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6月19日《道果》第7講

師尊的傳承,了鳴和尚是紅教諾那上師的傳承;薩迦證空上師,是薩迦派花教的傳承,主要是《道果》的傳承;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是大手印的傳承,白教的傳承;吐登達爾吉上師是屬於黃教的傳承。所以師尊傳承的法流,紅、黃、白、花四教的傳承全部都在師尊身上。

p1130-02-10少年畢哇巴 降伏小乘一百論師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6年6月19日美國彩虹雷藏寺週日「長壽佛護摩大法會」《道果》第7講開示>

  我們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的護摩主尊「長壽如來」,以及尊勝佛母、白度母。

  先宣布下個禮拜6月26日的護摩法會是愛染明王,愛染明王也是紅色的,祂是敬愛法的主尊。我們真佛宗的敬愛法有2個主尊,一個是愛染明王;一個是咕嚕咕咧佛母。愛染明王是敬愛的主尊,你們希望家庭圓滿,希望有高、富、帥的男朋友啊!希望有美麗、又有智慧、又有才能的女朋友啊!總之,一定要參加這護摩法會的主祈,除非你們認為不需要,認為甚麼都可以,認為一切都是美好的安排。不過,愛染明王的法會可以讓你增加光彩,因為祂有「愛染」2字,祂有仲介的意思在裡面,你想要和你的本尊很快的相應,你要先唸愛染明王的咒語30萬遍,由於愛染明王的力量幫你做仲介,你就很容易跟本尊相應,祂有這種力量。所以想要跟本尊很快相應的,也要主祈愛染明王;要跟你的妻子相應的,也要修愛染明王;想要跟你的男朋友相應的也是愛染明王;想要跟你的女朋友相應的也是愛染明王;求家庭圓滿的也是愛染明王;跟諸佛菩薩都能相應的也是愛染明王。

  今天是做長壽佛的護摩。在密教裡面有「長壽三尊」,一般來講,祂們是一起來的,一個就是長壽如來,一個就是尊勝佛母,一個是白度母,稱為長壽三尊。

  長壽佛的心咒是「嗡。阿媽惹尼。祖溫底耶。梭哈。」祂的手印跟阿彌陀佛的定印一樣,因為祂的標誌就是拿著長壽瓶。祂的相貌跟佛的相貌是一樣的,祂通身都是紅色,最主要的是拿著甘露瓶,只要你能夠得到長壽如來甘露瓶裡面的甘露水,所有的疾病都會好,所有疾病都會康復的。因為祂是主長壽的,long life,長壽還要加上健康,這樣人生才有意義;又要長壽,又要健康,這是最重要的。

  祂的手印,就是阿彌陀佛的定印。祂本身也是阿彌陀佛的化身,因為阿彌陀佛又叫做無量光、無量壽,由無量壽變化出來的這一尊就是長壽如來、長壽佛。在《無量壽經》裡面有講到:「無量壽佛威神光明最尊第一,諸佛光明所不能及。」祂放的光明是最大的。聽說今天中午的時候,彩虹山莊有彩虹光出現,像圓形的那一種,那就是無量光。一般的彩虹都是像拱橋一樣,長壽佛的光是屬於圓形的,佈成一種圓形的彩虹光,非常光明,非常亮麗,剛好相應今天長壽佛的護摩。在這裡,盼望長壽如來的光明,讓大家的疾病能夠消除,每個人都能長壽,我們真佛宗的弟子都能長壽,你們的祈求都能如願,長壽佛放大光明,讓所有的祈求,趕快統統都可以成就;食衣住行,統統都能夠資糧具足;息滅所有人的災難和障礙,一切障礙統統去除掉。祂的光明也可以接引所有的幽冥眾,往生清淨佛國。所以這一尊也是最好的超度本尊。我們盼望,你們心中所祈求的,每一個人心中所求的都能夠如願。嗡嘛呢唄咪吽。

