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陰山──鬼婆的一場惡夢》序 色誘(代序)

盧勝彥文集第268冊《大陰山──鬼婆的一場惡夢》

序 色誘(代序)

‧蓮生活佛盧勝彥‧

  那一年。

  鬼婆來到西雅圖「真佛密苑」的住家,在問事房中。

  鬼婆問完了事,突然之間,她略低下了頭,略顯的害羞的模樣,兩個眼睛瞪著問事的桌子。

  鬼婆幽幽的說:

  「我才是真正的師母!」

  我(盧師尊)一聽。

  駭然!

  這一句「我才是真正的師母」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她不是盧麗香,盧麗香才是師母。那鬼婆怎麼自稱是「真正的師母」。

  鬼婆說:

  「我有一點倦!我想到客廳休息一下!」

  於是,場景換了。

  鬼婆轉了一個彎,進入客廳,先把客廳的落地窗的窗簾布,全部拉下,原本明亮的客廳就暗了下來。

  她斜著身子,半躺在長沙發上。

  那一天,只有我在。

  她懶散的躺著。

  兩個眼睛半瞇著看著我,彷彿是夜空裡的星星一閃一閃的。

  我還可以看見那紅撲撲的臉,那臉好像開始熱燙了起來。

  她好像示意我也可以躺下來!

  我開始尋思,往我內心裡探訪,我心中根本就沒有鬼婆這個人,千尋萬尋,她根本不在我的心中。

  於是,我有點噁心。

  她,漢堡一樣的臉。

  身材像癩蛤蟆,據說肚子一吸氣,鼓起來真的是蛤蟆肚。最重要的是,她的氣太混濁。

  五短身材。

  鬼婆曾告訴我:

  「她在大陸弘法,有男人告訴她,他只想跟她做愛。」

  鬼婆說:

  「我才不要,我只想……。」

  天啊!地啊!

  她又不是閉著眼睛睡覺,而是閃爍的眼珠子,直勾勾的。

  我是個和尚。

  也是一個男人,在四面牆,在昏暗的客廳,一個水缸樣的女人橫躺。

  我想上樓去。

  突然鬼婆一個箭步,爬了起來,猛烈的拉開窗簾。

  窗外,「梅仙」站在窗外陽台,向縫隙瞧,被鬼婆發覺。

  四目相對。

  (註)「梅仙」是陳家蓮世上師的夫人,她剛巧在我家後院,巡視梨子樹,見窗簾全放下,不太尋常,故過來看看。

蓮生活佛.盧勝彥

Sheng-Yen Lu

17102 NE 40th CT.

REDMOND. WA. 98052

U.S.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rteen + nine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