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所說經》第109講

「舍利弗問天。汝於此沒。當生何所。」舍利弗問天女,你這一邊的因緣結束了,你會到哪裡再出生呢?天女:「佛化所生。吾如彼生。」

20768048_1509251605784314_1886585111023640061_n蓮慈上師於台灣慈惠堂與主尊瑤池金母像前

無所得故而得

<蓮慈金剛上師2003年5月15日《維摩詰所說經》第109講講經開示>

各位法師、各位同門師兄姐:大家晚安!今天繼續講《維摩詰所說經》第84頁。

  這篇是通過虛空中來的天女和舍利弗之間的一段很精彩、很有深意的機鋒對話,來破舍利弗的小乘執「執相」這一關。

  上一堂提到天女用女身的相變化成男相,來破解舍利弗的執著於色相。祂說:「一切諸法。亦復如是。無在無不在。夫無在無不在者。佛所說也。」佛所說的道理也是講這個「無在無不在」。「法在」講的是它會「出生」;「不在」講的是它是「無生」。「法」會「出生」、「法」又是「無生」,這是佛所說的。我們講了《金剛經》,講了《維摩詰所說經》,是在講同樣的道理,法沒有自性,是不生不滅,所以叫作「無生」。

  因為有生必然有滅,無生就不會有滅,所以不生不滅,就是法性,用一個簡單的字來代表就是「無生」。這裡又講「無不在」,意思就是「在」囉!法在的話,就是說還是有法的,而這個法是依因緣而暫時存在,但事實上這個緣的體性也是空。這緣是什麼緣呢?是眾生依照業報因緣生出來的。那佛是怎麼出生的?佛是依祂的功德因緣而生出來的,眾生是因他的果報而呈現出生這個業報的因緣身,追根究底,不管是佛的出生,還是眾生的出生,依聖諦來講都是「無生」,依俗諦來想就是相對的,它有「生」,是依因緣出生,是一種示現。

  「舍利弗問天。汝於此沒。當生何所。」舍利弗問天女,你這一邊的因緣結束了,你滅掉了,你會到哪裡再出生呢?祂還是在講「滅」跟「生」。舍利弗這小乘觀念就是──我在這裡修,修到壽緣終了、因緣完了,我就會去涅槃,去另外一個最好、最清淨的境界,就會生在那個境界!祂是這樣想的,祂們修也是為這個目標而修的。所以祂問來問去,還是依照祂的智慧去問。天女就說:「佛化所生。吾如彼生。」祂說:一切「生」都是佛陀化出來的。如果我有「生」的話,「吾如彼生」就是我和佛的出生一樣。

  佛法講的這個「出生」,就是不生也不滅,這是很高深的智慧!你問我會生到哪裡?怎麼樣生出來?祂說,不管是在哪個境界都一樣。佛怎麼生,我就怎麼生。也就是佛怎麼化生,我就怎麼化生。所以說,「佛化所生。非沒生也。」我的生是依照佛的出生,我也這樣生,並不是沒有生;雖然佛是無生的,你講佛沒有生,我就沒有生;你講佛有生,我也是有生。祂還說,我是這樣的,將來是這樣,眾生也都是一樣。「眾生猶然。無沒生也。」這個「無沒生」,也不是有,也不是無,就是說,我的生跟眾生的生都是一樣的,眾生的「生」跟佛的「生」也是一樣的,它也是「生而無生」。

  在聖諦來講它是「無生」,俗諦來講它是「有生」。這個天人是開悟的,祂已經沒有這個境界了;修得這麼高,跟眾生沒有修都一樣,「生而無生、無生而生」也跟佛都一樣,這是一種平等觀,而且也是一種圓滿的智慧;就是眾生、佛、天人,不管是什麼境界,你要講「生」,它只是一種幻化,是幻化因緣。

  天女教導舍利弗不要著相,不要執著我要生到哪裡!講到「生」就是不了義,不懂得真如的道理。佛性是不能用生跟滅這個道理來講。舍利弗依照祂一生的修為,已經成了聖人了!但祂要開悟一定要破這個相,有生死有涅槃的執著。

  修行到最後一定有一個證果,祂要聽聽天女怎麼講!舍利弗問天女:「汝久如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你告訴我,你認為要得證無上的正等正覺、最高的覺悟要多久呢?「天曰。如舍利弗還為凡夫。我乃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天女說:你舍利弗還原成為一個普通凡夫的這一段時間,也就是我成就正覺的時間,你用多久我就多久。祂這個話很妙,為什麼呢?舍利弗說:「我作凡夫。無有是處。」舍利弗覺得很可笑,因為舍利弗已經是證果的小乘聖人,這證果的小乘聖人是不退轉的,所以祂不可能退成凡夫!

  「天曰。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是處。」你說你變作凡夫不可能,因為已經是聖人,哪裡會變成凡夫!我也一樣啊!你說我會得證無上正等正覺這個道理,也是講不通的。祂們兩個人很厲害的。天女繼續說:「所以者何。」為什麼我這樣說呢?「菩提無住處。是故無有得者。」祂說:舍利弗啊!菩提果是不住的。不能說你擁有菩提果,你根本得不到菩提果,它沒有住的地方,因為菩提自性本身是空的。我們一直在講佛性是空的真理,因為它無生也無滅,是沒有東西可以窩住它的。所以你剛剛問我這個,就等於我跟你說,多久會變作凡夫一樣,是很可笑的。「菩提無住處。是故無有得者。」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得到菩提果。

  「舍利弗言。今諸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得當得如恆河沙。皆謂何乎。」舍利弗也不是這麼容易被說服的,祂唸了很多佛的,聽了很多佛說的話,也聽到很多佛如何成就的。祂說一切三世諸佛祂們均得證了,得到菩提果的。已經得的和未來要得到的,如恆河沙是數不清的多!有這麼多現在跟未來將要成佛,又怎麼講呢?

