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歷年真佛宗道場巡禮--「尊勝雷藏寺」

世界上的鬼還是都在的,不是做了一個羅天大醮,破了一個地獄,就以為全部的地獄都破了,從此就沒有地獄了,不是這樣的。

認知「鬼的觀念」 羅天大醮只是破了一個近邊地獄 並不是破了所有地獄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8年7月1日美國尊勝雷藏寺開示>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我們敬禮尊勝雷藏寺壇城三寶。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丹增嘉措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以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早晨!(廣東話:早安)大家好!大家早安!(國語)

我們先談一下尊勝雷藏寺的緣起,再談今天的主題。尊勝雷藏寺原來是一間電影院,當初,要買這個電影院的時候,就有一個人出來阻撓,這人就是XX。很奇怪的,因為她認為她在這裡是一個王,旁邊不可以有另一個王。所以當初德頓同修會成立的時候,她就叫德頓不能開,「會影響我這邊的信眾」。她這樣的跟德華法師講。尊勝雷藏寺要開的時候,她也來講:「不可以買那個戲院,因為戲院裡面有鬼。」還是搞鬼,尊勝雷藏寺的人到西雅圖跟我說戲院有鬼。我啊!實在是忙得很。但是,也不得不抽空來到尊勝雷藏寺這個戲院收鬼。有沒有這回事?(有),說她在那邊睡覺,怎麼容得旁邊有人打鼾。很簡單一個道理,「這裡是我的地盤」,還有一個同修會,也被她收掉,整個北加州她是王。哪裡還能出來個雷藏寺?不可以的。逼得我一定要到北加州來,到尊勝雷藏寺表演收鬼。我是用大威德金剛在戲院繞一周,拿一個米盤,將鬼收到米盤,然後帶走。

我現在告訴大家一件事。哪一個地方沒有鬼?我問你,人家說:「你家有鬼。」你就笑笑,你說:「師尊家也有鬼。」我也是笑笑。因為確實是家裡有鬼,你家沒有祖先的靈在嗎?你有祭拜祖先啊!祖先的靈就是鬼啊!人死掉就是一個「中陰」,「中陰」就是鬼,又叫做「中有」,都是鬼。很簡單講,每一個家庭都有死去的祖先,每一個人的身上,都還有祖父守護著你,你的祖母跟著你,你最好的朋友死掉跟著你,守護你,這些都是善鬼。哪一個家庭沒有鬼?都是有的,多多少少都一樣。這問題,就是每個家庭都有守護靈,都有地基主,都有祖先的靈,都有善鬼,好朋友過世以後,他/她喜歡跟著你,沒有關係。

◎我現在講一個概念,大家要記清楚。羅天大醮做完了,有人說:「師尊啊!羅天大醮真好啊!地獄破了,從此地獄就沒有鬼了,地藏王菩薩就可以成佛了,我們從此也不用怕鬼了,因為整個地獄被羅天大醮收光了,全部往生佛國淨土,不然就六道輪迴啊!」這是不對的。因為本來就有所謂的沖犯。告訴大家甚麼是沖犯,因為你家裡本來就有很多鬼,那些鬼是善鬼,不會對你作祟,祖先的鬼也不會作祟,除非其中的祖先也有惡鬼,你的好朋友來當幫你,也是善鬼,都是好的,守護靈也是善鬼,跟著你在旁邊。如果有不好的鬼在你家裡,如果是惡鬼,在曠野的地方,在寺廟,在醫院,甚麼叫沖犯?東南西北,你出去的時候跟它touch,像是在海邊,你跟它touch,海邊也有鬼,曠野也有鬼,所以叫做曠野鬼神眾,戲院裡面的鬼也有很多。你一走進去,跟它迎面相對,它看到你,你沒看到它,你touch碰到它,回去以後你發冷發熱,全身不舒服,頭痛、腳痛,連香港腳也癢,頭皮發麻,全身麻麻的,做甚麼都沒有精神。因為它跟著你回來,這就叫做沖犯。沖犯的話,在哪個地方沖犯就在哪個地方送走。我們用的方法是這樣的,你在東邊沖犯,就往東邊送;在西邊沖犯,就往西邊送;在南邊沖犯,就往南邊送;在北邊沖犯,就往北邊送。只要鬼氣從身上移掉,你就恢復正常,這個是我們都會做的。要不然,做替身也好。

