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歷年真佛宗道場巡禮--「定善雷藏寺」

「定」字,非常的重要,因為決定你自己是不是能夠往生、是不是能夠成佛,全部都由這個「定」,你有了「定」以後,表示佛陀會跟你講:「善哉!善哉!」「定」和「善哉」加起來,就是「定善雷藏寺」。

禪定善哉

<蓮生法王2012年3月30日印尼定善雷藏寺法語開示精要>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定善雷藏寺壇城三寶,敬禮灌頂諸尊。
  
  
我剛剛走出來的時候,定善雷藏寺的鐵門是關起來的,外面好像有很多人,有沒有讓他們進來?那些都是我們的師兄姐,不能用鐵門將他們關在外面。有時候,站在鐵門外面的一直要進來,我們關在裡面的經常要出去,這就是寶貴的地方,就像結婚一樣,很多人都想結婚,很多人都想離婚,跳到牆裡面的,都想跳到牆外面,本來在牆外面的,拼命想往牆裡面跳;聰明的人,一定站在牆上。
  
原定計畫是先到寶慧雷藏寺,在那裡做開光加持,簡單的儀式,然後再轉到定善雷藏寺,原定的計畫是這樣,但是定善雷藏寺的法力比較強,先吸進來,也是對不起啦!因為初來這個地方,有些人不知道程序是怎麼樣,直接就將車子開到這裡來,其實,這裡是一個重要的地方,定善雷藏寺是一個重點,而寶慧雷藏寺是將來要發揮的一個重點,先到要發揮的地方,再到已發揮的地方。
  
我們真佛宗都是門戶開放的,任何人都可以進來,不捨一個眾生。我剛去過錫江的本願雷藏寺,我也是這樣講,我只是讓人家進來,從來沒有叫人家出去,這就是不捨一個眾生。如果你自己認為這裡是不適合你生存的環境,你自己走出去,也希望你自己再走回來。
  
真佛宗裡一切的法,也都是公開的,沒有甚麼特別的秘密,所以也沒有甚麼見不得人的地方,也就是我們真佛宗都是公開的、公平的、公正的,一切都是攤在陽光之下的。小明的媽媽,她正在敷臉,你們知道,女生很喜歡敷臉,一大堆東西塗在臉上,都是白白的,看起來很恐怖那種。這時候,有人來敲門,媽媽就教六歲的兒子:「你去開門,看看是誰,說媽媽現在有事。」門打開,是一個推銷員,推銷員問小明:「你爸爸、媽媽在嗎?」小明就回答:「我爸爸去上班,我媽媽是在做一個見不得人的事。」我講這個笑話的意思就是我們真佛宗不是戴著口罩的,也不是蒙面的,也不是搞甚麼神祕,我們所做的,都是見得人的事。真佛宗就是教你好好地做善事,教你好好的做一個端正的人,行為要端正,真佛宗教你練你的身體,讓你的身體健康,真佛宗教你能夠明心見性,能夠知道佛法,修行佛法。
  
每一個人,有病就要治病,沒病就要強身,世界上的眾生,本來就都是有病的,就是要用佛法治療,才會變成沒有病。我們是沒有病,真佛宗的佛法沒有甚麼病,是非常健全的佛法。有一個醫生,見了一個精神病人,對精神病人講:「通常有這種病的人,都不會承認自己有病。」精神病人就問醫生:「那你醫生有沒有病?」醫生講:「我當然沒有病。」有的時候是這樣的,有病的人都說自己沒有病,沒有病的人都說自己有病。所以,佛法就是要讓你了解,你自己有沒有病,這是一個要點。佛法就是一面鏡子,讓你看看你自己,你自己是不是有病。
  
真佛宗的弟子是窮人,但也是富人。(眾鼓掌)甚麼是窮人呢?窮人的苦惱,是他沒有甚麼選擇,甚麼是富人呢?富有的人,因為選擇太多,而有了煩惱,所以,窮人和富人是平等的。我講的平等,是講他們的煩惱是平等的。在真佛宗的修行當中,你所得到的是最珍貴的智慧,是無上的智慧,當你得到無上的智慧後,你就得到「定」。「定」字,非常的重要,因為決定你自己是不是能夠往生、是不是能夠成佛,全部都由這個「定」,你有了「定」以後,表示佛陀會跟你講:「善哉!善哉!」「定」和「善哉」加起來,就是「定善雷藏寺」。(眾鼓掌)