  再談畢哇巴的「道果」,祂有很多典故和歷史。根據《望月佛教大辭典》的註解,註解畢哇巴,「護法,梵語達摩波羅,唯識十大論師之一。」現在在印度佛教,只剩下中觀跟唯識,祂是唯識十大論師之一,「南印度印達羅毘荼國(dravida),建志補羅城大臣之長子,」祂是長子、老大,「於弱冠之年將迎娶王女」,在年輕的時候,祂很快就娶了王女,祂就娶妻;喝喜酒之前離家出走,「遁入山寺」。

  喔!都是很偉大的。像虛雲老和尚,他也是在結婚之前離家出走。釋迦牟尼佛是結了婚以後,還沒有小孩就離家出走了。大部分這些偉大的人物都會離家出走。當然,有家庭的有家庭的樂趣,你看有2個孫,2個小孩他們都蠻不錯的,他們都很好;佛青、佛奇都很不錯的,他們沒有染上美國那些不好的習慣,他們都沒有,都是非常標準的一個家庭,他們都是非常好的,值得安慰。而且師母的能力那麼強那麼好,是非常得力的秘書。每一次她所講的,大部分都中,像Andy做agent,他比較老實,老外啊!價錢都是差不多的,但師母每次都是要砍價錢,每次都是師母贏,Andy就輸了。師母說的價錢一定會中,很奇怪的。所以很多事情由她來判斷,就非常的準確。

  畢哇巴離家出走後,就到寺廟裡面去了。「修學佛法,後遊歷四方,弘揚大法,與伐致呵利、安慧等同時代,少負盛名。」很年輕名氣就很大了。

  這時候,在中印度憍嘗彌國裡,一個叫做迦奢布羅城,有一位外道論師,他著作了一本邪書,叫做「千頌」,一共三萬二千言,他毀謗佛法,所有出家人都沒有能夠降伏他的人。「其時護法年紀尚少」,也就是年紀還很輕,但是祂去跟他辯論,將他降伏了。「後又在鞞索迦國於七日內,連破小乘一百論師」,小乘佛教的一百個論師,「其後住錫於摩羯陀那爛陀寺,聲名如日中天,弟子雲集」,就是祂的弟子非常的多,祂的名聲像太陽一樣,在中央的地方。「如戒賢、最勝子、玄鑒居士等人前咸出其門」,都是祂的門下,在二十九歲的時候,他因為身體不好而離開那爛陀寺,歸隱於大菩提寺,就是菩提迦耶的大菩提寺。禪修禮拜之餘,著釋《唯識三十頌》,發揮世親論師之宗義。傳說,那時有一中觀宗清辯論師欲要跟祂辯論,護法躲避,「後三年入寂,得年三十二」,這是關於護法的一個記載。其實祂是不是得年三十二歲?根據我們所知道的,在密教經典裡所寫的,祂在三十二歲以死遁的方法,到深山裡修密法,得到密法最大的成就。依照密教的說法是這樣,大部分的記載都是講祂得年三十二歲。關於護法示寂的年代,《大唐西域記第八》中有云:戒賢年三十時,受護法之命破自南天竺所來外道。

  原來的書寫著:戒賢那時候是三十歲,又玄奘,就是唐三藏,於西元六百三十六年到那爛陀寺禮拜戒賢,戒賢為一百零六歲。「推之戒賢三十歲時,正當五百六十年,而戒賢與護法大約同時生人,故其示寂當為西元五百六十年左右,Satischarndrs-Vidyabhusana 的History of Indian Logic記述護法大約為西元六百至六百三十五年左右之人。」這也就是講護法畢哇巴大概是哪一個年代的人,約是西元六百至六百三十五年左右的人。

  「至於護法著述傳世的論典,則有《大乘廣百論事論》十卷」,也就是十本,「《成唯識寶生論》五卷」,就是五本,「《觀所緣論釋》一卷」,就是一本,「又玄奘所譯之《成唯識論》十卷」,就是十本,「是以護法的釋論為中心,揉合其他九大論師之論點而成,此外,尚有《唯明成就論釋》,《雜寶聲明論二萬五千頌》的論著」,這是在辭典裡面記載的,我就這樣唸過。「此資料來自《大唐西域記》第五、九、十,《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第三、四,《南海寄歸內法傳》第四,《成唯識疏記》第一本,《成唯識論掌中樞要》卷上,《成唯識論了義燈》第一,《翻譯名義集》第二,《佛祖歷代通載》第十二,《印度哲學研究》第五等。」這就是講畢哇巴寫了多少書,是哪一個年代的人,祂的著作有多少和祂的成就。

