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公案參參參》 苦瓜之苦

蓮生活佛盧勝彥

f217%e7%9c%9f%e4%bd%9b%e5%85%ac%e6%a1%88%e5%8f%83%e5%8f%83%e5%8f%83_%e8%8b%a6%e7%93%9c%e4%b9%8b%e8%8b%a6_%e6%96%b0

有一位新來的僧人,參訪「寶峰禪師」。

寶峰禪師說:

「人世間的事,很容易說;不是人間的事,始終不容易說。」

(指第一義諦,不易說。)

僧人回話:

「我在路途中,早知道你會這麼說。」

寶峰禪師說:

「你行腳二十年,也不算多。」

(此句有深意)

僧人說:

「難道不契合和尚的意旨嗎?」

寶峰禪師答:

「我這裡的苦瓜,怎能招待客人。」

寶峰禪師說:

「我這裡的苦瓜,怎能招待客人。」

這是寶峰禪師的有口難言。

所以釋迦牟尼佛,有口難言,只有「拈花」。

打地和尚有口難言,只有「打地」。

骨剉和尚有口難言,只有句句「骨剉」。

天龍禪師有口難言,只有「豎一指」。

寶峰禪師有口難言,只有「苦瓜」。

……。

確實有口難言。

於是我只有雙手合掌,一隻腳翹起,只一隻腳著地,成了「金雞獨立」。如此示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7 − se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