我來講一個笑話,你可能不會笑,因為,這是屬於語言上的笑話,台灣人或者是講福建話的才聽得懂,如果是知道馬來話的,或者是其他國家的話,就比較聽不懂。有一個老和尚,他出關後,跟幾個弟子在一起,他就跟他的弟子講:「好久(與酒字同音)不見。」也就是他偷藏起來的酒不見了,一個弟子站起來說:「善哉(台語:誰知道)!善哉(台語:誰知道)!」台灣話就是:「誰知道!誰知道!」另外一個弟子就站起來就講說:「我佛慈悲。」台灣話就是:「我喝十杯。」第三個弟子站起來,說:「罪過!罪過!」台灣話就是說:「我喝醉過。」第四個弟子就站起來,說:「阿彌陀佛!」台灣話就是:「我沒偷喝。」

佛本身是有戒律的,很重要的,所有的戒律都是從這個戒律開始的。第一個,就是殺生,然後就是偷盜、邪淫、妄語,最後是喝酒。我們真佛宗的弟子,最好是先守這五個戒律,非常的重要,很重要的。如果,你妄語,兩舌、惡口、綺語,都是不好的,很容易犯這種錯誤。五戒是修行的基本,進一步,我們還要行十善,小乘要修四聖諦、八正道,大乘就是要發菩提心,要慈悲喜捨,菩薩本身要修六度萬行,佛要見到自己的佛性而成佛。佛陀講的,都是屬於佛法,都是正法,祂沒有講假話。有一個笑話是這樣講的,有一個賣鸚鵡的老闆,他說他賣的鸚鵡非常聰明,甚麼都會講,小明一聽這鸚鵡這麼聰明,他就買了。回到家之後,小明非常高興,就要跟鸚鵡講話,測驗牠聰明不聰明,小明就講了:「我會走啊!」鸚鵡回答:「我也會走。」小明又講:「我會跑啊!」鸚鵡也講:「我也會跑。」小明說:「我會唱歌。」鸚鵡也講:「我也會唱歌。」小明又講:「我會飛。」鸚鵡就講:「你唬爛(胡說八道、吹牛之意)。」這是台灣話,應該是你吹牛皮。今天佛陀說法四十九年,祂不是吹牛,祂是有證驗的,祂是有證果的,也就是祂得到正等正覺,確實是真實的一個佛陀。(眾鼓掌)
  
我看定善雷藏寺裡面的法像,都有密教和印度教的色彩,非常的莊嚴。(眾鼓掌)在這裡修行的人,一定是非常的重法、敬師、實修的。我傳普巴金剛的時候,這一尊普巴金剛就已經在,啊?是剛剛裝修好的?我還以為定善雷藏寺的人本身都是先知,單單是這一尊吉利吉拉雅,「嗡。別炸。吉利吉拉雅。薩爾瓦。必伽念。棒。吽呸。」單單這一尊普巴金剛,就有十二種修行的方法。你們唱的香讚,最後的「嗡。別炸。杜別。阿。吽。」喔!「杜別」是香啊!我以為是蓮師的咒,因為「嗡。別炸。貝瑪。吽。」是蓮師的心咒,「嗡。啞。吽。別炸。古?。貝瑪。悉地。吽。些。」是另一個比較長的蓮師心咒。蓮師和普巴金剛有多次的緣蓮師和普巴金剛有多次的緣分存在,除了金剛薩埵跟普巴金剛之外,還有蓮師和普巴金剛,可以講,就是蓮師祂曾經入普巴金剛的三昧地,得到十二部法,普巴金剛本身的力量非常的大。
  