世界上的鬼還是都在的,不是做了一個羅天大醮,破了一個地獄,就以為全部的地獄都破了,從此就沒有地獄了,不是這樣的。將來會不會沖犯,你碰到惡鬼,跟惡鬼touch,你就沖犯。那麼,為什麼要收服XX那邊的鬼?甚麼原因?因為她那邊已經整理出一個總本山出來,收的都是惡鬼,倒不是她去降服的。她去塞班島,將那裡的日本軍魂全部收了,收回到鬼的總本山;她去印尼亞齊省,她去那邊將溺死的鬼魂,全部收到鬼的總本山;在台灣,她收了天母鬼廟所有的鬼,全部收去她那裡;另外,她收了在日本二次大戰死的軍魂,還收了古代的鬼,像是中村一武、渡邊一郎、小林慶田,小林是忍者,是自殺的,也就是住守在日本的忍者,它們在二次大戰後集體自殺,忍者全部自殺,而XX將這些自殺鬼收到她那裡;另外,埋在華盛頓DC,因越戰的死亡的將士,她也收到她那邊;紐約雙子星大廈,那時候被恐怖分子攻擊,3000多名死掉的鬼,全部收在她那邊。她那邊所容納的還有很多地獄的惡靈,你自己去看她自己的精英府簡介。

◎我告訴大家,現在講精英府沒有關係,你從網路上可以看到,她所收來的鬼有甚麼鬼,她自己在簡介裡面也有寫清楚,全部都是惡鬼,不是戰死的,就是自殺的,不然就是溺死的,或者在雙子星大廈死掉的那些鬼。她全部用師尊「嗡阿吽」的方法召請,再用火供供養,再送到她的鬼的總本山。這樣大家就知道鬼的來源,是這樣來的。

她曾經講過,連安上師是黑無常轉世。因為他的臉是黑的,站起來讓大家看。她也講過日本靜香上師的蓮應法師是白無常轉世,因為他的臉色永遠是白的,蓮安是黑無常,剛好是一對。說起來講不完。所以我今天講的,跟大家表明一次,說明並不是真佛宗的弟子不會再沖犯。你想想看,甚麼原因?當然我們已經解除她的鬼的總本山,已經破了。在鬼的總本山近邊地獄裡面,有所謂的跳樓村,真佛宗跳樓的弟子全部在那裡,包括楊忠恥上師的夫人。我進去一看,凡是在跳樓村的,我大半都認識,都是真佛宗的弟子,她都收在跳樓村。另外,我看到馬來西亞蓮二法師的魂魄也在那裡,現在蓮二法師呢?死了!我去馬來西亞看到她的時候,她的魂魄已經不在了。我幫她摩頂,發現她的魂魄已經不在了,我到近邊地獄時,發現蓮二法師的魂魄也在那裡。我就知道她將不久於人世。現在蓮二法師死了也在哪裡。我現在統統將它們超度出來。

◎《真佛報》前編輯孟小平,我到近邊地獄也有看到他。我說:「我不是已經超度你了嗎?為什麼你還在這裡?」他自己講了一句話:「因為我太迷戀她(XX)。」他最相信XX的是甚麼?是她可以跟動物講話。

他來採訪我的時候,他坐在我的對面,他跟我講話,兩隻腳翹著,喔!他咬一枝筆,就像抽菸的姿勢,還搖呢!他很隨便的採訪我,我就很隨便的回答。他隨便,我也隨便。如果,他很認真的採訪我,我會很認真的回答。採訪最後要走的時候,他問我幾句話:「您會跟動物講話嗎?」我說:「我不會。我是人,只會跟人講話,不會跟動物講話,不會跟畜生講話。」他跟我講他很欣賞XX,因為她可以跟所有的畜生講話,唉!我這一點輸她,我試著跟所有的畜生講話,講不來啊!牠們講的我聽不懂,我講的牠們聽不懂。她最後有解釋,她是用心靈語言跟畜生講話,畜生有心靈?我們人就沒有心靈,我用我的心靈跟牠講也講不通啊!因為牠沒有心靈啊!要跟畜生講話都要先餵東西給牠吃,然後安撫,看久了,牠也能懂一些,不能講畜生完全不能跟人溝通,溝通的原因是因為你養牠,你經常給牠東西吃,你舉幾個動作,叫牠立正就立正,這倒是會啦!但是,你說要真正跟牠做心靈溝通,「我欠多少錢」,哪有可能講個數目?她跟小月師姐講,烏龜說:「我是妳(小月)前世的哥哥。」「妳有甚麼話要跟我講?」「妳前世欠我7000個元寶。」我問小月:「妳將7000個元寶還給妳前世的烏龜哥哥嗎?」沒有啊!是還給XX啊!由她設法還給烏龜,但是,烏龜現在還活著,你說,怎麼還?還給閻羅王吧!由她交給閻羅王。