  「天曰。皆以世俗文字數故。說有三世。非謂菩提有去來今。」天女也是老神在在,不會被祂問倒!佛經明明講說有恆河沙的人,已經證得過去諸佛,還有未來賢劫千佛,說沒有佛悟得、沒有菩提,真是矛盾。所以,天女就告訴祂:這個都是世俗的文字遊戲啊!世間講「已得當得」,就表示所有三世,就是過去世的人證得了佛果;現在正在修的有成就的;還有以後的多生多世將會成就的。證得開悟的、見佛性的這些成就者,是以世俗的方式來講的,世俗的人需要讓他們知道時間,因為他們的智慧是這樣,一定要用「三世」來代表時間。你要成佛,你就要知道有過去、現在、未來這三世,說有很多恆河沙的人已經證得,這也是告訴世間的人有這些數字。所以時間、三世跟數字都是一種俗諦,是權宜的、假設的一種說法;用這樣講來讓他們能一點一點地去深入了解。

  天女又說:「舍利弗。汝得阿羅漢道耶。」最後天人還問祂:「舍利弗啊!我問你,你有沒有得證阿羅漢道啊?」(因為舍利弗是阿羅漢)舍利弗現在就沒有說話了。問得這麼多,不開悟也得開悟,由小乘的果跳成一乘的果。祂回說:「無所得故而得。」這個「無所得」是聖諦!祂現在見性了,前頭的「得」是以佛的聖諦來講,「無所得」;下面的「得」是以世間理解的講,祂有得。現在祂也會說:「無所得而得。」所以,這樣祂統統明白了。搞了這麼久,祂終於明白。

  「天曰。諸佛菩薩。亦復如是。無所得故而得。」祂說:是喔!一切佛跟一切的菩薩也都跟你阿羅漢一樣的。即使祂們已經得到了佛果,得到菩薩果,祂也是「無所得故而得」,自性本俱,沒有什麼得不得了!

  師尊說:「我是華光自在佛。」釋迦牟尼佛給祂一個佛號,但是祂的書還是講:「無得」啊!什麼都沒有。祂是有成就的,有佛的成就。但是,事實上成佛也就是一種空性而已,沒有什麼成就的。所以,祂不能講祂是「有」的。那祂又講什麼佛,也是在依世俗因緣而講的,要給眾生一個明燈,叫眾生看,這是一個「相」。要不然你說成佛,眾生感覺太空洞,沒有東西,是泡泡,是空氣,人家是不大感興趣的。你講什麼也聽不懂。所以說:「無所得故而得。」因為你知道這是「無得」,所以才「得」,如果說「有得」那你就「無得」。

  「爾時維摩詰語舍利弗。」結束的時候,維摩詰居士才開口說:「舍利弗,是天女已曾供養九十二億諸佛。」這位天女不是小來頭,祂已經在過去世供養過九十二億個悉地的佛。人家已經修這麼久了,祂的成就不得了,「已能遊戲菩薩神通。所願具足。得無生忍。住不退轉。」祂雖是天女相,但是所有十地菩薩的神通,祂都可以無障礙地化現。「所願具足」──眾生想要什麼祂都可以圓滿他。祂本身度眾生的條件也統統具備。沒有任何缺欠的,是圓滿的;祂已經證得無生忍,住不退轉。祂的成就是這個「無生忍」,就是離垢地菩薩以上的成就。

  這個修證成就,顯教是分為十地。登菩薩初地的話,法身已經出現,有一分法性身,但是還要繼續修,因為這個是不圓滿的,不那麼清淨,所以要一直修,到第二地、第三地更高的境界,或第四、五、六地又是另外一個境界。七地以上是比較高地的,所以才能夠修到「無生忍」。因為祂懂得無生的道理。「無生」就是「諸法無生」、「佛性無生」,「菩提無上正等正覺」。登到「無生忍」的菩薩,住在「不退轉」位。離垢地菩薩登到不退轉,就是八地以上菩薩品的境界。八地以下菩薩會有塵埃的煩惱,還不是那麼穩定,八地以上祂就是很堅固的,不會動搖的。眾生是動搖的,因為眾生本身是無常的假合,沒有一點安定的。

  天女已供養了九十二億諸佛,才證得「無生忍」,住在不退轉,可以把舍利弗男的變女的,祂自己也可以變男的,玩來玩去,法力很大的。阿羅漢有十八種神通,祂可以化現十八相,那菩薩是三十二應化,神通力更大。由於修的法門不同,成就就不一樣。菩薩「以本願故。隨意能現。教化眾生。」本願不是說,祂這一生才發誓,是祂在過去多劫以來發的願,要成佛度眾生的,成就以後,祂就能隨意化現,度化十法界不同的眾生。「隨意能現。教化眾生。」只有大菩薩才能做得到。

  維摩詰居士以善巧的、各種神通方式,來示現「因緣觀」跟佛的「實相」,今天把這個虛虛實實的看法介紹出來,大家再重唸的時候當會更加有一番領悟。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welve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