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公案參參參》 逃逃逃逃逃

蓮生活佛盧勝彥

f147%e7%9c%9f%e4%bd%9b%e5%85%ac%e6%a1%88%e5%8f%83%e5%8f%83%e5%8f%83_%e9%80%83%e9%80%83%e9%80%83%e9%80%83%e9%80%83_%e6%96%b0

有一位「比丘尼」對我說:

「師尊,我想離此寺,到彼寺去!」

我問:

「為什麼?」

「因為住此寺,我煩惱不休!」

我問:

「你住過多少寺?」

比丘尼答:

「五座寺院了。」

我問:

「有那一座寺院,你無煩惱?」

比丘尼答:

「幾乎是每一座寺院,都有煩惱。」

我說:

「是啊!是啊!想逃離煩惱者,再怎麼逃、逃、逃、逃、逃,仍然避不了煩惱。」

比丘尼問:

「師尊,如何避免煩惱?」

我說:

「唯一的方法是,與煩惱合一,把一切煩惱當成不是煩惱。這些煩惱,不過是一時之夢,不過是一時之幻,甚至煩惱是菩提。」

比丘尼說:

「這境界太高了。」

我說:

「難行能行,才叫修行。」

比丘尼說:

「我當如何做?」

我告訴比丘尼:

「寺院本是中性,不會妨礙你的,有煩惱事乃是自我的心,如能學習,無彼我相,則一切煩惱自然寂滅。」

黃蘗希運禪師曾經如此說:

「這世間的眾生,人人個個煩惱不休,這個總是境殺心,境礙心,境困心。世人總是想逃避困境才得安心。」

禪師接著說:

「真正最重要的,心空境自空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2 × 3 =