顏X秋的一個股東找XX問事,XX說:「我剛剛看到一條白蛇用尾巴掃你。」XX拿起拂塵一掃,白蛇就閃開了,白蛇就沒掃到她的股東,股東問:「為什麼白蛇要咬我?」「因為你前世欠牠幾千兩黃金啊!」「多少兩?」她叫她的法師用計算機算一算,差不多是20萬美金,她說:「這樣好了,你20萬美金給我,我想辦法還給白蛇,以後這個白蛇就不會找你麻煩。」蓮花X秋的股東就站起來,不問事了,也不理她這20萬。

「我平時活得好好的,怎麼去那裡問事就被白蛇咬?」這樣騙人的。坦白講,真佛宗的弟子受鬼的干擾很大。

後來發現雷藏寺有鬼牌的是北卡禪觀雷藏寺的法師,你們那裡也發現3個鬼牌吧?連北卡,她都去安了3個鬼牌在那裡。法師,晚上的時候,你敢在雷藏寺睡覺嗎?她在雷藏寺沒辦法睡,一定要回家睡,對不對?我告訴你,沒辦法睡,影響很大。單單是華光雷藏寺,就有15個人來還淨,他們吃了她的符,參加她的法會,惹上鬼氣的。蓮五上師呢?他跟她接觸很多,所以也卡了陰,也是受她影響很多,你們算是幸運的,都沒有死。卡陰的、自殺的,像我們西雅圖雷藏寺,徐瑞光師姐,她就是去了舊金山的XX堂,禮拜了XX府,回來以後,就看到很多鬼,精神受干擾。她以前來雷藏寺,人都是好好的,去了舊金山以後,回來就受鬼的干擾,最後,自己開著紅色的賓士車撞路邊的水泥樁,用很猛的力量去撞。警察也是覺得很奇怪,交警來了之後,第一個,那是鄉間小道,前面沒有來車,後面也沒有車子,她自己在沙土路上開那麼快,撞路邊的水泥樁做甚麼?警察都搞不懂,她是自殺的。鬼在旁邊講:「妳死了,妳看,妳在飛天耶!妳昇天了。」她就去撞,對於跳樓的也是這樣。

◎我今天所講的是昨天的延續,惡鬼還是有,在東邊沖犯,就往東邊送;在西邊沖犯,就往西邊送;在南邊沖犯,就往南邊送;在北邊沖犯,就往北邊送。我們只是破了她的總本山,我們將那些鬼授予三皈依、守五戒,然後,讓它們超生。我們真佛宗的弟子,我算了一下,大概有7000多人的魂在她的「鬼的總本山」,經過她超度的也會去那裡。有的福分好一點,被五大鬼王底下的鬼押著進近邊地獄的時候,因為他頭上有善光,空行母來接引走,才沒去近邊地獄。有些弟子本身有修行,但是,被抓到鬼門關的時候,剛好有天神下降接走,這種現象是有,好一點的弟子都被接走;要不,都進了近邊地獄。

所以當我看到蓮二法師的時候,她的魂魄已經在近邊地獄。我去馬來西亞弘法的時候,蓮二法師還在啊!我摸她的頂,我想:「哎呀!這個人已經成為空殼子了。」過不久,真的,她人就死了。蓮二法師是在馬來西亞幫她籌款募款很久的人,所有的錢集中在她那裡,再轉到XX那裡。廣州是小莉師姐收,然後,再匯到溫哥華麥師兄那裡,再由麥師兄轉匯到她手上。

