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所說經》第132講

很多人身段一低,就受不了打擊、跳樓。如果有學有修,就算高山變平地,也能平安,這就是修行的功夫,這才叫作成就。

菩薩入地獄救度  毫不執著

<蓮慈金剛上師2003年12月14日《維摩詰所說經》第132講講經開示>

各位同門、各位法師,大家午安。我們覺得華光雷藏寺道場的加持跟氣場是愈來愈安詳。我在修法中,覺得每一位都非常的清淨而且誠心很足,每一位都是很安定地進入法流當中。如果你還沒有任何覺受,那是你還不懂得放下。心頭的擔子,放得不夠,會有很多的障礙在你的修行過程中出現。凡有障礙出現,也就是「我執」還在。如果你認為修法、修行修得非常的順,走得很安,那是你的障礙逐漸消除的好現象,是無上至寶。反之,捨本逐末,追求神奇怪亂,這樣你的心一定不能安的。你心能安的時候,是你什麼都不想的時候,這就是一種禪味,用這種原則努力精進,去觀察自己,這就是最好的修行原則。我希望在華光道場熏修出來的同門師兄姐,以正念來修正法,不要走快速神通的捷徑,因為這樣會墮入煩惱當中。

  上師的神通在宗派裡小有名氣,當有人祈求不能如願時,會想到我。而我的神通只是在萬不得已的時候才用,在眾生痛苦的時候才去運用,我對於自己是從來不用神通的。我早上去跑步,看到大狗、小狗迎面而來,我都是快快閃一邊,讓牠跑過去。我沒有用誅法叫牠走開,也沒有給牠下降頭,讓牠倒在地上。所以,我平常不用神通的,平常的像普通人一樣,比一隻小狗都不如,沒有力量的。修正法的人能收能放,能大也能小,我在這裡很威風,一離開道場我是很小的,貓也讓,狗也讓,家裡的人我統統讓。但不會覺得委曲,覺得這是應該的,很自然的。

  在這個道場我教你修法,你要想清楚修法要做什麼,修法是不是要比別人大。蓮慈上師引眾生入門,辛辛苦苦地澆水灌溉,讓你們成樹成花,是希望你修法後能做個正正派派的人。修法要修心,修得太離譜是背棄傳承,就會失去傳承加持力。今天你說你有傳承加持力的,看你的為人處世,就知道你的傳承加持力有多少。因為師尊是實修的大成就者,有傳承加持力的弟子必然也會像祂一樣,沒有像十分,也至少要像五、六分,期望在華光道場修行的佛子,要朝這個目標去精進。

  好!今天繼續講《維摩詰經》第93頁第九行「佛道品第八」。「立之以等力。菩薩現威勢。降伏使和安。一切國土中。諸有地獄處。輒往到於彼。勉濟其苦惱。一切國土中。畜生相食噉。皆理生於彼。為之作利益。」上一堂講到菩薩如何度眾生,菩薩的修為是怎麼樣的,由以上經文可知。菩薩修得有多高大,可以說菩薩的身是一個大身,祂修出了一個很大很大的法身,是你仰頭看不完的,很巨大的。師尊在最近的書中提到,祂和瑤池金母會面,師尊就問金母,「您到底成就如何?您是佛,還是什麼?」金母現給祂一個像山一樣高,仰頭看都看不完,一個很莊嚴的大身,示現佛菩薩的大威勢相。這般神力,自能安立眾生,也能降伏一切障礙魔事,成就一切有情。

  維摩詰居士又講:菩薩能在「一切國土中。諸有地獄處。輒往到於彼。勉濟其苦惱。」你知道,國土有分富有的國土,也有很貧窮的國土,像非洲。菩薩祂統統不分的,祂降低祂的身分,一樣去地獄的地方救度,你說祂執著不執著啊?祂毫不執著地入地獄救度。祂也是最清淨最莊嚴的,無法以世間最好的字眼來描述。我以前有一次看到金母的時候,看到一個側面,哇!那麼漂亮莊嚴,鼻子高高的,連聲音我都記得,一見難忘。菩薩是這個樣子,祂到任何一個地方去示現,去救度,沒有任何執著。

  今天講「我執」,你要看是執著到什麼程度。譬如我說今天湯鹹,可是煮湯的人卻辯說他都沒放鹽。我說沒放鹽,你一定放了別的調味料吧!這樣的爭論就不知是誰執著?反正我有我的執著,你們也有你們的執著,兩個執著放在一起,就會有爭論。所以,一切的爭論,是從執著開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很多事就是這個樣子,執著的人,人家講你有什麼缺點,你一定氣得半死,一定罵回去,罵得比他還凶,或一定是否認的。這都是執著的現象,執著到最後是沒藥救的,一定修不成。

  自己懂得改正,把「我執」捨棄,即使像是丟了一大塊金塊,也要面不改色。這個叫「去執」,身段能高也能低。

  很多人身段一低,就受不了打擊、跳樓。如果有學有修,就算高山變平地,也能平安,這就是修行的功夫,這才叫作成就。所以今天菩薩修得那麼高,祂為了度生,能放下身段,姿態做得那麼低,到地獄去度鬼眾,幫祂們超脫苦惱,這不是很容易的!我們今天想度眾生,才知道這是很難的,要沒有一點執著的人,才能度廣大的眾生;執著重的人,連自己都救不起來。在此與大家互相警惕並彼此共勉。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xteen + nine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