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歷年真佛宗道場巡禮--中觀堂「中正紀念堂」

雖然你身動了,但心不動,叫做「禪」。口講菩提、解脫的語言,就等於口空。不執著念頭、不因念頭而起煩惱,叫做「念空」。只要身空、口空跟意念空,你就能夠生起尊勝佛母的光明。

身空、口空、意念空 就能生起尊勝佛母的光明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4年2月9日台北中正紀念堂佛頂尊勝佛母薈供大法會開示>

我們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尊貴的尊勝佛母。

今天很高興到了台北的「自由廣場」,天公也很作美,因為我常常講一句話:「淋一滴雨,就等於賺了一千萬。」我前幾天在南投的台灣燈會舉行北區、宗教區的點燈典禮,那時候,我在台上講了幾句話,這第一句話是:「讓燈會的光明照耀全台灣,照耀所有的人,讓我們所有人的心中都有光明。」講第二句話的時候,因為我看到大日的虹光,我就說:「讓大日的虹光變成我們每一個人臉上的笑顏。」第三句話就是:「讓老天下雨,淋遍所有的草,淋遍整個大地,讓大地能夠滋長我們的資糧,讓我們豐收。」就因為這第三句話沒有收回來,所以,一直下雨到現在!

有人聽到雨聲,心裡就痛苦;現在,我們聽到雨聲,我們就旺了!旺啊!一滴雨一千萬啊!有無數的財寶、甘露從天上降下來!我們感謝今天的尊勝佛母,賜給我們甘露跟財富!剛剛我聽到〈中觀堂〉蓮悅上師講了一句話:「我希望師尊、師母跟所有的同門都不要淋到雨,只要我一個人淋雨就好。」不可以!大家公平分,哪能只有妳一個人淋到就好,那就只有妳會發,我們不會發啊!大家一起發好不好?(眾答:好!)

其實,昨天晚上,我就跟吐登悉地仁波切講:「你是仁波切,你有法力,你回去禱告一下,讓明天〈中觀堂〉的法會不要下雨。」我就吩咐他去求,我沒有求。看來,還是尊勝佛母祂願意給我們甘露跟所有的財富啊!吐登悉地仁波切,請問你昨天回去有沒有求啊?有啊!他說他有求,但尊勝佛母沒有答應,祂還是賜福給我們,那我們都發了!

這一尊佛母是非常偉大的,所謂「尊勝」就是最尊貴、最超勝、最偉大的佛母,因為祂是如來頂上的光明所化顯現。祂有三個面孔,正面白色的臉孔就是尊勝佛母,金黃色的臉孔就是觀世音菩薩,另一個臉孔大部分是藍色的,就是金剛手菩薩。

我現在聽到雨聲越來越大,哇!大家越來越有福分,這會發、發、發、發!旺、旺、旺、旺!老天也呼應了。尊勝佛母是一尊非常偉大的佛母,正面的白色佛母代表著息滅所有的災難,金色的觀世音佛母代表慈悲,藍色的金剛手菩薩代表降伏,所以,祂的力量非常崇高,因為祂是如來頂上無限光明的化身。

祂的咒語是:「嗡。普隆。梭哈。嗡。阿彌達。阿俞拉。達爹。梭哈。」祂的手印就是兩手十指合掌,然後,大拇指跟食指相扣成圈,很像光明頂上的「光明手印」,是一樣的,這也就是「光明手印」。大家觀想祂的形相時,祂有三面八臂,面上各俱三眼,白色極盡莊嚴的臉是尊勝佛母,右面金黃色的笑臉是愉悅的觀自在菩薩,左面藍色現忿怒相的是金剛手菩薩。師尊本身是男的,所以,我今天就穿藍色的,顯現忿怒相,等於是金剛手菩薩。