◎麥師兄也在近邊地獄,麥師兄養馬的,他的頭是地中海,人很好的,我現在已經將他超拔出來。麥太太要求超度他出來。其實,也不用講太多。

西雅圖雷藏寺祖廟就發現7個鬼牌。山莊呢?山莊也有3個,最多的是佛羅里達州聖德雷藏寺,一共有10個,大概是她安了又忘掉了,又跑去安,所以有10個鬼牌。欸?你們三輪雷藏寺有沒有發現?1個都沒有。她沒去啊?但是,她的法師有去。喔!老蓮進啊!老蓮進在這裡嗎?他昨天法會有來。老蓮進,你的牙齒是苗栗洪醫師幫你治的對不對?(一顆)喔!補一個牙齒。你住在樹德堂堂主的地方,對不對?(對)你有告訴樹德堂堂主以後召請要召請五大神,有沒有?(沒有)阿彌陀佛!你說「沒有」,苗栗樹德堂堂主有沒有在這裡?昨天有,對!徐瑞玲,她說你教她,以後召請要召請五大神,就是五大鬼。阿彌陀佛!是她講的欸!她講「有」,你講「沒有」?上回,我問你身上有沒有五大鬼,你也跟我講「沒有」,最後我問了半天。你說:「有,在香袋。」你掏出3張五大鬼。你現在香袋裡面有沒有?喔!現在放師尊的法相。好啦!上回,我問了半天:「身上有沒有五大鬼?真的沒有嗎?」說:「有,在香袋。」對不對?(對) 放了3張,也就是小林、林良之、黃金泉;中村一武、渡邊一郎,每一次修法都拿起來召請的。

白雲雷藏寺裡面也有住著一個法師,她召請五大鬼,白雲雷藏寺的上師在嗎?有一個法師住在你們的宿舍,也是在召請五大鬼的,是吧?喔!是蓮奉法師。她在這裡嗎?她也是在白雲雷藏寺每天修法時將5個鬼拿出來召請,被你發現了,是嗎?被你發現了之後,你請她走路。這不是傳承的東西,你怎麼可以隨便請這5隻大鬼,2個日本鬼,3個台灣鬼,他們自己說的。林良之是劉銘傳的黑旗軍底下的一個將軍,我們查了劉銘傳底下的人,沒有一個叫做林良之的。我現在找的都是實證,我說法不能隨便亂講。蓮奉跑出來,後來跑到華光雷藏寺,有沒有?在華光雷藏寺一陣子以後,她跟蓮慈上師講:「我接到聖旨,我要去那裡了。」她就走了,她去了哪裡?不知道。啊?她又跑去中觀堂?

明明是五大鬼,卻稱五大神,這樣在召請的,說是被降服了,都是我們的護法。只有妳講的不算,對不對?妳嘴巴這樣講是不對的。她說XX府幾乎跟摩訶雙蓮池幾乎平等,她將自己收來的鬼,全部變成淨土,跟摩訶雙蓮池是等級的淨土,這是妳嘴巴講的啊!或者是地母娘娘給妳的4個字「妳說了算」,當然,她說了算。她說是淨土就是淨土,她自己就是修行3000萬年的如來。那麼,師尊哪能跟她比啊?跟她比,我只是她的一根腳毛而已啊!怎麼比得上?她修行3000萬年了。翻開她的X蓮月刊一看,嚇死我了。她到了青海湖,她在青海湖的中間修一壇法,青海湖的龍王親自來護持她們修法,她到了黃河,黃河龍王出來接駕,她下飛機的時候,忽然下了一場大雨,XX就在飛機門口喊一句話:「青海龍王已經來接待我們了。」哇!雨下得好大,她的法師跟一起去的人都在那邊淋雨、跳舞。好啦!我問一個人,老蓮進,你有沒有跟去?沒有?你沒有跟去?但是,相片裡面有你。(告訴大家,我真的沒有)你25年來,從來沒有跟XX出去旅行過?(有,去青海,老蓮進頂天立地,師尊住在頂上),那你跟她去哪裡?(94年)94年,去過哪裡?(青海),好啦好啦!你坐下,不要問你。他有去過青海,但是,沒有去過青海湖嗎?他們有去青海就有去青海湖,然後,有去青海的塔爾寺,還見了一個活佛,幾個人在前面拍照,活佛坐在法座上,像這樣,師尊代表活佛,XX站在他的旁邊,底下排了幾個人,中間就是老蓮進,有沒有?(有)好。他去了青海,去了塔爾寺,只有他一個人沒去青海湖。青海湖龍王親自跟XX講:「3000年以前,釋迦牟尼佛還沒有出世,妳就在這裡修行閉關,我就是青海湖龍王,來護持妳的。」她講了這個故事,3000年前,比釋迦牟尼佛還要早,她就已經在那裡修行,不要說3000萬年,古雲講她說已經修行3000萬年。你們想一想看,是不是吹恐龍?在恐龍時代,她已經在了,我是有根有據的喔!告訴你,恐龍還比她晚出生耶!釋迦牟尼佛還差她差得遠。

