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微微-人在屋簷下

k-158-01
(盧勝彥文集第257冊《煙雨微微》)
人在屋簷下
‧蓮生活佛盧勝彥‧


  我們常常說: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說: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
  我小時候,是早產兒,父親聽人閒話,認定我不是他生的。
  於是我在霸凌的家中成長。
  三天一大打。
  二天一小打。
  老師對我說:
  「今天是你生日,回去告訴爸媽!」
  我回家告訴爸媽。
  父親說:
  「是你生日,很好,本想打你,那就明天吧!」
  我曾被木劍(日本劍打到斷)。
  被像打排球一樣,拋到水泥地上,幸好未死。
  老天!
  我活過來了!在屋簷下活過來了。
  (幸好,我學了佛,有一點小成就,父母皈依我,我放心多了)
  ●
  在軍中,有各級長官在上。
  尤其是防保官。
  尤其是監察官。
  保防官祕密監視我五年。
  每天戰戰兢兢的過日子,我因在軍中談佛法,被列入名單。
  每天向保防官報到。
  常常寫自白書。
  哎!
  戒嚴時期,日子不好過。
  我一直等到解除戒嚴。
  (這也是我移民美國的主要原因之一)
  ●
  我結婚了。
  盧麗香是我的牽手。
  同時,我被牽住了。
  她有智慧。
  敏感度非常強。
  對我的一言一行,均有高度的警戒性。
  我很佩服她的才華。
  她處理事情,很有能力、分析的令你折服。
  我始終感覺:
  有時候,她不是我的牽手。
  她是我母親。
  ●
  我創辦了「真佛宗」。
  算是「新」的。
  當然不能被傳統接受,名門正派側目,當然被打壓。
  這是自然現象。
  當然我看的出來:
  當中國佛教會的權力被解除,佛光山派、慈濟派、法鼓派、中台派、就變成正統了。
  而「真佛宗」是後生的。
  正統當然排斥後生。
  ●
  這些,都是屋簷下的故事。
  詩:
  屋簷下也是匆匆
  上下古今皆相同
  如今不覺已衰容
  只剩鑼鼓一聲停
  咚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even + fou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