  「綜上,目前我們所知道的史事,很清楚排除了多氏印度史上對於陳那、護法、勝天、毘流波(畢哇巴)一系的看法,因為陳那入寂時,護法說不定尚在襁褓中。」就是baby,「甚至尚未出世,如何能成為其一弟子」,所以印度的歷史是亂七八糟的,印度的史實都不是很正確的。

  你看蓮華生大士,祂有兩個師父,一個是妙吉祥友。妙吉祥友歸天了,後來的一個妙吉祥友出來了(後妙吉祥友),就兩個妙吉祥友,一個在蓮華生大士之前,一個在蓮華生大士之後,兩個都是妙吉祥友。所以這簡直是亂記載,印度的歷史糊里糊塗的,沒辦法講的。像釋迦牟尼佛,祂是淨飯王的兒子,打開印度歷史,根本沒有淨飯王,何況八個王?都是親戚,有白飯王、黃飯王,還有紅飯王、綠飯王,白豆就叫做白飯王,黃豆就叫做黃飯王,八王的八個王子出家。印度的歷史很混亂的、很複雜,國都很混亂了,何況是人?人更混亂。那爛陀寺的寺主,怎麼排列的都不知道,有的相隔一千年還排在一起,亂七八糟的,根本沒甚麼歷史概念,沒有時間概念的。像蓮華生大士有多少歲啊?八百多歲,都比我們中國的彭祖還長壽,他們活得很久的。你看達摩祖師,祂在梁朝入滅,結果開棺剩下一隻鞋,另一隻鞋沒有了。從印度那邊回國的臣子,看到達摩祖師在街上走,手上拿著一隻鞋子,到底認對人還是認錯人,搞不清楚。達摩回到印度以後,又到西藏,又跟密勒日巴見面,又傳法給瑪吉拉尊,又變成西藏覺宇派祖師。那麼,密勒日巴是甚麼時代的人?達摩祖師是梁朝時代的人,對不對?都混亂了,搞不清楚。不楚清啊!不清楚跟不楚清是一樣的。所以很亂的,國家都亂的,印度的國家有多少個國?一個城city,就有一個國王,所以能夠統一整個印度的,像阿育王,他就統一整個印度,那才真的有歷史記載,其他小國根本沒有人記載甚麼歷史的,連釋迦牟尼佛的生日都亂猜,搞不楚清,釋迦牟尼佛的生日是甚麼時候,記載也是糊里糊塗。

  這裡有寫到,「又,繼護法後為那爛陀寺住持是戒賢,而非勝天,然若如呂澂。」呂澂是中國研究印度、佛教歷史的一位很大的成就者,在台灣的釋印順導師,我讀過他們這兩個人的書,就是印順導師的《印度佛教思想史》跟呂澂《印度佛學思想概論》。

  呂澂寫:「月稱,之後為勝天,勝天之後為寂天,在時間上似乎也說得過去。」也就如呂澂所講的,時間上還可以。如果護法與畢哇巴是一個人,其本身是唯識派很大的大將,則漢譯的《廣百論釋》、《成唯識論》、《觀所緣論釋》、《成唯識寶生論》,「藏譯中則有聲明論著《字經釋》,可供與《道果金剛句偈》的思想理趣相參研」。

  如果護法與畢哇巴是不同人,「則畢哇巴處月稱後,勢必多少受月稱之中觀應程派的影響,那麼在道果理論中的理趣亦足探究。」因為,如果護法是唯識論的大師,月稱本身是中觀派的大師,在道果裡面的理論,月稱是中觀應成派,在道果理論中的理趣也就足以探討。為什麼?因為道果的理趣,裡面大部分是屬於中觀,有中觀的影響。「由於印度本身並不注重歷史」,你看,道果裡面寫到印度本身不注重歷史,所以他們的歷史是糊里糊塗,亂七八糟,時空背景的差異又差了幾千年,很難斷定是真的還是假的,但不論如何,