她裡面有個矛盾,第一個,她講她是釋迦牟尼佛的一位很偉大的弟子,她的先生是達摩祖師,六祖惠能底下的一個大弟子,我實在不願意提她的家屬,我是講她書上所寫的。好啦!她修行了3000萬年,她又變成釋迦牟尼佛的一個大弟子,領著釋迦牟尼佛入龍宮也是她,我們查了入龍宮的名單,其實,很多阿羅漢都跟她一起入龍宮,還有很多人也跟著一起入龍宮,她到底是哪一個,沒有講清楚。

◎問題來了,她裡面寫,怎麼寫?裡面寫了一段文字,她去了白塔寺拜舍利塔,她到北京拜佛指舍利,當她到了地下去拜舍利塔的時候,佛祖親自降臨跟她說,說甚麼?說:「妳以前是我的大施主,妳每一次都炒最好的菜供養我。」釋迦牟尼佛說每次經過她的家門,她都炒最好的菜供養釋迦牟尼佛。她是大施主,怎麼又變成大弟子了?釋迦牟尼佛的阿羅漢弟子才能入龍宮啊!一個施主有能力帶釋迦牟尼佛入龍宮嗎?這是矛盾的地方。

她是釋迦牟尼佛時代炒菜給釋迦牟尼佛吃的施主,又是大弟子,有名的大弟子有10個,第一個就是舍利弗,智慧第一舍利弗,第二個是神通第一目犍連,對不對?然後,須菩提,阿難、頭陀第一的大迦葉,最後一個就是祂的兒子Rahula羅目侯 羅,密行第一。怎麼找都沒有找到,XX是哪一個大弟子,我也不認得她是釋迦牟尼佛的甚麼大弟子。釋迦牟尼佛的大弟子轉世成為像水缸一樣的女人,怎麼搞的修成這樣?修了3000萬年耶!?

好了,不要講她,我是要講鬼,但是,講鬼就要講到她。

◎她真的是搞鬼專家,真的是有很多故事,她的故事沒得講的,從她嘴巴講出來的故事,千千萬萬啊!她回來站在壇城前,兩個眼睛一閉:「我剛剛去了摩訶雙蓮池跟師尊開會。」我什麼時候在摩訶雙蓮池看過妳?根本就沒有看到妳,妳還編了一套故事,說師尊問她:「怎麼只有妳一個人來?」她就回答:「所有蓮花童子功力都不夠,只有我功力夠。」到摩訶雙蓮池開會?我這個人平生最討厭開會,我一個人跟妳開會,鬼才相信!真的是搞鬼!眼睛一閉:「師尊閉關,我去看師尊,師尊在大溪地穿個短褲,在沙灘上走來走去。」告訴你,我真實去大溪地幾天?7天,我是調虎離山計,調所有人的眼光在大溪地,一下子,我就到夏威夷,然後轉到台灣。我在台灣隱居3年半,我隱居1年多的時候,她卻說看到我在大溪地穿著短褲,吹馬嘛!我現在不講她吹牛,吹牛大家都會講,她是吹恐龍,她是恐龍時代,都是吹恐龍耶!都是造假,數不清的造假,這個人太會說謊,謊話連篇。但是她養的鬼是真的。

因為她跟我說要分家的時候,我也答應。告訴你,我曾經答應她:「好,妳分出去吧!既然要求分出去,妳就分出去。」她說:「吐登悉地要跟著我。」我說:「好吧!讓他跟著妳吧!送妳啦!」吐登悉地,你就去XX堂睡一個晚上吧!現在去沒有關係啦!那裡沒有鬼啦!「三重同修會要跟著我。」「送妳啦!」「佛林同修會要跟著我。」「送妳啦!」還有「蓮聖同修會要跟著我。」「全部送妳啦!反正要跟著妳的統統送妳啦!」「法師呢?」「送妳啦!」送妳已經很好了,妳就出去,妳不要叫妳那些鬼半夜來找我,宰我啊!這就太沒有良心了。

