講到說一定要有一番語言出來的,不管是韓國文也好,西藏文也好,梵文也好,那我們講的是國語,美國人就是講美語。祂說,香積如來沒有用文字來說的,沒有語言的,都不說法的,祂以一切的香味來教導祂們。這是很特殊的一個教法。因為在娑婆世界我們是習慣用聲音,你聽聲音來接受這個法的,你聽法、聞法。

  娑婆世界的一種說法的模式,是有人說法講完了,有人舉手,「我不同意,我不同意你說的。」可以,你可以舉手的。「我唔中意」(廣東話,我不喜歡),我有話說,然後就開始講你的道理出來,他開始答辯。西藏很流行這樣子的說法模式,他們一群人穿著喇嘛服,今天輪到哪一個講話,他就站起來講,然後底下的人,可以答辯的。他講一句,底下的就辯一句。他用這樣拍,你就辯。講完,叭叭叭叭叭,鐺!好,輪到你了,你就要講出來。這是一種訓練答辯的技巧跟機智,使佛理很犀利、很銳利、很敏捷。他用文字來訓練你的思想;他用文字說來訓練你的身口意。

  但是,眾香國的如來祂更厲害,祂們不用文字教導的。眾香菩薩們用香味來修。祂說,我們如來使這個國土放出香味出來,佈滿香氣。我們的房子也是香的,我們的樹更是香的,一切都是香的。聞到這些香的人,天上的天人祂就能夠入律行。祂一聞到香味,所有的奇怪的貪、瞋、癡,莫名其妙的一種心結,統統打開,進去律行,律行就是戒律。祂馬上覺得輕安,身輕氣爽。

  律行的意思是說,統統舒暢通行,沒有不對勁的地方,全部每一個細胞都放下,沒有打結,自然而然地就進去戒律。

  這個很重要的,你看眾香國還是講戒律的。這個字眼對我們來說你就要明白,修行還是要進入律行,戒律就是最重要的。不管在哪一個國家,還是要遵守法律,法律是在國家叫作法律,那麼在修行人就叫作戒律。祂還是要依這個戒律來行的;依一種規矩、規則來行、來做的。

  在眾香國的菩薩祂們不講說你要守什麼戒,守五戒,守十戒;出家人守百戒、五百條戒;菩薩受菩薩戒,幾十條。他們只是一個香味出來,你馬上知道你該怎麼做。今天你感到不爽、不安,聞到如來的香味,然後祂的心又恢復了平靜。祂是這樣修的,這個叫作入「律行」。祂在調祂的心,調律,調祂的心進入一種規律當中,祂就是一點一點地很微細地在調。

  那進入律行、戒律也就是這一佛國祂們菩薩在修的法,祂讓祂們的心能夠恢復像如來的心一樣的寂靜。祂們個個坐香樹下,很安分守己。祂們一有心猿意馬有蛛絲馬跡的騷動,這個香味馬上讓他們安靜下來。祂們一個一個很乖地去坐在香噴噴的香樹下,聞這個妙香,讓自己能夠更加深入地達到更高的境界。祂們聞這個香氣來修行,這個香氣可以紓解祂們的身心,安撫祂們的身口意,讓祂們進入一種很嚴密的這種戒律修行的心態。眾香菩薩在香樹下聞妙香,一直深入越來越微妙、越深入的境界,然後祂們就可以獲得一切德藏三昧,就會進入德藏三昧。

  所謂德藏,就是說所有佛的德性統統開發出來,自然地佛的一切德藏,如來的智藏、智慧藏,祂們全部能夠具足而安住。祂們能安住才能叫作三昧。三昧就是定,祂就定在如來的德藏當中,而不是這種業障當中的,是安住佛的德性具足的這種三昧大定之中。

  而能夠得到這種三昧安住大定的這些菩薩,自然祂們所有的菩薩功德皆悉具足,成就菩薩的功德。祂就是得到菩薩一切圓滿的果位與功德。也就是祂藉由這個香氣,祂能夠修成菩薩堅固的、安住的、等持的果位。一切都有了,不用說了,也不用吃苦了。祂就在香中自然得到淨化,使菩薩的心靈得到最大的開發,得到最大的等持,得到最大的佛的光明跟福德智慧,全部都有,也就是祂們就能夠成就菩薩一切的成就。祂們就是聞香來修。多好!真的是很好的。

  這個是妙香的修行方法。我們還沒有這種修行境界的福分。為什麼?因為我們可能前世多生多世,沒有好好修;所以這一世身上的障礙很重,沒有辦法聞到香味;而這些業結很重,也沒有辦法很簡單地一個一個把這個結打開。所以如果香積如來祂同樣的香味給你聞,我們聞了,覺受必然沒有像祂們的菩薩覺受這麼有效,這麼強烈。一定只是輕安幾秒鐘,那麼香味不見了,我們又凝固了,我們又很重了,這裡痛,那裡痛;這裡痠,那裡痠,是不是?

  所以說,這個香味能夠讓我們受用,就是依我們業障的輕重來分別的。你受用長,因為你的業障輕;你受用強烈效果好,因為你業障輕。業障越重的,它的香味越淡,香味的時間越短,如果是三惡道的眾生,香味消失的更快,它根本還沒有被吸進去就已經沒有了。這個就是被業障障礙住,沒有辦法。所以眾香國的菩薩祂們是業障很輕的,祂們修的很好、很久了,是比娑婆眾生修得更久遠的佛土,所以祂們可以這麼輕鬆。這個佛國的香積如來很輕鬆,整天散發香氣就可以了。

  這樣子想起來你就知道了,我們的釋迦牟尼佛真的很辛苦。釋迦牟尼佛來娑婆世界度眾生,真的是要有大仁、大智、大勇、大慈悲。否則誰敢來啊?嚇都嚇跑了。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ive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