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所說經》第八十講

法本身沒有生滅,因緣到了,法就出生;因緣走完了,這法也就沒有了。眾生的執著,是因為不懂這一層道理,所以,才會生生世世在迷途當中,執虛幻為實相,迷惑於妄有,假藉和合之相。

n-6-04

蓮慈上師生活禪手機美編攝影之十七(窗檯上不凋謝的蘭)

相好莊嚴其身  是菩薩行

<蓮慈金剛上師2002年10月31日《維摩詰所說經》第八十講講經開示>

 同門師兄姐大家晚安!今天我們要講《維摩詰經》的第64頁。今天要講第六行。

 維摩詰居士繼續跟文殊師利菩薩開示,如何是一個菩薩的行道原則。祂談到諸法不生不滅跟相好莊嚴的道理:「雖行諸法不生不滅。而以相好莊嚴其身。是菩薩行。」菩薩祂已經證得了諸法不生不滅的道理,也就是證「無生法」,我們講的「無生」。能夠修到「無生」,就登了菩薩的果地。所以,一位菩薩祂一定要確確實實地證「無生法門」,才不退轉,祂才算真正的開悟。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證悟。

  什麼叫作「無生」?什麼叫作「不生不滅」?這是破除宇宙的萬象,這是去除人相、我相、眾生相、壽者相的一個方法。悟得法法無生,諸法無滅,這中間沒有起、也沒有落;沒有出生,也沒有滅亡。法本身沒有生滅,因緣到了,法就出生;因緣走完了,這法也就沒有了。所以,眾生才不會入於執著。眾生的執著,是因為不懂這一層道理,所以,才會生生世世在迷途當中,執虛幻為實相,迷惑於妄有,假藉和合之相。

n-6-03

蓮慈上師生活禪手機美編攝影之十七(窗檯上不凋謝的蘭)

  所以,這就是說雖行諸法,你要破除萬法的相。破除了以後,它證得的就是「法身」,證得「無生之法」,也就是祂證得了「無相」的法身境界。這個法身的境界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是,菩薩雖然已經證得了這麼高的境界,祂還是示現相好莊嚴,相好莊嚴就是祂的身相,非常的莊嚴、美好。法身是空相,因為祂要度眾生,祂不能以空來度,所以祂一定要出現一個相來度眾生,而這個相就是報身相。菩薩為了度眾生,祂就取一個報身的佛土。菩薩在這報身的佛土中現出了莊嚴的相,就是祂的報身相,非常的殊勝美好、光輝燦爛、無與倫比。就像當年佛陀,祂已經證得了佛的法身,但是,祂為了度眾生,所以,祂還是示現眾生之相。祂的相是非常的美好,也具有種種的功德。所以這就是菩薩度眾的苦心。

  事實上,佛的法身是看不見也摸不著的。祂講經說法四十九年,最後祂開悟了。所以在《金剛經》裡,祂說,如果誰說佛有所說法,他講的話就是妄語,祂沒有說法。祂問祂的阿羅漢弟子須菩提:「你看得見佛嗎?」「你找得到佛的身嗎?」答案是,你要找佛,你是找不到的,不可以身相見佛,你不可以用一個肉身之相去見到佛。你要見佛,你就要破除這個相,你才真正能夠見到佛。所以,這個道理就是破除所有的相,一切都是無生,莫非因緣。而菩薩有祂度眾生的因緣,所以,祂現出的是一個非常莊嚴美好的菩薩相。

n-6-02

蓮慈上師生活禪手機美編攝影之十七(窗檯上不凋謝的蘭)

  我記得以前剛剛皈依,當然還不明白佛教的道理,什麼知識也沒有,只知道傻傻地跟人家修法,傻傻地發心去做義工。那時候我很不能接受道場佛寺的一些金身法相,也不能接受金剛上師戴的那頂帽子,覺得好俗氣。(笑)但是今天看到這一段經文,菩薩要攝召眾生,祂要莊嚴祂的色身。師尊為了攝召眾生,出現的也是相好莊嚴。你看師尊以前在《真佛報》的照片,還有在這個美輪美奐的《燃燈》雜誌的彩色的封面,師尊戴的法王冠、龍袍、配件,都是非常的威儀。

  再想到一件事情,我十九年前剛皈依的時候,師尊已經很出名了。祂在西雅圖開示的時候,沒有法座的,祂開示的時候是坐在底下的,只是祂坐的是中間,祂坐的是跟你們一樣的座墊,然後上師們就坐在祂旁邊,師尊面向著四眾弟子,旁邊一直排過去就是金剛上師。每一個人都是坐在那個四四方方的座墊,師尊就坐在中間開示的。後來,我聽到祂說,菩薩跟祂講:「不要這樣坐了!要坐高一點。」祂才去做了一個高一點的椅子,跟一張法座,就是現在西雅圖雷藏寺正中央的法座。很可能是那時候師尊要開始大轉法輪,就要有那種攝眾的威儀出來,才能夠攝召更多的眾生。

n-6

蓮慈上師生活禪手機美編攝影之十七(窗檯上不凋謝的蘭)

  所以,當師尊高坐法座的時候,法輪轉得很快,本來祂只有幾十萬名的弟子,我剛皈依的第一年,好像只有九十萬名弟子。但是,後來我們辦了《真佛報》,每一年皈依師尊的弟子人數,數字增加得很快,一下子就突破一百萬人,一下子就一百五十萬人,在短短的十年間,它就變四百萬弟子。所以說,我剛好加入的時候,師尊要開始大轉法輪;也就是因為師尊要大轉法輪,所以祂要坐法座,祂要穿法王袍。然後菩薩都安排好了,這麼重要的法王、根本上師,怎麼可以沒有宣傳呢?我剛好皈依了,就正好幫忙做文宣。這一切都是因緣。我本來還在外頭跑江湖,整天在賺錢呢!結果因為佛要開始大轉法輪!菩薩的這個探照燈,就幫祂去打探,噢!這裡有一個漏網之魚。那時候,每個人都在做飛黃騰達的美夢!而我最大的美夢,我一定要當一個百萬富翁。我每次車子開到路上逛街,廣東人叫作「遊車河」,我都是跟旁邊的人講:「我要這一棟房子。我要那一棟房子。」都是數不完的高樓。(笑)聽得祂心驚膽顫。後來被找來到了《真佛報》,就只能乖乖拿一支筆做文宣。

  師尊自從祂坐了高座,戴上莊嚴的帽子,祂後來的相貌就愈來愈不同,祂的臉就愈來愈圓滿了,所以這個就是菩薩為了度眾生現莊嚴相。事實上,一個證道的人不管祂做什麼,不管祂穿什麼,是不會改變祂證悟的道性。嗡嘛呢唄咪吽。

n-6-0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20 − eigh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