◎還記得嗎?兩岸和平法會的時候,她寫一封信給羅福助,楊冠宇拿來給我看。蓮緻上師當時有沒有在旁邊?有,妳在旁邊。楊冠宇跟我怎麼講?「你們的一個上師,要我殺4個上師。」哪4個上師?第一個師母,要我們殺掉師母。第二個要殺掉的是誰?蓮緻。第三個要殺掉的是誰?蓮妙。第四個要殺掉的已經不在了,是誰?蓮品。

楊冠宇親口跟我講:「你們有一個上師,要殺這4個上師。因為師尊是被這4個女上師包圍,沒有自由,完全是個魁儡。唯有殺掉這4個女上師,師尊才可被救出來。」那時候,楊冠宇講:「我用4個狗籠,半夜將這4個女上師綁走,裝在狗籠裡面,帶到台灣沒有人住的深山裡面,將4個狗籠鎖住,脫光衣服,讓她們餵蚊子,讓毒蛇猛獸咬她們,慢慢將她們折磨死,不餓死也要冷死。」我看了信上的那些字,他拿信給我看,字就是XX寫的。多少年前的事情?兩岸和平,1995年。我為什麼不敢講?為什麼以前連提都不敢提,因為那時候,羅福助還在台灣,現在已經被驅逐出境了,不能夠住台灣。而楊冠宇在4、5年前被抓去關了,因為他勒索內湖的一個富商2億。那時候,我承擔了這個業。為什麼?

◎我坐在那裡,說:「你不可以殺這4個人。」我擋住他,「要怎麼辦?」他說:「這樣好了,我不殺這4個人,但是一個人的人命算500萬。」那時候,500萬很大,「您盧師尊欠我2000萬。」那時候,2000萬很大,他一直追討我,我到阿里山,他追到阿里山;我到台中,他追到台中;我到高雄,他追到高雄。我到哪裡,他追到哪裡,到最後一站,在台中的新天地飯店,同門供餐的時候,我們借用尿遁,那時候,常仁上師在,常仁?在喔!okay,我們到台中美術館,我問常仁:「明天西北航空的班機,我們要回西雅圖,不坐那班班機。」我問常仁:「那天晚上,有沒有班機回西雅圖?」他已經安排了,要跟我離開的口耳相傳,口耳相傳是傳承,要離開的,馬上吃飯吃一半,各個上廁所,換上便服,喇嘛裝脫掉,從新天地的後門溜出去,叫一部車,馬上到桃園機場。到了桃園機場的時候,我們很快的check-in,進到海關,登上飛機,從此自由。那一場是逃亡啊!你知道嗎?藉著尿遁,進到廁所,要一起走的全部上一部車離開。黑道的有一桌在那裡監視我們:「這些人怎麼廁所上那麼久?」那時候,我們已經是在往桃園機場的路上,我們是逃走的。據說,第二天,我的過境飯店的套房,有二、三十個黑道的,穿黑衣服的,黑西裝的,在我門口要擋我,非給錢才願意讓我坐西北航空回來。那時候,我們已經在空中飛往西雅圖。

蓮緻,那時候,黑道還揚言,從南加州洛杉磯的華青幫,調動華青幫的人北上西雅圖找我,在哪一天,某一日,要跟我討錢;調動華青幫的到Edmonton找蓮緻。蓮緻,你們有沒有報警?(有。)我們在西雅圖報警,她在Edmonton報警。後來,他們沒有來,為什麼?因為他先派一個密探來探我們的虛實,師尊知道這個人是密探,他來了,好。我在彩虹山莊,蓮寶上師在不在?沒有來?他昨天在吧?昨天有。他喜歡玩槍,他將自己的槍全部放在彩虹山莊,我就將蓮寶上師所有的槍擺在我的案上,我將每一支槍拿起來玩。因為我是軍人啊!長槍、短槍、卡賓槍、衝鋒槍、手榴彈…全部擺出來讓他們看。我會扣板機,會裝子彈,會開保險,我玩每一支槍給他看。玩完了,他回去告訴南加州華青幫:「你們不要過去,因為他們不是普通的和尚,他們這些和尚,每個人都有一支槍。」我講的都是事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2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