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公案參參參》 和尚是一頭驢

蓮生活佛盧勝彥

 

f175%e7%9c%9f%e4%bd%9b%e5%85%ac%e6%a1%88%e5%8f%83%e5%8f%83%e5%8f%83_%e5%92%8c%e5%b0%9a%e6%98%af%e4%b8%80%e9%a0%ad%e9%a9%a2_%e6%96%b0

 

在六年隱居閉關期間,我的隱居是非常徹底的。

當時,曾有人問我,我是做什麼來的?

我答:「馬斯特。」(MASTER)

對方誤解我的意思,便以為我的人姓「馬」,於是我將錯就錯,便成為馬先生了。

我姓馬之後。

加上自己本姓盧。

二者合起來,豈不是:「和尚是一頭驢。」

哈!哈!哈!

我告訴聖弟子,你們如果明悟我這一句話,便是:

「得了玄旨。」

「是我盧師尊的法嗣。」

「真正傳承者。」

且問聖弟子:

「會嗎?」

益州「西睦和尚」,是趙州和尚的法嗣,是一位得趙州和尚「玄旨」的弟子。

有一天,有一個人嘲弄西睦和尚:

「和尚便是一頭驢。)

西睦和尚不慌不忙的答他:

「老僧被你騎。」

這個人就對不下去了。

又──

西睦和尚在度人接引時,有時突然喚侍者的姓名。

侍者答應。

西睦和尚的機鋒是:

「更深夜靜,我同你商量。」

我說,如果當時,我是西睦和尚的侍者,我不答話,我用太極「推手」,將西睦和尚「推」了出去,讓西睦和尚,跌了個屁股朝天。

如此,大家可明白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ive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