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微微-影響的想

k-156-01

(盧勝彥文集第257冊《煙雨微微》
影響的想
‧蓮生活佛盧勝彥‧
  讀初中、高中的時候,我受到「新詩」的影響,所以我常常嘴中念著當代詩人的名字。
  例如:
  紀弦。
  {亞}弦。
  周夢蝶。
  余光中。
  我在「野風」雜誌的投稿,充滿了他們詩人的影子。
  例如:
  船靠碼頭,碼頭靠船。
  我寫成:
  自掃落葉,落葉自掃。
  又
  鴨子飛起來,鴨子走回家。
  後來,我讀了「宋詞」,「宋詞」的諳味,讓我的新詩有了新的面貌。
  滿斟綠醑留君住。莫匆匆歸去。
  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風雨。
  花開花謝、都來幾許。
  且高歌休訴。
  不知來歲牡丹時,再相逢何處。
  我注意到三個字:
  「住」。
  「訴」。
  「處」。
  這正是「諳味」的所在。
  我寫成:
  娑婆世界只容汝小「住」
  恩怨情仇向誰去傾「訴」
  學佛法
  淨土才是汝去「處」
  這即是詩的影響。
  這種感覺,好像我與古詩人,同坐在一塊雲之上。
  ●
  這很像密教的傳承,不可斷一樣:
  甘珠活佛──吐登尼瑪──吐登達力──吐登達吉──吐登其摩(我)
  那洛巴──瑪爾巴──米勒日巴──甘波巴──第一世大寶法王杜松虔巴──十六世大寶法王日佩多傑──我盧師尊。
  這就是「等引」。
  我學習到的密教相應法,有:
  普方上師的影子。
  了鳴和尚的影子。
  薩迦證空的影子。
  噶瑪巴的影子。
  吐登達吉的影子。
  我(盧師尊)就是這些「影子」的綜合體,可以如此說:
  我與師父們,同坐在一朵大蓮花之上。
  ●
  寫一首短詩:
  「影響」。
  天如水一樣清
  雲物俱鮮
  
  我心靈如舟航行
  靜靜的聽
  如絃
  
  我在這舟子裡
  彷彿便是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eighteen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