  「至少可確定畢哇巴本身具備著深厚的顯教學術根基,並非僅僅只是唱一些曖昧不清的歌訣」,也就是金剛偈,「賣弄神怪變異而已,是真真實實修行得證的大成就者,顯密學行雙證的良好典範,至於歷史上的疑案,就留給佛教歷史學家去發掘考證,在此就不再搬弄精魂了。」

  老公一進門,老婆便問:「這個月是不是發獎金?」老公回答:「沒有啊!」老婆講:「乖乖將鞋底的錢拿出來。」老公問:「妳怎麼知道的?」老婆講:「你身上每一寸肉,何時漲,何時收縮,我哪會不知道?你一進門,我就看你長高一公分。」這老婆厲害,觀察入微。師尊對印度的歷史,統統都看了,《大唐西域記》,我也全都看了,我覺得他們的歷史真的是糊里糊塗,他們不講究歷史,也不注重歷史。這倒也是很好,因為《金剛經》裡有講到,過去就讓它過去,不要去理;現在的也會變成過去,也不要去理;未來還沒有到,更不要去理,那你要理甚麼?I don’t care,甚麼都不管,反正你目前現在這樣,能好就好,就是這樣。要像笑話的那個老婆,觀察入微。老婆糊里糊塗,老公才能夠有一點少少的成就。師母實在是很厲害,我統統都沒有講,我舉止很禪定,很抵定。老婆問:「你為什麼休假老是躺著?」老公講:「我在學佛。」講學佛這兩個字,範圍實在非常廣,很偉大,但是一定要抓住口訣心要,這最重要,有口訣心要,你在理上能夠通,你在修行上,事法上能夠通,那最重要。這老公講他躺著是在學佛,老婆說:「哪裡有人學佛是躺著?」老公講:「我是在學泰國的臥佛。」泰國的臥佛是躺著的,這時候,老婆拿著水往老公的頭上一淋,老公說:「妳幹嘛用水淋我?」老婆說:「我是在浴佛。」師母差不多這麼厲害的。兒子跟爸爸講:「爸,我談戀愛了,是河南人(音似和男人)!」爸爸:「啥?你說啥? 」兒子:「我談戀愛了。 」爸爸:「不是,我說後面一句是啥?」 兒子:「河南人! 」爸爸:「不行! 」兒子:「怎麼不行?」爸爸:「和男人就是不行!」 兒子:「特麼的,河南人怎麼就不行了?」 爸爸啪啪兩巴掌:「小兔崽子,學什麼不好,和男人,今天看我不打死你!」他是和河南的小姐談戀愛,不是和「男人」談戀愛,他爸爸誤解了。我覺得同志也不錯,我講過,國父也是同志,因為國父每次都講:「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其實國父不是同志,這也是笑話。

  一個男人跟老婆吵架,男人講:「我老婆敢說我一句,我就敢頂她兩句;她敢罵我一句我就敢回她十句。不同的是她是發出聲音的,而我是在心裡默默的,這就叫以柔克剛。」我們不要怨嘆我們的人生怎麼樣,其實大家都是英雄人物,每一個男女都是英雄人物。怎麼說呢?我們都是第一名,都是英雄人物。怎麼講?因為當初,父母在的時候,你要出生以前,你游泳都是第一名,才能夠有你啊!

  在《道果》裡寫到一句話,關於印度的歷史,由佛教的歷史學家去發掘考證,不再提了,因為根本沒有辦法做一個很圓滿的解釋。「依據《土觀宗派史》的論述」《土觀》在西藏是很有名的,土觀活佛很有名。

  「龍樹將道果法傳給了釋迦善友,釋迦善友傳給熾燃主,熾燃主傳畢哇巴。」「畢哇巴傳給東比黑魯噶,東比黑魯噶再傳給彌圖達瓦(無敵月),或名般若因陀羅流支,這是有關道果教法在印度的傳承。」這裡講的是傳承。龍樹菩薩是中觀派,龍樹跟提婆都是中觀派,龍樹的著作有《中論》、《百論》、《十二門論》。這裡講到傳承,龍樹將道果法傳給了釋迦善友,釋迦善友傳給熾燃主,熾燃主傳畢哇巴,那麼,畢哇巴應屬於中觀派,不屬於唯識的十大論師。