祂有八隻手臂,右邊第一手持十字金剛杵於胸前,第二手托蓮座,蓮座上為阿彌陀佛,第三手持箭,第四手是與願印,置在右腿前。左邊第一手是忿怒拳持絹索,第二手上揚持無畏印,第三手執弓,第四手持定印托甘露寶瓶。這是尊勝佛母的形相。觀想清楚了,再持咒結印,入三昧地,觀想自身化為金剛手、化為觀世音、化為尊勝佛母,就有很大的功德,可以利益眾生。

娑婆眾生都有很多的煩惱跟業障。講一個笑話。有一對正在戀愛的男女,有一天,他們第一次親吻,男生就問女生:「告訴我,除了我,還有誰這樣吻過妳?」女的沒有回答,男的又問:「親愛的,妳說啊!我絕對不會怪妳的。」那個女的笑了一笑:「我正在算。」原來是還沒有算清楚。這個也是煩惱之一。阿花問小英:「妳看,像我這樣年輕貌美的女性,如果到婦產科看診,要找男醫生好呢?還是找女醫生好呢?」小英就跟阿花講:「要找男醫生。」阿花講:「為什麼?」小英就回答:「因為他會把全身各部位都仔細地看,不會草草了事。」這是煩惱之二。有一個醉漢不慎從三樓掉下來,引來路人的圍觀,一個警察跑過來問:「發生什麼事?」醉漢講:「不清楚!我也是剛剛才到!」這個就是屬於業障。

尊勝佛母的大功德力可以除掉一切的煩惱、業障,能夠破壞一切惡道和眾生的種種苦迫。今天,我們學佛修行,主要是要除掉一切煩惱業障,離開所有惡道的逼害,讓所謂的三惡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都不能夠影響我們。只要我們能夠修持得到佛頂尊勝的光明,自然就不會墮落三惡道,也能夠消除一切煩惱跟業障。

我今天告訴大家如何才是真正清淨的方法。第一個是身體的清淨,我們的身體必須要能夠「不動」;但想要「不動」,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我們活著就要動。為什麼不能動呢?因為你必須能夠靜止下來,才能夠入於寂靜,這樣才能夠清淨;你動了,難免就會有業障產生。要活就要動,那要怎麼動呢?就是你的任何一種動,必須都在禪定之中!在禪定之中的動才是清淨的動,這是「大圓滿法」的一個重要口訣!你一切的舉止,全部都在禪定之中,你必須要修練到不動,若動了,你是在禪定之中的動,這樣子就是最清淨的身。

第二個是口的清淨。怎麼做才叫做口的清淨呢?就是「不語」。剛剛我講身體的清淨,把自己的身體化為空,叫做「身空不二」。這第二個重要的就是「聲空不二」,聲音跟空是不二的;我們不能不講話,但是,講出來的話都是屬於空性的話,就等於是咒語一樣,這樣也就能夠做到口清淨了!

最重要的是意念清淨。意念要如何清淨呢?我們的念頭是永遠不止的,你沒有辦法停止你的念頭,但是,你不要執著你的那個念頭;不要去執,不要去攀,不要去跟隨那個念頭,這樣,你的念頭就能夠清淨。

這三個法,一個是身清淨,一個是口清淨,一個是意念清淨。身清淨就是身體永遠都在禪定之中;口清淨就是講出來的話都是善語,沒有惡語、妄語、綺語、兩舌,這樣子,你所有的音就變成了空,叫做「聲空不二」。念頭的清淨就是不執著念頭,不攀緣念頭,不隨著念頭,讓念頭像流水這樣子流過去,所謂無念的清淨,也就是念空清淨,這是我們瑜伽士修行的方法,最重要的是身空、口空、意念空,這叫做「三空」,這三者最重要!因為這三者如果不空,一切煩惱、業障都會存在,眾生種種的苦迫都會在你身上,並且會被疾病及苦惱識所障礙。

我們修尊勝佛母的法,持尊勝佛母的咒,能夠破一切地獄、閻羅王界、旁生之苦,能夠迴向善道;如果有短命的可以得到長壽,也就是你不會碰到意外而死亡的事情發生。持這個咒語,能夠滅除百千劫中一切的罪業,所生之處常遇諸佛,乃至獲得無上菩提,捨此生已,即得往生種種微妙的剎土。若人能夠讀誦此陀羅尼,此人所有一切地獄、畜生、閻羅王界、餓鬼之苦,破壞消滅,無有遺存。

