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公案參參參》 遇見「黃蘗希運禪師」之二

蓮生活佛盧勝彥

f151%e7%9c%9f%e4%bd%9b%e5%85%ac%e6%a1%88%e5%8f%83%e5%8f%83%e5%8f%83_%e9%81%87%e8%a6%8b%e3%80%8c%e9%bb%83%e8%98%97%e5%b8%8c%e9%81%8b%e7%a6%aa%e5%b8%ab%e3%80%8d%e4%b9%8b%e4%ba%8c_%e6%96%b0

我個人覺得「黃蘗希運禪師」的玄旨,其悟境是非常深的,其玄奧妙不可言,超出泛泛之輩,但,又有脈絡可尋。

例如:

我問:

「如何覓得菩提?」

黃蘗禪師答:

「菩提不是覓得,佛亦不得菩提,眾生亦不失菩提。」

我問:

「如何可見菩提之相?」

黃蘗禪師答:

「一切眾生即菩提之相。」

我問:

「如何發菩提心?」

黃蘗禪師答:

「所謂菩提心,即無所得心,無所住心,無所謂心,因為認知而去實踐,即是發菩提心。」

我問:

「什麼是漏盡通?」

黃蘗禪師答:

「不漏心相,即漏盡通。不作人天之業也,不作地獄、餓鬼、畜牲之業也。一切無造作,不起一切心,諸緣也不生,這就是漏盡通。」

我問:

「這樣一來,豈不是涅槃了?」

黃蘗禪師答:

「身心任運,不是生生,亦非不生,只是隨意而生。」

(這正是,因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最佳詮釋。)

我問:

「禪宗如何?」

黃蘗禪師答:

「全無交涉。」

我問:

「淨宗如何?」

「佛國有相無相。」黃蘗禪師答。

我問:

「密宗如何?」

「抵對相當,亦復皆空。」黃檗禪師答。

 我問:「律宗如何?」

 黃檗禪師答:「無生法忍。」

 (借問聖弟子,會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6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