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7月9日《道果》第10講

你在世界上,得不到甚麼的,將來你得到了是一個「老」,一個「死」,兩個字而已,我們學佛的人要知道,《心經》講得很清楚:「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無所得才能成為菩提薩埵。

卓彌譯師通達顯密經續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7月9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大準提佛母本尊法」《道果》第10講開示>

  首先,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同修本尊「大準提佛母」。

  今天我們同修的本尊,是我以前皈依的一個上師的本尊,祂就是普方上師,祂住在台北的社子島。祂在那裡建了一個寺廟叫做總持寺,裡面供奉的主尊就是準提佛母,普方上師的本尊也是準提佛母。我的準提法就是從祂那裡學來的。這裡有普方上師的相。不只是祂的相在那裡,祂今天也到了我們西雅圖雷藏寺。

  祂最早教我的是普方上師相應法,然後祂再教我準提佛母法。其實我們的True Buddha School真佛宗,其中的披甲護身,「嗡。波汝藍者利。」「嗡。把尼。藍者利。」都是一樣的,是普方上師教的。我在普方上師的門下,我的法號祂取為「圓池」,「圓」是圓滿的「圓」,「池」是蓮花池的「池」,跟我們的摩訶雙蓮池是相應的。祂那時候還不知道我有一個摩訶雙蓮池的淨土,但是祂取我的法號,取成圓池,也就是摩訶雙蓮池的池,這也是非常密合的一個法號。普方上師有東密的傳承,從日本那邊傳來的,祂也有藏密的傳承。普方上師的寺廟,祂的派叫做「總持寺派」、「總持派」。祂到世界各地弘法,祂去過香港,也去過馬來西亞,去過很多國家弘法。為什麼叫做「總持寺派」?因為準提佛母所結的印,這個手印很妙,它是一個圓圈,中間是一個須彌山,等於是一個宇宙,這個印雖然是準提佛母的手印,但也等於是總持印。所以普方上師的派也叫做「總持寺派」,祂是我以前皈依的師父之一。祂是台灣人,我的準提法、普方上師相應法、百字明咒、披甲護身,都是跟祂學的,很多咒音都是跟祂學的,祂是我的上師之一。祂今天難得有空,到我們的西雅圖雷藏寺來,敬禮普方上師。

  準提佛母本來有兩種顏色,一種是白色,一種是黃色,這兩種顏色都可以。祂是清淨金剛、最勝金剛,非常清淨的一個金剛。祂有好幾個金剛號,其中有一個叫做「最勝金剛」。為什麼是白色跟黃色?因為祂可以賜福眾生,祂可以加持眾生,所以是黃色的;祂也是最清淨的,所以是白色的。

  我們以前學物理的時候,將各種顏色貼成圓型的轉盤,然後旋轉,會變成甚麼顏色?白色。白色是一切顏色的總色,所有顏色綜合。那時候,老師只要拿掉其中一個顏色,再旋轉,就變成黑色。

  我們中國偉大的聖人,在畫八卦的時候,先從無極,根本就沒有顏色,變成太極,太極就只有兩種顏色,一個就是白色,一個是黑色,中間還有兩點,白色的中間有一點,黑色的中間有一點,就是太極。大家都知道太極拳,是中國很有名的一個拳,一個白的跟一個黑的就代表陰跟陽,然後從陰陽再轉化成八卦。無極生太極,太極分兩儀,兩儀化三才,再變四象,再變五行,再變六合,再變七星,再變八卦(無極生太極為純陰之象,太極生兩儀、分陰陽;兩儀生三才,為天地人;三才生四象,東西南北也;四象生五行,為金木水火土;五行生六合,為東西南北上下:六合生七星,為金木水火土日月;七星生八卦,為乾兌離震巽坎艮坤;此為掌中之體),再變九宮,最後是十全。

  中國用十個數字就可以象徵無極,無極變太極,太極變兩儀,兩儀分三才,三才化四象,四象變五行,五行變六合,七星、八卦、九宮、十全,就是這樣的一直演化下來。老子講:「陰陽就是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準提佛母的總持印,這裡面就是一個圓圈,就是無極,一個須彌山,也就是宇宙,也就是陰陽,當然是總持印了。