這個『尊勝咒』跟尊勝佛母的修法,可以講是非常殊勝的!我們眾生最重要的,就是要注意自己的身口意,你們能夠身口意清淨,就能夠像尊勝佛母一樣,如來的光明就會從你的頂上產生出來,因為身不動、口不語、念頭不生,你清淨的時候,自然能夠產生尊勝佛母的光明頂,你自己本身就能夠放光。

我們今天講「尊勝佛母法」,這個法也曾經在這裡講過,今天最重要的就是要教大家如何做到身口意清淨?身不能不動,你要學會禪定,你身動的時候都是在禪定之中,那就代表著「清淨」;要你口不言、口不能語,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們要避開口的業,口有四種業—妄語、惡語、兩舌、綺語,統統都要避開,你自然就口清淨了!再來,你的念頭不可能不會產生,但是,產生的時候,你不要攀著它,不要去執著它,讓念頭像流水一樣流過去,你就能夠保持念頭的清淨,這也等於是無念。如果能夠身口意清淨的話,自然能夠有尊勝佛母的住頂,在你的頂上發光、發亮。

有一個青年問禪師:「怎麼樣才能夠結束單身呢?」禪師指了指對面的一座山,青年若有所思地說:「禪師指的是在對面山上,有另一個高人能夠為我解答?」禪師說:「我是因為當年沒有人要,才來當禪師;你居然還來問我,對面山上還有空位,你也趁早去當個禪師吧!」當禪師就是要單身一個。

有人爬山涉水、歷經險阻,終於找到了隱居山中的禪師,他就迫不急待地問:「我長得醜,我該怎麼辦?」禪師就講:「長得醜的就應該像我一樣。」這個人就點點頭:「要心如止水,獨善其身。」禪師講:「不!長得醜就要像我一樣,趕緊找一個深山躲起來。」這都是真實語,是禪師講的話。

青年問禪師:「我對生活很絕望,因為我老婆把所有的錢都帶走了。」禪師拿出一個斧頭砍斷了桌子,青年若有所思的說:「禪師是要我用力打破眼前的恐懼嗎?」禪師說:「沒錢還想來找我嘮叨!信不信老子砍死你!」這是笑話。

青年問禪師:「我經常受欺侮,沒有辦法挺起胸膛做人。」老禪師微笑,拿出一條蛇,青年大悟:「你是要我像蛇一樣能屈能伸嗎?」老禪師笑答:「誰欺侮你,你就把這個東西放在他的被窩。」這個也是笑話。

這些都是禪師的笑話。青年問禪師:「大師,我現在很富有,但我卻一點也不快樂,你能指點我怎麼做嗎?」禪師問道:「何謂富有?」青年回答:「銀行裡面有八位數,我有三棟房子,三個套房,還有很多的土地。」禪師沒有說話,只伸出他的右手,青年恍然大悟:「禪師是教我要懂得感恩、回報嗎?」禪師說:「我們可以做朋友嗎?」

告訴大家,世間上的煩惱就是這樣,連禪師都避免不了煩惱,所以,我們現在要修什麼?我們要做一個「無心道人」,什麼叫做「無心道人」?師尊本身就是無心道人,大家想想看,你有沒有一個心呢?