再講喇呼拉,喇呼拉本身在星體之中,就是彗星的尾巴,又叫作「計都星」,喇呼拉本來是兇惡的,只要有彗星出現,就會發生不吉祥的事,威力非常大,後來祂變成佛教的護法神,祂的威力無窮。那麼,「九字真言」,是不動明王在東密的「切法」,是用非常有力的四縱五橫印,「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唸的話,就變成一個金剛網,你向東面唸一遍,西面唸一遍,北面唸一遍,南面唸一遍,你在這個中間,任何一個邪魔外道、魑魅魍魎,任何一個,都不能進入到你這個九字真言的切字法之中。不動明王的九字真言法,力量小的時候,可以保護一個人,中的時候,可以保護一個家庭,大的時候,可以保護一大片土地,像巴里島這樣的。「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東南西北四面,都用切字法,像這樣,還可以再更大,可以保護一個國家。

今天定善雷藏寺所求的法,全部都是大法,(眾鼓掌)所以,我認為定善雷藏寺都是實修的,有實際在修行的,(眾鼓掌)他們求的這些法,都是不簡單的。他們還有求護摩火供的灌頂,火供就是fire offering,火的供養。火供本來就是印度教的,在印度教婆羅門,他們以火天神的口,轉供養給大梵天,給遍淨天,給大自在天的供養,是一種祈求,而火供法,fire offering,本身在印度教有幾百種。當初,佛陀在教所有弟子的時候,剛開始的時候,祂不希望我們佛教徒做火供,因為火供就是一種祈求,向神、向天祈求,如乾旱的時候求下雨,或者是雨下太多,要祂出太陽,然後要將災難息掉,有要治病的啊!降伏一些不好的東西,又要增加財富、要增加智慧的。火供原來在開始的時候,都是在祈禱,以火供養的祈禱法,是印度教的。在剛開始的時候,釋迦牟尼佛認為不要用火供,因為不要祈禱甚麼,一切順其自然,修習佛法就好,不要求甚麼,當初是這樣的。但是底下的弟子,目健蓮、舍利佛、大迦葉、阿難,還有好多的大弟子,這些十大弟子,原都是婆羅門,他們本來就有修火供,當佛陀沒看見他們的時候,他們就去修火供,釋迦牟尼佛一看,唉!禁也禁不了,很難禁,因為底下這些弟子原來都來自於婆羅門,他們已經很習慣火供了,所以,沒辦法,佛陀就制定幾個方法,有四十幾個方法,祂將好幾百種火供縮小成幾種火供,「你們就修這幾種就好」,就是這樣,因為,佛陀也知道,教你修最神聖的法,但是也不能叫你離開世間所有的方便法,所以,我們的密教才有火供。
  
剛剛主席有提到,我第一次來的時候,已經見過一位長老,這位長老已經圓寂了。這位長老是Walubi的第一個頭,見過他都不記得,一直在記他的名字,或在哪裡拐了一腳。現在Walubi主要的鄒麗英,就是從這位長老的手上接第二棒,她現在是Walubi的主席。在大法會完了以後,我到她家談話,談到半夜,差不多三點。另外,有一次,我們聚餐,她最後才到,她跟我講:「我主要是來跟你談話而已,不是吃飯。」她最後到,她說:「我不是要來跟你吃飯,我是要和你談話。」就又到我的地方,又談了好幾個小時,閒話家常。她也一直邀請我在衛賽節的時候,到波羅浮屠主持時輪金剛法會,(眾鼓掌)她一直邀請我,而且她參加我們的法會,是從頭坐到尾,到灌頂,她講過一句話,她沒有參加過一個法會是從頭坐到尾,而且從來沒有讓人家灌頂的,她從頭坐到尾,而且接受灌頂,是她的一生當中,只有一次。(眾鼓掌)一般來講,她只有上去,致詞幾句話馬上就走,沒有從頭坐到尾參加過法會的,我跟你們講,法會是下午兩點,她是最早來,而她是十二點多就來,然後到幾點才回去?到灌頂到灌頂完,差不多七點才回去,有那麼久的時間,所以,我們非常的謝謝她。(眾鼓掌)她也要求師尊在法會的時候,幫印尼的政府祈求「一切平安,一切吉祥,風調雨順,印尼將來能夠變成世界經濟的強國,人民非常富足,大家都非常平安地過日子,變成全世界最現代化的一個民主的國家。」(眾鼓掌)
  
我們在定善雷藏寺向諸佛菩薩祈求,祈請加持,加持印尼,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人民富足,永遠成為現代化的民主國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eighteen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