  普方上師講,每次結印都是從準提印開始,你看師尊結手印是不是從總持印開始,然後再開始變化,就是這個道理。宇宙、陰陽就是太極。分三才呢?三才就是天、地跟人,人在中央,天、人、地,就叫做三才。佛教講二十八天,豎的二十八天,橫的,非常多的。二十八天再往下,天、人、阿修羅道,地獄、餓鬼、畜生,這是三惡道,阿修羅道跟人差不多的,跟天道也差不多的。所以天、人、阿修羅,這三個是差不多的。天是比較享福的;人道是苦樂相半,苦跟樂一半一半;到了阿修羅,祂們也是有修行的神,祂們鬥爭性比較強,比較喜歡鬥來鬥去。天上的天帝是忉利天,忉利天就是我們講的,台灣話叫「天公」,在祂很多的老婆當中,有一位是阿修羅王的公主。阿修羅當中,男的長得很醜,有三頭六臂,長的比較凶惡相;女的都是絕世美女,都是很美的,剛好相反。那麼,準提佛母法是普方上師傳給我的,祂的總持印,其實就是中國的太極,一個圓形就是宇宙,一個就是須彌山,一個陰,一個陽合在一起,圓形的包圍起來。

  中國的伏羲氏能夠畫八卦,還有八卦的祖師,由無極變成太極,太極是中國人的學術,非常了不起。在印度也有它的宇宙觀:梵天為上,梵天是最上面的,大梵天王;另外,還有遍淨天。大梵天就是創造神,祂創造之後就不太管事,然後就是保護神,就是維濕奴Vishnu;再一個就是破壞神濕婆Shiva。印度教也有哲學的道理,一個是保護,一個是破壞;破壞神是大自在天,保護神是遍淨天,創造神是梵天,這是印度教主要的三個大神。天上有很多神,地上也有很多神,包括山河大地,河也有河神,恆河也有恆河女神,所以印度教有很多的神。但是總持還是在這裡。整個宇宙還是在我們中國的太極裡面。印度教的思想、我們中國的思想跟手印結合起來,也是一個很微妙的宇宙觀。宇宙之間,不是創造就是破壞。祖先講的太極,不是白就是黑,你看八卦,陽的相連,陰的就斷,天地雷風澤水火山就是八卦,八卦再下去演化,八八又有六十四卦。說也奇怪,人到六十四歲,賀爾蒙就不分泌,完全沒有,除非是修行人,能打破天跟地,與宇宙融合在一起的時候,就不受三界之間的限制,這才是成佛、成聖賢。聖賢跟佛菩薩才能超越三界、天地人三才,不在五行金木水火土中,只有跳脫三界,就不在五行中了,才能成為永恆存在,這叫做永生。

  今天,我們學佛法,學的就是跳出三界以外,不在五行中。要跳脫這個,先要有很好的修行功夫,還要守得住,道教講的守精、納氣、行氣、嚥液,然後一直修行,從天地人三才一直修回來,回到太極,從太極再回到無極,這樣才能保留法身。我們現在在娑婆世界是應身,應起來的身,然後回到報身,報身差不多是太極的世界。法身呢?等於到無極的世界。我們講瑤池金母,祂就是無極,無極瑤池金母,祂是法身的世界。這樣講,大家就差不多了解宗教的狀況了。

  再講《道果》,「卓彌釋迦益西擅長梵文。」我記得我到了印度以後,我問:「甚麼是梵文?」結果,那邊的印度人告訴我,梵文有很多種,不是只有一種,就像中國大陸的現象一樣,你以為你學會了普通話,你就可以走遍整個中國大陸嗎?No!不行的,到了福建有福建話,到了潮州還有潮州話,你到了廣東,要講廣東話。廣東話還有不同的,還有台山話。單單福建的方言,聽說將近百種。普通話只能在北京附近可以用,你到了新疆,維吾爾族,你就要講維吾爾族的話,你到了滿州就要講旗語,你到少數民族的地方,像是到了雲南苗族,有雲南苗族的話,你到蒙古,有蒙古的話。

  所以一樣的,在印度的梵文不是只有一種,有很多種。但是卓彌釋迦益西能精通梵文,也就不簡單了。其實,西藏的文字是由天竺印度的文字變化出來的,是印度的文字改變成為西藏的文字。

  卓彌釋迦益西「通達顯密經續」。你真正要學佛,在西藏,要十二年的顯教基礎,八年密宗的訓練,一共是二十年的功夫,你才會通佛法,佛法才叫做通。

  我有一次到南印度的哲蚌寺,在洛色林的大殿經堂對著幾百、上千的喇嘛說法。一個漢人在法座上對西藏的喇嘛說法。我不知道有幾個漢人這樣,但是我就是其中一個。我那時候對著幾百、幾千個喇嘛這樣說法,我有留下照片。我站在中間,那是在南印度的哲蚌寺。我對著喇嘛說法,我跟他們講密教,結果他們的住持跟我講,他們聽不懂密教的,他們只是在學顯教,他們還沒進入密教的札倉裡面學法。他們從來沒有聽過密法。所以要十二年的顯教,到最後才學密教。卓彌釋迦益西「通達顯密經續」,翻譯《金剛幕續》、《桑補札續》,《密集金剛續王》、《等虛空續》,所謂續就是經,經典的經。還有《大虛空續》、《身語意續王》、《大力續王》。