  這其中又有差別的就在這裡,又有很多的差異,也就是中觀跟唯識的差異在這裡面。龍樹跟提婆是中觀派,無著跟天親是屬於唯識派,是唯識最主要最早的祖師爺。這是有關《道果》教法在印度的傳承,這是《土觀宗派史》在西藏最早的論述,在西藏有土觀的活佛,非常有名。我們講的也是傳承。

  像師尊的傳承,了鳴和尚是紅教諾那上師的傳承;薩迦證空上師,是薩迦派花教的傳承,主要是《道果》的傳承;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是大手印的傳承,白教的傳承;吐登達爾吉上師是屬於黃教的傳承。所以師尊傳承的法流,紅、黃、白、花四教的傳承全部都在師尊身上。

  講一個笑話,我朋友老婆的手機裡面有一個名字叫做29M的電話號碼,我朋友問他老婆那是誰,老婆死都不講,「29歲的man嗎?還是第29個man?是2月9日出生的man嗎?」老公每天心裡很煎熬,因為老婆都不講。總算等到29M來電,這時候他心跳加速,故作堅定地等老婆接這一通電話,老婆講:「喂!二舅媽…」二舅的太太叫做二舅媽,國語就是「29M」。所以每一件事情都要研究徹底一點好,才不會誤會。

  像師尊,常常被人家誤會,都是誤會,誤解,明明我是在傳他法,有人就認為不是,也沒通過腦筋想一想,對不對?有時,我在講法講很多,侍者都不敢進門,像我在跟誰說法?跟向日葵。啊!她在大廳,向日葵來請問羅庚怎麼轉,她買了一個羅盤,叫我教她法,教她怎麼看坐向,坐跟向,向跟坐,羅盤的針怎麼轉。我說針頭一個要對著南,一個要對著北,那時候才可以定方位,才能夠產生羅盤的方向,我就跟她講解羅盤,講解羅盤裡面的卦,講解怎麼樣擺香案,怎麼樣爻卦,我跟她講解很多。侍者都不敢進來,他們認為有問題的都不敢進來。向日葵是個女生,師尊是個男生嘛!他們都不敢進來,如果是別的老太婆、老阿公進來問事,他們就走進來,年輕的女生一進來,他們都不敢進來。是不是年齡有差異啊?有時候,我叫他不用進來,因為傳的法是屬於祕密的,他偏偏就站在旁邊,一點都不走,害我都不敢講啊!人家在問私人的事情,也不該在旁邊聽,如果是很祕密,心中的祕密,侍者在旁邊不好,就要請侍者離開一下。我是在傳法,所以也請侍者不要誤解,我跟向日葵傳的是羅盤,怎麼樣轉,怎麼擺香案,怎麼爻卦,請祖師怎麼請,要請八卦祖師、伏羲、文王、周公、孔子、雲夢山鬼谷子先生、成卦童子、排卦童郎,還要請九天玄女,還要請黃石公。我都跟她講解,講了差不多有四、五十分鐘,侍者都沒有進來。有時候我會講,人家會講祕密,請侍者先出去一下,我門都沒有關。德輝上師很好意,他就幫我裝了一個玻璃門,不過,我認為根本不用換。平時問事的時候,這玻璃門還是打開的,我從來沒有將門鎖上的,因為鎖上沒有用啊!玻璃啊!還是看得進來啊!對不對?

  這裡《土觀派》的歷史講的是這樣的,「其後正當中國內地,宋真宗景德元年,帶著《大悲空智金剛大教王經》(《喜金剛本續略》)等梵經和佛舍利,不遠千里來到中國的法護法師,受封為宋西天三藏銀青光祿大夫試光祿卿普明慈覺傳梵大師時。」這是在講《喜金剛》的歷史,《喜金剛》跟《道果》很有關係的。師尊已將《喜金剛》寫得非常完整,而且非常的圓滿,你聽完我講過《喜金剛》以後,你差不多明白了《道果》一半。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

文/杏子恭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4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