那天,幾個出家的戒子在我面前,我問他們:「是誰叫你出家?」底下的出家戒子如果說:「是別人叫我出家,我就來出家。」那我就會問:「那別人叫你把錢拿給我,把財產全部給我,你會給我嗎?」一定不會的!如果出家戒子回答:「是我自己要來出家的。」我就會問:「自己是誰?你是誰?」「我是我。」「那我是什麼?是現在的我?還是過去的我?還是未來的那個我?」都是你這個形象嗎?都不是!所以,不是你自己來出家的。

有一個戒子問答:「是心出家。」我說:「你的心出家,那你的身不出家嗎?那我就不用給你剃髮了!看你的心怎麼出家?」只有心也是不能出家啊!有一個戒子講:「無形無相。」我說:「差不多,嘛嘛的!(廣東話,意即尚可)」是差不多嗎?其實是差很多,你既然無形無相,那又何必來出家呢?但那天,我沒有這麼講。

我告訴大家,你怎麼答都是錯的!那要怎麼答才對呢?不用答!你根本不要答!師父坐在上面,他就沒話可說,那你就對了!只要你答出來了,都是錯的!所以,釋迦牟尼曾經講過一句話:「不可說!」為什麼不可說?因為你說了,你就落入了師父的圈套裡面,所以,佛陀講:「不可說!」

剛剛講身是空的、口是空的、意念也是空的,那不是「頑空」嗎?不是頑空!這裡面有所謂的「有」,就是雖然你動了,但你都是在禪定之中。不被外界所影響,叫做「禪」;不為自己所影響,叫做「禪」;你的心不動,那也是「禪」。口要怎麼空呢?你講菩提的語言,你講解脫的語言,你講正法,你的口都是講這些,口就等於是空了。還有,意念也要空,剛剛講了,你不要跟著念頭走,不執著念頭、不攀緣念頭、不因念頭而起煩惱,叫做「念頭空」,叫做「無念」。只要身空、口空跟意念空,你就能夠生起尊勝佛母的光明。

小寶在路上跌了一跤,流了很多血,回家後,母親用繃帶為他包紮傷口,問他:「小寶,你的腿跌得這麼嚴重,你一定大哭吧?」小寶說:「我沒有哭,當時妳沒有在旁邊,我哭給誰聽?」這個雖然是一個笑話,其實,它已經在教我們如何口空。一位老婆婆有一張慢車票,有一天,她去坐車,她把那一張慢車票給了司機,司機講說:「老婆婆,對不起,妳這一張是慢車票,我這一台車是快車,要快車票才能坐,請妳去坐慢車。」老婆婆就講:「那你開慢一點,不就好了嗎?」

剛剛老婆婆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其實,老婆婆她是不受外面環境所影響。就像今天一樣,雨下得那麼大,但在師尊的心裡,沒有雨;雨的聲音那麼響,但在師尊的耳朵裡,沒有雨聲。我們那麼多人坐在那裡,但師尊的眼睛一望,看不到一個人。為什麼?不聽,你就不會有煩惱;不看,你就不會有煩惱;念頭不想,你就不會有煩惱。你有煩惱,是因為你看,有了對境,你才會有煩惱;你聽了雨聲,你才會有煩惱;你的念頭有所有的人,你就會產生煩惱。因為有了對境,你才會有煩惱,如果沒有對境,就像剛剛那個小寶一樣,他為什麼沒有哭,因為他沒有對象可以聽他哭,所以,他就不哭。

你不看、不聽、不語,腦海也不想,空了一切,但是,你自己本身又能夠很清楚明白,這個就是「明性」。什麼叫「明性」?你懂得很清醒地知道、應對了所有一切事情,叫做「明性」!我們佛法講的是明性、覺性,你自己知道,但是你不受影響,這個就是「明性」,這裡有禪宗的味道在裡面;其實,密教的大圓滿也就是真正的禪宗,密教裡面有「大圓滿法」,也就是真正的禪。眼睛沒有看到,耳朵沒有聽到,嘴巴也不說,念頭也沒有想到,但是,你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一樣用你的方法去應對,就像那個老婆婆一樣,她不受快車、慢車的影響。

今天所講的這些道理,雖然很深奧,但,其實是很淺顯,不深也不淺。大家回去想想看,煩惱是怎麼生出來的?業障是怎麼生出來的?你如果能夠除掉煩惱、除掉業障、除掉習氣,那你就能夠生出尊勝佛母的光明頂。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
護台灣,讓一切天災人難悉皆消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wo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