  你看,《大力續王》,就是我要傳的大力金剛。我們曉得大黑天就是嘛哈嘎拉,嘛哈就是大,嘎拉就是黑天,大力金剛就是「嘛哈巴拉」。這也很巧,我移民到美國的時候,第一個住的地方就叫做巴拉。「巴拉」翻成中文叫做甚麼?叫做「護法」。

  告訴你,有兩個主要的護法神跟師尊簽合同的,第一個護法神是摩利支天,摩利支天是我們真佛宗的護法神,有經典,《摩利支天經》,《摩利支天經》很短,可以背的。祂跟師尊簽合同,要護持真佛宗的。第二個護法神就是大力金剛,跟師尊簽合同的,我sign in了,祂也sign in,兩個人都sign in就是契約,這是在律師面前公證的,公證我跟祂是有契約,師尊跟大力金剛是partner。所以這次要傳大力金剛,因為祂是跟我們真佛宗主要簽約的護法神,祂護持我們真佛宗,所以要傳大力金剛,到現在才傳。我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傳。

  卓彌釋迦益西還學了《金剛空行祕密續王》。當初師利星哈在印度,祂是蓮華生大士的上師,毘盧遮那也是師利星哈的弟子,祂們各傳一個法,就是《金剛空行法教》。可以講,也就是蓮華生大士跟毘盧遮那兩個合起來的《空行法教》,是龍欽巴的《空行法教》,蓮華生大是跟毘盧遮那都是師利星哈的弟子。還有《祕密甘露續》、《怖畏金剛摧破續》,閰曼達迦就是怖畏金剛,大威德金剛的摧破續;《無濁本續》,沒有汙濁、汙穢的經典。卓彌譯師全部學到,《金剛阿囉黎續》、《四座續密咒分》等等諸多的密續。所以「遂獲尊稱為卓彌譯師」,卓彌譯師在西藏也是非常有名的一個譯師。祂得到這些東西以後,又回到西藏弘法。當時派兩個到印度學習,一個就留在菩提伽耶金剛座,修自己的法,沒有回西藏;一個是卓彌譯師,祂學會之後,從印度的菩提伽耶回到西藏。

  學法要很認真的,他們每次去印度學法,都是從西藏帶很多黃金過去,很了不起。我發覺黃金很重,一公斤的黃金就已經很重了,拿三公斤的黃金,像我現在這樣的體力,我拿五公斤的黃金起來,覺得非常辛苦,覺得已經很沉重了。他們卻從西藏帶黃金到印度,走了那麼遠,經過尼泊爾,一直到印度學經。唐三藏又從中原西安,那時唐朝以西安做首都,他就一直走,從西安、洛陽走到印度,去那爛陀大學學法,是非常不簡單。當初學法是多麼的困難。你們現在學法多麼輕鬆,所以不要學「三飽和尚」。「三飽和尚」是甚麼?吃飽、睡飽跟玩飽,這是「三『飽』和尚」。當初古人學法,跋山涉水,經過多少森林,森林裡面都有歹徒藏在裡面,高山裡都有這些東西的,很辛苦的,因此而丟掉生命的都有,跋山涉水到天竺學佛法,以後才回來。你看《西遊記》就是這麼寫,唐三藏到天竺取經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遭遇很多災難,都差一點被女人吃掉。

  講一個笑話吧!採訪了很多女性,「如果跟有錢人交往,在一起以後,才發覺他不是有錢人,他是一個窮光蛋,還會跟他在一起嗎?」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性回答:「不會,因為不是愛錢,而是因為這個男的不誠實。」不是因為愛錢,而是因為這個男的不誠實;「如果跟窮人交往,在一起以後,發覺對方是有錢人,還會繼續交往嗎?」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性回答:「會,原因是我是愛他的人,而不是愛他的錢。」所以在我生病的時候,虛雲老和尚伸長他的手臂,他的手臂變得很長,然後加持我。我問虛雲老和尚一句話:「我這一生當中,有甚麼禁忌?請你指示我。」他回答我一句話說:「不要相信女人,這就對了。」我也搞不清楚,不過,他是真的跟我講了這句話,我聽得非常清楚。他說,我犯的就是太相信。

