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公案參參參》 趙州和尚「踢館」

蓮生活佛盧勝彥

f155%e7%9c%9f%e4%bd%9b%e5%85%ac%e6%a1%88%e5%8f%83%e5%8f%83%e5%8f%83_%e8%b6%99%e5%b7%9e%e5%92%8c%e5%b0%9a%e3%80%8c%e8%b8%a2%e9%a4%a8%e3%80%8d_%e6%96%b0

趙州和尚於南泉禪師處得了玄旨,便到處參訪當時的大禪師,類似今日的「踢館」。

且看:

趙州和尚到「茱萸禪師」處,執柱杖於法堂上,從東走到西。

茱萸問:

「做什麼?」

趙州和尚答:

「探水。」

茱萸說:

「我這裡一滴也無。探個什麼?」

趙州和尚將柱杖倚在壁上。

便走了。

(這將柱杖倚在壁上,是個什麼意?參)

趙州和尚將去遊五台山。有大德寫一偈給他:

無處青山不道場。

何湏策杖禮清涼。(五台山又號清涼山)

雲中縱有金毛現。(金毛是文殊菩薩的獅子)

正眼觀時非吉祥。(文殊菩薩又號妙吉祥)

趙州和尚大喝:

「什麼是正眼?」

對方大德卻說不出「正眼」是什麼。

(借問聖弟子,正眼是什麼?)

我(蓮生活佛盧勝彥)早已得玄旨,雖修「真佛密法」,亦於此中明心見性,我別具另一隻眼,世人知也好,不知也好,我均是無所謂的。

我不說正眼、邪眼。

我不說真眼,假眼。

請問,我這別具一隻眼,是什麼眼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en − se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