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公案參參參》 趙州和尚談「煩惱」

蓮生活佛盧勝彥

f156%e7%9c%9f%e4%bd%9b%e5%85%ac%e6%a1%88%e5%8f%83%e5%8f%83%e5%8f%83_%e8%b6%99%e5%b7%9e%e5%92%8c%e5%b0%9a%e8%ab%87%e3%80%8c%e7%85%a9%e6%83%b1%e3%80%8d_%e6%96%b0

趙州和尚住「觀音院」說法:

「如明珠在手掌上,胡來胡現,漢來漢現。老僧把一枝草為丈六金身用,把丈六金身為一支草用。佛是煩惱,煩惱是佛。」

僧人問:

「未審佛是誰家煩惱?」

趙州和尚說:

「與一切人煩惱。」

僧人問:

「如何免得?」

趙州和尚說:

「用免做什麼。」

趙州和尚掃地。

僧人問:

「和尚是大善知識,為什麼掃地?」

趙州和尚答:

「塵從外來。」

僧人說:

「既是清淨伽藍,為什麼有塵?」

趙州和尚答:

「有一點也。」

這種實話實答,有法味。

曾有弟子問我:

「盧師尊昨晚做什麼?」

「睡覺。」我答。

「是出神去了,還是禪定去了?」弟子問。

「不是出神,也不是禪定。」我答。

弟子問:

「不是出神,也不是禪定,那做什麼?」

我答:「睡覺就是睡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3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