  一個法律系的期末考試中,有一題是:「請舉例『法』跟『律』有何不同?」有一個女學生回答:「當然不同。如果我告訴我媽媽我的男朋友是律師,她會很高興;如果我告訴她我的男朋友是法師,她一定會將我打死。」法師跟律師是不一樣的。律師做的事情是入世間法,法師所做的事情是屬於出世間法,最重要的是出世間而不是入世間。如果法師太重於錢、地位、色,那就跟世俗沒甚麼差別,還俗算了,做甚麼法師,不用做法師了;你也是為了賺錢,一天到晚在拚錢。一面度眾生,一面在拚錢的也有,好多現象就是大家都在爭錢、爭地盤。女的法師比較少有甚麼外遇,問題是,男的法師呢?男的法師受不住誘惑,法師還俗的蠻多的。真的!當了法師,比丘、比丘尼還俗的多得很。當了我們上師的,也有很多還俗的,不是沒有,跟著女生跑了。我們也有上師跟著女生跑了,最後終於將那女生帶回來出家,如果生了孩子就變成沙彌,這是好的上師。出了家本來是出世間,但是如果你出了家還在俗世裡面,一天到晚搜刮弟子的錢財,一天到晚做世俗的事情,那就不是法師做的事,也不是上師做的事。

  所以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就講:「你看這個上師很愛錢的,又很愛名的,又愛利,又愛錢,又在爭地盤的,這一定是假的上師。」不是我講的。又愛錢,又愛名,又愛利,又在爭地盤,乾脆還俗算了,當甚麼上師,當甚麼法師,你去做生意不是更好?做生意賺錢,名實相符,做甚麼宗教師,對不對?做甚麼阿闍梨?當甚麼上師呢?對不對?所以我們法師做的應該是出世間法,律師就是做入世間的法。

  有一個人跟老婆鬧彆扭,就在小房間裡睡覺,太太拿了一個大剪刀,將他的蚊帳剪了一個大洞。當然,在美國就沒有蚊帳,像是在台灣,比較有蚊子的地方。老婆講:「讓蚊子咬死你。」過了大概一個小時以後,老婆又拿了透明膠,將剛剛剪掉的蚊帳黏起來。先生心裡非常的感動,心想:「老婆是刀子嘴豆腐心。」「還是心疼自己。」這位先生剛準備要講甚麼,要講感謝的話,聽到太太自言自語:「蚊子進去得差不多,別讓牠們再跑出來。」我的感覺是這樣,不能夠得罪女生,她真的狠起來的時候,真的是很狠。所以虛雲老和尚講的是對的,虛雲老和尚加持我的時候跟我講:「你要注意你的問題。」我們學佛法,當然不能著相。其實,佛法有跟我們講,人世間是火宅,像一個房子失火一樣,你要趕快離開這人世間,這叫出世間法;你修法就是要出這個世間,你不能貪戀世間的一切。你貪戀世間的一切,你就跟世間有緣。出家的比丘、比丘尼,或者是阿闍梨上師,都應該要有這個觀念,物質的世界都是空的,《金剛經》已經寫得非常清楚──「不可得」;《心經》也講「不可得」,你不能得到甚麼的,所有一切世間法,都是虛幻,你不能得到甚麼的。卓彌譯師去印度學法,學的也是出世間的法,修了法就能夠超越三界,不在五行之中,不在金木水火土之中,你那時候的成就就會超越。但是人在世間,你的貪戀還在,你就是沒有開悟。

  《金剛經》裡面所寫的:「過去的不可得,現在的不可得,未來的也不可得。」《心經》裡也寫得很清楚:「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因為你心裡知道你不能夠得到甚麼,所以你才會變成一個菩薩。「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已經跟你講得很清楚。

  你在世界上,得不到甚麼的,將來你得到了是一個「老」,一個「死」,兩個字而已;其他甚麼地盤,你也得不到;再大的寺廟,你也得不到;再多的錢,你也得不到;再多的女生,你也得不到;再大的名,也沒有用的。所以對於一切,我們學佛的人要知道,《心經》講得很清楚:「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無所得才能成為菩提薩埵。

  一天到晚在爭錢的,就是搶錢。台灣的報紙經常寫某某某搶錢搶得很厲害,這是搶錢。你還在搶錢嗎?你還在爭地盤嗎?你還在蓋最大的寺廟嗎?你還想在人間做最高的山頭嗎?台灣有四大山頭,你還想做山頭的王嗎?都是沒有用的。所以我們的心中要經常保持著空性的光明,這是最重要的。嗡嘛呢唄咪吽。

文/杏子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eighteen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